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攻略喻文州(十一~十二/完结)

上一章


十一


  黄少天一踏出高铁站,就看到喻文州站在接站口,他差点就控制不住直接跑过去,但过年期间来走亲访友短徒旅行的人还是挺多,他控制了一下,却还是小跑几步,站定到喻文州面前:“等了很久吗?其实你不用那么早来。过年也不堵车,我这边车开了你开始收拾东西出门都差不多。”


  喻文州看他捂得极严实的模样,身上却套着一件今年流行的亮银色夹克,背后印着一个很大的抽象图画,不由轻笑了一声。黄少天总说自己做为拿过冠军的G市体育竞技界明星要低调,但其实穿的衣服却特别吸引人,一眼就能看到他。他选衣服的颜色款式就和他本人一样,太亮眼。


  听着黄少天说着路虽然不算远,但去车站太麻烦了,今天车厢里的空调开的太低了,太冬天的幸好穿得多,队长你在这儿等这么久冷不冷啊?


  喻文州听到这里也到了停车厂,他打开车门道:“冷,我觉得我快变成一条冻鱼了,需要少天温暖我一下。”


  黄少天开车门的手顿了一下,忍不住笑,坐到车上拉上安全带后,伸手握住喻文州的手:“那天哥给你温暖一下,也给你附个魔。”


  喻文州反手握了他一下,启动了车子。到了喻家也一路平安,黄少天并不是第一次来喻文州家里玩,喻家爸妈对他也很熟悉,四个人一起在家吃了饭,喻文州就送他爸妈去了机场,二老趁着新年假期也去潇洒了,北上去看祖国的冰天雪地。


  黄少天呆在他们家里也无聊,索性也跟着他一起去了,在机场托运行李的时候就听喻家爸妈对喻文州说要克制什么的。他疑惑地等着喻文州和他们挥手,进了安检,才和他一起去停车厂,开口问:“你妈让你克制什么?”


  喻文州扶在方向盘上,突然就笑了,这事大概是十分可笑,他笑了一会儿,才揶揄地看向黄少天:“我妈说,不要趁着他们不在,对你乱来,要我克制点。”


  黄少天瞬间石化,半晌才瞪大眼睛说:“什么什么?你什么意思?你妈知道我和……你……”他比了下他们两人之间,见喻文州点头,才想起自己在晚饭时有多不客气地吃掉半条鱼,还有鱼丸汤,白灼虾,炒蟹,千层糕……。他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应对了,不由哀声说:“你不早说,我的形象。不对不对,你什么时候就告诉他们了!”


  喻文州边开车往家的方向驶去边轻松道:“很早了,我开始喜欢你的时候就和他们商量过这件事,这个赛季我总觉得你对我冷热不定,还向我妈咨询过。”


  谁对你冷热不定了,你心太多了,我根本就是根据你这赛季的表现斟酌了对你的态度,你表现好我就对你一点,这是副队对正队的鞭策。黄少天嘀咕着:“你也给我打个招呼啊。”


  喻文州这时有点歉意:“我怕打了招呼你就不来了。”


  算了算了,这个队长一向脑子里想的东西和我不一样,黄少天哼了两声,身为人家的男朋友要大度一点,不过不对啊,他突然想起系统给他看过喻文州对他的感情曲线变化图:“你说你喜欢我以后就告诉你妈了,你喜欢我得多早啊?那我以前每次来你家玩,你妈看我的态度不就是……”


  喻文州点头接口:“我儿子一直追不上的对象,就这样。”


  你们能不能真诚一点,少点套路!黄少天简直想把头磕到副驾驶的置物盒上。他们这样走了一段路后,黄少天才缓过来道:“你到底第几赛季和你爸妈说的?”


