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六)

上一章


  “黄少和喻司换守卫的事?”郑轩准备上课前,有学生好奇地问起这件事,他想了想,“这是很久以后的事,嗯,那个时候他们到底有没有交往,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看到学生们期待的眼神,他无奈地说,“你们要现在听这个?还是等我讲到的时候再说?”


  顺序讲下去的话,虽然总有一天会听到,但倒叙一下也无所谓嘛,郑老师!


  所以早说过了,在八卦面前,理智与逻辑都可以丢到闇界最深的沟里了。所以到底你们两个交给我一个什么鬼任务啊?不就是去年陪你们做任务的时候分了个神嘛,又没出大问题,至不至于?连黄少都来教书了。等等,黄少来教书总不是来监视我的吧?你们那么闲吗?你们不是号称史上最粘的牛皮糖,自从交往开始,不对,自从没交往开始就不分开?现在居然分飞两地,为了教训我这个付出得也太多吧?


  郑轩一时想了许多,但教室里的学生却安静了下来。郑老师到底在想什么?想这么久?难道这段故事还有什么不可告人需要打马赛克的地方吗?他们不由都睁大眼睛,望向郑轩。


  等郑轩明白过来时,他感觉自己深陷一教室的电灯泡。小孩子的眼睛都这么大吗?吓人!我不喜欢教书,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回邪术防御司?我不介意从最低防御级别做起,只要工资还按原来的算就好。


  两批人分别大眼瞪大小眼一会儿,郑轩一拍手:“好吧,既然你们想听,等我们讲完今天的课就讲这一段。”


  今天的课有什么好讲的?!


  但还是要讲完啊!在其位忠其事,我们也有教学任务哦!


  黄少天和喻文州会互换守卫这件事,过程自然不是那么美妙,也正想郑轩说的,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对室友到底有没有交往,总之看上去是如漆似胶,但从来没在人前做过亲密的动作,连个勾肩搭背都没有。喻文州本就不是那种热情的人,黄少天倒是有,但他从来不搭喻文州。


  就是看上去特别正经,但两个人说话间的气氛又不太对,非常虐狗。比如明明大家都是一个班,他们俩去吃饭了,完全不理还没抄完笔记的郑轩,等郑轩抄完了才发现,擦,我两个室友又把我抛弃了。


  甚至郑轩有一次问:“是不是我应该换个床,你们俩挨着睡呗?”


  黄少天放下书,一脸严肃地说:“睡在我隔壁的兄弟,你怎么能这样呢?多少年我都如此信任你,就指着你保护我不受这个面上温良心里黑水的家伙的侵略,你居然要放充当初的诺言,这样背弃我吗?你的良心呢?”


  “喂了魏老师养的狗了。”郑轩随口道,“不是,我有没有良心关你什么事,重点是你没有良心,你们吃饭都不叫我,我去食堂都没饭了。”


  黄少天无辜地看他,再抬头看并没有抬头却明显含着笑的喻文州:“文州,该你了,上!组织信任你!”


  喻文州慢慢从黄少天的抽屉里拿出一盒饼干,诚恳地对郑轩说:“轩儿,对唔住,系我错咗。你饿不饿,给你吃。”


  郑轩还没接过来,黄少天先摸出一片:“怎么拿我的东西做人情?你那份呢?不要这么小气!”


  喻文州把饼干给郑轩推过去,若无其事地说:“我的吃完了。再说抛弃他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当然拿你的。”


  被轩儿这句刺激得要命,郑轩面无表情地塞了自己一嘴狗粮,哦,不是,饼干,顺便说:“下次不要买黄油味,他们家的巧克力味好吃。”


  有吃的就不错了,你居然还挑!但喻文州还没说话,镜面机就接到消息叫他们集合。身为高级班六年级的成员,已经开始出实习任务,显然这又是给派下来的事件。黄少天嘟嚷着:“每天拿学生当实习生,实习工资就那么点,太会用人了!邪术司现在这么缺人吗?话说回来这段时间的任务也出得太多了吧?幻世与闇界之间的防御体最近这么松懈吗?松了就快修一修不要总白用我们呀!”


  喻文州听了他的话,回头看了他一眼,他不满地道:“怎么怎么?还不能说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有句话很对,最近防御体这么松懈可不是好现象。”喻文州沉吟地说。


  “当然不是好现象。”从另一条岔路上拐出来的王杰希显然听到了他们的话。


  黄少天错愕地说:“你从哪儿过来?你要和我们一路吗?不是吧?这次居然是要和你们搭档?够了喂!”


  王杰希连看都不看这对搭档一眼,曾经他也想让喻文州阻止黄少天说话,然后喻文州笑眯眯地表示,这么美妙的事情,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拒绝了他,他已经对这两个人不抱任何希望了。抱希望还不如自己买个隔音耳塞把耳朵塞起来,或者施个隔音术更有效。


  这次出任务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觉得这是多么严肃的事情,不过是修补一个防御体,并且把逃过来的魔物送回去。甚至他们都没有意识到,修个防御体而已,为什么调动了玄武学院与朱雀学院中最学霸的两队,等他们陷到闇界包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时候他们还只是自己学院内部搭档,没有这样学院之间交叉搭档过,虽然竞技比赛的时候互相熟悉对方的招术,但实际上上场的时候,让黄少天和王杰希合作完全凭直觉。黄少天会本能地回护喻文州,王杰希自然向着方士谦,而王杰希和喻文州计划的战术完全不一样。两个人分别带着的两个在昆仑学院排名前五的小队居然完全没有办法合作,还互相成为了对方的绊脚石。


