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 番外 下三

上一章


比赛不会写怎么办——不写

肉也不太会写怎么办——不写

都不写就没内容了……那还是写,肉,吧。

————

那个我们曾经出征过的国家队 下三


  从7月17日至7月26日,荣耀界倍受瞩目第一次世邀赛进入了小组淘汰赛,为了能拿到八强的门票,每一个国家的战队都严阵以待,中国队所以在D组面临的是北欧三强瑞典,丹麦与挪威,第一场上场前,喻文州作为队长总要励励志,他笑了笑,对要上台的人说:“炎黄后裔要先打完霜巨人才能进攻约顿海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笑话太老。”


  但这个玩笑话拉开了此届世邀赛D组的开端,尽快擂台赛还是因为不太熟悉欧美方的节奏,第一场比赛中略逊一筹,但这一场的团队赛,中国队用了一个极为简单粗暴的战术,不用奶!全输出模式直接推懵了第一场的对手,让对方完全摸不着头脑。然而就在D组以为中国队要气场全开的时候,第二场比赛他们用了一个极消耗的模式,将比赛拖长到让对方都焦躁的状态,再各个击破。


  这两场比赛使得D组最后一场与丹麦的比赛中,使对方谨慎起来,但再谨慎也没用,张新杰和喻文州再次核对了一下积分后,对队员们说:“只要擂台赛和团队赛中我们任胜一方,积分就够了。当然两个都赢,效果更好。”


  叶修懒洋洋地坐在领队的位置上,咬着一个棒棒糖回头道:“别涨他人志气。”


  喻文州沉吟了一下,转头对其它对员说:“为了领队,我们必须两面都赢!”


  中国队的其它成员都笑起来,楚云秀道:“为了今天错过的大结局!”

  苏沐橙点点头:“为了叶修的棒棒糖!”

  孙翔哈哈哈:“为什么是他的棒棒糖,我还为了我的六个核桃呢!”

  黄少天嘴快地说:“为了赢了以后有奖金买棒棒糖和六个核桃!”

  肖时钦嘴角抽了:“那可以入股糖厂。”

  王杰希做为擂台赛第一人,做了个简单手操的同时随口接道:“糖厂是要生产钻戒形棒棒糖吗?省得某人把奖金全入股了,买不起婚戒。”

  “呵呵。”这是周泽楷!


  四处给大家丢了几个白眼,屏幕上双方已经入座,黄少天才感叹地说:“大眼这次不上团队赛的话,可以完美施展魔术师打法了吧?”


  喻文州轻微地点了下头:“他已经调了技能点了。”


  黄少天嘀咕着:“调什么技能点啊,就是想在全世界面前秀一下他好久不用的技能,让大家记得他可是有多牛。他最好不要调回来,说什么队友跟不上他的节奏,我们这群人哪个跟不上?我们试一试嘛!”


  喻文州冷静地说:“我大概跟不上。”


  黄少天痛心疾首地道:“不要涨他人志气!”

 

  喻文州接了一句:“不要内讧。”


  旁边坐的人忍不住笑岔气,对面的战队不明白为什么中国队这么高兴,这是制定了多么万全的战术?!恰此时第一位已经被王杰希刷下去,对面神色沉重地派出了第二人。


  即使水准再强,毕竟有血量的问题,在一挑三后,王杰希血尽下台,将还有三分之二血量的对手留给了周泽楷。恰巧丹麦方上来的也是神枪手。


  “这是要在决赛前先决定一下谁是D组的枪王吗?”黄少天趴在前面的椅背上,随口问着喻文州。


  喻文州居然还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才道:“应该没有这么闲,碰巧而已。”


  还真是认真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你们才是闲吧,旁边的人无奈地想。而尽管受喻文州的要求而压低了声音,黄少天对比赛的评价依旧断断续续地传过来,以前喻文州还会管一下,甚至他基本上会屏蔽黄少天一段话中没有营养的部分,而现在可不是。


  国家队长对他的五号队员是有问必答!

  

  “拿不到最佳搭档,拿个最体贴奖应该是可以的。”喻文州曾私下里笑着对吐槽的国家队员们说。


  这到底是什么梗?不太懂你们的情趣!


  唯有黄少天哼哼哼了好几声,这个事情你到底要记多久。喻文州就悄声说:“为了终身体贴奖而努力。”黄少天揉着耳朵看着对方满意离开心想,这个喻文州我也不认识了!你们不要看我,也不要问我了!


  而此时场上两国的神枪手正在角逐,在技能,操作和手速都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同样的角色就更考验随机应变的能力,预判与精准性,而这三样,周泽楷都不缺。甚至在对方不断地想用语言来骚扰他的时候,他居然在如此沉默的情况下,回复了两个单词:“No time.”


