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 番外(下一)

番外 那个我们曾经出征过的国家队 (下一)

上一章

果然没能在上中下写完……


  在B市开会前,大家也不知道这次参加国家队的都有谁。但就像喻文州所说,国家队的阵容都是以前全明星级别的人物,而且尽量地涵盖了全职业属性,所以一进会议室,自然恍然。在喻文州问过大家有关队长一职安排之事后就安之如素地坐下,让其它的职业选手也不明所以地看他,难道这个会议不应该是队长来主持?


  而等领队推门而入时,这才是更重磅的新闻,黄少天忍不住说:“有完没完!”


  不管联盟安排如何,叶修将各职业的资料拷给大家后,会议似乎就散了,这才开始轮到队长一职做其它安排,诸如集训的时间,宿舍安排,媒体采访等等。


  黄少天看着他把宿舍钥匙交给每个人,在旁边嘀咕道:“难怪王杰希不想当队长呢,这根本就是个打杂的嘛。这些事情怎么这么多,难道不应该有个助理?叶修当领队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么长时间居然一直都不和我说,让我猜很有趣吗?”


  喻文州在名字面前划了个勾,将钥匙和一张写了注意事项的纸交给面前的队员,随口回答:“黄助理,能帮我去问一下叶修前辈,他有没有空,等会儿我要和他商量点事情。”


  方锐接过钥匙,听到黄助理这个名字,立刻就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毕竟黄少天和喻文州在蓝雨是正副队关系,现在喻文州当了国家队的队长,用谁也不如用黄少天顺手。


  黄少天冲他做了他鬼脸,却也只好返回会议室,果然见到叶修在那儿和苏沐橙说话,他也没进去,只是比了比门外:“叶修叶修,我们队长说你有没有空?他要和你商量事情!你们准备商量什么?是训练安排吗?苏妹子你怎么还在这儿不去领宿舍钥匙,再等久了没你的房间了,没房间可惨了,我和你说……”


  叶修打断了他:“一起过去吧,我也要找文州。”


  三个人这才又转向后勤部门,集训的地方是借是B市的电竞训练中心。毕竟这么多人,不可能占用位于B市的其它这俱乐部,再说是国家赛,官方总要拿出一个态度了,何况荣耀也是现阶段世界上比较著名的电竞比赛。他们沿着训练中心下到后勤办公室,大部人已经领了钥匙离开了。


  喻文州见到他们三个,先将苏沐橙的钥匙给了她道:“和楚队是领屋,你们可以互相照顾。”然后又给了叶修一把钥匙,“你还是没有手机?那我把你安排在方锐旁边的屋了,有事找你可以让他帮忙代传达一下。”


  黄少天这才把自己的钥匙拿过来,他方才一直没领,就想着喻文州肯定不会把他安排到太远,结果他看了自己钥匙上栓了房间号牌,再看喻文州的牌子,疑惑地说:“这个训练中心的房间号是怎么安排的,208和216看起来既不像是对面,也不像是在隔壁啊。”


  喻文州轻松地笑了:“本来就不在隔壁也不在对面。”他顿了一下道,“你左边是王队,右面是张佳乐前辈,对面是孙翔。我和你隔着好几个人呢。”


  要不要隔好~~几个人这么远!黄少天瞪大眼睛盯着他,但碍着叶修和苏沐橙都在,只能无奈地说:“我先把行李拿过去。”


  苏沐橙也阻止了叶修要帮她拿东西的意思,自己拖着箱子走了,叶修这才坐到一边点了根烟道:“找我什么事?”


  喻文州拿出个小本笑着说:“叶领队不可能只把资料拷给别人就算了,难道到时候训练和上场的时候,也告诉大家,你们都是大神级的,自己发挥?”


  那当然不可能,叶修也笑:“行吧,没想到你还挺勤于工作的,难怪老冯想让你进联盟。”他说着,看喻文州坐到他对面,他们两个就借这个办公室讨论了起来。


  这一讨论就没边了,最后还是喻文州看着笔记本道:“估计今天他们就会先看视频了,看完了明天早晨说了一下训练安排,再和其它几个人一一碰头分别说吧。”不是各队的队长就是各队的王牌,虽然大家都会有分寸,但是在战术安排上,如果不能合理合情服众,就会打得像全明星的表演赛了。

  

  叶修也像是脱了半条命一样,揉着眉心,挥挥手道:“到时候再看吧,不要提前这么紧张。”


  喻文州笑了一下,回了自己的房间,路上顺便给黄少天发了条消息:“去吃饭?”


