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四)

上一章


  低年级的学生终于见到了妖精魔怪辨别课里传说中的韩文清老师,虽然在地方学院的时候,这门课程他们就学过,但和低级妖魔打交道只是一个基础。


  “在上课前,叶院长让我再次提醒,不要和灵天与闇出身的生物谈恋爱,失心会让你们相思甚至做出毫无理智的事情,而失身会让你们直接入魔。人类的体质和这几种生物相融率是百万分之一。”韩文清上课前先干巴巴地照着手中的纸条念完了一段话,才正色看向他们,“这门课程的主要作为是为了让你们分辨各种生物,哪一种有危险,哪一种有善意,用来保护你们的性命。你们在地方学院的时候,看到这个世间最善的生物,机会比较低,所以今天先让你们见一下,以后就可以明白,有些生物是不可能伪装的。”


  即使听着如此温柔的话,韩老师说出来的时候依旧让人忍不住缩了下脖子。但他话音一落,他们所在的金波湖突然腾起浪花,一道丰沛的灵天带着铺天的水气腾然而上,在他们眼前化出一道青光,一条青龙在金波湖上方盘旋而上,在学生们张大嘴,连喔都发不出来的时候,落到韩文清身边,瞬间化为一个身着青色长袍的男子。


  学生们又想上前,又不敢造次,只能探头探脑地看着这个垂目而站的人。青龙并没有刻章收敛自己的灵息,所有站在金波湖畔的少年们都能感觉到一种似乎身处富氧森林的感觉,那种舒服到令人浑身发麻的感觉,就好像经历了什么令人心情愉悦又精神抖擞的事情一样。


  韩文清简单地介绍:“这是青龙城的守护者,以后你们也还会见到。”


  青龙见目的达到,向韩文清点了点头,就地以移形术消失,韩文清接着道:“见过最善意的,那么我们就来见一下最恶意的,同样是龙,来自闇界的生物。”他说着,走到金波湖边,微微提气,突然一拳击向水面,被法术凝住的水面在如此强的灵力前只是小小地泛起了一圈波汶,但触目可见,韩文清拳击形成的位置,形成一道压缩后的漩涡快速沿水面而下。不出几秒,一声怒吼顺着这道水漩传出,这次水花四溅,同样是一条龙,但这龙身体壮硕,身上长翼,头上无角,前爪短缺后肢却看上极为有力。尽管长相不同,但这条龙自水而出,却喷出一道火焰,被韩文清一个盾术化解,在半空冲击而下时,竟也化形为人。


  这时学生们才发现,这龙并非没有角,而是在化形为人时才会显现,同样没有收敛的灵息,同样让人觉得有中富氧,这条龙带来的感觉却是令人心惊胆颤的同时却又不由自主的深受吸引。这次龙并没有落到韩文清身边,反而飘在半空中,抱臂含笑看着这些年轻的生命,打量的同时,舌尖还不经意地扫过上唇。但在韩文清的瞪视下,他又不甘不愿地又飞回到金波湖中。


  韩文清这时才道:“善意的灵息让你觉得身处其中有如空气,甚至你都不会刻意注意到他,但不善的灵息会刻意地诱惑你们,让你们觉得不能离开。”他顿了一下才皱着眉道,“你们怎么不记下来?”


  这堂课即将结束的时候,韩文清突然问:“是你们要求郑轩讲一下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事?”


  再大胆的学生在他的眼神下居然都缄默起来,直韩文清淡淡地说了一句:“幼稚。”说罢便宣布下课。


  听到学生们说韩老师说他们幼稚的时候,郑轩靠在桌子上懒懒地笑了,只是打开了镜面机,镜面向墙上投躲了一条空白的光。同学茫然地看着这道光,虽然郑老师有时候会在上课的时候走神,但是不会忘了做课件的。没想到郑轩在镜面上当场写起了字,墙上浮出了两行字:  

  历史

  历史学


  郑轩依旧靠在桌上,淡淡地说:“什么是历史?它是一个客观存在,不会以我们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不会因为你支持复古,所以四神族改革成昆仑这件事就不复存在。但什么历史学?正常的历史学应当是对客观事件的真实还原,去追溯一个历史事件发生前,导致它发生的原因,与这个事件导致的结果。也许是前后的一秒钟,一小时,甚至一两年。但它夹杂着大量的人为感情,由于主观的意愿,对历史事件的评价,时常会呈现出不正常的个人态度与喜好。所以客观的历史学就是尽量地摈弃这种态度。”


  他顿了一下,抹去这两行字,再次写下两行字:


  真相

  好奇


  然后接着道:“你们想知道喻司和黄少的事情,多少出于好奇,这种好奇是许多人在创造中的原动力,也是历史研究者的原动力。但真正的历史学者是通过好奇追求真正的真相。而有些人,只是想知道,这些真相是否是猜测的真相,如果不是,他们会想办法把事件重新组合,让它看上去符合他们想要的真相,并把它公诸于世。”


  郑轩抹掉了这些,最后添上了两行:


  思考

  辨别。


  他道:“历史研究如何能真正得到一个客观的真相,需要去伪存真,拥有思考与辨别。但这同时也是其它学科所需要的基础方法。喻司和黄少之所以给你们布置这么一个作业,就是希望你们能够通过这件事,真正掌握这个学科,甚至所以学科所需要的,最基础,但同时也是最重要的理论与方法,它将贯穿你们一生,让你们明辩天地。”


