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二)

上一章


  昆仑学院没有分院仪式,实在是因为中华地区太大了。早年的时候并不叫昆仑,实际是直接分为四区,在现世还有有符篆派,茅山派,正一派,四区表面统一,实则经常一争长短。后来也是师夷长技互通有无不断改良,最终昆仑学院将四区转为了青龙朱雀等四个学院,在四方位的学生收到通知后,初级仙法阶段都是就近安排入学,等到中级阶段再统一送入昆仑学院入学。


  但近几十年又出现了新的问题,有学生投诉说这种就近入学的模式阻碍了他们可以看遍祖国山河的心愿,限制了他们自由选择地区的权力,于是新校规改革的时候规定,如果不想就近入学,可以申请进行跨区考试,如果身在朱雀地区却想去玄武区,那就要参加考试。尽管如此艰难,但仍有学生为了自由,努力转区,深受大家的敬佩。


  由于这种规定,卢瀚文同学在进入昆仑总院的时候,其实已经是蓝雨学院的三年级生了,这三年中他们学习的是基础仙法,如何筑基,如何快速反应,如何做一些小操作。初级老师天天说:“要先定个小目标,比如挥剑能有黄少一半快!”


  卢瀚文研究过黄少天的剑法,他觉得黄少天不是挥剑快,而是神出鬼没的能力,因为出奇不意,当然他本身速度确实快,但由于前者,使他的速度看上去超级快。


  “你这么客观地说你爱豆,其实你是路人粉吧?要不你就是高级黑?”当他在车上遇到返校的刘小别,向他讨教时,刘小别如此回答。


  受了批评,卢瀚文也不气馁,黄少今年给他们上课啦!!!他会搞清楚这个问题的!


  昆仑学院的迎新仪式也做了不少改革,大家终于不用站在大广场上听训话,现在也是在餐厅坐下听完训话然后吃饭了。叶校长尤其不太喜欢搞这些虚的,基本说几句简单的欢迎词和注意事项,大家就可以吃了。昆仑学院的饭汇集四院特色,应当是值得期待。卢瀚文看着空荡荡的长桌,转头去看主席台。


  果然见叶修站了起来,用了一个扩音术,轻轻敲敲桌子,开始道:“新的一年,老生怎么带新生,你们都清楚,校训要你团结友好,就不要欺负年纪小的,不过年纪小的,如果真挨了欺负,就打回去,打不过是你本事不行。但记住,要打架,请进入竞技场,你们在地方学院的时候知道怎么进,在这里也一样。那么关于今年注意事项如下:和往年一样,不许在主殿练习火系法术,烧了历史文物卖了你们也不够赔。第二,金波湖里韩老师养了新的生物,暂时不要靠近湖的南边,否则后果自负,能靠近的时候,学院会通知。三、少咸山的森林在维修,这个学期都不要去了。第四,青丘山向我投诉说你们一点也不爱护濒危动物,如果再敢招猫逗狗,他们就不客气了。我说你们怎么回事,青丘山的那些我都不敢惹,你们居然还要招猫逗狗,如果青丘山上的向你们动武,我是不会站到你们这一边的,知道吗?”叶修说了这么一通,底下的学生居然窃笑起来,他不由嘀咕了一句,“太不省心了。”才接着道,“那么我们说一下今年的学校安排,邪术防御课的老师,今年由大理寺少卿黄少天和神秘事务司长周泽楷轮流负责。”


  他的话刚说完,学生群里居然冒出了一声小欢呼,甚至有女生小尖叫起来:“周泽楷!”


  叶修再次敲了敲桌子:“嚷什么,周老师拔冗来给你们上课,你们居然只想着他的脸,对得起他吗?”这句话说完,大家还是忍不住笑,直至台上的老师都不说话了,学生们才缩着脖子静下来。他接着道,“由于方士谦老师去英国交流了,魔药课暂由张新杰老师负责,草药课则由校医院的徐景熙医生负责。仙术史给你们换个老师,由法宝司的郑轩暂时负责。新生们你们应该已经见过郑老师了。”


  人事任命宣布完了,学生们在底下不断地交头接耳,叶修全当没听到,只道:“祝大家新的一个学年常学常新,开始吃饭吧。”


  随着他的话,餐桌上终于浮见了各种食物。其实昆仑学院只有迎接仪式和送别仪式会有这种餐,其它时候的餐厅就和现世的食堂差不多,虽然可以要小炒,但大多是套餐,卢瀚文看着精致的食物,心想明天开始就又要进入食堂时代了。


  新的未来,期待哦!加油!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可期待啦,书是一样多,食堂的饭吃久也就一个味。但现在想这么毕竟太丧了。他伸着筷子夹向一个看似炸过的不明食物,就看见喻文州和黄少天此时才进了餐厅,坐到主席台上,和老师们一起用起餐来。他好奇的多看了两眼,两人下了火车应当是去找叶修了,但叶修介绍黄少天任教的时候,他们两个却不在。他忍不住看向微草学院的餐桌,只见高英杰和刘小别不知道说了什么,也不像是轻松的闲话。


  他的好奇心藏了整整一晚,就被第二天高压的学业打败了,新课表排得相当满,是他们在初级地方学院时好几倍。卢瀚文看着密密麻麻的课表,觉得想捂脸,却只能把校服外套穿好,准备去上课。


  说到校服,卢瀚文就更想叹气了,原以为来了昆仑可以换身校服了,没想到通知书上写着,校服照旧。他只能继续穿着以前的校服——运动服来上课。这宽松的像面口袋一样的运动服,在做筋斗云的时候,可丑了!人飘到空中,根本看不到任何英姿,只能看到一个像鼓起来的气球一样的身影,真是要气哭了好吗?


