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一)

本文也叫《听郑轩老师讲那对闪瞎眼的情侣的过去》

这就是那个昆仑学院的梗了,原梗是上次想的一直没填,在这里

不会填的太勤快的(二哈)


  当对面的火车错身而过时,卢瀚文忍不住睁大眼睛想看清对面车窗的景象。他所在的高铁“飞天号”几乎不令人察觉地快速抖了一下,据《昆仑学院史》记载,飞天号在制作出来后,由于路面的问题与现世的几个铁路线发生了交叉,尤其他们的开学和放假日期同现世的开学时间相近,时不时就和铁路高峰期相撞,所以与现世的火车道路经常会发生“撞车”,为了避免真的撞上去,飞天号上面有一个特别的附加法术:当现世的火车与它相近时,它的铁轨会自动向两侧中任一侧错过。但这种快速错车会让超高速行驶的飞天号产生一种类似飘移的状态。《昆仑学院史》中还有一条小字脚注说:许多已毕业人士为了感受飘移的状态,而放弃了腾云驾雾,移形换位,特意来乘坐飞天号出差。


  作为新生,卢瀚文觉得这本书写得太夸张了,如果能用高阶法术,何必要浪费时间?虽然飞天号也挺快的,但为了飘移而浪费几个小时,也不方便了。


  他嘀咕着问和他坐到前后座的一位前辈:“小别前辈,如果院史的内容是真的,我们是不是可以在飞天号上看到仙法司的各种工作人员啊?”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你就是不在飞天号上,也能看到工作人员。”


  卢瀚文刚想说那不一样,却突然打了个冷颤:“飞天号也像现世火车一样,开空调开太高了?怎么这么冷?”


  刘小别这次没有反对他,反而探出头看了一会儿,突然对前方的一个同学道:“英杰,你有没有觉得冷?”


  玄武学院的学生会主席眉目凝重起来:“温度是下降的太快了。”他顿了一下道,“我们是不是路过了大理寺站?”


  另一边的宋奇英点头:“十五分钟前。”


  飞天号路遇什么站都不会停,因为会仙法的原因,所有上下站的人会在到站时,通过仙术传送直接进出车站,如果十五分钟前路过了大理寺站,那很有可能是正遇上大理寺监狱的看守下的黄泉通道被开启,而被附上了黑白无常。


  高英杰,刘小别和宋奇英作为这个车厢中的高年级学长,沉默而谨慎地地打量起了四周。黑白无常作为一种特殊生物,属于死灵的范围,每次出现必定带着腐尸的气息与冰冷的呼吸。


  刘小别边警戒着边轻声道:“那个黄少天怎么回事,也不看好自己管辖的区域!”


  卢瀚文惊讶地道:“你说的那个黄少天?是那个黄少天前辈吗?”


  不然还有哪个黄少天,当然是那个话唠的黄少天!刘小别哼了一声,没有多说。


  而飞天号这一节车厢里突然飘出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就好像临近一个大型长年无人管理的垃圾站一般,少年少女们不由纷纷举起袖子捂住口鼻,看着座位套一点点梁上腐朽的气息,慢慢烂掉。


  宋奇英发出闷闷的声音:“这不是来了黑白无常,是来了腐丧魔吧?”


  话刚说完,车厢间的连接通道的玻璃陡然被撞裂,一只巨大的暗绿色的球状魔物落了下来,随之一起进来的,正是几个黑白无常。如宋奇英所料,果然是腐丧魔。


  两边的车厢在变故突发时,都沉默了下来,就在卢瀚文想,前辈们如此镇静是要大干一场了吗?接二两三的尖叫声从学生们的嘴中散出,一时车厢乱成一团,大家纷纷向离魔怪较远的一边跑去。


  高英杰大声喊:“不要乱不要乱!小心踩踏。”


  卢瀚文则瞪大眼睛道:“大家不是都是仙法学院的学生吗,跑什么呀?”


  刘小别啧啧两声,一把轻剑突然闪着浅光出现在他手上,宋英奇话都不说一声,一踏座椅已然跳起,一拳带着直击腐丧魔,他那一拳一到位,立刻跳开,一道炸裂术在他击过的地方炸开,给了腐丧魔正面一击,在腐丧魔回神怒吼之际,刘小别的剑光已然跟上,他游击而走,剑术惊人,高英杰在将混乱的学生指挥移到隔壁车厢后,也随手扔了一个爆炸术,就在三人合作时,腐丧魔背后一记长矛击上,它落下时正是两节车厢中间,另一节车厢里的人在镇定下来,青龙学院的学生会长邱非也迎刃而上。


  卢瀚文自语道:“我也想上啊!可惜我是新生,法术还没学会,太可惜了!”


  他话音还未落,就觉得一条黑色的布带飘落到面前,带着一丝令人骨寒的冰凉。他微抬头,一直伺机而动的黑无常此时空洞的眼壳正对着,还不等他发声,那条黑色的布带已经缠上他的脖子。刘小别回头一看,正想抽身,腐丧魔却突然伸出一只黏腻的触手,卷向他的脚踝,他一跳避开却错过了击向黑无常的机会,新的触手已经挡在了他和卢瀚文之间。


  “守护召唤。”一声不高不低却显得很沉稳的声音伴随着长杖击地的声音在车厢的尽头处清晰响起,泛着蓝色莹光的透明狮子穿过卢瀚文扑向了纠缠不止的黑无常,在守护狮子发出怒吼击退黑无常时,一只青鸾长鸣一声,在车厢上空轻快飞过,所到之处,黑白无常极快退散。


  卢瀚文摸着脖子,还没来得及看清,就看到几道剑光划过,一个人影带着几乎不换气的一长串话迅速退开:“别发呆别发呆快闪开!你们几个就是说你们几个小年轻!守着他那么近是找死吗?没看到它那种触手抓起人来带着倒刺更不要说它还散发有毒气体吸多了会昏迷的还不快让开!”