  黄少天过了一会儿才回道:“你在你房间里?我去找你!”


  等他一进了房间,就见喻文州正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草地。竞技中心在一个体育场里,这时候也有夏季其它运动的集训,运动场上也是三三两两地散了队,黄少天沉着脸进去,在看到喻文州回过头冲着他微笑的时候,气就消了七七八八。


  这不行!虽然他们还在热恋期,但这种只要一见到他就忘了一切的状态,也太魔幻了!


  喻文州似乎没有感受到自己在黄少天那边的魔力,甚至他都没有向那个方向想,他只是想,关于房间分配这件事,还有集训期间的训练问题得先和黄少天打个招呼。安排房间那件事,大概黄少天还是有点不满吧。


  他想着,向黄少天招招手,示意他坐过来,才道:“少天,这是第一次世邀赛,肯定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所以……”


  黄少天没想到他开场就说了这些事情,一脸惊讶地打断他:“你觉得我会不配合你吗?我当然知道这需要磨合,我觉得大家应该也知道吧?”他说着,疑惑地道,“你难道是因为这个才把我们的房间隔那么远?让我和别人更好地配合一下?”


  喻文州也惊讶了:“当然不是,把房间分得远点,是为了让我们俩个不要总是互相串门。”


  黄少天懵了:“我们为什么不要经常互相串门!再说房间是死的,人是活的,别说我们中间就隔着几个房间,就是隔得几层,也在一栋楼里,想来找你还是可以吧。”


  喻文州顿了一下,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可是离得略远点,再加上一般训练完一天比较累,可能就不会发生一些不可控制的情况。”


  不可控制的情况是什么情况?黄少天坐在他对面盯着他想了几秒钟,看着他那个表情,终于恍然大悟,他本想说喻文州你脑子里每天都想什么,然而想到前两天在蓝雨几乎没有人的宿舍里,他们两个人的状态,他简单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看自己的队长了。


  想了想,他撇撇嘴道:“也不会一见面就这样吧?那以后我们还要不要训练了?难道我们之间世邀赛完了就不在一起了?回来就该准备下个赛季了,咱俩天天沉迷于此,比赛不打了。”


  那当然是不可能,打比赛的时候脑子里肯定都是比赛,但是毕竟有闲下来的时候。而且回了蓝雨就是自己的地盘,可这毕竟是国家队啊。喻文州脑子里想着,但他却没有把他说出来,只是笑着站了起来,然后走到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只觉一片阴影笼罩了他,只能迷惑地抬头看他,自从和喻文州谈起了恋爱,他就发现了更多以前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事情。却见喻文州就这样微笑着弯下腰,然后,给了他一个吻。


  嘴唇贴上去之前,黄少天还惊慌了一下,想拒绝说没锁门,但喻文州一亲上来,他脑子里就飘了。直到喻文州放开他,他轻喘着气想说你怎么回事,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摸到自家队长衣服下面了。他忙收回手,干笑着说:“这两天习惯了,习惯你懂。”


  喻文州忍着笑,摊摊手道:“这宿舍是老房子,不隔音,我就怕咱俩晚上太习惯了,后面控制不住。”


  他话止于此,但黄少天却还是很郁闷:“你怎么想那么多!再说了,我真心觉得房间隔那么远,并没有什么用。”


  喻文州把他拉起来准备去吃饭,意味深长地说:“那我们走着瞧。”


  房间有没有用,训练开始就知道了,集训的训练量和日常不相上下,而且为了能够比赛的时候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十三个人要拆开不断地重组,以期达到更好的效果。第一天训练完回到房间,一爬到自己的床上,想到喻文州居然还要和自己隔好~~几个房间那么远,黄少天简直不想动了。


  是证明一下几个房间之隔不是事,还是直接把自己摊到明天清晨呢!他正想着,就听见走廊有人隐隐说话,似乎是到文州房间里集合吧什么的,他打开房门探头一看,果然好几个人向喻文州的房间走去,显然是要复盘开会。


  哦,那就等会儿再说吧。黄少天刷了刷网页和微博,换了个手游玩了起来。玩着玩着,就睡着了。等他再睡醒的时候,一看表居然就快午夜十二点了……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就见黄少天大杀四方,连唐昊都忍不住说:“前辈今天,好猛!”


