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攻略喻文州(九)

上一章


  被喻文州追求是什么感觉?作为黄少天来讲,他觉得没什么大变化,训练的时候喻文州不会对他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如果他哪里做的不到位,喻文州也不会因为在追求他就会更温柔。


  这让黄少天松了口气,他其实挺害怕喻文州就像变一个人一般,对他百般照顾,满口情话,而现在的喻文州只是从“对他像对大家都一样好”变成了“私人时间会对他特别好”而已。


  比如,他们食堂的秋葵沙拉终于不是必点,而且成为两周出现一次了。黄少天看着菜单安排简直眼前一亮,坐到他身边道:“你终于和食堂说了这件事了!队长给你点一万个赞!不过,”他狐疑地说,“你怎么突然想起来了?我以前和你说过好几次你都没有答应。”


  喻文州看了一下菜单安排:“不是没答应,只是这件事也不是我一句话就说了算的。何况,”他笑了笑,“偶尔利用职权当一次昏君也挺有意思。”


  黄少天想了几秒终于明白他后面一句是什么意思,脸便微微有点烫,他强做镇定地说:“这就算昏君了?有本事你把俱乐部买下来以后冠我的名字啊!”


  喻文州沉吟了一下,微有些迟疑地说:“你是想让战队以后叫夜雨声烦还是叫少天?”


  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某日解说员开始解说:“今天上场是少天战队,他们今天将迎战的是豪门战队霸图!”黄少天就懊恼地想把刚才说的话拽回来咽回去。他轻咳一声,想找个话题圆过去,未想到喻文州道:“这个有点太难了,我可能真的买不起,但是以后少天要是想,可以让你冠名某次比赛,比如少天杯什么的。”

 

  虽然很感动,但是想想依旧非常可怕,黄少天摇摇头觉得还是算了。喻文州便善解人意地不再提这件事,反而道:“今天的手操做了吗?”见黄少天还是摇头,他便拉过黄少天的手,慢慢帮他做起手操来。喻文州做什么都不紧不慢,给他做起手操来也显得如此,看着喻文州的手指在自己手上慢慢移动按摩,黄少天觉得血液正从指尖涌上头顶。


  他想抽出手来,又舍不得,以前喻文州教训练营的人做手操,拿新人做示范的时候,他就想,自己就在边上,还找别人。现在喻文州真给他做手操了,他简直全身不知道每一个部位该往哪儿放。想了一会儿,他只能转移视线,落到喻文州微低着的脸上。喻文州的脸上似乎带着几分笑意,眼睛眨动间,睫毛就会形成一小片阴影,微含着笑的唇看上去真的特别软,和他梦里一样……


  卧……草……!不能想起那个梦。黄少天突然就觉得脸上烫的能煮水,忍不住想抽回手来,他这么一动,喻文州便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他,见他耳朵都要烧起来了,不由惊讶地看他,忍不住打趣他:“没想到天哥这么纯情。”


  去你的!黄少天咒骂一声,还是把手抽了回来:“谁像你一样,你做这种事就不脸红吗?我以前拍拖的时候,都不会随便拉女孩子的手,要尊重对方你懂不懂?”


  喻文州收回手,颇觉有趣地看他:“那你也没有接过吻啰?”


  黄少天气哼哼地说:“谁会那么随便……”


  他刚说完,喻文州却重新抓住他的手,然后在他手腕内侧轻轻地吻了一下,黄少天目瞪口呆,这,这是不是可以说是耍流氓!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是说要追求吗?追求的时候怎么还能有这种操作。


  没想到喻文州亲完轻道:“给你附个魔。”


  “附什么魔!”黄少天红着脸再次抽回手,“你个玩术士的又不是玩牧师!你会附哪门子魔!”


  喻文州脸色都不变一下:“那就是队长加持。”

 

  饶是黄少天话那么多,这种情况下居然也不知道该回什么。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喻文州你变了,你以前都不这样的,你就这么随便调戏我,说好的追求呢?哪有一上来就亲的!难道不是应该先送花送糖游乐场?


  “少天想去游乐场?”看看时间,喻文州站了起来,“快过年假了,年假前我们去一趟吧。你想去欢乐谷,海洋王国还是迪斯尼?”


  我把刚才想的说出来了吗?黄少天冲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再说了,谁想去游乐园啊!他哼一声道:“海洋王国!欢乐谷上次刚带新人去玩过,不要去了。”


  喻文州拿着手机搜攻略,和他一起走到训练室门口,笑着说:“好。”说罢,将手机放到了训练室里的保存架上。黄少天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放到他旁边,想了想,又拿起来摞到他手机上面,一脸得意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训练还没开始,喻文州突然道:“夏天快到了,你现在坐的那个位置太晒了吧?你不搬回来吗?”


  正准备坐到自己位置上的郑轩抬了抬眼,看到黄少天利落地点点头,把自己的设备摆回喻文州旁边的桌子上,他们的电脑配置是一样的,只要把键盘的鼠标拆过来就行。虽然比赛的时候用的是统一标配,但日常练习他们还是习惯用自己的设备。


  但是,郑轩看看日历,这还没过年呢,夏天什么时候就快到了?虽然说G市热的可能比别人早点,但这也太早了吧?


