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幻想西游记

算是《攻略喻文州》的番外吧,大家双节愉快~

——————


  在第十赛季的夏天的周末,B市国家队训练营中,在征战归来休整等着发布会的晚上,与男朋友关系非常稳定的黄少天发现,他又该做任务了。而且不幸的是,因为上个月为了比赛,他叫停了任务一次,这次系统表示,能量不足了,他们得来个大的。


  黄少天警惕的问:“要多大?”去年因为战事比较忙,也有过一次叫停一月,下个月补上的事情,系统表示,上个赛季那个连环任务的背景比较独特,要不进去生个娃吧,这个比较大!因为风险太大,被黄少天和喻文州礼貌的拒绝了。


  系统看到他这个表情,感觉到他警惕到连话都少了的情绪,愉快地说:“要不,我们把上上赛季没生的娃生了吧?”


  黄少天抓住自己身边的男朋友:“队长,你来。”


  喻文州抬起头,看看虚空中的系统,再看看黄少天,然后慢慢开口:“生个娃也挺好的,理论上来作为人工智能可以模拟出你和我的基因融合后的模样。”


  “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开!能不能好了!自从你知道这个家伙的存在后,就合起来和给我搞怪!别忘了,她的宿主是我,是我!想我给你们造个反吗?”黄少天简直气的要掀桌。


  喻文州轻声笑了一下,对系统道:“别逗他了。”其实黄少天对熟人毫无戒心,所以相熟的人稍微逗逗他,他都会以本能来反应,而不是会细细思考。


  黄少天嘀咕了一会儿,终于算是满意了,点开了系统新发的任务:西游记。


  照例一道光将他们送进了系统任务后,喻文州不负重望地成了,唐三藏。他摸了摸自己尚存的头发,轻轻舒了一口气。想到如果被剃了头,就会被黄少天看到。他从来没有递过光头,虽然一直被称为hold住了中分发型已然是赢家,但是光头这种毫无发型的发型,他觉得,自己未必真能hold住。身为男人都有尊严,他可不想在自己的恋人面前被记住这种事情。


  不过,唐·文州·三藏法师此刻对着只有一匹马的空地茫然地想,少天呢?作为西游记,如果他是唐长老,难道少天不应该是那泼猴?可这里,除了风声,只有身边一匹马不安的喷鼻声。


  他围着这只黑马转了两圈,再次心里发现疑惑,唐长老的马在没被吃掉之前也是匹白的,后来收服了小白龙,更是白色的了,为什么给了他匹黑马。黑马?黑马王子?赛上出黑马,出奇不意?


  他想了几遭,发现这匹马一直跟着他转,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让他倒抽口气,试探地道:“少天?”


  只见这匹马停下了转着他转的动作,发出一声悲愤的嘶鸣。看着这匹黑马,喻文州摸摸马背,安慰的词一到嘴边,就转成了一句:“噗哈哈哈哈哈!”


  黄·黑马·少天更加愤怒了,靠近他泄愤地咬住他的衣领,咬了好几口后,在他领子上留下好几个口水印,才放开,绝望地将马头靠在他肩上,喻文州顺着他的毛道:“我猜出你是谁,系统就该发任务了,稍安勿躁。”


  我是因为不发任务吗?我是因为你嘲笑我!还有,系统又给我留了一个黑历史!黄少天哼哼着,什么动作也不能做,又说不出话,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喻文州身边。


  既然知道坐骑就是黄少天,喻长老是断断不肯骑上去的,只能牵着马等系统发布任务,果然就见系统在虚空中浮出一行字:集齐悟空,悟能,悟净,打败妖怪,上雷音寺,让黑马重现原型。


  喻文州抓着愤怒的黄少天深思道:“我觉得这三个人可能不太好集,我们先走走看吧?”


  集齐他们有我重要吗?我都不能说话了!黄少天真想喊啊,然而实在可惜。


  大概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喻文州道:“集齐他们不就是为了让你说话嘛,不要着急。”


  什么不着急!你试试不能说话看看!黄少天一边跟着他走,一边急躁地哼。


  喻文州倒还真不着急,他平静地说:“你看,比赛的时候,我趟地板了,也不能说话嘛。”


  性质不一样啊!现在不是比赛。就是比赛,我能说啊!不让语音,我也能打字呀! 