  喻文州想了想道:“四赛季结束以后,夏休的时候回来和他们说的。”他轻松地道,“当时他们颇有点微词,和他们聊了很久,大概第五赛季末他们就不说什么了。”


  说是这么说,黄少天知道他肯定下了不少功夫,他闷声说:“你那时候喜欢我什么啊?”他还是十分了解当时的自己,虽然已经成年了,但成年前后那段时间还是皮的像猴儿一样,又有点好胜逞强,嘴上一向不落人后,不让一步。


  喻文州趁着一个红灯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少天,你要对自己有点自信。”看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说自己很有自信后,他才接着说,“我一直觉得你性格挺好,虽然嘴上说的不好听,但一直对我很好,那会儿你虽然叫我吊车尾,但只有你每次看比赛的时候都叫上我,生怕把我落下了。”


  黄少天耳朵有点红,他其实不太记的那时候的事情了,喻文州每次都是险险过,他一边看不上,一边也有点好奇,最初进来比他手速好的人都淘汰了,但喻文州还挂着,最后竟然成了预备役,而且他看比赛的时候,分析都特别准,黄少天当时不太明白他在搞什么,但也觉得很有趣,有不好意思说,尽说反话,喻文州却也不放在心里。


  他们这么多年,冷过脸,说过气话,却在最艰难的时候相扶相携走到今天,以后大概也会一直走下去了。


  黄少天嘴是闲不住的,等他终于消化过这段事情,他忍不住好奇地问:“你这个事情,你爸妈不生气吗?”


  喻文州想想过去,笑了起来:“我觉得他们现在也生气,但只是接受了一个现实,就是我未来走什么样的道路,还是得我自己说了算。我不是因为是他们的儿子就得过他们想要的生活,如果他想过什么样的生活要自己努力,我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自己也会努力,荣耀也一样,”他瞄了黄少天一眼,“你也一样。”


  社会社会!我队长就是太牛了!听着这么简单,相必当时也是腥风血雨,不过喻文州一向会在大事上举重若轻,就像他进入蓝雨走到今天,哪一步也不容易,他却还能在每场赛后面对记者轻松地大包大揽,回去再和队员一一谈话,分析复盘。他视困难只是一件实实在在的事,而不是一个仰望而止的虚构的山。他向前的每一步都是踏实走出,而不是空口吹嘘。


  不过想到喻家妈妈临走时的话,黄少天不由笑着问:“你到底想了什么,你妈会觉得你克制不住要乱来啊?队长你不会在家里藏了什么不好公众于世只能私下YY的东西吧?如果有也拿出来分享一下嘛。”


  喻文州再瞄了他一眼:“我要是你就不看。”


  黄少天犹未意识到会出什么事,反而学着电视剧里演的,趁着路上没车,伸手挠挠他握在方向盘上的手背,捏着嗓子说:“我就要这样你要怎么着吧?”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莫名其妙地看他:看我干嘛?


  干什么?回了家就知道了!


十二


  一进喻文州家,看喻文州回身时的眼神,黄少天才暗喊一声糟!这就是羊入虎口了!他应该提醒一下他家队长要冷静!但他话还没出口,关上门的喻文州在玄关的位置上就从背后搂住他,黄少天干笑一声:“队长,冷静啊!你妈说不能乱来的哦!”


  喻文州却没有放手,在他全身紧绷时才笑得肩颤,亲在他耳后:“在高铁站接你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一直没机会。”说罢便放开他,“你睡我那个屋吧,我去睡我爸妈那个屋,我就不收拾客房了。”


  他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却突然抓住了他,在喻文州诧异的眼神中,他突然向前亲上喻文州的唇,就像他以前说过,他谈恋爱也真只是“谈”而已,没有过什么实质性的发展,他的亲吻实在简单,喻文州在他这么简单的亲吻结束后,轻声说:“少天,你不用……”


  黄少天忍不住反手在他肚子上拍了一下,有点生气地说:“你才是,我又不是小姑娘,你不用那么小心翼翼!我又不是不让你……那个,我没做过总是有点担心。主要是,你会不会啊!”