  基础仙术课还好,林敬言老师是一个戴着眼镜非常和蔼的老师,只是内容太不友好了,初级班学的都是飘浮术,开锁术,浮个冰花,飘着水花什么的,中级班上来第一节课就是五鬼搬运术。听到他们的抱怨,林老师微笑的说:“还浮冰飘水?你们以为基础仙术是用来撩妹的吗?”


  挨了一节课的训,第二节课就是仙术史,仙术史号称是最佳补眠课,未想到郑老师开口便道:“这本书你们也应该都自己预习过了,考试的内容也不会出了这个范围,所以我们讲点补充内容,你们想听哪一段?”


  同学们面面相觑,突然有个女生道:“郑老师,可以讲一下喻司长和黄少卿是怎么成为最佳情侣的吗?”


  郑轩顿了一下:“这个……,压力山大!”


  那女生毫不放弃:“郑老师,听说你们三个都是朱雀学院的学生,从初级班开始一直是同学,还是室友。你应该很清楚吧?”


  郑轩再次顿了一下:“这个……,虽然知道,但其实这不属于仙术史范围,就算要我讲,也得黄老师和喻司长同意才行。”


  女生一时有点失望,坐了下来,这时才有另一个女生提道:“那么郑老师讲一下四院史吧?”


  郑轩听到这个问题,才唔了一声,讲起了早期各派如何融入四大学院的历史,同时又补充了一些仙法咒术的发展演变,倒也令人听得津津有味。


  但第二天的课就有邪术防御,那个提出要听喻黄恋爱史的少女再次在黄少天的课上提出了这个要求:“郑老师说得你的批准才能知道如何修成最佳情侣。”


  黄少天哈哈大笑:“你们真是太天真了,这有什么好听的,情侣这种事情只有自己谈了才能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情侣和感情,听别人的故事总结不出自己的人生。”


  少女却丝毫不退:“可是我们看到的就是你们俩如何甜蜜的样子,如果能知道背后的故事,才能知道什么是真的感情嘛。”


  黄少天深思了一下,却道:“妹子,你是准备七年级的职业分道后进入媒体部吗?”


  小姑娘大胆地说:“那也未尝不可啊!”


  尽管她这个事情提的太过分,但底下的学生居然没有阻止的,因为小姑娘接着说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黄老师,毕竟你们是第一个上了明面的昆仑的同性情侣啊,因为你们,昆仑后来才通过了同性婚姻法,难道不具备里程碑的学习价值吗?好几年昆仑报都想采访你们,但你们一直拒绝,其实大家都很想知道啊。这也是昆仑史上值得记载的重要一笔,如果将来有人胡乱杜撰,岂不是可惜了你和喻司长的情谊?”


  黄少天居然也不生气,甚至笑了一声:“现在的小孩真是不得了,你哪儿来那么多道理?还不是就想八一八?知道不知道什么是个人隐私?再说了,我们哪里是什么里程碑,只是赶得巧!”他顿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也笑了一下,“你以为我说了别人就不杜撰了?就算是我亲口说,等我和文州百年之后,你以为昆仑史会怎么写?”


  他这么一说,底下的人居然静了下来,虽然孩子们年纪小,多少还有点不知道如何辨别什么事情能说不能说,但他这句话还是让很多学生心生同感,昆仑再隐蔽,与现世也是同步发展,现世的舆论界有多发达,其实昆仑就有多发达。他们有时候也会去看现世的新闻,前后反转令人眼花缭乱。


  “不过你说的对,我要再不说,你们更杜撰的厉害了。”黄少天笑着道,“算了,我问问文州,如果他同意,我就和郑轩说一下,你们想听让他当野史给你们讲好了,反正他也不会讲出什么妖娥子来。”说到这里,他突然正色起来,“你们的目的达到,下面的课就好好听了。邪术防御是非常重要的一节课,因为你们以后面向工作,首要内容就是驱邪,仙术史里也讲的很清楚,我们这片大陆如何将光与暗两边分开,但双方仍有通道,所以,作为隔绝了现世与闇的隔离层,我们要做的事情就非常多了。”


  同学们还来不及欢呼,黄少天已经开始了今天的课程讲演,大家怔愣了一刻,才忙拿起记事本记录起来。


————


大背景基本铺完了,下一章开始就可以讲故事了。

其实昆仑的背景没有脱离我架空的一个世界,叫幻世录。用这个背景,我以前写过戚顾的《冷红烛》,现在正在用来做原创复健的《都市诡异故事集》,冷可以说是幻世在人类唐代的背景,而都市是现在的背景,昆仑其实是都市后至少两百年以后的背景了,架空很多了。但幻世录真正要写的故事有个很大的背景,我现在还没有手感,写不出来。不过不妨碍我安利一下自己:看文区

2333333


评论(8)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