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近水楼台(一发完)

突发的脑洞,先给大家避个雷,这是喻队性转的短文。


  G市夏末的早晨,蓝雨队长只觉得有只蚊子非常扰民。他迷糊之中随手拍了一把,虽然并没有能解决掉这只害虫,却觉得拽到了头皮,疼得他从半睡半醒中挣扎了出来。大概是打蚊子的时候抬手间缠到头发了,不过就算他的头发没有剪得特别短,也不至于长到这种地步吧?


  他收手时发现有很长一截毛绒绒的什么东西缠在了他的手臂上,只得眯着眼转头去看自己手臂上,这非常明显是头发,顺着这个头发一直看上去,似乎这么长的头发连在他的头皮上。一夜之间头发变这么长,是聂小倩附身了吗?这显然不是,逐渐清醒过来的喻文州明显感觉自己身体发生了莫名其妙的变化。


  大概还在做噩梦,再睡一下就好了!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催眠自己,但不到五分钟,他手机上设定的闹钟就响了起来,再睁开眼睛,他平躺在床上,拿起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慢慢举到自己脸的面前,左右照了照,然后颓然地放下手臂,觉得自己今天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


  他变成一个女孩子了!


  喻文州既没有尖叫,也没有痛哭,他甚至冷静地想了一下,如果他这样走出去,会不会上竞技周刊的头条。不对,这已经不是上竞技周刊的问题了,估计要上国家日报了?


  如果要抓他去国家实验室,蓝雨今年的计划是不是得改一下?最好是和经理商量一下?他依旧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最终把自己蜷到被子里。


  并不想面对这个现实该怎么破?


  面不面对他最终还是爬了起来,喻文州并不习惯总设想没用的事情,他只能把自己挪到卫生间,仔细地审阅起自己的脸来。这个面孔任谁一看都能确定是他,但又和有细微的差别,看上去细条很柔和,五官很秀气了一些。他想着,退后一步,觉得以往虽然不至于壮硕但还算结实的身材也变得细瘦了不少,身材曲线……什么的……还看着挺匀称。


  他确信,自己没有和任何一个女生互换灵魂,而确确实实是这个身体发生了转变。他顺着自己黑长直的头发抓下去,回身看了一眼浴室的各种设备,甚觉麻烦才刚刚开始。


  不管怎么样,还是应该先通知一下……,通知谁好呢?要不还是他的副队长吧。他走出浴室后,拿起电话,突然想,如果全蓝雨都变了,那才有趣了。


  事实并没有如他所愿,黄少天接到电话的时候一听就是一个元气满满的男生音,喻文州张口叫出他的名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变得略细了些,他轻咳一声,压低嗓音,觉得尽量不要在电话里引起麻烦。


  黄少天一接电话就随口道:“队长有何贵干啊?我们昨天晚上才见,不要这么想我!我们马上就可以在食堂相见了!”


  喻文州声音有点含糊,电流失真之下也有点听不清:“少天,我有点麻烦事请你帮忙,你能现在来一下我房间吗?”


  黄少天也是刚从床上爬起来,听到喻文州请他帮忙,立刻爽快地答应下来:“难得你要找我帮忙,我得想想是不是请队长给我点好处费哦。比如今年改改菜谱好不好?我们都拿到冠军了!你声音听着不太好,不过刚返队就生病了?你还有这种水土不服的毛病?”


  喻文州轻笑了一下:“你来了就知道了。”


  还要给我个惊喜,黄少天念叨着挂了电话,窜出房间,敲响了斜对面的房间门。喻文州很快就拉开了门,但黄少天进去却没有看到他,便立刻转了身,果然见喻文州在门背后,此时正在关门。他立刻嘲笑他:“还搞,什么,吓人一跳……等等,你是谁?”他声音越来越小,惊恐地盯着面前的人。


  喻文州转过头,冲着他笑了笑,黄少天觉得自己腿有点软,不由向后退了一步扶住了墙:“你你你,队队队,队长?!!!”看喻文州点了点头,他张大嘴:“你还有穿女装的习惯?今天是觉得我们已经共处几个赛季还拿了冠军所以要向我坦白。”


  觉得这个时候向他解释太麻烦了,喻文州索性把他拉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黄少天感觉自己前胸似乎蹭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脸都红透了,手忙脚乱地推开他:“你这个姑娘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不矜持?见面第一次怎么可以,那个什么都不穿就贴这近!你到底谁为什么在我们队长的房间里你们长这么像难道你是他姐姐妹妹吗?”


