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七)

上一章

感觉自己在恶搞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以及这篇文的名字现在看上去怎么像是刘卢文hhhhhhhhh,可我写的真的是喻黄![允悲]


  郑轩再怎么讲这二位的故事,多少都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然而事情的真相在当事人心中恐怕是另外的角度。卢瀚文也明白这个道理,他虽然对这件事也非常好奇,但比起不少人只是站在吃瓜路人群众的角度上,他还是非常想知道其中一些细节,包括现在资料没有完全公开的灭院事件,当然他也想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守卫互换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在一起。


  课后同学们三三两两讨论的都是,肯定在一起啦,那么甜。或者未必哟,据说黄少那个时候对外只是摆样子关心喻司,背地里早就想灭了他上位了。


  你们内心戏真多。


  卢瀚文心中翻起了各种白眼,无视了同学们的八卦,转过几道走廊,今天他约了刘小别向他请教一些功课的问题。小别前辈虽然嘴上说得不耐烦但还是告诉他,在玄武学院的食堂见面。他算了下时间,这个点过去应该正好。


  未想到刚和刘小别坐定,就看见黄少天走了进来。作为对虾蛟流沙包马蹄糕及第粥情有独钟的人,黄少天很少去朱雀堂以外的食堂,卢瀚文眼睛一直跟着黄少天,看他坐定到老师们的那一桌,才转过头来。


  刘小别哼笑了一声:“你这是还没要上签名?”


  卢瀚文摇了摇头:“和签名没有关系,”他用筷子戳了一下面前的酱爆肉丝,才慢慢道,“我就是有点想知道,黄少和喻司在交换守卫前后,心里想的是什么?”


  你还真把你们的作业当回事啊!不会是想写完这个见鬼的学期论文还去写个喻黄传吧?你们朱雀堂出来的人脑子都习惯性跑骗吗?刘小别想了好几个问题,却不屑地说:“想知道就问嘛,黄少天那家伙,虽然话多,但是会好好回答你的。”


  卢瀚文仍旧摇头:“总觉得问人家隐私多不好。”


  刘小别切了一声,端起两个人的餐盘就走到黄少天旁边那桌,卢瀚文一时不知道该跟上还是该瞪眼,没想到刘小别向他招招手,然后就对黄少天道:“黄少,你的迷弟因为你家喻司布置的作业愁死了,想知道当初你和喻司换守卫的时候到底搞到一起没有。”


  “呸呸呸,什么叫搞,这么粗鲁,你们怎么回事,再这样说话我告诉你们王院长!玄武学院要是再不整顿,我替他清理门户!”黄少天嘴上连珠炮一样地说完,就看到卢瀚文站到一边好奇地看他们。他也认出了这个学生,忍不住搂过来道:“小卢,你怎么和玄武学院的人搅在一起呢?不知道他们心都黑透了吗?有什么事不能直接来问我呢?”


  “觉得问你隐私不太好呀,郑老师也说打扰别人是不对的。”卢瀚文乖巧地道。


  老师们都笑了起来,七嘴八舌地打趣道:“黄少,这孩子还挺正直的。”“你也讲讲吧,我们也不知道呢。”“每次问老喻,他也都说不可说。”


  黄少天嘘道:“瞎打听什么?”


  林敬言也在他们这一桌,笑着说:“说真的,那时候我们都觉得你们俩在一起了,但文州说那时候真的没有,我们也还是云里雾里。”


  黄少天无奈地叹口气:“你们是教书教是太闲了吧?要不和我一起去砍怪吧!”他说着,却也真回忆起来,“那个时候真没在一起。”


  他和喻文州在那场战役中确实还没有在一起,只是喻文州当时刚告白没多久,他还没答应。


  “什么什么?喻文州向你告白?”方锐立刻打断他,全桌的老师没有一个相信的,都露出你不要吹牛的表情。


  黄少天顿时就不高兴了:“我怎么了?凭什么不能他向我告白?”


  徐景熙忍着笑:“因为那时候总觉得你四处吹文州怎么怎么好,看上去特别像暗恋他又不敢说,只好吹他好引起他的注意似的。”


  “我那时候真的是觉得他好!不是为了吹他!也不是暗恋他!”黄少天觉得自己太悲催了。


  徐景熙作为他学弟,毕竟实习时和他曾经是一个队,打个圆场道:“好啦好啦,我们误会了,你接着说。”


  接着从哪里说,说喻文州那时候刚向他告白被他说考虑一下,其实这一考虑就考虑了好几个月,并不是黄少天不想答应他,只是想清楚要答应他的时候,却总有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喻文州告白时候真是特别随便,在他们去灵天向朱雀使者问完道,回程的路上,突然道:“少天,我想和你在一起,你考虑一下。”


  黄少天当时只顾着看风景,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意思,立刻接到:“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吗?”接完这句话,他脑子里终于过滤了这句话的意思,停了下来,指指自己,比了个心,疑惑地看向喻文州。他这个动作现在想起来简直傻气,但当时他已经被喻文州直白的话吓傻了。


  尽管他以为自己脑子肯定一片空白,但其实他还记得喻文州在看到他比划后点了点头,自己当时就吓的退了一步,以及他还记得看到他动作和表情的喻文州神色些微黯然。尽管喻文州很快就把表情武装得和平常一样,甚至给了他一个微笑:“我说的太突然了吗?或者你需要考虑一下?”


