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十)

上一章



  既然周泽楷接手了他的工作,黄少天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先休息两天,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喻文州天天伴他左右。结果等他一睁眼,就看他的合法伴侣穿着工作服,收拾好一切可以用的法宝,并且已经把早饭从食堂给他带回来了。他绝望地闭上眼:“我不管我要睡觉我不要去上班!压榨劳工!”


  喻文州一副不介意的样子:“如果你想继续睡也可以,我就自己去了。”


  黄少天抱着被子闭上眼睛装睡,过了一会儿,他睁开一只眼,眯着眼睛看喻文州在干什么,结果没想到对方正对着那个既可以当镜面机又可以做穿衣镜的机器整理衣服。似乎从镜子里看到他的模样,喻文州转身向他走过来,蹲在床前轻声说:“真不和我去?”


  黄少天抱着被子,懒懒地说:“你个工作狂!”


  无视他的指责,喻文州接着说:“可是我想和你去。”他顿了一下道,“从你暑假前休假到现在,我们也挺长一段时间没一起工作了。”


  大佬,才一个多月叫挺长时间的?你的计算方式有问题吧?别向我撒娇了好吗?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像蜜糖一样黏了?这样的喻文州我怎么拒绝的掉?


  黄少天脑子里想了好几个问题,但他仍然抱着被子趴在床上,半眯着眼睛一副思量的模样,半遮的背脊上线条流畅,还留着一点昨天的痕迹。他也不在乎,任喻文州的视线在上面流连。终于他指指自己的唇:“来,给天哥贿赂一下。”


  喻文州轻笑着在上面吮了一下:“早安吻。”


  黄少天嘟嚷着从床上挣扎了起来,扒拉着一头乱发,他去浴室前甚至都没有套一件睡衣。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要不是提前约好了,今天早晨去工作确实不是一个非常好的计划。他边想着,边确认了一下早餐盒下面的保温法术没有失效。


  这次工作确实不是只有御邪司,还要带着今年开始进入实习期的学生,比较令人惊讶的,喻文州叫上了卢瀚文。理由是:不是要跳级吗?


  一起来的几个学生心中冒出相同的想法:是这二位对自己的法术太自信,还是你们心太大?


  卢瀚文跟着他们走进传送阵,边小声说:“那我今天就见不到新的防御课老师了。”他还没见到周泽楷呢。


  “周泽楷重要还是你能提前见到如何正确使用防御术重要!”这是黄少天。

  “下节课你会见到的。”这是喻文州。

  我们这次实习真的没有问题吗?这是学生们。


  他们这次实习自然不会有问题,学校自然不会让首次实习的学生接触过分危险的问题,何况喻文州安排一向稳妥。黄少天跟着他进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的这次的任务地点是四界的一个交接点。


  妖精与魔怪与居住的地方本就能互相沟通,但如果要进入人类所在的现世,无论哪一边都要先通过幻世的检查。即使如此,四界分开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天然的连接点无法割断。尽管幻世不断在上面做防御体,也不能够完全保险,所以要定期检修。


  昆仑学院校本部所在的地方本身就是一个连接点,只是由于全体师生灵息充沛,所以对防御体有加持作用,很少出现问题。一般魔怪就是想突破幻世,也不会选择昆仑。


  “除非他们的目标本来就是昆仑。”在黄少天介绍了连接点的作用后,喻文州用一句做了补充。


  “但问题是,这是什么鬼?”黄少天虽然介绍的热情洋溢,但是话锋一转就对着这个连接点充满了疑惑,“我们现在依旧是在昆仑本部吧,我感觉我们并没有离开学校的范围,但为什么这里会多出一个连接点?谁这么想不开在昆仑底下做鬼?”


  对于他的疑问,学生们同时想的是:不是说好了第一次实习是非常简单的任务吗?


  似乎看出了他们的困惑,喻文州笑着说:“不要紧,只是让你们来看看,如果真有问题,会立刻把你们送回学校。”


  “其实也不一定能送回去吧?”卢瀚文突然发问,“如果敌方有干扰性法宝,或者法术高强可以冻结周边,那么空间转移术就很难施展开了。”


  喻文州点头:“确实如此。”他微笑起来,“你考虑的很周到,难怪少天要推荐你跳级。”


  是吗?居然是黄少推荐我的吗?卢瀚文立刻转过头来看向黄少天。而后者看到他的神情似乎也很惊讶:“干什么干什么?瞪着我干什么?看我也没用,我只是推荐,决定人又不是我。”


  喻文州把他向自己这边拽了拽,然后浑似做了这种事的不是他一般若无其事地说:“就像瀚文说的一样,这种情况就非常危险了,虽然有很多可以破除空间魔法的方式,但你们也不够熟练到立刻做出反应。所以今天我们请了外援。”


  他话音刚落,学生们就觉得气息有些不对,那种舒服的富氧式的效果让所有的人都立刻明白了。黄少天本来张张口想说什么,但最终记起了他现在还兼任着昆仑的防御老师,应该把这种机会留给学生们。果然就听有学生惊讶地道:“镇祁!”作为四学院的守护者的镇祁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连接点附近,而且至少来了两位。


  黄少天小声道:“你怎么把这几位也邀请来了。”


  喻文州也小声地凑在他耳边说:“根据当年的协议,连接点的事情本来就应该他们负责。”


  黄少天侧头看他,喻文州说完并没有离开,两人近在咫尺,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喻文州的睫毛,这么近的距离他居然有点脸红,心中暗道:多少年了你还不知道他吗?这么一想,他恍然地轻声说:“这批学生里是有被洗脑的那些人吗?”要不你总这么秀恩爱是怎么回事?


  喻文州颇为惊讶,但很快就露出一个微笑:“我看上去那么心机?”


  你就是心机!不心机晚上背什么诗?背完了当初还不给我听!黄少天内心几乎要咆哮了,但转头看到几个学生好奇地看着他们的模样,轻咳一声接着介绍。


  如果不是天然形成的连接点,那么这种可以用于进入四界的传送方式就是为了某些野心者而特别设计。传送点绝对不是想做一个就能做得出来,必然四界都有人希望能够借法术之力行施自己的野心,结成契约才可能制成新的连接点,而且这种法术对于施法人的灵息有非常高的要求,反噬也特别快。


  “总之就是做坏事总要承担一定的后果,当然这个后果可能会根据肇事者的能力来决定时间长短。不过最可恨的是,一但他们实施,第一个遭殃的肯定不是实施人,一定是最普通的人。”黄少天解释完,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觉得自己这段基本还是言简意赅地说清楚了。


  喻文州点点头,然后比了个姿势,这是他们上初级防御课的时候就学过的一个信号:有情况。


  所有的人都做出了准备,只见连接点上慢慢浮出一个中低等级的怪物,人面彘身,黄身赤尾:合窳。


  学生们先是有人丢出一个雷火术,却见合窳并不畏火,甚至可喷水而出。黄少天一见他喷水就先给自己和喻文州上了一个避水咒,接着看学生们纷纷使出的都是火术。他最终看不过眼,叫道:“怎么回事?课都白上了?五行相克里,是什么克水呀?都忘到大洋彼案了吧?”


  镇定下来的学生这才想起来,方扬尘震土。这妖怪太低级,他们二人都没有动手,黄少天这时才轻声在避水术里道:“这是开学那天飞天号上跑出来的怪物带来的后续?就是你把我们的事丢给江波涛去查,然后自己来查的转移视线的内容?”


  喻文州摸摸他的后颈:“聪明。”


评论(4)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