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 番外 (上)

顺便宣一下自深深处的预售链接:点这里

此书详情介绍:看这边


嘀嘀咕咕前文:第一章 完结章

番外 那个我们曾经出征过的国家队(上)


  黄少天从喻文州家的床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他新上任的男朋友,长年的亲亲队长已经起床了,正靠在床头拿着平板不知道在和谁聊天。大概是他醒来的动作让喻文州有所察觉,他低头冲他笑了笑。但不等他说话,黄少天就又闭上了眼睛。


  大早晨的,别说话,先让我睡个回笼觉!


  喻文州看他像一只舒展四肢找到最佳角度又团起来睡觉的猫一样,不知怎么转了个圈,最后把头枕到了自己的腿上。很会过日子嘛!他笑着想,觉得像是读到了此时闭着眼睛的自家男友的想法:玩什么平板聊什么天,快来陪我睡觉。


  恭敬不如从命呢,他想着,看着平板上最后一行字,只回了一个摊手的“我能怎么办我只好绝望地看着你”的表情,便合上了休眠盖,尽管这样,他却含着笑,眼神的光似乎在算这位黄睡美人什么时候才能反应过来。


  果然,没几分钟,黄少天突然睁开眼,接着一按床就坐了起来,仿佛安了弹簧一样,他摇摇喻文州:“别,别睡了!”


  “我本来就没睡。”喻文州依旧靠在床头,并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他懒洋洋地说:“怕什么?现在什么年代了,你又不需要早起熬汤敬公婆。”


  我顶你个肺,敬什么公婆!黄少天抓着他的肩:“敬什么敬!我现在在你家,起那么晚,你爸妈怎么看我?!”


  喻文州向下一滑,躺到黄少天旁边,笑着翻了个身对着跪坐在床上的他道:“你上次来我家的时候,也没有起很早,怕什么?”


  上次我是以你队友的身份啊!这次不一样,我昨天是以你男朋友的身份来的!他痛心疾首地说:“喻文州,你大大滴变坏了。”


  我哪里变坏了,为了能有一天让你上门顺利,这几年我做了多少工作才让你们“婆媳”相见欢。喻文州想着,却伸手去搂他的腰:“你不是想睡个回笼觉?乖,过来睡!我爸妈他们去上班了,家里没人。”


  没人你不早说!黄少天警觉地瞄了一眼门,小声问:“真没人!”


  喻文州摇摇头,他蹭在枕头上的发丝就乱了,黄少天忍不住伸手给他顺了顺,才又倒下,转了两圈最终还是转到他早就准备好的怀里,仍觉得趟行程十分魔幻。


  总决赛结束两个正式在队里确认关系后,喻文州问他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回家玩两天,黄少天不疑有它,等喻文州悠然地给他爸妈打好电话表示少天要和他一起回去后,才笑眯眯地说:“我妈还问我咱们是不是终于确定关系了呢。”


  嗯!


  嗯?


  啊~~~~!!!


  什么意思啊!喻文州你解释清楚,什么叫你妈还问你确定关系没?


   喻文州轻松地说:“我开始喜欢你后,就开始和我爸妈谈这件事了,你没觉得有两年我妈见你的时候表情总很诡异吗?”


  没有……黄少天默默摇头。


  哦,在这件事上意外的迟钝,或者说一直只能感受到别人对他的好,从来不猜测是不是有人别有用心。该说是性格直率还是单纯呢?喻文州支着下巴笑了一会儿:“别关系,现在他们已经接受了,每次我放假回去,他们都说我笨,还没追到你。”


  黄少天坐立不安了一会儿:“我就这样去你家吗?不行,这样不行,我得去买身新衣服,要正式点,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买身西装?正式点?你爸妈喜欢什么?要不要买点东西?我去给你妈个金镯子怎么样?要不给你爸点啥?保健品,新手机?”


  喻文州安抚着把他拉进自己怀里道:“少天的爸爸妈妈喜欢什么?”


