siluheling

[喻黄] 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 (完结章)

顺便宣一下自深深处,今天开始预售:链接点它

如果手机app点不开的话,等一会儿就好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刷新两次,总之它最近一直抽。但网页版没问题。

本子内容介绍:在这里


十二



  最后一场比赛总是牵动人心,就像悬念终于要走向结局,一部侦探片即将揭示真正的答案。而就算结果被猜中,那匪夷所思的过程依旧吸引着目光,而这场奇迹给每个职业选手都带来了不同的冲击,即使日后再有更出彩的比赛也不能改变第十赛季的意义。


  决赛后各队也都回归正轨,这个夏季又有不少人退役,又有新人即将出道,年轮滚滚将所有加入这个游戏的人卷入新的潮流。


  回到蓝雨,喻文州并没有急着回家,战队还有一些关于下赛季的事宜还没有确定,因为他去看总决赛而略有耽搁,回来后还得继续,而公工这个夏季也不会轻松,总要为囤积材料而做准备,何况这两年因为网游而可以训练的新打法也让俱乐部更注视起公会的作用。


  但是在处理这些事情前,喻文州觉得自己还有个事情没有处理完。好在这件事宜的“另一边”也跟着他回了俱乐部,否则他搞不好只能把“见家长”这件事提前了。


  黄少天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莫名其妙地看着喻文州一脸严肃地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这样的喻文州太少见了,难道因为第十赛季兴欣夺冠让他想到调整战队的重要方式了?要是这样的话下一赛季是不是有什么改变?他想到这里,也严肃起来。


  没想到喻文州问他的第一句话是:“少天,你考虑好了吗?”


  黄少天一时错愕,考虑什么?他不记得有和喻文州商量过什么新打法打战术啊!他抓抓头发道:“等等等等,队长你要我考虑什么?我觉得我们最近谈话总不在一个空间里,你都把我弄糊涂了!我们不是要讨论什么新打法吗?这个不是你说了算吗?”


  喻文州被他一连串的话问得顿了一下,突然就笑了:“算是新打法吧,但这个新打法不是我一个说了算的。”


  黄少天依旧微不解的盯着他,却看喻文州微微动了动身,转轮椅便带着他滑了过来,黄少天只觉得他靠近之后一片阴影罩在自己的头上,然后一个很轻的吻就落到了他面颊上,他一时就像中了僵直术一样,然后感受这个阴影离开,再看喻文州似乎心情很好地看着自己。他慢慢地抬手抚到自己刚才被亲到的地方,盯了喻文州几秒,或者十几秒,轻声问:“新打法?”


  喻文州笑着点头:“新打法。”


  黄少天突然就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最后笑到不可自抑,喻文州虽然不明白他在笑什么,但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心情很好,索性靠进椅背里等着他笑完再说。


  等黄少天歇过这一阵,他开口道:“队长你这么几天难道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你脑回路怎么这么奇怪反射弧怎么这么长我觉得我表现得够明白了难道还让你觉得我没答应你吗!”


  他语调听着轻快,语速也快,但语气却让人觉得不那么愉快,喻文州谨慎地说:“我一向比较慢。”


  黄少天被他这句话说得都有点没脾气了,他想了想,这事大概还得自己来,他招招手,让喻文州靠近点,看喻文州不明所以地靠过来,他突然扑过去,亲到喻文州嘴上。他的亲吻看着猛烈,却毫无章法,活似要咬两口的模样。


  喻文州接住他的时候下意识地转了一个椅子,让靠背顶住了后面了长桌,以免两个成年男性力道太大把椅子撞翻,他还顺手搂住黄少天的腰,生怕他没靠稳向后摔出去。


  等黄少天亲够了,一脸严肃地看他:“现在觉得我考虑好了吗?”


  喻文州忍着笑说:“没觉得。”


  黄少天嚷嚷开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一定要说出来吗?”