  “如果我们再这样合作下去,我觉得这个任务我们完不成。”王杰希客观地说。


  拦住黄少天要说话的意思,喻文州抬头看到王杰希赞赏的表情,有点失笑,才认真道:“不如这样,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在一个个的小任务上合作呢?我们可以散开,互不打扰,然后再集合。”


  无论日后被称为战术大师,还是魔术师,还是治疗之神,亦或者剑圣,这些人当时也只是个学生,多少有点心高气傲自认天下无敌,喻文州这个建议当时颇受到赞同,但这个任务之后就是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在战场上,再牛的人也不可能徒手撕掉一个师,何况对方还有不亚于我方的重武器,更不要说喻文州有一个最大的缺陷,慢。


  当他们意识到这个任务不简单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失踪了,蓝雨小组只接到他发来的最后一个信号:与微草会合。


  闇界生物并非都没有理智,无理智的魔怪反而是比较好收拾的,而大部分闇界生物和其它生物的智商完全相同,只是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性、欲望,尤其嗜血的欲望。蓝雨小组在杀出重围与微草会合前,没有一个人说话,因为他们不敢想象喻文州现在到底是生是死。


  当然微草小队也没有讨到好,在他们分开后没多久,王杰希也意识到这是个错误,但他们会合的步子还是晚了一步。


  “我很抱歉。”王杰希在会合后,简单地说了一句,语言是苍白的,再多的安慰不如实质性地尽快找到喻文州。他提议道,“昆仑学院的学生牌有召唤功能,如果我们合力召唤,说不定能把喻文州带出闇界。”前提是,他还活着。


  黄少天难得话少地道:“先完成任务,否则我们也得折在这里。”看到其它人不解的眼光,他解释了一下,“召唤会消耗非常多的灵息,尤其从闇界召唤,如果我们不完成任务就召唤,对方如果偷袭,我们就完了。”


  “真感动你居然知道这个。”方士谦低声说了一句,连王杰希都瞥了他一眼,他轻咳一声接着解释道,“我希望你们明白,虽然非常地想说fuck,但是,事实是,我们与学院失联了。如果我们不现在召唤文州,而选择完成任务,结束的时候,也没有人来帮助我们离开这里。换句话来说,”

  

  “无论何时召唤,我们都有危险。”王杰希补充了一下,接过话题,“当然如果能完成任务,再召唤文州,且比较幸运的是,两个都成功,那么即使我们出不去,大概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我们两边的名声保住了。”


  黄少天轻笑一声,即使如此危险的境地,他倒也没有显示出颓废:“两者相权,取其轻。文州也不会愿意我们见他时,连个任务都完不成。”


  方士谦一拍手,非常乐观地说:“对,起码你可以告诉你们家手……,咳,喻会长,没有他任务也完成的很精彩。”


  达成一致后的,两个小队继续向前,开始了这场被称为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郑老师,”卢瀚文这时突然举手问,“这个事件不就是昆仑学院近十年最大的一次危机,号称是灭院事件的开始吗?”

 

  郑轩用笔点了下他,表示同意:“正解,就是从这个事件开始,昆仑学院在那一年中,失踪学生达到一个高峰,这才让上峰注意到有人没有办法通过成长的时间打击昆仑,换成了以消灭未成年人的方式,来使昆仑走向灭亡。”


  微草与蓝雨小队代表着一北一南两个学院,迅速地磨合起来,却发现这个任务基本是不可能完成。因为当初任务下达是消灭柜山鴸,顺便修复此地的防御体,但他们进来后就被一群蝮虫包围,然后遇到变异种的鴸,再接着就被陷入一片林地,在他们分散消灭源源不断各种类型的魔物时,喻文州便失踪了。而当他们联合起来,却发现这里的魔物是随着他们合作的人数增多而增多,在连续两天的攻克后,他们前进的里数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黄少天修的法术是以武至上,比起施法,他用武器注入灵息后施展会更快,但这也消耗得更快,在黄昏被大包围的时候,黄少天已经不剩多少灵息,而队友无法回援的情况下,他只来得及唤出了守卫。


  虽然事后回了昆仑黄少天理直气壮的表示,作为把队长兼会长兼室友兼长年的朋友丢了找不着他万分愧疚,所以心心念念才会在召唤守卫的时候出现了喻文州的守卫,但在那一次以后,黄少天的守卫就一直是那只青鸾,再也没有成功换回到他那只威风凛凛的大狮子。


  但这件事非常有趣的在于,在黄少天如唤出守卫的时候,也将喻文州召唤了出来。在被捕杀的时候,他贸然使用了一种空间魔法,非常成功地在危险之前将自己装了进去。


  “理论上,如果少天一开始就召唤我,根本用不了多少灵息。但我没想到,你们想的比我还复杂。”喻文州出来后,知道了他们之所以隔了几天才召唤他的理由,也是非常无奈。但当时他使用这个魔法最大的缺陷,就是能把自己装进去,却没有办法把自己弄出来。


  幸运的是,因为他们多日失联,尽管这次任务在当时已经面临非常危险的境地,昆仑学院的救兵终于到了。

————

柜山鴸,《山海经》南山经中有柜山,有动物鴸,人面鸟身,遇之不祥。

山海经插图如下,但我怀疑它比较接近一种猫头鹰。



评论(6)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