  听黄少天越说越快,声音越来越尖,想来是有点着急了。喻文州只好走到他对面,看到他猛退一步快要夺门而逃的模样,叹口气道:“少天,是我。喻文州。”


  黄少天警惕地摸着门把手,一副看上去不好就准备立刻离开的模样。听了这句话,显然也是半信半疑,这个“队长”虽然长得好看,但连声音也是个妹子,听起来像是女中音,但也绝对不是队长平常的模样。


  喻文州微偏偏头,突然笑了一下揶揄地说:“少天还说摸不到妹子光看有什么用,今天给你个妹子你都不摸。”


  这句话是他们私下里打趣时黄少天说的,那时候他们两个刚接手蓝雨,正副队长装模作样一本正经地查房,没收了队员们去隔壁区玩时买的岛国毛片,回来还是悄悄地一起看了看,最终觉得实在无聊,黄少天还吐槽这种妹子只能看不能摸有什么用。这话只有喻文州知道,现在被说出来,黄少天强着脖子说:“那也不能随便摸呀!良家妇女该控告我骚扰了!”


  喻文州索性和他拉开点距离,省得吓到他。他坐到一边的床上,含笑道:“那少天还觉得我看上去,挺良家妇女?”


  一但接受了这个设定,和自家副队在一起的时候怎么那么好玩?


  黄少天迟疑了好久,顺手锁了门,走过去:“真的是队长?”


  喻文州道:“要我说出来你手机云盘相册密码区里放的都是什么内容吗?”


  这么羞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当初说好的打赌输给你但不能让你当要协内容呢!黄少天坐到他旁边:“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喻文州叹气:“不知道呀,所以才叫少天来商量。”说着他回头看黄少天打量他的模样,忍住笑严肃地说,“怎么,少天还是想摸一摸?”


  黄少天脸再次红了起来,喻文州稀奇地看着他的模样,就听他说:“你怎么一点也不害羞呢?!”


  噗!咱俩什么都没穿的一起泡过温泉,有什么好害羞的。喻文州忍不住笑了。


  知道他在笑什么,黄少天别过头去道:“那不一样!你现在有个……,”他比划了一下,绝望的道,“就那个……”


  喻文州冷静地说:“欧派。”


  黄少天迅速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过头去:“就是这个!你真是适应的快!”


  喻文州叹口气:“如果你变成这样,早晨起来还要面临去厕所和冲凉这两件事,你就不得不适应了。”


  听着感觉也很辛苦啊,黄少天看了他一眼,又迅速地转过头去不肯看他,嘀咕地道:“上面有和下面有,区别一定很大。”


  “不但区别大,而且觉得活着真不容易。”喻文州严肃地说。


  两个人说完,对视一眼,突然都笑了起来,宿舍里的气氛终于轻松了下来。

  

  喻文州边笑边看着黄少天,他并没有看向自己,而是翘着腿坐在床边,手肘支在翘起膝上,撑着下巴,笑得全身一抖一抖的。看着他这个模样,喻文州突然也就放松下来,觉得什么事总能解决。


  黄少天笑够了转过头来看到喻文州含笑看着他的模样,觉得自己耳朵后面又烧了起来,现在的喻文州看上去和平常的喻文州似乎一样,但又不太一样。他性格一向稳,虽然有时候也开个玩笑,但毕竟作为队长,总有种说不清道明的疏离,何况从训练营开始,喻文州就不是那种会把心事都显在脸上的人,黄少天觉得他们的友谊能走到现在,全靠自己性格开朗,不计琐事。


  但现在的喻文州不一样,他看上去好像愿意把心事都坦开来的样子,而且,原来他是长得这么好看的人。黄少天再次感叹起喻文州的容貌。


  瞄了他一眼黄少天道:“队长没想过你怎么变成这样的吗?”


  喻文州玩着已经垂到他腰间的头发道:“我刚才就想过了,我自己显然是没有这个需求,那就只有两种可能,别人希望我如此,或者是偶然现象。如果是前者,我就得知道谁希望透过对方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是后者,我估计有个时间长度,很快就能解决的。”


  黄少天立刻松了口气:“如果是这样就好了。”他顿了一下,又皱起眉,“话是这么说,你怎么确定是前者还是后者?总不能你一直呆在宿舍里等着时间效应结束吧?”