  黄少天立刻就蔫了:“我妈还没答应呢,还耗着我呢。”


  喻文州惊讶地挑起眉:“你也说过这件事?”


  黄少天拉过他的手握到自己手里,自从交往开始,他就特别喜欢这个动作,拉住喻文州的手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而且他的手好软,虽然电竞选手的手都保养的好,但喻文州的手摸着好舒服,尽管他没摸过别人的,但他就觉得喻文州的最好摸。他觉得心满意足了,才说道:“大概第七赛季吧,说我怎么不找个对象,怕我被电竞误了过日子,要我找个人照顾我,然后几句不对就忍不住说起来了,说完了我妈就把我赶出去了。”


  喻文州立刻想起来,那正是黄少天第一次去他家,他电话里欢快地问着自己说愿不愿意收留他几天,他也想去喻文州家里旅行,喻文州接到他的时候,并不知道原来那时候他与家里正发生着冷战。


  他摸摸黄少天的背,然后吻上他的额角,突然就笑了:“那次你去我家后,我就向我爸妈摊牌了。”那时候黄少天在他家里住了几天,让他想,如果什么时候能光明正大地这样一家四口,就好了。所以等黄少天离开后,他就开始向他父母游说起这件事来。虽然他父母尚算开明,但这件事还是让他略费了些时间。


  黄少天也惊讶了:“他们诡异地看我,也就这两年的事儿?你确定我这次去你家不诡异吗?”


  喻文州笑了:“放心,我说过,大家都喜欢你。”


  说的好像大家不喜欢你一样?不过算了,大家还是别喜欢你了,让我喜欢你吧!黄少天眼睛转了两圈,又忐忑地说:“我们会不会太快了?”


  似乎是,这样看起来总像是自己把人骗上门一样。喻文州想了想:“那我给我妈打个电话,我们再准备准备?”毕竟才算正式谈恋爱两三天而已。


  黄少天在屋子里绕了几圈,脑子里快速闪过很多念头,似乎确实太快了,可是错过机会多不好,万一以后……呸呸呸,交个男朋友是用来恩爱不是用来分手的!


  想到这里,他一语定乾坤:“不等了!去就去!”说着话题就又绕了回去:“那也得买东西啊!第一次正式岳婿见面呢!”


  不必和他做这种口舌之争,反正岳婿是谁,到时候就知道了。喻文州想着,笑眯眯地说:“那我们下午去趟超市吧。”说着又补了一句,“不用穿西装,你穿平常的衣服就好。我妈一直说你潮,说你怎么打扮都好看。”


  黄少天笑着挽住他的肩:“别生气呀~,我妈也说你好看。”


  等下午到了超市,黄少天看着货架上的东西恨不得都搬个空,倒是喻文州按着他的手阻止了一下,随便拿了几件:“意思一下就好了。”


  黄少天想着这个地超上面的商场道:“我还是上去买个金镯子吧!我妈说,当妈的才不管样式呢,只要是金的,只要克数大。”


  喻文州心想这是什么理论,但想想自家小区里的妈妈们,不得不同意黄少天妈妈的言论,但他还是说:“你悠着点吧,以后日子还长呢。”


  他这句话不知道哪里戳中了黄少天,他扶着推车笑了一会儿道:“对对,还长着呢!”


  但他未想到,喻文州接着从另一个货架上拿了几样东西道:“所以,还是正经东西先准备好吧。”


  黄少天盯着他手里的杜蕾丝和冈本,推了车转身就走,拒绝让他把这个东西放到“他的车里”。喻文州也不着急,就拿着两个小盒跟在他身后,被跟了两步,黄少天劈手把小盒抢过来,左右看看没有人,忙扔里车里,然后用其它东西把他们盖上。