  这人话音刚落,带着高英杰几人迅速闪开后,被他的剑气与法术伤到倒地的腐丧神只来得吸不愤地怒吼一声,车厢底部突然窜出多道紫色的光带将它捆绑严实,拉入一道不知何时打开了圆形空间,瞬间不见。腐丧魔虽然被捕,但车厢中的气息还是非常难闻。


  只见方才拎开几个学生会主席的人叉着腰道:“好歹有不少高年级的学生吧?就算对付不了黑白无常与腐丧魔,难道不会用一个修复术让车厢清理一下吗?就这样将来怎么走向社会,怎么应对各种妖魔,保护昆仑与现世?”


  刘小别忍不住道:“黄少……卿,你们大理寺走失了腐丧魔,还吓到了开学季的学生,让飞天号遭到了损失,难道就这样一推二净吗?”


  卢瀚文听到他的话,不由再次睁大眼睛盯着面前这个穿着帽衫仔裤的男人,这就是大理寺少卿黄少天了!?偶像!爱豆别走,爱豆等会儿给我签个名!


  他还没说话,黄少天嘿嘿笑了一声:“今天不关我的事,我可是从G城就上了车了,我现在还在特别假期中,因为这一学年,我们要常常见面了。不好意思,刘小别同学。”


  听到他的话,卢瀚文忍不住道:“那黄少卿是今年的老师了?”


  黄少天点点头,突然严肃地看他:“看你也是个机灵的小鬼,怎么刚才观战的时候光顾着发呆,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懂吗?”


  “少天,好了,还没到站就没开学,不要这么严肃了。”施完修复术的人终于站到了他旁边,轻声阻止。


  黄少天轻哼了一声转移了目标:“说起来,从大理寺站上车的人是你吧?怎么那么慢?还被妖魔跟上,到时候老冯又要找你麻烦了。”


  他口中的老冯自然是仙术部部长冯宪君,和他一起施完修复术的高英杰忍不住道:“喻司长,也是今年要来任教?”


  卢瀚文又看过去,喻司长,那就是邪术防御司的喻文州司长了。


  《昆仑学院史》诚不欺我,飞天号的车上果然有大咖!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示意学生们还是坐好,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在飞天号上不坐好待会要是遇上错车会摔到,都嘱咐好了才道:“我不是任教,这次来是和叶校长商量些事情。”他顿了一下又道,“我上车的时候并没有危险,离开大理寺的时候,黄泉门也关得很好,所以才没反应过来。”这句话就是和黄少天说了。


  黄少天坐到他旁边,抓过他的手检查了一下,这才嘀咕着道:“我休假的时候黄泉门也关得很好,你走的时候也很好,为什么车过的时候就开了?”


  喻文州反手握住他的不歇停的爪子:“等见了叶校长,就知道了。”


  黄少天就又开始嘀咕了,什么老叶说话不算话,休假也不和我PK,明明答应了我的,每天找事,现在又把你和拖进来,得向你多宰几顿,说到吃饭,王杰希上次打赌输了是不是还欠你一顿饭,这次我们要回来,又要见到老韩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养了新的龙……他没完没了,嘀咕了一路,卢瀚文忍不住悄悄回过头看了几眼,但见前排的刘小别找出了耳机,罩到了头上。但十分钟后,他也不回头了。


  爱豆怎么还没说完?!


  飞天号到站后,新生要有接新仪式,卢瀚文眼巴巴地看着黄少天和喻文州手挽手走掉,又看着刘小别和高英杰也走掉,只能无奈地和新生一起走登天梯。


  说是登天梯,其实是一个非常长的楼梯,但这个楼梯窄若一线天,每级高达一尺半,宽却不足半尺,登的时候颇为费力。新生们上楼梯的时候,就听山间开始飘起肃穆的声音:“昆仑仙境,开天地经纬,结四荒五山九海,外御妖魔,内修心道,千百年来,造福人间,今开学院,以养灵杰,以报天地。诸位凡入我仙门,需珍惜万灵,需尊重学识,需勤奋向上,需不畏恶徒,需不惧艰难,需爱护同道,需为民为生,需守心守道,需知法知度,此为昆仑之无上至法。”


  黄钟大吕般的声音慢慢消散,天梯也尽数登完,极目远眺,一排排飞檐隐在错落的山间,如浮于山顶云间,夕阳照在各色琉璃瓦上,昆仑学院正殿巍峨而立,新生震撼之余,也不由松了口气,边等着接引老师,边轻声地讨论起来。


  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小声对几个女孩子道:“真的真的,你们看到了黄少卿和喻司长了?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像报纸上那样帅。”


  卢瀚文忍不住轻道:“帅是帅,真的话好多。”


  姐妹两个自然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和几个新人聊了一下,最后小声欢呼:“真不愧是昆仑第一仙侣。”


  卢瀚文怔了一下,突然想到,喻文州和黄少天号称从搭档开始,从没拿过最佳搭档奖,一直拿的是,最佳情侣奖,被称为昆仑最想让人烧掉的一对,甜到闪瞎眼。那黄少卿今年要给我们代课,是不是应该让妈妈给我寄个墨镜过来?


  正想着,就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你们是今年的新生?压力山大!跟我走吧!”


  


评论(19)

热度(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