  喻文州摇头:“我给你打电话前,已经发信息找人去问了,应该很快就能给我一个消息,让我知道找谁去了解这件事。但问题是,我现在怎么出门呢?”


  黄少天觉得自己责无旁贷,他先去找经理长篇大论表示他需要和队长去调查现在的G市电竞现状反正夏休刚结束训练不紧张他们要出门,经理头昏脑涨表示请随意,先从我这儿离开吧。黄少天立刻挟着喻文州溜出了蓝雨。


  他们俩没开车,黄少天全副武装把自己捂严实了,而喻文州只好挑了一身不显身材的宽大运动服,戴了一顶棒球幅把头发压住,搭着地铁先去商场买衣服。女装部对他们来讲有点困难,但黄少天带着喻文州转了一圈突然笑着说:“感觉以后要有女朋友也就是这样了。”


  喻文州看着各色女装,克制住自己头晕眼花的神经道:“少天想要个女朋友?”


  黄少天嘴太快:“要是队长这样,当然好了。”他说完才捂住嘴,吱唔地说,“就是,黑长直什么的,性格温柔,你现在就那个,特别女神,不是……”他语无伦次地解释了两句,看喻文州忍着笑的模样哼着转过头,“你都这样了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


  然而他俩走了一圈才发现,女装和内衣居然不在一个楼层。他们对着电梯旁边的导路牌研究了一会儿,才找到正确的地方,解决了最关键的问题。内衣也有试衣间,喻文州出来后,皱着眉对黄少天道:“感觉还不如没有。”


  没穿可不行,没穿就总觉得一靠近喻文州就靠在了一个软绵绵的肉体上。黄少天摇头表示你一定得穿。喻文州让他去付钱,自己去找导购剪牌,边笑说:“少天,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你才色!我都没要说要埋胸,哪里色!黄少天边乖乖去排队,边嘀咕着,等会儿要你好看。一边的导购却对喻文州道:“姑娘好幸福,现在肯陪女朋友买bra的都是好男人哦。”


  他才不是陪我,他是满足他自己的小心思吧。喻文州笑而不语,等着黄少天把小票拿回来走人。他觉得最多几天而已,有一层贴身面料解决问题就好了,没必要买全套女装,何况万一突然变回来,一身女装的蓝雨队长更要上头条了。黄少天则不以为然,他要陪着喻文州四处奔走,站在他身边的女人怎么可以穿得这么随便。


  “站在你身边的男人就可以随便了?”喻文州想到上次陪他出席一个蓝雨的代言,也被他评头论足了半天,按照他的喜好换的衣服。


  “只要你是我的人就不能随便!”黄少天斩钉截铁。


  喻文州觉得自己实在无力吐槽,谁是谁的人,明明你是我的副队长。


  你还是我的队长呢!有理有据!黄少天表示上诉驳回。


  这真是黄少天的小心思了,难得喻文州已经如此了,不趁机占点便宜就没机会了。反正喻文州要的消息还没有过来,他拖着喻文州回到女装部,找了一套少女款连衣裙塞给他,喻文州冲天翻了个白眼,按照他的要求换给他看。进换衣间前,喻文州意味深长地说:“我都不知道你喜欢芭比娃娃这种游戏。”


  黄少天看着合上的门帘,琢磨了一下才明白喻文州笑他喜欢换装游戏,他冲着密闭的试衣间做了个鬼脸,都这样了,还有空笑话我。


  夏季服装换起来非常快,喻文州拉开门帘,无视导购热情赞扬的推销,只将还塞在衣服里面的头发拽了出来,微甩了甩头整理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向黄少天:“满意了?”


  岂止满意了,黄少天觉得自己鼻腔有点热,他克制地想说些什么,却看到旁边有个陪女朋友逛街的男生盯着喻文州看了好几眼。那倒不是认出来喻文州是谁的眼神,明明就是欣赏女生的眼神。黄少天立刻就不淡定了,他死死地瞪回去:滚滚滚,我的人我都还没这么看呢!


