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 番外 (中)

顺便说一下,自深深处预售结束,过两天发货的时候会再通知,然后等代理那面都发完,没有人再换瑕疵本的时候,就会开通贩了。

番外上

番外 那个我们曾经出征过的国家队(中)


  当晚上喻家爸妈回来的时候,听到他们要去参加世邀赛的消息时,高兴地说:“不早说!早说了今天晚上就出去吃!庆祝一下。”


  黄少天已经缓过了下午的兴奋劲儿,这时帮着喻家爸妈道:“队长就不让说,说要晚上回来给你们一个惊喜,还说要自己做顿饭,和你们一直庆祝一下。”


  喻妈听着就笑了出来:“他哪儿会做饭?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谁敢让他做饭,就算再慢,那双手也很值钱。还不都是买的?”说着,看到桌上的饭,惊讶地咦了一声,突然就一副了然的表情,“阿天给做的吧?文州这孩子,自己不做饭就算了,怎么还让别人上手了?”


  喻文州无奈地说:“妈,煲汤我还是会的。”


  他爸爸已经拿起筷子夹了点青菜,断言道:“这个青菜肯定不是你做的!”


  青菜还真不是他炒的,喻妈揶揄地说:“不会只煲了汤吧?”


  喻文州指指凉菜:“还有这个。”


  喻妈这时一脸怜悯地看向黄少天:“阿天,这个仔就这样,以后就辛苦你了。”


  黄少天拍拍胸脯:“交给我,放心!”


  喻文州站在餐桌边,低头笑了一下。到底是谁放心呢,肯定不是他的父母,也不是黄少天,他们这样,只是想让他放心而已。他笑着抬头:“反正就是这样一桌菜,你们吃不吃了?”


  喻爸洗完手,自觉坐到桌边:“难得享受一次不是我做饭的时候,吃啊!”


  饭吃到差不多,他爸爸才开始问道:“你们要参加世邀赛,那就是全球赛了?不要紧张,尽量发挥。”


  一说到自己的专长,黄少天忍不住道:“不会紧张不会紧张,我们一定要完爆他,队长是吧?这次组队的人最后定下来没有,我只知道肯定有王杰希和周泽楷。”


  喻文州想了想道:“基本几个大战队的核心肯定是要上的,大概不脱全明星前十的那几个吧。”


  喻妈这时候才说:“那你们这就得回去了吧?”黄少天闻言顿了一下,看向喻文州,却见他只是点点头,喻妈便也点头:“那阿天得回一下家吧?总在我们家里也不好,你跟着一起回吧?”


  黄少天立刻摇头:“这次太紧,就不回了,等赛完回来再回。”


  他说得太快,说完就觉得有点后悔,却见喻家爸妈了然的对视一眼,向他道:“有什么困难回来和我们说。”


  就听喻文州轻笑一声:“能有什么困难,自然是我先去了,哪有让你们过去的道理。”他说着温和地说,“不用担心,这次就是时间太紧了,我们还得回队里拿点东西,安排一下,然后去B市集训,再去赛,回来大概就八月了。回来,我就和少天先去他家里。”


  黄少天这次哑了声,只是闷声喝汤。晚上收拾了东西,进了喻文州的房间,他才道:“你爸妈也太好说话了。”


  喻文州笑了:“我爸妈曾经和我冷战了半年,一句话都不说,手机都把我拉黑了,那半年我每周给他们用纸写一封信,才解决这个问题,你还觉得他们好说话?”


  黄少天再次张大嘴,最后比了下大拇指,然后愁眉苦脸地说:“我爸妈倒不会不理我,但我一说这个问题,他们就岔开话题,最多一次说过,就是有本你让时间来证明,说他们死之前我都还喜欢你,就算服。”


  喻文州听着听着就又笑了起来,还把他拉过来圈到自己怀里,尽管屋里开了空调,但黄少天还是感觉到一股热气从他身上透过来,尽管如此,他却不舍得离开。就听喻文州说:“我觉得这个证明不好,应该是证明到我死的时候,你还喜欢我。”


  黄少天却立刻呸呸呸:“胡说什么!长命百岁长命百岁!”


  喻文州惊讶了,没想到黄少天居然还挺信这个,他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一种泡在水里的飘浮感。就像他妈妈同他和解后曾经感慨地说:“虽然觉得少天是个男孩子,但是一想到那么好的孩子给了你,我也觉得挺可惜。”


  那会心里想自家妈妈真是永远不忘了损自己两下,但是现在想想,他妈妈有句话肯定是对的,这么好的孩子给了自己了。他以后要怎么才能让他过得永远都舒心呢?


  想到这里,突然觉得任重道远。他心里笑了笑,却顺势抚上黄少天的头发,然后让他倾向自己,给了他一个吻。


  未想到黄少天一开始挺投入,但很快就红着脸挣开了:“别别,在你家我怕……”他吞吐了一下,“我怕咱俩一下控制不住,正好你爸妈叫你什么的,太尴尬了。”


  喻文州笑的把脸埋进他怀里,黄少天拍拍他微颤的肩,却不满地说:“笑什么笑!每天笑笑笑的!以后除了我,不许老笑给别人看!”