  喻文州看了一下他的数据,微垂下眼睛笑着摇了摇头,才转过头来一脸若无其事地对他道:“少天,不要只注意你自己的目标,配合一下新杰,他和景熙的方式不一样,你想想怎么换个思路。”


  黄少天居然没说话,只是回头看他一眼,然后点点头就转过去了。喻文州接触到他的眼神时,一时微怔,然后就觉得自己好像刚才看到了黄少天眼神里满是……哀怨?!他心里抖了一下,心想,肯定是我看错了吧?但他的眼神还是不错的,刚才应该没看错。想到黄少天方才的表情,他突然觉得非常好笑,可训练室里不能笑出来。而且肯定不能当着黄少天的面笑出来,否则他更气了。


  以前黄少天只把自己当成蓝雨的副队长,喻文州的搭档,即使暗恋长久,有些事情在心里也是牢牢地划了一条线,那时他尚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现在喻文州已经是他名副其实的男朋友,他已经把线重新划过,又时当刚确立关系,有时候确实不能更好地控制住。尽管他在练习与比赛中基于长时间的职业训练,表现非常专业,但只要一离开键盘,他就像是立刻换了一种思维。


  这样的黄少天,他其实是见过的,喻文州看着上一局比赛的录相,突然想起两个人刚确立了要接任蓝雨的第三赛季,那时的黄少天既想在训练上表现出自己高人一等,又想给喻文州看到他愿意好好和他配合的一面,那样纠结与矛盾,骄傲与天真并存的模样。


  即使成长到现在,他已经能够很熟练地和媒体甚至粉丝兜圈子,但其实这些印在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


  黄少天这时走到他身边,微俯身从他侧后方看着自己的录相问:“怎么样怎么样?看我这一招用的很精妙吧?本剑圣出手一般人根本接不住……”他手搭在喻文州的椅背上,得意地嘀咕着,手指忍不住卷住喻文州的发尾转了两圈。


  喻文州伸手把他在自己颈后做乱的手抓到手心里,笑着说:“整体很好。”


  整体很好,就是后面细节有很多要说的了,黄少天拖了个空的椅子坐到队长身边聆听教训,上一局打配合的其它几个人也转过来,喻文州作为笔记达人,他记下来的问题非常有针对性,其它人也想听听。


  喻文州握着黄少天的手,全程无压力地讲完了上一局比赛,黄少天一开始没挣开,后来看大家似乎也没注意,索性也就任他抓着。等喻文州说完,问到与黄少天这一次同队的张新杰:“有什么需要补充吗?”


  张新杰推推眼镜,摇摇头,看向叶修,而叶修也点点头,意思没有什么补充的,大家就准备开始下一轮练习。黄少天看他若无其事地捏捏自己的手,活似刚做完一个手操,嗯,刚才讲的时候其实顺便是做了几个小节的手操的。这样感觉也挺好,以后就让队长给我做手操吧。


  尝到甜头的剑圣大大情绪瞬间恢复,后面一局发挥的更好了。


  少天要求也太低了。新任的国家队队长在开始下一局练习赛前,心里非常复杂。总觉得应该好好地补偿自己的男朋友一下。


  于是,虽然晚上总是没时间,黄少天队员每天中午吃完饭都跑到队长屋里睡午觉,以他的想法来讲,十分的补血补蓝。


  国家队就在这样紧张而愉快的气氛中完成了集训,准备飞向瑞士苏黎世。

————

国家队的训练中心是私设,不过如果是B市的电竞培训中心,我还真是见过,有一次路过,应该是在石景山区,确实是和一个体育场合在一起。

评论(10)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