  但等真到了喻家,他才明白喻文州到底做了多少工作,喻爸喻妈并没有热情到让人难以招架,却也不会冷淡刁难,他们就像喻文州在联盟里一样,特别会做人,让来者如沐春风。黄少天并没有觉得特别尴尬,就好像平日里见到喻妈妈过俱乐部来探望的时候没什么区别,直到吃完饭,喝茶消食的时候,才听喻爸道:“以后要好好相处,可别学现在社会上的小年轻,结了离,离了结的,日子要好好过。日子过得好事业才能旺。”


  喻文州叉起一瓣火龙果放到唇边掩饰自己快要笑出来的意思,喻妈拍了自家老公一巴掌,嗔怪地说:“说什么呢!”黄少天心里使劲点头:就是说什么呢,这话题不好啊!未想到喻妈接着说;“让少天多尴尬,人家小俩口过日子和你有什么关系,好好的日子里离啊离的!多不喜庆!”


  看着喻文州忍着笑,只是吃,吃完火龙果又吃起了西瓜,黄少天真的想踢他啊!笑什么笑,吃什么吃!还不快来给我解围!还是不是我男朋友了,说好的爱我呢!


  喻文州清清嗓子,看向自家爸妈:“你们俩个,不要这样说少天。他对我特别好。”


  喻妈惆怅地说:“我不担心他对你不好,少天一看就是实心眼的孩子,我是担心你对他不好啊!”说着就恨铁不成钢地说,“早就和你说过别欺负他,看把天仔瘦的。你们俱乐部不能总让天仔接广告保持身材什么,电竞也很消耗的。”


  这是亲妈啊!喻文州心想,见黄少天兀自镇定着,才又轻咳了一声想开口,但这一开口笑意就忍不住了:“噗!”


  喻爸不高兴地说:“你妈说你,你还笑?和小时候一个模样。”


  黄少天悄悄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喻文州就是一点也不乖!


  喻文州捧着水果盘慢悠悠地说:“你们可终于是联成一个战线了。”


  喻爸喻妈拿出小时候的相册,向黄少天控诉了好一会儿喻文州小时候有多调皮,上次没看到童年照片这次终于到手了,喻文州时不时还插两句解释当时不是他爸妈说的那样,黄少天紧张的心情终于被这招传统招式化解了。


  等到晚上他睡到喻文州的房间里时,黄少天才魔障地说:“这就算完了?”


  喻文州笑了一会儿,才故意正色道:“当然不算完,明天要早起煲汤。”


  黄少天自然不信他,只向他做鬼脸,学他爸爸的腔调:“州仔,你真系好曳曳!”


  喻文州铺好床,不搭他的话:“可以请天哥就寝了吗?”


  黄少天揭开被子,却又犹豫地道:“你爸妈就在隔壁吧?我们这样好吗?”


  喻文州关了顶灯,躺到他旁边,揭开了另一条被子非常有礼貌地问:“有什么不好?除非天哥是想在这里试一下我们还没拆封的那两个新品吗?可惜我没带。要不我明天再补个货?”


  黄少天关了床头灯,一字一句地道:“晚。安!”


  喻文州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过了一会儿,就感觉到黄少天蹭到了他枕头旁边。


  那种感觉就像现在一样,喻文州微闭着眼,体味着安心睡回笼觉的感觉。就听黄少天还带着几分鼻音在他耳边问他:“你这么早和谁聊天呢?”


  这就开始查岗了呢!喻文州勾起个微笑道:“回复了一下王队。”顿了一下他还是没说别的。


  只听黄少天哼着快睡着的声音道:“大早晨和他有什么好聊的,睡觉睡觉!”说着,一副趁着你家没人,我要和你盖一条被子的模样,蹭得越发近了。


  喻文州搂住他,心想,还是等他睡醒了再告诉他,刚才接到联盟发的函,让他们去参加世界邀请赛,这个消息吧。省得觉睡不着了。


  

  

————

如果按照现在的退休规定,每晚退一年就晚退两个月(还是一个半月)喻爸喻妈大概都要68岁左右才能退休。即使晚育,30岁上下生子,喻队的父母大概现在也不到60岁。所以去上班了。


评论(18)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