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 番外 完结章

第一章  上一章


番外:那个我们曾经出征过的国家队  完结章


  结束世邀赛回国后,所有人员先在B市接受了联盟的祝贺与新闻发布会,在完成这些任务后,大家才各分东西,为下一个赛季做准备。虽然合作愉快,但还有新的比赛要打。


  不过对于蓝雨的正副队来讲,他们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要做。在B市的机场,黄少天就开始给家里打电话,先说了说比赛情况,又解释了夏休期为什么也不回去,然后小声道:“明天我要和队长一起回家。”


  黄妈妈沉默了几秒后突然道:“我明天要和你爸去渡蜜月。”


  给我来这套,咱俩新母子谁不熟悉谁?黄少天哼了一声:“那我就只能去队长家里住了,我已经见过队长的爸妈了,反正他们肯定是欢迎我去的!我和队长从欧洲带回来的护肤品也只好都贡献给别人了。”


  闻言黄妈妈咬牙切齿地说:“我怎么不生个叉烧,那都比你强!”显然在家庭战争中,这母子俩已经完全掐住了对方的要塞。她说完就道,“等着!我和你爸说!不许挂电话!”


  黄少天冲着喻文州翻了个白眼,喻文州笑眯眯地递给他刚买回来的饮料,他接过来用口型说:“都是因为你!”


  喻文州想了想,又左右看了看,等待区居然没有什么人,他便放下饮料,微歪头冲他笑了笑,小小地比了个心。黄少天差点笑喷,忙把杯子从嘴边拿开,大庭广众下卖什么萌!他刚想说点什么,电话那边就传来黄妈妈的声音:“明天早点过来!就这样吧!飞机落地发个消息。”


  虽然每句话都非常简短,但简短更为有力。黄少天嗯了两声,那边就率先挂了电话,黄少天只好冲着电话吐了吐舌头,重新咬住吸管,含糊不清地说:“脾气这么大,等我这次回去得说说她,一把年纪了,要注意身体,少生气,向我学学。看我脾气多好。”


  喻文州坐到他旁边:“那你下次不要对着挑衅你的人伸中指啊。”


  黄少天得意地说:“这是战术,你不懂,比完中指我就不生气了。所以有气要当下发,事后不要记。你看我每次比赛失利了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有难过的事情,了不起哭一场嘛。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喻文州听到这里,突然笑着手拇指在他眼下轻轻拂了一下,黄少天立刻就梗住了,然后咬着吸管不说话。哼!以后不会让我伤心这种事说就行了,动什么手!太讨厌了!动手动脚的!他想着,靠在喻文州那边的小腿却在对方腿上蹭了一下。他一触即归,然后盯着玻璃外的停机坪不再说话。两个人便各咬着一根吸管,一起望着停机坪。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用手肘碰碰他道:“合作了这么些天,有没有好好观察,笔记都记好了吗?下个赛季怎么打,你应该想了吧?”


  喻文州轻笑着说:“纸上谈兵不管用,回去再练吧。”


  黄少天侧过身故意微弯腰从底下向上看他的脸:“哟~,这么谦虚,当年那个说我应该在场上的气势现在可少见了。难道时光带走了你的年龄,也带走了你的勇气吗?”


  喻文州把他拉回来:“别淘气,小心摔出去。”看黄少天顺势坐好,他才道,“如果真计划肯定会和你说,不是天哥说,有话要向你说嘛。”


  黄少天在他手心里挠了挠,觉得不能和他聊天了,便转过头去,继续咬着他的吸管,但他唇边的笑意却消不下去。世人都觉得夜雨声烦的节奏甚至黄少天的节奏掌握在喻文州手上,蔫知喻文州的节奏不在他手上?他看着喻文州从一个把心思藏在笔记里,面色严肃的少年,成长成一个为人和气,长于沟通的青年。喻文州将他的全部潜力发挥极致的同时,他又何尝不在让喻文州将一切都释放出来?