 

  即来之则安之,尽管完成任务回去找系统的麻烦才是关键。尽管一路上黄少天不能说话,但也能用无师自通地通过各种姿势表达了心的愿望,总之他是不能闲着。喻文州和他一人一马倒也对答如流。


  直到面前站了一个穿着观音菩萨服装的,苏沐橙。黄少天嘶了一声表示没眼看了,苏观音笑眯眯地道:“喻长老要去取经,需得有个得力助手。”


  黄少天不愤地喷出一个鼻音,得力助手舍我其谁?喻文州拍拍他,转身客气地对苏观音道:“还请观音大士指点迷津。”


  苏观音果然给了条明路,再往前几个关口,可见一五指山,山下之下自是你的帮手。看着苏沐橙踏云而去,喻文州拽了拽头上毗卢帽上垂下的长缨,对着身边的马儿道:“如果观音是苏沐橙,我对五指山下压的人,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不好的感觉十分真切,山下压着的一人并未吃桃,而是抽着烟,见他们而来,甚至招了招手问:“你们可给哥带了存货,这个不够了。”


  喻文州真想念一句阿弥陀佛,出家人当戒烟戒酒,谁知黄少天已经笑得打跌,他变成这副模样,一笑起来,居然真个能打个滚般。喻文州心道,不知道能不能让系统给他存个照片,面前的景象实在是前所未见。


  意思意思揭下五指山上贴的偈语,叶悟空同志一手夹着烟一手摸了两把马头上的鬃毛,气得黄少天躲了开去,烟灰都要溅上来了,未想到叶修道:“你不骑这马,多浪费,要我借我骑会儿。”


  黄少天小步颠到喻文州另一侧,对着叶修呲起牙:我队长还没舍得骑呢!你哪儿来的!PKPKPKPK!


  可惜叶修不懂马语,甚至还对喻文州道:“这马看上去不太乖,不如送于那边的妖怪吃了罢,还换我们个平安,我再给你找一匹。”


  你妹你妹你妹!我哪儿不乖了!来了妖怪不说拿你的金箍棒,居然要送我去上蒸笼!要你何用!队长快拿紧箍咒!!


  “沐橙未送我紧箍咒。”喻文州给他顺着毛,苦笑,“不是一般都是孙悟空和猪八戒做对吗?你和他闹什么?”


  因为猪八戒闹不起来啊!看着高老庄里一脸压力山大的郑轩,和一脸愉快地挥着手帕告诉他们“早日取完经回来磨豆腐”的楚云秀,喻文州问着黄少天:“你给系统看过《大话西游》?”这哪里是高家小姐,明明就是春十三娘。


  黄少天觉得自己比郑轩还要压力山大,这人物乱串,让他一身恶寒,马身上的毛都炸起来了。


  眼见就走到了流沙河,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系统也实在是偷懒,五毛钱特效,高老庄到流沙河哪有那么快,这是扔了大富翁的色子,一下跳子六格吧?


  “让你走快点早日恢复人形还不好?”喻文州站在河边笑他,却以看着河水有点忐忑,不知道沙僧是个什么人。


  叶修空然抖出他的千机伞,这伞竟然再一抖变成了一根长棍,这也太随便了。就听叶修说:“我去会会这是什么妖怪。”


  不不不,情节不对,与沙僧对决的一开始不应该是八戒吗?nili天蓬元帅掌管八万水兵,长于水战,行者你着什么急啊。再回身看郑轩一脸悠哉,快要睡着,根本不准备要下场。


  喻文州忙拦住这几个人,对黄少天道:“我记得小时候看这个,说只要对着水喊悟净,说是东土取经人,他自然就归顺了。”


  悟净从水中显身,连黄少天都不由退了一步,他不由探身向水里看了看,生怕冒出一个韩文清。却见张新杰看着表道:“你们来晚了。”


  不晚吧?我们从高老庄直接过来,都没有去降黄风怪呢,哪里晚了?我们可是手气特别好,色子都roll到六点了。


  喻文州看着面前不知道从哪儿凑出来的仨徒弟,再看看黄少天,任务里集卡这一关是过了,还有个妖怪,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一眼,不知道这妖怪会是谁。按理说联盟最有名的两个姑娘一个做了观音,一个扮了春十三娘。那些要抓御弟哥哥回家结亲的狐精鬼怪应当是不会出现了,剩下的就是想吃唐僧肉的了。


  联盟人物各有千秋,谁来抓喻文州回去吃?


