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风雨如晦

基本是个全员BE的大纲文

因为最初想的时候只是脑补了一个情节,然后把全部细节都脑补完后,整个人就致郁了,没有准备要写成任何篇幅的意思了,但觉得还是可以放出来给大家看看。


  时间线回到了1935,时年二十五岁的黄少天作为国军军第63军下属的一名团长,见到了由政训处派来的喻文州。黄少天不到十七岁时已经加入黄埔五期,经历过北伐。他的老师魏琛是黄埔一期,四一二后参加了秋收起义,现转入地下。而黄少天当初本想带着兄弟起义加入红军,但魏琛将他发展成了深入敌军的重要干将。蛰伏于国军多年的他十分看不上和力行社(即传说中的蓝衣社,军统前身)关系颇近新任政训处处长,以他的话来讲就是:“个二五仔,那么多事,小爷干咩,关你鬼事!”喻处长就事事提醒他注意形像。


  直到某一天,魏琛派给他单线联系的上线被抓牺牲,新的上线换人,他去接头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身边的人不但是国军的特工,也是我军的地下人员。这一年两人配合完成不少任务,目的是将内战停歇,转向一致对外。但这也是白色恐怖极为严重的时代,两人时时小心,但任务也完成极好,最后阿天从瞧不起喻文州转成了:“我们处长很厉害的!”


  黄少天在相处中才知道,喻文州是留洋归来,本来应该进工商部这种肥缺,但他还是投身革·命。黄少天不一样,庙口出身,跟着魏琛才混口饭吃,后来扔进黄埔,纯凭武力值。

 

  所以阿天有一日晚间叫文州巡防顺便散步时候问:“我党是为穷人谋未来,你个少爷仔混进来,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文州在满天星斗下看着他说:“因为我有信仰。”顿了一下,又道,“现在还有你。”


  于是二人水道渠成。


  双十二之后,本想世道可以走向新时代,全面侵华却爆发。即使决心抗战,以当时的实力并不能抗敌,驻粤国民军损伤惨重,第一次粤北会战中两人相互扶持,艰辛熬过。战事艰苦,将文州也逼成了一个每日动不动就:“丢你老母,顶你个肺。”少天笑他终于从天跌到地,文州说和他在一起,怎样都愿意。


  好景不长,第二次粤北会战爆发,黄少天与喻文州战死于石榴山空袭之中。将士为国,百战身死而心不悔。


  为什么说这是个全员BE呢,因为这个设定有一个大背景,是一个叫“荣耀”的地下行动,这个行动中的人员基本全灭。


  蓝雨全员基本死于第二次粤北会战,双花战死于远征军的战役中。终于挺过抗战,魏琛死于整·风运动,方世镜留于陕北,终身种地,再未出老区。张新杰牺牲于上甘岭,叶修在60年代中被抓,韩文清带着自己的部队将他救出来送上偷渡的船,自己接受了下放,下放于东北,后死于一次山火救灾。而叶修所在的偷渡船在半路上遇到海难,从此此人下落不明。周泽楷因为话少被派入海峡对岸,虽然潜伏成功,但后因岛内问题被关押,后转入绿岛。九点水本留在内地与他联络,但60年代被告通敌叛国,虽因证据不足,下放山区,于77年病逝。孙翔在九点水被抓时仗义直言被抓,于批斗中被失手打死。周泽楷在80年代被释放,赶上三通,回到内地,旧人已然全部不在。他找到江波涛的墓,对着他的墓碑沉默一天,终于咬破手指,以血在碑上写了八个字:风雨如晦,士心不死。当夜病逝于宾馆。其余人员不再赘述。


  本来这个文是想脑补一个文雅的文州如何被一个粗暴的黄团长带歪的过程,但把整个大纲补完后,觉得我还是不要自己找虐了。大家看看玩就好了。


评论(1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