  喻文州想了想,突然觉得应该从自己这边来,他收了收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那少天,我上次和你说让你考虑考虑我,现在我正式地请你和我交往,你同意吗?”


  黄少天一时卡了壳,他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红,他眼睛盯着喻文州被自己咬了好几个印的唇几眼,便瞥向他斜后方的笔筒,一鼓作气般道:“申请通过!”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感谢通过,能盖个章吗?”


  黄少天还想了两秒才明白他这个盖章什么意思,哼哼着说:“队长想盖就盖呗!”


  他话音一落喻文州一直放在他后腰上的手就慢慢收力,让他靠近自己,接着一个轻缓的吻就落到他唇上。自然和他刚才乱咬一气的方式不一样,但喻文州似乎也没有要客气的意思,虽然落上来的时候轻柔,一但他适应立刻就撬开他的唇和他搅在一起。


  等两个人憋不住气分开的时候,黄少天搂着他的肩,看他也微有些红的脸,忍不住又贴上去亲了几下,心想:这个感觉怎么这么好,以后一见面总想亲可怎么办?


  两个人在独处一室,又这么搂搂抱抱半天,喻文州突然轻声道:“少天,你能先下去吗?”


  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太重了吗?”


  喻文州一时就有点尴尬了,连他都有点镇定不能,只能苦笑地动了动膝盖,黄少天立刻就意识到了,他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摊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想想又拽了下上衣掩盖了一下。喻文州本来还觉得需要冷静一下,却被他这个动作逗得笑了起来。


  看他笑了,黄少天心想我尴尬什么,又不是我一个人有情况。他又鼓起勇气道:“怎么了怎么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一激动有个难免嘛!”


  是有个难免,但他们这也太快了吧!喻文州想着,却看着黄少天理直气壮的模样还是想笑,他故意正色说:“那意思是咱们择日不如撞日?”


  黄少天不由有点结巴:“那,那个,可我,这儿,什么都没有!”


  喻文州觉得自己刚才被他咬来气去弄得那点火都没逗没了,他忍不住笑弯了腰。见他笑得厉害,黄少天习惯抬腿就踢了他一脚,没想到他抬手按在黄少天的腿上,手上的温度让黄少天脊背上涌上一股麻,他心道:槽!谈个恋爱而已,要不要那么少女,但喻文州却意味深长地说:“少天,我以前就说过,我没那么结实。”


  你脑子里每天都想什么?黄少天被他莫名的话也搞好又好笑又好笑,但他突然又觉得情境重现,当年也是这样的房间里,刚要走上职业选手的两人发生了这样的对话,那时候喻文州还是天天在脑里吐槽只会记个笔记面无表情表面乖巧实际乖张的少年,现在他一本正经却张口就来的本事越来越强。


  他就像看着喻文州成长为蓝雨的队长,也看着他成长为一个全联盟有口皆碑的好人缘,但是那些掩盖了名誉之下,掩盖在别人的眼光之下的,是只有他才知道的喻文州。


  他是没有那么结实,但他却是蓝雨,是他黄少天最坚实的后盾。


  黄少天在喻文州微有些揶揄的眼神中,突然开口道:“队长。喻文州,我真系好钟意你!”


  哇,突然向我发了个大招,这个时候好像还是被他比下去了,不愧是我的王牌。喻文州怔了片刻,微笑着握住他放在膝盖上的手道:“我一直好钟意你!”


  黄少天低头笑了,手指穿过他的指缝与他相握,然后抬头道:“那我们谈点别的?”


  喻文州心想,这样还谈什么,谈恋爱喽~!但他还是稳稳地说:“谈什么?”


  黄少天狡黠地说:“你说谈恋爱谈什么?”


  喻文州突然就笑了,他促狭地道:“比如谈谈,我们应该在宿舍里放点什么?”


  The end!

  

————

是的,很不幸的,还有个番外,2333333!

评论(17)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