  喻文州能成长为蓝雨优秀的队长,军功章必须有他的一半!他咬了咬吸管,小声嘀咕着。没想到喻文州凑到他耳边道:“回去我就在网上给你订购一个,挂你墙上。”


  黄少天转过头来,伴随着耳边的登机提示,严肃地提醒他道:“公众场合,注意形象!”


  喻文州背起背包,没有说话,却笑着伸手拉起他,尽管在把他拉起来后,他的手便收了回来。黄少天把一边的纸杯捡起来扔到垃圾箱,走到他身边。


  去正式见对方父母时到底带点什么礼物,这件事终于在蓝雨队长身上重演,黄少天看他站在商场里微微皱起眉,忍着笑道:“天道好轮回!”


  喻文州指着一个月前黄少天曾徘徊过的的金饰柜台:“只要大的,不要对的。”


  黄少天回之以他的话:“时间还长,以后再说吧。”


  等上了高铁,黄少天突然唉声叹气起来:“其实我妈很难搞的,唉,可能我长年不在家,理想也和她不一样,她对我一直有点意见,虽然我现在这样,但她总是不满意,说话有时候也不好听,反正你不要往心里去。”


  “我要搞的是你,又不是她。”喻文州悠悠地放下手里的电子书道。


  黄少天看着他手上的kindle,不满地说:“我去你家的时候都紧张死了,你居然还有闲心看书?你在看什么?”


  喻文州将电子书返回封面,亮给他看,黄少天哑然地看着这本《与丈母娘相处经验总结》,这显然是网上内容做成一本总结,但喻文州显然看的十分认真,然而在他说话前,喻文州居然拍拍他的手道:“放宽心,我觉得天下的妈妈是一样的。”


  天下的妈妈确实是一样的,见了面第一句话就是:“这么久都不回来,有那么忙吗?养你有什么用啊?”第二句便是:“怎么都不好好照顾自己,看把你瘦的。”


  黄少天捏了捏自己腰上的肉,向自己的母亲示意了他并没有瘦一斤肉。黄妈妈才把眼光调向他身边的喻文州。她并非不认识蓝雨的队长,比不是想故意冷落他来个下马威,但她确实不知道该如何与儿子这位“男朋友”及暗恋多年对象相处。就算她再表现出不乐意,却拿自己的儿子没有任何办法。他当年要去打游戏,说去就去了,她并没有拦住,而现在他说自己有相要共渡一生的人,说带来就带来了,她能有什么办法。


  现在并没有到吃饭时间,大家坐在客厅里,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黄少天清清嗓子,指着喻文州道:“爸,妈,这是我们队长,我们现在……”


  黄妈妈打断了他:“我知道了,不用说了。”她顿了一下,瞪了自家儿子一样,不待他说话,突然问了一句:“你们这样,将来又不能有孩子,万一分手,或者以后……谁照顾你呢?”


  黄少天莫名其妙地说:“妈,咱们楼里有孩子最后离婚的人有多少啊!而且照顾这种事,谁照顾谁啊?难道到现在为止,不是你照顾我吗?再说了,那种中年丧妻晚年丧子的也有嘛,人生这种事不是为了考虑以后才决定当下,当然我也不是说不考虑以后,但考虑多了就没意思了,你看人总是要死的,我总不能因为考虑以后要死还不如现在就死就去死一下是不是,还有……”


  “你闭嘴!”黄妈妈气得死命,拉住他爸说,“你也不说句话!”


  黄爸爸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多年来每次来俱乐部探望黄少天话都很少,只会给送东西,对儿子也宠得过头,现在看着对面两个人,哼哧半天就问喻文州一句:“你以后会对少天好吗?”


  黄妈妈拍了他两巴掌:“谁让你问这个了!”


