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三)

下午把自深深处的BUG说了一下,有时候有些姑娘的留言就像提出了一种现象,特别想提出来参考讨论一下~,觉得特别有趣。

好了,本文的正段开始了:听郑老师讲喻黄闪瞎眼的故事

其实还没有到那么闪的阶段。

上一章


  黄少天下课的时候,一拉开门,全班的同学不由一时都停了下来,站到了门边,因为他们看到正对门的墙上靠着一个人,虽然对方正在用镜面看书,但是在开门的一瞬间便站直抬起头,长身玉立,夺人眼球。领头走出来的黄少天却没有觉得意外,只是向对方比划了一下表示再等等,然后向问问题的同学解释了几个法术的使用,才走过去:“久等了,不过你怎么不去食堂占座打饭?等会儿虾蛟就没有了!说好的帮我拿呢!”


  对方自然而然地搂了一下他的腰往自已身边带了一下才放开,还不忘和同学们点点头,礼貌笑了一下,便和他一道向食堂走去,边走边道:“我遇到郑轩了。”


  黄少天笑了起来:“你这算不算滥用职权?不对,你已经不是他的上司了,他工作以后就没有和你搭档过了。你这样压迫他,多不好。”


  来人自然是喻文州了,他不以为然的说:“怎么是压迫?明明是旧日友谊的互相帮助。”


  他们携手而去,门边的同学们一时也惊呆了,虽然喻黄这个事件小范围内大家都八过,但没想到真的亲眼见到后,这两个人简直就让人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到哪儿去好。


  卢瀚文看着其它同学,客气地问了一下:“你们走不走,不走的话能让一让吗?我过不去了!”


  这句话让许多人突然恍然,纷纷向食堂涌去,但走过去就发现这两位著名人物一眨眼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去了哪个食堂,只好三三两两地分散开,卢瀚文耸耸肩,向最近的食堂走去。有虾蛟的食堂,只有最近的朱雀堂啊。


  果然他一进门,就看到喻文州,黄少天和郑轩三个人坐在一桌上。他也没好靠近,去自助餐台取了餐,便坐到离黄少天他们不远的地方,果然是虾蛟已经没有了。


  喻文州此时正夹着一筷子白切鸡,饶有兴味地听着黄少天说课上的学生们如何为难了他,非要听他的八卦,他已经答应了如果喻司长同意就由郑老师来负责八这件事。


  郑轩首先说了一句:“压力山大,关我什么事!”


  黄少天转头:“不是你说的黄老师和喻司长同意了,你就给讲嘛,现在我同意了,就等喻司长开口,正好你暂调去国史馆,要是你在任期间,给我写个传记也不错。”


  郑轩转头看向喻文州,没想到喻文州道:“嗯,这个想法好,就让郑轩来讲,不过我建议你要讲,就给他们布置个作业,叫《以史学视角看喻黄事件》。”


  这是报复!绝对的!郑轩瞪大眼睛,最后哼了一声:“你们让我讲的啊,我要把你们当初闪瞎我眼的事件都说了哦!”


  黄少天比划地道:“你说肯定比别人说的好!你看他们在昆仑网上八成什么样了?胡说八道!我宁愿你说,到时候有人再八,肯定会说是听郑轩说的,如果说的不对,我们就可以发动自己人怼回去了!再乱说!说什么我和文州虐恋情深!虐个鬼!我们平常忙到好几天都见不着。怎么虐!我跟你说文州,你得和老冯说说,这事不能这么干,我们年纪轻轻,天天见不着,这不利于和谐,仙法司是想要逼昆仑第一领证的同性爱人早日离婚吗?这多不利于社会的安定与和平啊!还有,为什么总八咱俩?昆仑里十对里面……”


  这时喻文州笑眯眯地冲着他道:“来,啊——”


  黄少天张开嘴吃掉他夹过来的最后一个虾蛟,口齿清晰地接着说:“三个基,凭什么总八我们!”


  周围的人几乎看呆了,怎么还有这种操作!几个年级低的同学忍不住拿出随身镜面机,想拍照留念,但触到镜面的一刻,发现法术居然失灵了,无法拍照!这时喻文州偏过头,好像是对他们眨了眨眼。只见旁边几个高年级的前辈们一脸见怪不怪的样子,收拾了餐盘离开,卢瀚文忍不住同情地看向低年级的同学,据说喻文州的远程防御术百发百中,何况他是邪术防御司的司长啊。


  黄少天扒拉着喻文州夹到他碗里的青菜,小声嘀咕着什么太嫩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你们拍到,要是拍到昆仑网就不会被八得那么严重了。


  郑轩此时才道:“文州今天就要回去工作了?”