  “居然不是你想拒绝也可以,而是让你考虑一下吗?队长还挺自信的!”不知道何时来的郑轩坐到了卢瀚文他们这一桌,恰巧他这个位置正在黄少天背后,他都没有意识到郑轩的到来。


  被他这么一说,黄少天才沉思起来,卢瀚文忍不住嘴快地问:“难道喻司长还会在请求别人的时候,告诉对方他的要求可以被拒绝吗?”


  郑轩点头:“确实是这样,队长一般说话的时候会先告诉你他这个要求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拒绝哪里。”


  “当然,也有他觉得这个要求不可以被拒绝,比如做任务的时候。”黄少天接过来话题,有点苦恼地说,“也许他当时挺紧张的,把这件事忘了吧?”看别人不信任的眼神,他立刻叫道,“怎么怎么?你们还觉得那家伙不会紧张吗?”


  “反正坑我的时候是没见他紧张过。”接到消息过来的王杰希坐到了郑轩旁边。


  黄少天简直要气笑了:“你来的还挺快的!”


  王杰希理所当然地说:“我可是飞行术的老师。”说罢,不等黄少天说话,摆摆手道,“别浪费时间了,不是要听你忆苦思甜吗?”看黄少天还没说话,又从怀里掏出一把大子儿,“我明白了,听书是要付费的,没银币了,给你零钱吧!”


  众人似乎此时才恍然般,纷纷从怀里摸出钱来,徐景熙毫不照顾老副队的面子,还去餐具区取了个碗过来放到黄少天面前:“这样好点。”立刻铜钱与碗壁相碰的声音传了出来。


  黄少天冷笑一声,居然也不恼,王杰希看他这个表情,突然道:“防御!”


  在他说话前,林敬言似乎已经猜到了情况,几个老师同时张开了防御体,卢瀚文就见自顶向下,迅速漫延起了水波一般的光斑,但更快的,黄少天嘴唇动了动,一连串的攻击咒术在这穹庐式防御罩下闪开,餐厅里炸过各色光芒,亮光太盛,一如爆炸后般耀眼。等平息了,大家才纷纷撤了防御体,施起修复术,将这一小片空间修复如新。


  卢瀚文心中简直刷出一片哇哦,而一旁的刘小别简直是见怪不怪。这群人,一言不合就打架,叶校长光说学生们要去竞技场,怎么不约束一下老师们?


  等大家都坐定了,方锐把放满了钱的碗推了推:“继续讲吧?”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枉费我们还曾经是一个学院的,你这个叛徒!”


  这些垃圾话对别人已经没什么用了,大家难得抓住黄少天愿意说这些事,当然宁愿忍受他唠叨,也要听完。


  既然喻文州当时说让他考虑一下,黄少天根本没有多想,只想走出这种尴尬气氛,马上答应下来考虑考虑。考虑完了也可以拒绝嘛,他是这样想着。但等回了学院,喻文州似乎知道他总是要拒绝的,居然躲起他来了。每次黄少天下了课去找他的时候,他不是学生会要开会,就是蓝雨小队训练会,要不就是去别的学院交流。就算好不容易不开会了,去哪儿也要拉上郑轩。他们已经二人行了一段时间了,突然又会到宿舍同好会的状态,让黄少天觉得真是不能接受。


  黄少天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把喻文州一个人堵在半道上,本想质问他为什么要躲着自己,但看到喻文州不肯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就有点替他难过:他原来这么喜欢我,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让他这么难做,我也有应该负责。


  “喂,喻文州。”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黄少天先打破了僵局,“虽然我还没想清楚,但我也没说一定要拒绝你。”不是,我在说什么啊!你要跟他说,世事无常,感情不能勉强,要让他想开点,黄少天心里的小人绝望地告诉自己。然而他张口就道,“你说喜欢我,可你都没有追求过我,你让我怎么喜欢你呀?!”


  餐桌上的老师们同时沉默了,最终王杰希先带头道:“除了Yoooooooooo以外,我真是不知道对你说什么好!”


  于是所有的老师都用法术在头顶上飘出一行字:“Yoooooooooo!”


  黄少天决定,不要再给他们防御的机会!


  当天晚上,昆仑学院的公告栏写着:“警告:各位师生,请不要在餐厅打闹!”

——————

酱爆肉丝的原型是——京酱肉丝~!



评论(11)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