  看着这组单词,场上略静默了一会儿,以中国队为中心,慢慢开始了不停歇了笑声。他们笑还真不是因为被怼的对手,而是想起来某场比赛中被枪王大大同样回绝的另一位队员。


  “闭嘴闭嘴闭嘴!不许笑!靠!周泽楷还知道不知道我是前辈了!这是气我呢吧!不是说不许内讧吗?”黄少天怒道。


  喻文州回身笑道:“我觉得他不是,他恐怕已经不记得还和你说过类似的话。”


  是不是亲队长!净向着别人说话!黄少天对他做了个抹脖子的鬼脸,看着周泽楷将对方送下场,等着下一个对手上场。这时喻文州却道:“团队赛的人准备吧。”


  D组中国队在稳拿八强入场券的情况下,最后开始了小组赛最后一场团队赛。以对方以为他们应该谨慎的地方突发大招,却在他们以为会暴击的地方突然撤退。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这三次比赛的团队赛,他们用了各种组合模式,尽量不让对方看出他们布置的意图。擂台赛用真本事是为了加个保障,而且个人的对战风格,不是一两次比赛就可以琢磨出来的,而团队赛如果只用固定搭配,则有可能被人猜透意图。


  在小组赛出线后,面对记者的采访,喻文州道:“因为我们人品好。而且到了欧洲,所以自然欧气。”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不着不急地应对着各种提问,突然道:“我记得他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不这样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明明第二赛季见到的时候,只有一本正经,没有胡说八道。他说着,看了眼黄少天,这是被带坏了吧?


  黄少天看着他微皱了下眉看了看自己,又怜悯地看了一眼喻文州,心里不由就不爽起来。看什么看,再看也是我们队长!


  等回了酒店,黄少天盘腿坐在喻文州的床上开始批判王杰希,而喻文州看着手机QQ里王杰希发的:你还是不要总跟黄少天学了,你们又不是准备组队相声出道。


  喻文州笑着把这一条给黄少天看了,黄少天冷哼一声:“天真,要是把队长你的笔记本里吐槽给他发过去,他就知道谁和谁学了!”


  这么想想真有道理,喻文州想着,拿回手机慢慢回复道:“多谢王队提醒我们退役后的新出路,也请王队不要因为魔道学者而耽误你看相的前途。”


  黄少天扒在他背上看着看着王杰希扔回来一熔岩烧瓶,哈哈大笑,是时候让你们认识一下我们队长的直面目了。论刷垃圾话,要是不在场上,我们队长也是一条好汉!


  喻文州放下手机笑着说:“满意了吗?”


  黄少天在他床上打了个滚:“满意满意!给你一百分不怕你骄傲,墙都不要扶了就服你!世界第一!终身体贴奖就是为你准备的!”


  看他滚着滚着把被子都踢下去了,喻文州意思意思地扶了一下道:“赶快去睡觉,明天还要复盘,而且其它小组赛得主也出来了,明天还得开始分析下一轮战术。”


  黄少天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好紧张!”他顿了一下道,“可我不想起来了怎么办?”


  喻文州想了想道:“那只能我去你房间睡了。”


  黄少天依旧懒洋洋,却盯着他舔了下唇:“不在最后关头前加个血?下一轮比赛还得三天。反正明天只是复盘,要训练也得后天。”


  他这个提议其实喻文州不是不动心,这两天连续鏖战,主要是为了小组赛先出线,如果在小组赛淘汰那就有负重望,这个压力反而比八进四更大。看他犹豫,黄少天抬起小腿蹭蹭他。


  喻文州心里最后挣扎了一下:“我没带东西。”


  黄少天说:“我拿了!而且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扔你箱子里了!你没注意到吗?”


  天天穿队服,私人的东西除了睡衣和洗漱用品,喻文州其实没来得及管。就见黄少天利落地打开他的箱子,从里面找到了一个小袋子,正是他们在俱乐部里还没用完的那套。


  看着他把东西扔床上,喻文州颇想扶额,拿就拿了:“为什么放我箱子里?”


  黄少天直率地说:“万一安检查出来就是你的锅,反正你也不怕黑,再说也是你用又不是我用!”看喻文州低头琢磨的模样,他道:“到底来不来,你不来我就真回去了!我要是回去,回国之前你都不要想了!”


  喻文州抬头笑了:“先洗澡。”


中间部分 密码: 36yw


  等收拾完了,黄少天趴到他怀里,拽着他发尾一绺头发,哼哼着说:“后面这个姿势好一点。”


  喻文州抚着他的背,亲吻着他的额头:“那意思是以后不要换了?”


  黄少天半眯着眼睛在快睡着的之间笑着说:“队长不要偷懒,说好都试一遍的。”


  喻文州听着他呼吸越来越均匀,笑着摇摇头,拉好被子,关了灯,在黑暗中给了睡着的剑圣大大一个晚安吻。


评论(11)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