  他听了笑得更厉害了,半晌才抬起头,慢吞吞地说:“哦,那样,我不就像小周那样了?”


  黄少天想了想联盟的脸,但看到喻文州的模样,却摇摇头:“算了,你笑不笑,都那样。你小时候也很少笑,可是每次我和你去看比赛的时候,有好多妹子都在看你。”


  其实后来过了训练营的各种考核成了预备选手和黄少天一起训练的时候,他也不算“小时候”了吧?喻文州心里想着,却搂着黄少天不让他挣开自己的怀抱:“这种事,你还要记多久?”


  黄少天嗯嗯啊啊两声,其实也不是他想记,只是那会儿还没和喻文州挑明的时候,一不训练,他就忍不住把以前的事拿出来琢磨琢磨,越琢磨,有些事就记得越久。但现在重要的是,怎么才能从队长这样一个缠绵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就忍不住又想亲上去了。


  看出他的想法,喻文州遗憾地放开他,准备回身收拾房间里的东西,黄少天站在原地却伸手拽住他的衣服的下摆,额头靠在他的肩上,笑出声来。


  喻文州没有再动,只是回手摸住他的头发:“这么高兴,一天了还缓不过来。”


  黄少天用额头蹭了蹭他:“一想到能和你一起去参加世界级的比赛,当然高兴了。再说没意外的话,你又是队长了吧?我就还可以继续叫你队长了!”


  喻文州任他这样在自己背上蹭来蹭去,微偏头道:“也没准的事,等所有人到齐了,这件事还得再商量。”


  黄少天嘘了一声道:“那些人……!”他说着,又抱住他的腰,“你说我们以后不比赛不训练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样了?”天天都恨不得黏在一起。


  喻文州想了想那个情境,虽然觉得感觉很好,但他不得不泼了盆凉水:“这也不一定,等新鲜期过去了,搞不好你就嫌我热了。”


  黄少天抬起头来嚷嚷:“谁嫌谁?谁嫌谁?就你那个体温?到底谁更热啊?我不嫌你身上摸着凉就不错了!”


   喻文州却反问:“那你嫌不嫌?”


  妈的,套路我!黄少天真是被气笑了,他索性又从背后环抱住他,贴到他身上问:“那你现在嫌不嫌热。”


  现在有空调啊。喻文州想,但他还是笑着摇摇头。


  大抵热恋期开始就是如此吧,就算没有什么事,都想找点鸡毛蒜皮的事进入对方的领地,然后不想再分开。至于过了新鲜期后怎样,那就得等过新鲜期的时候再说,再磨合了。


  喻文州并不是没想过,万一两个人热恋期一切都好,但等到磨合期的时候,或许很多问题会再次浮现。可是他不担心,当初年少气盛时,他和黄少天都磨合过来了,反而被恋爱磨合期打败,那才没有道理。


  但他更没想到的是,一回到俱乐部,和经理说过世邀赛的事情,黄少天就跟着他进了他的房间,然后四处看着,在他疑惑的眼光中,微红了脸问:“队长,你不要试试你新存的产品吗?”


  现在蓝雨的宿舍里基本没有人,但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在他惊讶的表情中,黄少天别扭地说:“怎么了怎么了?过两天就得去集训,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不现在试一下,你是想等世邀赛回来吗?其实那也行,唉,我就是提一下……”


  喻文州在他越说越小声的过程中走向他,却在他涨红脸中越过他,然后在他莫名其妙的不满眼神中走到门边,锁上了门,回过头来,微微一笑:“你想怎么试?”


  还能怎么试,毫无经验,当然全凭摸索地乱试。试完黄少天觉得太累了,他再次踢了踢喻文州的小腿,脚趾擦过小腿黏腻的皮肤,让喻文州不由收紧还环在他腰上的手臂,一手按下他乱蹭的腿,只听黄少天打着哈欠说:“这个姿势还是太累了,以后要试试别的。”


  喻文州忍着笑调了调空调的温度,心里突然想起一件事,网上说冈本超薄比杜蕾丝好,果然诚不欺我。


  他脑子里漫无边际地想着,却突然又想到一件事,趁着黄少天半睡不醒不太清明的样子,他温声问:“你在H市的时候,抽了什么签。”


  黄少天困得不行,却也不觉得有什么需要瞒的,只指了指自己衣服:“在钱包里,你自己看。”说着,又含糊地说,“看完不许笑。”


  喻文州伸手去摸过他的钱包,从夹层里抽出一张签纸,看着上面月老祠的章,一时沉默,最终又将签塞回到他钱包夹层中,放下签包,搂住已经睡着了黄少天,闭上眼,都可以看到签文上的字。


  万象精彩,春来花发,天梯登云,喜结团圆。


  他可以想象抽到签时黄少天有多开心,就可以在发那条微博之后有多沮丧,暗恋之道,他也经历多年。一想到这里,他就希望,黄少天可以如签文所写,天天顺心。


————

知乎里有个关于冈本和杜蕾丝孰优的文,非常有趣。

不知道上中下能不能写完,希望能写完,如果写不完,就按以前的规矩用下一二三吧,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