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五)

上一章



  黄少天这天下了课,一进食堂,就见好几个老师向他招手,等他取了餐坐过去,就听方锐道:“黄少,听说你特别具有勇于牺牲的精神,学生时代就保护文州,现在当了老师,就牺牲自己和文州的故事,以教学生如何掌握思辨思维?实在是,想给你刷一行6!”他说着,用法术凭空画了一道,只见一行移动闪着金光的666666飘在了黄少天头上。


  挥开了头顶的显形术,黄少天气道:“什么鬼,胡说什么,我和文州的事那群人不明白,你们还没见过?什么牺牲自我思辨思维,你们都聊的什么东西?”


  旁边的李轩这才把学生们之间谈论的事情说给他听,说郑轩课上讲了如何如何。黄少天听完,一时目瞪口呆,一刻后才差点把筷子掰断:“郑,轩!!!”


  郑老师倒也不躲,躲得过初一又躲不过十五,他没一会儿就出现在了食堂,接住黄少天闪着飞刀的眼神,安之若素地坐到他旁边:“黄少又怎么了?”


  黄少天也习惯了他这种性格,哼哼哼地开始埋怨他:“什么叫牺牲小我给学生们做榜样?虽然我觉得我性格确实非常好,但这种事我可没做过!听着也太圣母了!谁要牺牲自己的私人隐私来教学生们什么叫做客观科学的历史学!谁让你这么说的?!”


  郑轩咦了一声:“你们这么做不是为了这个,难道还是为了让大家了解一下你们有多恩爱吗?”


  黄少天一时顿住,差点想拍桌子:“谁,谁需要让大家知道我们有多恩爱!”


  李轩收拾着自己的餐盘边笑道:“那你们当时为什么同意?说实话,这一招大家还真是不明白你们要做什么。”


  黄少天皱了下眉:“我当时只是开个玩笑的,我以为文州会拒绝,结果他同意了。后来时间太紧张,他又要工作,我也没问他的意思。”


  开学时飞天号上的事件在座各位也都有耳闻,如果喻文州真有计划,“估计他是想转移一部分注意力吧。”方锐感叹,毕竟邪术防御司司长的位子也不好坐。


  郑轩和黄少天对视了一眼,两个同时耸耸肩,吃完午饭,准备午休。


  一进了自己的宿舍,黄少天先上了个防御术,然后摸出镜面机开始通讯,对面很快就接通了,但是这次画面清晰到令人发指,他一时诧异地道:“你是换了新机型吗?为什么这么清楚?不对不对,你怎么能照到全身?你还给自己弄了个新架子吗?自拍神器,你值得拥有?”


  喻文州站到镜子面前:“叶校长说可怜你我两地分居,送我一个大点的镜面机。”


  所谓大点的镜面机,不过就是一个等身穿衣镜,看着很好看,其实一点也不实用。但是放在家里固定使用的话,倒有它特有的一面。黄少天倒到自己的床上,把镜面机举高,看着喻文州正在办公的模样,啧啧出声:“老叶也不说送我一个,我放到屋里,咱俩对话的时候更方便。光给你不给我是什么意思?”这时喻文州把面前最后一张文件签了,才坐正了看向镜子里的他,黄少天看着他的模样,不由笑嘻嘻地说:“不过有这个镜面机是我享福,来,这位小哥,给唱个曲儿。”


  喻文州也笑:“这么说来,还是我亏了。”


  黄少天和他哈哈一阵儿,才把今天学校的里事情和他说了,末了还道:“现在学校里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说你要转移视线查案子的也有,说我们俩秀恩爱的也有,说我们圣母为母校做贡献的也有。过两天就又有新流言了。”


  喻文州也笑了:“从我们开始谈恋爱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多人喜欢知道我们为什么在一起。”


  黄少天翻了个身,抱着镜面机道:“就是就是,怎么就没有人八一下王杰希,也没有人八一八张佳乐,咱俩十年下来平平稳稳,明明就是白天劳碌一整天晚上趁闲聊聊枕边话的关系,哪有他们吹的那么玄,这么多年就不肯放过我们。说什么第一出柜,明明当初第一出柜是张佳乐好吗?”


  喻文州慢悠悠地热着中午饭,然后打开便当盒听他说了一堆,才道:“大概是没有人敢打孙哲平的主意吧。”


  黄少天看着他吃了什么午饭,又叮嘱他一堆才接着说:“说起来,他们脑洞也真的是大,怎么就能觉得我们让郑轩讲个故事有那么多背景。”


  喻文州慢慢咽下饭才道:“你要和别说我们只是一时兴起,看郑轩怎么八我们,别人会信吗?”


  黄少天怎么可能像中午吃饭时候说的那样,没问过喻文州在想什么,就算不问他也知道,喻文州答应学生们只是觉得有趣,但因为他这个人名声在外,很多人觉得他说话一本正经,根本不知道他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看中午郑轩的眼神,显然他也猜到了喻文州脑子里想什么。 


  “反正有这一次,一劳永逸。”黄少天道,说着他又在床上滚了两圈,“你什么时候来学校?我们都快五天没见面了。”


  喻文州还真去看了一下日程表,然后略苦恼地说:“这个周末也不行,可能得下周。正好小周再下周要去和你轮班,我大概只能到时候和他一起去了。”


  黄少天长长地嚎了一声:“什么鬼什么鬼!这个学期的课为什么安排得这么多,你的工作也是,以前都没有这样的情况!他们就是嫉妒吧?就是嫌我们两人工作在一个机构,所以一点要拆散我们。我要向老叶投诉!”


  喻文州等着他念叨够了,正好饭也吃完了,盖上盒盖道:“我也想你。”


  黄少天嘘他:“哪儿来的也?我有说想你吗,你就也!我就是一直和你在一起,不习惯突然分开而已,不要自作多情!”


  喻文州也不恼,收拾了桌面:“那少天准我自作多情多想想你吗?”


  黄少天从镜子里看他,心想我家文州就是好看,一边大度地挥手:“准了,我上课那么忙,你连我想的份儿一块想了吧。”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那就多谢少天。”他顿了一下,看了看时间,“你下午不是要上课,赶紧休息。”


  黄少天嗯了一声:“那你先不要断线,等我睡着了再断。”


  喻文州答应了,又笑着问:“要不要给你唱个小曲儿?”


  黄少天哼了一声:“算了算了,你唱歌跑调!”


  喻文州便答应了一声,看他抱着镜面机睡了过去,这才拿起桌面上的一张报告,这是近期闇界生物向昆仑流入的比例,近两个月数量都不太正常,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呢?


  下午黄少天的课上,黄少天教的是守卫召唤,既然最近比较危险,当然要学几招实用的。守卫召唤不但实用,而且好看,学生都十分期待,虽然在飞天号上已经见过了,但当时场面混乱,而且有的学生不在那两节车厢间,也没有见到。


  只见黄少天抱臂而站,唇间微动,他说话快,咒语念得也快,大家只是感觉到有什么声音传出,他面前就浮出一团的云气,接着那团云气中传出一声轻啸,迅速向上飞起,一只青鸾掠过教室的上空,飞过每个人的头顶,落下阵阵细碎的磷光,最终栖到黄少天肩头,又慢慢化成一团雾,渐渐消失。


  学生们盯着它消失后,才轻声道:“果然青鸾是黄老师的守卫啊!”


  原来黄老师和喻司长的守卫神互换过这件事,是真的!


评论(12)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