  蓝雨正副队的情趣,即使是他这个同期出道的,也快看不懂了。压力山大!


  年假开始头两天,喻文州开车带着黄少天向海洋王国出发,他以为黄少天是要看什么动物表演,没想到黄少天对这种完全没有兴趣:“小时候看过了,觉得怪可怜的,人家好好的在海里呆着,想跳就跳想潜就潜,过得好好的,因为人类污染,都频危了,你说这群人不说好好保护海洋,却把人家捞到岸上来,弄上来就算了,还表演来表演去的,人有人格,动物也有动物格。不看不看,管不了还不能不看了?眼不见心不烦!”


  喻文州看着路,忍不住笑:“我们剑圣大大真是好人。”


  “不要乱发好人卡!”黄少天摸出一袋零食,自己吃了点,看着前面减速下来排队过收费站,便塞进喻文州嘴里一块,见喻文州叼着一块威化饼干挪不开手的模样,迅速用手机拍了一张,笑嘻嘻地收进特殊文件夹里。


  喻文州趁着排队停下来,才拿下快咬断的饼干,看黄少天哼着歌咬着饼干看相册,只能无奈地把饼干吃完,领了卡上路。等和前车拉开一些距离,黄少天突然问:“队长,要是没有什么突发事件,你,是不是不准备,这么早告诉我,嗯,就是你……”


  “我喜欢你这件事?”喻文州随意地问道,从后视镜里看到黄少天点点头,才道,“我觉得你最近心里有人,但好像对我也不是没有意思。”


  “谁对你有意思啦!”黄少天不由嚷嚷,但想到自从做任务以来对喻文州忽冷忽热的模样,也有点心虚,“我心里也没人,那个姑娘我才认识,我妈刚给我介绍,连联系方式都没有。”


  “不是她。”喻文州笑了,“我知道你心里不是这个,”他顿了顿道,“但我总觉得这个赛季以来,你惦记着一个人,我一开始觉的是我,可后来又觉得不太像。那种感觉,比较微妙。”


  队长还真是敏锐,他惦记的确实是一个和队长比较像的人,但又不是那种恋爱感觉,正因为不是,所以总把现实中的喻文州和任务中的相比,就觉得还是现实中的好,做完任务就想着我队长这么好我要对他好一点。但这件事不能告诉喻文州,总不能告诉他自己身体里寄宿着一个外太空的高级人工智能吧?


  他眼睛转了转道:“我确实惦记着一个和你很像的人,就是索克萨尔!”他心想,这个你想不到吧,哈哈哈!


  没想到喻文州脸色却变了变,有点小心翼翼地问:“你,还想着魏琛前辈?”


  黄少天气得脸都要绿了:“你想什么呢!想什么呢!脑子里能想点正常的吗?我和魏老大,是师徒之谊!”


  喻文州笑出声来:“我知道啊!师徒之谊不代表你不惦念他呀!”


  这显然是他队长和他开个玩笑,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看向车外,他觉得和喻文州这种“预交往”的状态实在是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但又似乎与过去完全不同,就像现在这条路,尽管他以前也走过,但现在走来,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在海洋王国,黄少天最喜欢看企鹅,然后是鲸鲨馆的各种鱼,他和喻文州也不说话,只是长久地站在落地玻璃前,看着里面各种游弋的鱼,看了很久,他转头问:“队长,你为什么要拒绝我?”在他答应考虑后,明明说要在一起,喻文州却拒绝了他。


  喻文州和他并肩站着,微沉默了一会儿,黄少天便耐心地等着他的回答,最终喻文州道:“少天,我相信你是想要认真和我在一起,但是我希望你和我在一起的原因,不是为了战队,不是为了只想和我一起打荣耀。因为迟早一天,我们都会退出这个圈子。即使再与之藕断丝连,生活也会走向别处。”


  他不希望黄少天只是和他是一种单纯的共生状态,他希望他们两个人在荣耀之外,还有自己的生活,然而却依旧可以并肩前行。


  “可是,未来还可以探索啊!难道未来不就像升级了的副本,你不探索怎么知道以后会出现什么。它肯定不可能和过去一模一样,但也不会和过去完全不一样嘛。”黄少天迷惑地说,“队长,你这个不能想太多,过日子不能像你背地图一样,你背很多它可能用不上,当然不是说你比赛用不上,我是说生活里它偶然性比较多。我要是喜欢你,以后不打游戏了也喜欢你呀……”


  喻文州听着他的话,突然就笑了,转身微倚在玻璃上看他:“那你喜欢我吗?”


  黄少天一时住嘴,玻璃中的海水映在喻文州的面孔上,明暗交错中他的笑意让黄少天系统里的那个喻文州,他长时间的没办法把感情投入到那个任务中,还是因为,现实中的这个喻文州占领了他所有的情绪。每对系统里的那个好一点,他就觉得不给现实中的队长补回来心里就过不去那个坎,实际上还是因为……


  “我喜欢你呀。”黄少天微踏上一步,轻声说。冬日假期里人数不算多的海洋馆中,他声音虽然轻,却随着水波荡进喻文州心里。


——————

本来要写个傻白甜怎么讨论起这么严肃的事情了。233333

评论(20)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