  黄家老爹挨了巴掌也不生气:“那你到最后还是要问这个嘛。”


  喻文州在黄妈妈再次发脾气之前道:“我保证,我会尽我所能,让他高兴。”他顿了一下道,“我说什么大概您也不会信,我们慢慢来吧。”


  喻文州的话简单而郑重,以他的口才,他自然可以说的天花乱坠,但甜言蜜语可以说给情人听,但父母面前,需要的是保证与时间的验证。第一次登门并不一定能让黄家完全接受,但是他有耐心。比慢嘛,谁有他慢呢。


  无论如何,黄家妈妈并没有把他们扫地出门,甚至还留他们住了两天,每天一边骂儿子从来不干活,一边指挥喻文州和她一起去买菜看她如何给儿子做饭。看喻文州乖乖的模样,黄少天忍不住说:“妈,这是蓝雨的队长,以后也不会给我当厨子,学来有什么用!我们有食堂!”


  黄妈妈才不理他:“食堂再好,能和你一辈子?小年轻一点也不知道怎么过日子。小喻,去把那个菜给我洗一下!”


  不等喻文州上手,黄少天已经一把夺过菜:“我都准备给他的手上保险呢!你居然让他洗菜!”


  喻文州趁他不备又把菜拿了回来:“上保险的是你的手,我这边大概上了保险也没用。”


  话是这样说,黄妈妈终于还是嫌他们两个烦,将他们赶出了厨房,边吁气说:“生儿子有什么用?还不如当年养条狗,还会给我叼拖鞋呢!”


  磨磨蹭蹭到离家之前,黄妈妈还是照样给儿子提了一大包特产,送他们到车站,最终对喻文州说:“死小子不记得,你记得给打电话报平安。”


  喻文州微笑点头:“每周都给您打。”


  来路惆怅,回路还是烦,黄少天调整了座位道:“你不会真的每周都打吧?”


  喻文州耸耸肩:“我也要给我妈打,然后再给咱妈打嘛。”


  生活习惯太良好,黄少天嘀咕着,打着哈欠补起眠来。等回了俱乐部收拾东西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什么,推开喻文州的房门,贼笑起来:“你和我妈下保证的时候,其实还想了很多别的词的吧,来,给我说说,让我听听队长的口才。”


  喻文州挑眉:“真要听?不许说肉麻!”


  黄少天盘腿坐到他床上:“不肉麻不肉麻!”


  喻文州笑起来,坐到他旁边,轻声说:“我想和妈妈说,要在有生之年,爱护你,尊重你,与你的理想共行,有任何问题都就事论事,和你商量着来,不轻易用分手来裹胁爱情,在困难之间与你携手共进,在福安之乡与你不离不弃,世间风雨同舟共济,如果可以,最好骨灰都能放进一个盒子里。”


  哇哦,不愧是从小就喜欢把脑洞记到笔记本上的人,黄少天撇撇嘴:“肉麻!”他说着,却拉住他衣服凑近,亲吻到他唇上。


  无论你想什么,要说什么,这些话或者不能说给别人听,我都在这里。


——————

终于完结了

其实就像第一章里写的,这是个OOC的段子,本来就是想写个段子,结果写了这么长……

其实我很少写这~~么长的原著向,一来是我觉得看原著向不如看原著,脑补更开心,二是我觉得再原著我也不可能像原著,三是我真的不会写游戏,因为我就不会玩游戏,我只会玩消消乐。摊手。看别人玩游戏很开心,自己玩就要扑街了。

但是总想写一个,本文写的目的就像当初说的,黄少的变化无非就是吊车尾到我们队长很厉害,但喻队从一个严肃的连放着黄少泪流满面都转过头继续看比赛的少年怎么成长成在全明星上嘀咕和能在记者会上一本正经胡说攒人品这样呢?那一定是黄少的功劳。所以成长是双方都很nice才能一起成长的,就想写一个这样成长的段子。

嗯,就这样吧,祝你们开心,我要去写黄少的生贺了。搞完这个就可以搞昆仑魔法学院了~~耶耶耶!

评论(18)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