  喻文州闲闲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要不你去结账,要不我就换回去了?”看黄少天转过头纠结地看了他一会儿,喻文州果断地回头对导购说:“麻烦把票开给他。”


  黄少天付了钱小声说:“队长,你真不介意?其实也不一定非要穿啦,你想穿得朴素点也行。”


  这时喻文州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他摸出来看了看道:“因为要少天陪我去解决问题,算送给你的福利吧。”他说着,对着手机道,“我们现在先去找一下传说中的隐士。”


  大隐隐于市,或许这世上有确实解不开的谜,但七步之内总有蛇草,那些能解谜的人可能就是个邻家的大叔。也可能是,面前这个卖煲汤药材的阿婆。阿婆大声地和另一个阿婆讨价还价把一单生意解决了,才推推眼镜眯着眼看了看喻文州道:“进来吧。”


  她让这二位年轻人坐到一边,给喻文州倒了杯茶叶,让他喝完看了个相,又拉起他的手摸起骨来。黄少天全程坐在一边紧盯着她不说话,阿婆看他那个模样笑道:“乖仔,喝点茶消消火。”说罢才对喻文州道,“你这个不要紧,就是有人想看看你变成女仔是什么模样,愿望达成,很快就能回去了。”她说着,又拍拍他的手,“只是无心之失。”


  喻文州若有所思,最终一笑:“那谢谢阿婆,我就放心了。”他顿了一下,“希望有这个愿望的人没有太失望。”


  阿婆笑了起来:“看得开就是好事,必有后福。”


  黄少天小声说:“谁那么想看啊?”


  阿婆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居然念了一声无量天尊,接着道:“天知地知,他自己知道。”


  觉得这是小事,又出于有人介绍,阿婆并不收钱,喻文州只好从阿婆手里买了点煲汤的材料作为感谢,准备拎回去给食堂师傅,就听黄少天还在叨叨:“无心之失说的,谁这么无心,谁这么想,我都没有这么想。”


  喻文州忍不住道:“所以你也想过?”


  黄少天道:“我生日的时候我妈让我找对象,我和她说要是你是女的我就省事了,近水楼台……”他说完,突然住了嘴,慢慢瞪大眼睛看向喻文州。


  他生日当天说的这个事情,昨天是夏休以来生日之后他和喻文州第一次见面,然后喻文州睡了一觉早晨起来就变成女生了。这,难道是,无心之失,个人愿望?


  喻文州全然不在意,装着药材的胶袋在他手上晃来晃去:“你这个生日愿望的愿力还挺强。”两个人就好像逛街的小情侣,除了喻文州比他还高点,气场还强点。


  黄少天干笑:“也未必是我。”这话他自己说着都不信,他只能低下头,却低头间就看到喻文州白晃晃的小腿,不知道哪里那么别扭。


  就听喻文州道:“我要是女孩子你就近水楼台了,要是男孩子你就不要了是不是?”


  啊?黄少天不明所以抬起头来。等消化了这句话,他再次失语。两个人就这么一路走了回去,在半路上喻文州找了个卫生间把裙子换回了他出来的那身宽大运动服,重新溜回了俱乐部。在无人的走廊上,他房门口,他转过头来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拽着自己衣角道,如果这事真是如此,他真是觉得特别过意不去:“队长你不用担心,有什么事我向他们解释。”


  喻文州轻道:“我不担心这个,我是让你再想想。”他说罢,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微笑地冲他说拜拜,将他关到了门外。


  想什么?黄少天站在他门口一时没动,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摸回自己的房间。想想,如果喻文州变回去了,他还愿不愿意近水楼台。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手机收到一个短信:“少天,我变回来了。”


  黄少天把这条短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突然跳了起来冲进浴室收拾好自己,又跑出自己的房间,敲响了喻文州的房门。喻文州的房门没锁,他的声音终于变回了原来的沉稳:“进来。”


  关好喻文州的房门,黄少天看着坐在书桌前的喻文州,熟悉的模样,熟悉的气息,让他心里安定下来。虽然喻文州能变成女孩子可能更方便些,但有些事不是用方便来解决的。他踏上一步道:“我要是想好了,你想好了吗?”


  喻文州笑了起来:“我想很久了。”


  黄少天再向前一步,站到他旁边:“你什么时候想的,我怎么不知道?”


  怎么可能那么早告诉你,喻文州想了想:“训练营的时候吧。”


  那时候就想,索克萨尔身边应该站的是黄少天,而如果自己能成为索克萨尔的接位人,迟早一天,他能和黄少天站到一起。而当他真正和黄少天站到一起的时候,才发现,还有更好的风景。


  没想到队长还挺早熟的,黄少天嘀咕着,终于道:“如果你想好了,那我能近水楼台一下吗?”


  喻文州张开手臂:“当然好。”


  这个拥抱和冠军台上不一样,也和昨天那个柔软的拥抱不一样,这个拥抱让他觉得心里踏实多了。


————fin————



  


评论(27)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