  没走几格,就听一个清脆的声音:“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唐僧来!”


  要不是做不到,黄少天真举起双蹄捂住脸:小卢,你欺师灭祖为哪般?为把唐僧给你的牛魔王爹和铁扇的娘吗?你爹你娘就在面前啊!不对,呸呸呸!


  喻文州倒笑了,转过脸对他说:“等元旦队里开联欢的时候,不若让瀚文扮一个,我觉得还挺好。”头上扎两个小辫子的样子,绝对可以在蓝雨的相册里名留千古。


  卢红孩儿话音刚落,就有小妖小怪冲着他而来,喻文州向后退了一步,还不等三大徒弟出手,就看一个黑影冲过来,小妖怪已经被扑到在地,黑马王子犹觉不过瘾,四蹄还在上面多踩了几遍,踏起一片尘土。等把妖怪踩扁了,他得意地冲喻文州转过头:看,还是我快吧!


  怎么这么可爱,喻文州觉得自己没有随身带相机实在失策,以后要和系统商量一下这个问题。


  卢瀚文看到自己的小妖怪被拿下了,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看我给我的孩儿们报仇!”


  尽管时机不对,喻文州还是想说:系统,你是猴子派来的逗逼吗?


  看着“徒弟们”和黄少天严阵以待的样子,喻文州轻咳一声,转过头对叶修说:“还是去请观音吧。”快让观音把这个善财童子带走。


  未想到叶修居然还挺尽责:“当先尽力保护你。”


  不,不用了,我有少天就够了,不劳前辈费心。而黄少天像听到他的心声,一马当先,冲着卢瀚文而去。他又转头看向叶修,对方终于啧啧两声,一个筋斗云去请救兵,而红孩儿和黄少天竟也能PK的一不亦乐乎。


  善财童子很快就被苏观音带走了,雷音寺近在眼前。佛祖倒是真给了尊佛像,只是伽叶尊者,你的有一个眼睛比另一个眼睛大啊!


  王尊者双手合什,一脸严肃:“经书不易得,需得拿人事来。”


  我们可没有紫金钵,而且卡也集了,妖也除了,谁要真经,还我少天是真正经。喻文州与他两两相望,突然灵机一对,把黄少天拽过来道:“这个马皮送给你,冬暖夏凉,你把人还给我。”


  王杰希双掌合什,念一声佛号,指尖掠过,黑马所在之地变成一片空白,倒是他手上拎着两个黄少天模样的修鲁鲁,继而平淡地问:“施主是要这个沉默的黄少天,还是要这个话多的黄少天?”


  尊者,你走错场了。看着那个在他右手上不断挣扎的修鲁鲁,喻文州苦笑:“我自然还是要这个话多的黄少天吧。”


  王杰希将修鲁鲁向他怀中一放道:“恭喜圣僧修成正果。”


  机械的声音立刻响起:任务完成,即刻被送回。


  一从任务中醒来,黄少天终于可以说话来,声音立刻噼里啪啦响起:“什么鬼什么鬼!凭什么我就要变成小龙马,还是黑的!我哪里黑了!队长你都不准备骑我,叶修居然还想占便宜!郑轩也懒,遇到妖怪不说保护你还是我来的快!王杰希也是,什么叫沉默的黄少天!我哪里话多了!修什么正果!我们早就修成正果好几年了。”


  最后一句我爱听,喻文州把他抓到怀里,轻声道:“在游戏里骑马多没意思,现实里比较有趣。”


  “流、氓!”黄少天住了嘴,冲他做了个鬼脸,把他按回去,“凭什么让你骑,不如我来!”


  你来就你来,来完别嫌腰酸哦。


  第二天国家队五号成员觉得甚是腰酸,坐在集训食堂里,话都不想说。等喻文州把饭端过来时,他小声嘟嚷:“还不如生娃呢。”


  离他们最近的张佳乐差点被包子噎到,蓝雨现在还有这种功能了?


  这时王杰希坐到他们对面,难得也是一脸愁容,冲着对面的蓝雨双核道:“昨天晚上居然梦到黄少天变成了修鲁鲁,喻队还问我要,真是可怕。”


  这次换黄少天被包子噎到了,喻文州一边给他拍背,一边笑眯眯地冲着王杰希道:“王队果然有修为。”

——end——

评论(13)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