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十一)

上一章


十一

 

  御邪司的工作不可能只兼顾昆仑一项,但是昆仑学院下面突然出现一个新的连接点确实极受重视,喻文州作为司长自然得亲自来考察一次,但考察完了他就得回司里。黄少天本以为他和周泽楷交接了工作,就可以和喻文州一起回司里了,没想到喻文州道:“大理寺现在也不太缺人,你亲自盯着这个连接点吧?”


  嗯!嗯?诶?黄少天在回程的路上不解地看向他,但碍于学生们当前,不能直白地问:你这个负心汉,今天早晨还说想和我一起工作,现在就要把我一个人扔在学校里,你根本就不爱我了!你就是个骗纸。


  喻文州接住他的眼神接着说:“连接点的问题需要慎重,我隔几天就会来一次,黄寺卿请写好报告。”


  隔几天就要来一次,你其实就是公器私用!不过,好的,亲,没问题,亲!看我每天给你写一万字!


  返回昆仑学院后,所有实习学生还得交一份实习报告,卢瀚文正想私下里问喻文州几个问题,没想到喻文州道:“你们先写报告,写完就直接交给周老师就可以了,我和黄寺卿还需要向叶校长报备,今天就到这里吧,辛苦大家了。”


  卢瀚文只能叹息着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扼腕,失去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未想到这个机会很快就转回到了他手里。等他下午下了课,去朱雀食堂吃饭的时候,就看到喻文州正在等打包的小炒,而黄少天却不在。


  他立刻跑过去,小声道:“喻,司长,”他本想叫老师,然而又觉得不合适,连忙改了口,看喻文州回过头,才道:“我想请教你几个,私人问题。”


  喻文州上下打量着他,卢瀚文虽然觉得这样的喻文州看着还是挺温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严肃感,与平时和黄少天在一起的那个喻文州有微妙的差别,让他望之有些疏离。喻文州似乎猜出了他要问什么,轻声道:“郑老师上课的时候不是有和你们讲?”


  卢瀚文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郑老师讲的内容都不涉及关键,而且我总觉得他是想分散什么人的注意力。”


  喻文州这时才正视他,但他也没有说什么,反问道:“那你想知道什么?”


  卢瀚文这时有点脸红,悄然打量了一下四周:“黄少曾经说过,你向他表白后还追求过他一段时间,他后来,就是你们交换了守护灵才答应你的。那你是怎么打动他的?”


  喻文州琢磨着,突然问:“你想打动谁?”


  卢瀚文这次耳朵都有点红了,但他还是挺起胸膛:“就是,刘小别前辈!”


  看着他这个模样,喻文州心里千回百折:原来他不是要追少天,前段时间还说少天是他的爱豆,果然爱豆和真心喜欢的人也是有区别,不过刘小别也是修剑法的,他看中刘小别不知道是不是受这个影响。我还想着是不是他因为由量变发生质变了,看起来是猜错了方向。


  他想了一会儿,终于微微笑了。卢瀚文顿时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少了许多,突然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就见他温和地笑起来:“你是想知道如何打动别人的心?”见卢瀚文颇觉不好意思地点头,又问,“你为什么想问我?”


  卢瀚文小声道:“因为不知道别的老师具体是什么情况,而且,我觉得,”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喻文州忍不住逗他:“想给我们俩发个好人卡?”


  卢瀚文不好意思地笑了,点点头又摇摇头:“还有个别的原因,”他顿了一下,觉得,“唉,还是算了,主要是能学到一些打动他人的技巧就可以了。“


  他这个回答倒让喻文州颇为惊讶,他琢磨了一下立刻就明白卢瀚文想知道什么,他确实是一个好学生,郑轩布置的作业他本就是要认真完成,但在听了这一个月的课以来,以他的聪明大概也明白过来这些老师把他们推出来的原因,但既然老师们有这个计划,他也不好戳穿,可是作业又想做好,正好又想向喻文州请教恋爱问题,所以才大着胆子找过来。