  全班同学一时静默,郑轩满意地抹掉镜面上的字,换上了别的内容,这一堂的课件终于展示在他的墙面上。而当这些内容结束后,他愉快地开始给大家讲述喻司长与黄老师的故事。


  别看现在的大理寺少卿黄少天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爽朗大气的男人,当初年少时节是一个非常中二傲娇的男生,比如说一边叫喻文州吊车尾一边叫他一起去上大课啦;一边嘲笑他手慢,一边从图书馆借如何让施法反应速度加快的书偷偷塞到喻文州的书里给他看啦;吃饭的时候说喻文州喜欢白切鸡是狐狸转世却每次去食堂的时候一见到白切鸡就帮喻文州占两份什么的。


  郑轩当时对他这个行为颇为不能理解:“你要是在意他吧,每次到了教室里,你又不和他坐到一起。你要是不在意他吧,你的表象又不是。”他小声地对黄少天说。


  黄少天和他一起看向和他们隔了好几排的喻文州,虽然三个人一起进的教室,但一进这里,黄少天就拉着郑轩坐到了离喻文州十分远的地方。他看了一会儿,才道:“你不懂,我这是想让他感受一下室友爱,你想,要是他每次进出都一个人,其它同学就会觉得他是一个很孤僻的人了,连我这样大方的人都不能和他相处一室,同学们会怎么看他?万一觉得他好欺负,对他校园欺凌什么的,那我多过意不去?我这样牺牲大我,可是为了学校的和平与稳定啊!”


  是是是,黄少你真是太伟大了。郑轩看着魏老师进入教室,坐正了身形,心想:他倒不觉得喻文州是好欺负的人,想欺负他的人,都走着瞧吧。


  但没想到黄少天都这么“周到”了,居然还是有人不长眼,觉得喻文州是个好欺负的人。黄少天接到消息的时候真是气急败坏,我宿舍我罩的人,你们也敢动!胆这么肥!作死啊!


  但等他赶到时,他却突然刹住了脚步,郑轩没反应过来,一头撞到他背上,就看喻文州被几人围在中间,似乎踉跄了一下,几个人正想趁着机会一拥而上,踏前一步时,墙角四周突然伸出了一种藤蔓,将所有人卷着吊了起来,被吊的人一开始还大骂,但很快就晕乎乎的傻笑起来。


  郑轩小声道:“是帝休啊。”


  黄少天正是踏入这里时,就感觉到了这个召唤术,才一时停了下来,否则他和郑轩也得被吊起来。喻文州拿起放在一边的个人物品,小心地绕过帝休枝,向他们三个走过来。黄少天这才道:“可以啊,吊车尾,自保还是有几下的。”


  喻文州倒也没有什么情绪:“多谢黄少夸奖。”说着便与他擦肩而过。


  这句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黄少天一把拉住他:“喂,又不是我叫他们来欺负你的,我还来救你呢,你什么态度啊!”


  喻文州停了下来,看着他,终于叹口气:“如果不是黄少说,和我一起走是为了防止我被欺凌,大概他们也不会觉得,我好欺负吧。”正是因为黄少天这种态度,才会让一些不长眼的人觉得,连黄少天都这样对他,说明这人又弱鸡又好欺。


  我那天说话有那么大声吗?应该没有吧!为什么他们会听到?听人壁角最讨厌了不知道吗?这事怪我咯。黄少天嘀咕着,见喻文州又要走,再次叫住他。


  黄少这次是又有一堆话要教训他了吧,郑轩盯着帝休还在长的枝,觉得颇为尴尬,未想到黄少天突然道:“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以后会注意啦。”


  喻文州停下来,看了他一眼,突然抿唇笑了一下:“那你就多注意一下吧。”


  黄少天走过去拍了他一巴掌,和他并肩一起向前:“说什么呢,你才是要多注意的人!你天哥我上可九天去捞月,下可湖中……”


  “去捉鳖?”喻文州嘴快接了一句。


  “捉你个大头鬼!”黄少天气得做鬼脸。走了一会儿,他又道:“我们不管那些人可以吗?那个帝休不会让他们嗑过头中毒吧?”


  “不会,我设了定时,一会儿就把他们放下来了。”喻文州道。


  “哦。”黄少天接着居然沉默了一会,“你不怕他们告状?”


  喻文州回头轻笑了一下:“天哥,你没注意到,那是竞技区吗?”


  黄少天这才发现他们这条路走的居然是竞技馆,他忍不住又拍了他一巴掌:“看不出来呀喻文州,你这个家伙滑头滑脑!”


  这件事后,黄少天终于决定,他还是应该和喻文州坐到一起。送佛送到西啊!


  喻文州无奈地从镜面机前抬头:“我以为上次你会意识到,我其实不需要你保护。”


  黄少天目不斜视:“因为我是个好人!你要好好记住,在你生命的路程上,有我这个好人陪你成长。”


  这是又看了什么奇怪的坊间小传奇了吗?虽然黄少天这个喜好非常清奇,不过嘛,喻文州笑了:“滴水之恩,永生不忘。”


  这时魏老师走了进来:“学了这么久的邪术防御,来来来,今天让老夫考校一下你们。谁来?”


  而这就是让喻文州在朱雀学院一举成名的一堂课。


  郑轩收了书,这时卢瀚文站到讲台边,他诧异地看过去问:“瀚文有什么要问的吗?”


  卢瀚文犹豫了一下,才道:“郑老师,你讲的时候,不会带有自己的主观印象吗?”


  郑轩这时才正视他,但他很快就收回目光,懒懒地笑了一下:“这不是你的作业吗?”

————

帝休:是《山海经》中记载的一种植物,据载它树枝相互交叉着伸向四方,,服用了它就能使人心平气和不恼怒。这里用的时候做了一点改编。

评论(14)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