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九)

上一章



  昆仑的飞行课每周两次,虽然名为飞行课,其实兼顾了各种交通类法术,包括飞毯,飞天扫帚,筋斗云,移形术等等。作为中级班,他们主要学习的是器械飞机,教学的王老师在学生时代曾代表昆仑参加过国际飞天扫帚比赛,导致很多人以为他扫帚骑的好,实际上他擅长各种飞行术,腾云驾雾,瞬间移位都不在话下。


  卢瀚文每次上这堂课都可以见到刘小别,作为玄武学院的活跃分子,他自然对玄武院长非常尊敬,王杰希教课虽然严格,私下里对学生都不错。即使不是本学院的人学生来,也会一视同仁。见他和刘小别相处得还算愉快,对他也非常客气。


  这天下了课,王杰希叫住他道:“听黄少天说你可能要跳级?”卢瀚文点点头,王杰希叫住刘小别,“那你就多照顾一下。”


  刘小别看着卢瀚文的高兴的表情,转头无辜地看向王杰希:我们不是一个学院的,为什么要我照顾?


  王杰希也诧异地看他:黄少天不是说卢瀚文在追求你?


  刘小别觉得他要把黄少天的名言借来用,那就是:PKPKPKPK啊!!!


  他们话还没说几句,就听见学院里出现了小范围的骚动,尤其女孩子们争先恐后向长廊靠庭院的一侧奔去,让卢瀚文产生了“这个长廊要倾斜坍塌”的错觉,他好奇地探头去看,就听身边的王杰希淡淡地说:“看来是他来了。”


  王老师永远处事不惊,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有心情给长廊施了一个加固魔法,然后对着卢瀚文道:“你没见过周泽楷司长吧?”


  卢瀚文长长地哦了一声,虽然好奇地再次探头看了一眼,又道:“太远了,看不清,明天上课的时候应该就能看到了。”


  王杰希点点头,看着他们都没有要去看一下的意思,就带着他们从人少的另一边拐下了楼,还随口道:“他这个人话少,你课上要不懂就多问。”


  卢瀚文顺口接道:“据说他话少道要是没有江寺卿在场,大家都不知道他的话是在说什么。”


  王杰希皱了皱眉:“一派胡言。”他顿了一下道,“不要信昆仑网上的老师评价。”


  卢瀚文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昆仑网上盛传王老师擅长算卦,不由偷偷笑了,大概这是不能信的原因之一吧。谁知道他们刚走到楼梯口,王杰希轻声咦了一声,拦住了他们,卢瀚文,刘小别和后面的高英杰都不解地站住,从王杰希身体两侧探过身去看,就看到喻文州站在庭院里。大概是因为周泽楷在前庭吸引了学生们的目光,后院反而没有什么人。


  他显然不是站在这里赏风景,果然就听到另一边的楼梯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黄少天的身影很快就出现了。他一跳出来根本刹不住车,直接跳扑到喻文州身上。未想到喻文州倒也配合,借着他扑过来的惯性竟然抱起他转了一圈,但也就如此。毕竟黄少天是个成年男人,惯性一住,还是比较费力。两个人的笑声很轻的在这个庭院里响起,他们也就放肆这一刻,很快就牵着手聊着天向教师宿舍走去。


  等他们走远了,王杰希才撤了防护结界,刘小别道:“院长,我们何必这么偷偷摸摸?”他们到的时候,黄少天还没出来,他们就算下去,这二人见面也不会觉得尴尬吧。


  王杰希唔了一声没有回答,倒是高英杰轻声道:“那大概黄老师就不好意思做刚才那个动作了吧?”