  喻文州垂下眼睛笑了一下,终于抬头对他道:“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是不一样的,至于少天,虽然我不敢百分之百保证,但其实我觉得,我在和他讨论是否交往这件事前,是可以确定他对我有好感,至于后面的追求,不过是我们两人,可以说是,小情趣之类的东西。而少天会在后面答应我,是因为在那场实习中,他确实感觉到了,如果失去我对他有不能释怀的意义,让他下定决定,要和我在一起而已。”他抱歉地看向卢瀚文,“所以照搬我们的形势并不可能会让你和刘小别同学之间有什么进展。”


  卢瀚文若有所思,虽然这个回答不能让他得到原本期待的答案,但倒是提供了他另外的思路。他正想道谢,却听喻文州又道:“如果你确实喜欢他,我只有一个衷告,就是无论他是否喜欢你,你的喜欢是始终如一的,就对得起这份感情。否则,不止辜负你自己,也辜负了对方。”


  不是你喜欢他,他就一定要喜欢你,也不是他不喜欢你,你就可以沮丧、甚至用强,最重要的是,你喜欢他时,那种喜悦的,有时候患得患失的,想把能给予的全世界都交给他的心情,就是你最满意的感情。


  卢瀚文诚恳地道了谢:“谢谢你喻司长,我也深受启发。”


  他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没想到喻文州接着道:“如果你确实想完成那个作业,我就要和少天商量了。”


  卢瀚文顿时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未想到喻文州还是猜出来了他另一个意图,不由声音立刻变得非常小:“其实我明白,你们的个人私事不应该随便地向外人说。不过,我也很纠结。”


  尽管只有只言片语,但喻文州能明白他的纠结。卢瀚文确实可以理解个人应该有个人的隐私,但某种程度上,他也一直把黄少天作为励志的对象,现在偶像受到许多外界的质疑,让他觉得不能忍受。然而无论是黄少天还是喻文州,既不是那种性格软弱的人,也不是真正的公众人物,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处理自己的问题,甚至也不太在乎当代乃至未来的评论。尽管他十分想客观地为这对他心中“了不起的人物”立个传,但对方看起来并不需要,显得他十分多此一举。


  喻文州此时放柔声音:“我明白。”他顿了一下,“但我确实需要和少天商量。”


  卢瀚文这时才听懂他言下之意,瞬间觉得捡到一个大便宜!喻文州的意思根本就是,你可以随便写,但是必须黄少天同意。


  他微张大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本能地还是问了一句:“上次是黄少问你……?”他说完,终于明白了这个逻辑,上次黄少天其实并不想把自己作为中心,本想借喻文州的手推掉这件事。但喻文州当时正要查案,所以反而顺手推舟同意了,郑轩作为他们多年的舍友和搭档,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就明白这是一个“任务”。这种默契!


  小炒的窗口这时传来一个大嗓门:“小喻,你要的小炒!可以打包了!”


  喻文州匆忙对他说了一句等一下,便去拿他的便当盒。等拎着一包东西回来,才对卢瀚文道:“你这么聪明,大概明白了。少天当时虽然不太理解,但他绝对信任我,所以我说什么,他就算当时不明白,也立刻会同意。但这件事,如果真要深论,我必须尊重他的意见。”


  卢瀚文点头如啄米,当然当然,能和喻司长聊一会儿我已经受益非浅。他最终羡慕地说:“您和黄少的默契,我们不知道怎么才能培养出来。”


  喻文州打包好给黄少天捎的晚饭,微微笑了一下:“只要是真心,总能完成。”他顿了一下,又道,“我把我镜面机的通道发给你。无论是否成功,我都会通知你。如果可以,我会和郑轩说,你可以私下里去找他,他知道的远比上课给你们讲的多。”


  喔哦!卢瀚文再次用力点头,看他客气地道别,再去刷卡取饭。真心地得到小别前辈的认可,这件事看起来,还要从长计议。


评论(7)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