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十二)

上一章


十二


   喻文州将打包的晚餐带回去的时候,黄少天也刚从叶修那儿汇报归来,看到晚餐,他搭上喻文州的肩:“你最近很贤惠嘛。”说着有感叹道,“有家人在侧,果然不一样。”


  喻文州只是低头摆筷子,没有接他这碴儿,但黄少天一个人也能说到高兴,从食堂这么多年味道从来不变到原来食堂里养的狗狗长大了再到你摆盘的样子不好看要不还是我来吧。


  喻文州把位子让给他,看他满意的摆好盘,然后坐下来,看着他,突然又皱起眉:“你怎么了?”


  “没什么,”喻文州失笑,坐到他旁边,“就是觉得以前天天见你这样,也没什么感觉,现在隔一段时间再见,突然还觉得挺新奇。”

 

  黄少天得意地说:“现在知道我的好了!”他顿了一下,又好奇地说,“所以这就是所谓的距离产生美?难怪有人要当周末夫妻,平日不见,只周末见,是怕审美疲劳吧!”


  喻文州给他夹了一筷子蔬菜:“你无论什么时候都特别好。”


  黄少天咬着筷子咸淡自己耳朵有点烧,怎么回来,几天不见,肉麻的程度又上一层。但感觉他还是有话没说,不过考虑到喻文州从不在饭桌上说正事,他还是先吃饭。饭一吃完,他就直接切入正题:“说吧,你又有什么为难的事要让我办了?”


  喻文州摸摸自己的脸:“有那么明显?”


  特别明显好不好,咱俩都多少年了,你有什么我能看不出来?黄少天这次连话都懒的说,只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喻文州笑了笑,才微迟疑地慢慢道:“你那个学生,卢瀚文,他想写个以你我为蓝本的论文。”


  黄少天刚吃完饭,还懒洋洋的:“他想写就写嘛,你不是已经把任务布置给郑轩了?”


  喻文州慢慢道:“他想认真的写一个。”


  黄少天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他找你?你还挺看中他的。”


  喻文州这次笑了:“我一开始以为他暗恋你。”


  想到喻文州上次见到卢瀚文那不冷不热的态度及对自己稍显亲昵的模样,黄少天突然爆笑出来:“天,你不会是……?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个毛病,我以前天天不是四处找人pk,要不就是和老叶一起去抓魔的时候,也没见你说什么。”


  虽然号称是好人缘,喻文州并不觉得自己是善于交流的人,他只是在某些方面长于应对,能够广结善缘而已,但是比起交友广泛的黄少天,他有段时间确实觉得,自己在黄少天眼中并是特别受重视。被提及往事,虽然觉得不好意思,喻文州反驳道:“我当时有告诉你,把时间用在重要的事情上。”


  哦~,原来这种话就是表示你介意了并不想我出去了是吗?黄少天笑的更厉害了:“你这种话当时我怎么能听懂!”


  喻文州索性不说了,黄少天看他的脸色,忍住笑才说:“好嘛好嘛,你最重要了,我以后都陪着你。”


  觉得这种谈话太幼稚了,喻文州心想,自己还是去收拾餐桌吧。


  黄少天可不会因为这种事就忘了方才的话题:“那你怎么答瀚文,你答应他了?”


  喻文州把餐盘扔到水池里,施了个清洗术,才回头道:“我告诉他,要你同意才行。”


  黄少天一呆:“那我要不同意呢?”


  喻文州盯着清洗术洗好的碗盘飞到该呆的地方去,才道:“那我就推了他嘛,反正这个学期这事要能结束,你就回去了。”


  黄少天想了想,把自己扔到床上:“你倒是一点也不在乎这种事。”其实他也知道,喻文州心性坚定,一点也不会被外界事务动摇。

 

  清理完流理台,喻文州坐到他身边:“这件事过去也几年了,我曾经想也许过去就过去了,但我觉得,你还是很介怀。”


  当初这个视频被传到昆仑网上时,并没有像现在一次,会被冠以侵犯他人隐私的程度而被第一时间删除,甚至即将毕业的二人被院长抓去被狠狠批评,要求关他们禁闭,甚至要取消他们的毕业证。还是当时刚留校的王杰希和已经进入仙法部的叶修联手,才暂时平息了这件事,并将视频删除。但前后竟然已经过去三天,据后来负责黑掉整个昆仑网的肖时钦说,为了看这个视频,昆仑网曾经一度被刷瘫痪。


  喻文州后来和王杰希讨论起这个问题时候就觉得这件事有很多疑点:就算这件事多少违反了学院一直以来的伦理道德,也不至于不先删视频而是把他们先关禁闭。而肖时钦说这种视频模式和当时所有的各种镜面机型号都对不上,他们当时还猜测是否是用了中古机。以及至今,这个视频的录制人没有找到。


  但对于黄少天来讲,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正如他说的,喻文州由于个性使然,对于这种事能够一笑了之。而黄少天虽然当时表现出一笑了之,实际上他在当时只要有人谈及到这个话题,他都会想办法岔开话题。喻文州一开始以为他只是不想谈,后来才发现只要一触及这个话题,黄少天就显得全身紧绷。


  当时黄少天不愿意说,直到喻文州开始以违宪的名义上诉了昆仑议会,才得知在学院的时候,院长对他们的审查是分开进行,在面对黄少天时不但嘲讽他在学校里那么风光背地里不过如此,还明里暗里说像喻文州这种将来到哪儿都能发光的人恐怕对他也不是长久的,现在却为了他折了前途,真不知道是哪里想不开。


  这些话对黄少天来讲,就算再垃圾也有阴影,而等他从院长手上出来,面对同学们所谓“善意的安慰”和“好奇的围观”及“背后的议论”才真正意识到,有些事情,永远没有面上看的那么光鲜亮丽。


  直到现在,黄少天和所有人都能笑嘻嘻的打招呼,但让他再交出真心,其实是非常难了。


  这件事对于喻文州来讲,也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当时他只是想着如何布置着走出逆境,却忽略了黄少天在这件事情上的反应,让他未能尽快走出,使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很自责。倒还是黄少天安慰他不要想太多。


  现在喻文州重提这件事,黄少天却觉得不能理解:“这件事过去这么久,我不觉得我没有走出去。”


  喻文州却没有直接应答,反问道:“那你信不信瀚文可以客观地记述下来这件事?”


  我不信。


  黄少天差点脱口而出,进而沉默了下来。


  他还躺在床上没有起身,喻文州微俯下身去,亲吻着他的额头。在他俯身过去时,黄少天自然而然地闭上了眼睛,在喻文州身边,他不觉得得如此会有什么危险。在一个温柔的吻后,喻文州轻声说:“我希望你不是只有我们。”不是只有那些学生时代就在身边,危机时后挺身而出的同学,还可以在时光继续的过程中,能抓住其它。


  去相信是危险的,但同时,也是心无阴霾的表现。


  第二天,卢瀚文和郑轩分别收到了来自喻文州的信,两人同时表现了不可置信,当然,原因各不相同。


评论(8)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