  尽管只是近一个月不见,但是那种高兴之情不得不截然而止,喻文州约他在这后院里见面的初衷也就告废了。王杰希将他们拦住并设了这样的防御体,防止了许多事情。高英杰心想,院长真是个温柔的人。


  未想到王杰希道:“黄少天跑得太急没发现,喻文州应该感应到了。”他顿了一下,困惑地说,“这两个人,都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腻歪,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所以你们到底是哪边不好意思呢?卢瀚文和刘小别互相对视了一眼,耸耸肩,不懂成年人的情趣。


  就像王杰希所料,喻文州在黄少天下楼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背后的灵息,但是他来不及处理这点问题了,因为黄少天已经出现了。那就不管了,少天高兴比较重要。


  等他们走到半路上,喻文州才道:“刚才王杰希在另一面的楼梯里。”他顿了一下道,“大概是看见我们,有点不太好意思那个时候出来。”


  哦,黄少天忍不住笑了:“他还有对着咱俩不好意思的时候?不过你也是,既然你都知道他在,你还挺好意思的。”


  喻文州微转脸冲他笑了一下:“我们是合法夫夫,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合法夫夫是黄少天总说的话,他今天也用上了。黄少天手肘碰碰他:“喻司长现在脸皮越来越厚了,当初怎么还背我悄悄背诗呢?”


  喻文州颇为惊讶,这是他少年时代难得不太理智的一段历史,后来他就发现,谈恋爱这种事情是没有理智的,要是理智的话,刚才他就在黄少天下来之前先和王杰希打招呼了。大概是受到黄少天的感染,他觉得有些事,不用计较太多,人生得意有时,去日苦短无期。


  跟着黄少天进了他的宿舍,喻文州才道:“黄老师怎么知道这段了?”


  黄少天放下书比划着说:“我从郑轩嘴里套出来的,你大概都不知道他那会儿发现你每天在阳台上背诗,大晚上的,喻司长满深情的嘛,怎么后来就不给我背诗了?追到手了就不珍惜了是吧?我懂!但我当年都没有享受到,好气呀~~!”


  他虽然唱作俱佳,但眼睛却始终盯着喻文州,看他怎么做。喻文州只等他表演完了,才靠近他,轻声在他耳边背着:“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他靠的近,气息都拂到黄少天颈边,黄少天听完嘴里嚷着流氓,却凑过去把他推到床边,咬到他唇上。


  等两个人终于折腾够了,黄少天玩着他垂在颈边的头发,轻声问:“郑轩都问我你怎么想的,虽然我猜你是为了工作,但是我也有点不确定。”


  喻文州没看他,只是看着天花板,听到他的话只是弯弯唇角,才轻声道:“我们都知道,就算昆仑之中同性情人不止你我,但是只有我们被推上风口浪尖,是因为那个视频。”


  黄少天嗯了一声,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你在暑假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的进展,所以才让叶修把我调回来上课?”


  喻文州翻了个身,情事过后他也有点懒,把手搭在黄少天腰上,他一边抚着他光洁的背部,把他揽的更近些,边道:“暑假你去出任务的时候,防御司出了好几个事情,这件事也被重新翻了出来。”


  黄少天顺着他的姿势靠得更近些:“所以你连我也没告诉,就是想演得更像点,然后才好把这件事引出来?那你最近应该做了不少吧?”


  喻文州嗯了一声:“其实我没做,因为我做太明显了。所以,”他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说,“我把这件事委托给了江波涛,我去查别的了。”


  黄少天咦了一声,突然明白过来,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他们都以为你们在查,必然躲的远,结果以为你不查的,却放松了警惕,这点收获就大了。”他顿了顿,又道,“难怪那会儿冯部长让你做防御司。”


  未必需要法术高强到第一,重要的是手段出奇不意,防御要疏而不漏。喻文州确实是接手这个部门的最好人选。


  喻文州安抚着他,感觉到他困意上来,最后轻声地说:“就是你可能有点不自在吧。”


  黄少天半睡半醒地依在他颈窝上:“我才不在乎这些,你爱我就行了。其它的,都是工作。”

————

黄老师说喻司长流氓的是因为,亦既觏止,这句。

还为这个场面配了幅: 我也是够了!

评论(11)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