  喻文州认真地看了看他,靠近他亲下去,在亲下去之前轻道:“试着试着就会了。”


  干嘛那么认真!在亲上去之前,黄少天还嘀咕着,但被亲上之后,黄少天才知道,那不是认真,是克制。但克制是不管用的,他感觉喻文州还是太小心了,忍不住轻轻咬了他一下,在他皱眉之际,又小心地含吮了一下。他确实没经验,但他看过片啊!他得意地想!


  而且队长的唇,真的和想象中一样软。他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念头,却感觉喻文州似乎笑了一下。他恨不得再咬他一下,笑什么笑!但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觉得自己顺着喻文州的力道向后退了两步,靠到了墙上,紧接着的是铺天盖地一般的亲吻。他和喻文州的唇舌搅在一起,暗色的玄光中两人因亲吻而发现一水啧声和换气的轻喘声。


  所以系统当时给他安排的那个喻文州根本性格上不及格,队长根本就不是个克制的人。黄少天被亲的晕头转向,还忍不住吐槽,直到他有点喘不过气来,才推了推喻文州的肩。可惜喻文州只是放开他的唇,却没有放开他。在黄少天觉得他非常好笑的时候,就听他轻声说:“少天,来不来?”


  都这样,就来嘛!


  但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如意,黄少天要过来的太突然,再加上喻家的家长当时都在,看上去万能的喻队长实在没有办法做任何准备,家里什么都没有。“我可不想第一次真的用橄榄油。”所以这场乱来实在没有乱到什么程度。


  但其实还是挺乱的,至少他以前没有感受过这种快感,等黄少天背靠在他家队长的怀里,被握着下面达到高潮时,觉得自己有点耳鸣。不过,他侧过身,再次和喻文州缠绵亲吻时想,以后会感受更多。


  等把剑圣哄着睡着了,喻文州看着他窝在自己怀里熟睡的模样,突然轻声问:“你是……谁?”


  大概快结束时开始,他就一直觉得在这个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这个感觉随着黄少天渐渐进入睡眠后,愈发强烈。他觉得自己神经过敏,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房间里如果硬说要另外一个人的话,那就只能是鬼了,难道还能是全能之神?


  躺了一会,确实觉得大概是想多了,他正想失笑睡去时,就听一个女声饶有兴趣地问:“发现啦?”


  喻文州脸色微变了一下,大概看着他这个略有些失态的样子还挺有趣,对方竟然轻笑了一声。但喻文州很快就镇定下来,反问:“你到底是谁?”


  女声道:“你可以叫我系统,当然,名字只是一个随意的称呼,你也可以叫我A。”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系统再次笑了笑:“不用担心,他现在睡的很熟。”喻文州才问,“你和少天……”


  系统随兴地说:“我寄宿与他身上。”看喻文州情绪似乎很紧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我赖以生存的是人的情绪起伏而产生的一种生物电。”


  喻文州眉头微舒:“所以你挑到少天,是因为他的情绪起伏比较快?”


  系统表示同意,就是这样,并随口说:“你不要想着我会转移到你身上,也不用想着替他承担这个,我们挑选是非常随机而且确实只挑情绪起伏较快的人,你不符合这样的要求。”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他确实刚才闪过这样的想法,但系统发现的非常快。他只能镇定地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系统在空中画下一个大大的“NO”道:“你想太多,我们只是监控系统,监控整个宇宙有没有能量失衡,为了监控,所以要与当地的生物共生,黄少天被选中绝对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幸运或者不幸,只是偶然。”她顿了一下,“这一点,他可能比你更清楚,因为你总是习惯想很多,而黄少天靠的是直觉。”


  他直觉系统对他没有任何害。


  “少天知道你们是监控地球和宇宙能量相关的吗?”喻文州觉得自己要先搞清楚这件事。


  系统笑了:“你怎么会觉得他不知道?”