  喻文州点点头:“上次腐丧魔的事情太不寻常,何况叶校长让查的事情也可能涉嫌其中,不工作不行。”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不工作不行?明明就好奇得要命,就是想回去工作,还找什么借口!”


  喻文州笑了笑:“我也想你。”


  黄少天一边冷笑,一边给他递了碗汤,还吹了吹自己尝了一口道:“现在不烫了,快喝吧,省得胃疼。”


  郑老师面无表情喝着老汤,这种程度,当年我也是经历过的。你们还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情况,呵呵,天真!


  果然下次再上仙术史的时候,郑轩一本正经地说:“虽然喻司和黄少已经同意了,但是第一,不能不完成仙术史的基本课程;第二,每个人在听完后要交一篇论文作业。你们还有一分钟反悔,不要听的可以举手。”


  作业和八卦,居然大家还是忍着作业选择了八卦,现在的孩子都怎么回事,昆仑现在有这么闲吗?郑轩面无表情,满心是槽。终于在讲完仙术史后,开始每课一段的喻司和黄少当年是如何闪瞎我的眼的历史课。


  当年的喻文州,黄少天和郑轩是同级同学,大家都在朱雀学院,第一学期他们三个并不同宿舍,而那个时候,黄少天对喻文州多少有点看不上眼,他修的法术偏近攻,而喻文州偏防御,何况比起每天和大家一起在课后搞点娱乐,喻文州更喜欢一个人在图书馆看书。昆仑的读书方式比现世更早实现“网络电子化”,是由特制石片作为存储载体,以灵力将知识封印进入,读取的时候则以一面镜子制成的多功能镜面机完成读取,这面镜子还可以用来留影和通迅。所以喻文州那个时候每天都捧着面镜子,黄少天背地里就笑话他天天对镜贴花黄。偶尔一起玩个近战,喻文州赢的机率也不多,又被人叫手残。


  这段和昆仑网上八的差不多,大概知道这段黑历史的人也比较多,但转折点发生在初级学院第二学年,黄少天,喻文州,还有郑轩,分进了同一个宿舍。


  黄少天别扭地看着喻文州,对方倒是东西不多,只有一个大箱子,淡定地站在门口问他们:“你要睡哪张床?”


  “一副舍长的模样,我们又不讲究这个。”黄少天向郑轩小声嘀咕着,郑轩心想,你这个声音,再小声,喻文州也能听见,却见喻文州神情不变,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似乎相当无聊地低头看着自己的箱子。郑轩忍不住再次想,你们俩真麻烦,于是他主动说:“我住中间这张吧。”


  一个宿舍里三张单人床,郑轩好心地想,我把你俩隔开可好了吧。这时就见黄少天一抬头,心想,黄少难道要挑靠窗的?没想到黄少天道:“你天天要照镜子,靠窗的那张留给你,光线好,我靠墙吧。”


  喻文州抬头,似乎也有点意外,但他客气地说了一声:“谢谢。”便把箱子拖过去开始收拾东西。


  一开始三个人都尴尬的沉默着,但黄少天一会儿开始嘀咕上了:床和以前宿舍不一样了,怎么床罩都套不上去了,学校新发的这个套床品怎么回事,这个床是不是窄了,半夜把他摔下来怎么办?宿舍换了食堂人员不会换吧,原来食堂的大爷做的饭挺好的。哎哟这个墙和床角之间居然有个虫子!这么大!


  喻文州凑了过去:“还真是挺大的。”


  郑轩也忍不住凑过去看了看:“这个角度比较奇葩,黄少你是不是得把床挪开才能把这个虫子弄死?”


  喻文州仔细看了一下说:“这个能入药,活捉吧。”


  黄少天看他:“我修的法术一般都不捉活的。”


  喻文州也回头看了他一眼,两个少年在床角头挨着头,鼻尖上的汗似乎都能看得清楚,他笑了一下,慢慢地说:“不巧,我修的都是用来抓活的。”


  郑轩心道:你们一个要照死打,一个要抓活的,挺配的。


  那时一起抓虫的三个人,根本没想到郑轩这一句,一语成谶。


评论(11)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