  喻文州立刻反问:“那你为什么要我知道?”他意识到如果系统想联合黄少天瞒他一辈子,并不是不可能,而系统让他感觉到这个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必然有一定的预谋。


  系统似乎不以为然:“如果你要真心和黄少天生活在一起,我们就得长期共存,我觉得比起你以后无意中发现,或者让他觉得很为难告诉你或者不告诉你,不如我自己和你说清楚。”


  喻文州真是觉得无奈:“你真直白。”


  系统呵呵两声:“等发展到一定程度,你就会觉得,直白比迂回省事。”


  喻文州也呵呵了:“你们其实就是,想省事吧?”


  系统满意地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他不是故意要瞒你,我对他也没有威胁。”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你对他有没有威胁,我只能以后才知道了,但是他不是故意瞒我,我自己知道。”黄少天一向都是如此,有什么事其实喜欢自己来,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事需要别人来帮忙解决。


  系统满意了,在消失前,她随口道:“我要是你,就先想想他知道你和我私下接触后,要怎么回答他。”


  在黄少天住了两天后,他才从系统那里得知她已经和喻文州谈过了,不由惨叫一声:“你怎么可以自作主张!这种事不是应该我来决定是否告诉他吗?”


  系统淡然地说:“我觉得,在你决定之前,他可能已经发现了。放心,我不是为了你好,我只是为了保存我自己。”


  但黄少天真的非常生气,他离开系统,犹豫地看着喻文州,这个表情让喻文州已经知道他和系统之间发生了什么,他摸摸黄少天的头发道:“气一会儿就算了,别真的把自己气到了。”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还是很生气,我觉得我迟早一天会告诉你,她不应该替我做这个决定。但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理论上我应该想的是怎么解决。但我总觉得你们俩合着瞒我,这个事情我理智上清楚,但感情上接受不了。”


  喻文州想了想,突然道:“那我给你看个别的东西,你再想想能不能接受吧。”


  黄少天将信将疑地跟着他,看他抿唇笑了笑,打开了收藏室,跟着踏了进去,在门口倒吸一口气,哭笑不得地说:“队长,你这个收藏习惯,太吓人了!你下次再秀的时候,能提前打个招呼吗?”


  喻文州的收藏室的柜子中,有两个直通天花板,从上到下放着各种夜雨声烦的手办。从官方到同人,只见喻文州从其中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套置在小玻璃柜中的粘土娃娃给他看,满意地说:“这个就是上次你见的姑娘设计的。”


  黄少天看看他的收藏,才听喻文州道:“少天,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点秘密,这没什么。重要的是,你愿意说,而我尊重你的秘密。”


  低头笑了一下,黄少天转身道:“队长,别把给队员卖鸡汤的方式用到我身上,我是你男朋友,你懂?”


  喻文州把手办放回去,靠近他轻声说:“那黄副队长觉得我应该用什么办法比较好?”


  你这个表情,分明就不是这么说的。黄少天拉过他,近在咫尺的时候,又退了一步,皱眉道:“对着自己的手办亲不下去,我们能先出去吗?你抽空还是把这里的手办卖一部分吧!真的太多太可怕了!有正版的在,你放这么多我有心理阴影。”


  有我在和男朋友亲热的时候感觉屋里多一个人有心理阴影吗?喻文州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

———— end ————

有一个小番外


最近三次元工作有点忙,先要解决一下,暂时不写什么新文了,等事情做完了,就回来写那个昆仑学院。

重温的时候觉得黄少怎么那么甜,一边说喻文州吊车尾,一边看比赛的时候担心这人出不了道,魏老大输了的时候一个人哭唧唧,(我觉得喻队当时不安慰他主要是因为他大概觉得黄少其实不需要别人安慰,自己能解决。)台版番外里抱怨喻队战术解释太简单,到正文里看王杰希和英杰比的时候自己嘀咕着说要是有人这么对自己就让人家去扫厕所,(黄少天你这是公器私用,不过大概知道他也是说说,喻队连话也不说,非常纵容了。)

所以写的时候,可能黄少这篇文里写的有点太甜,捂脸。

虽然是篇生日贺,但还是拖一段时间才写完,祝吾黄生日快乐~

评论(15)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