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血与火 番外(一发完)

图有点杀流量



我觉得这个文就应该叫“看我怎么把它甜回来”


前情回顾:    


  停电了。


  黄少天正拿手机打一局游戏,因为突然停电而断网立刻灰了下去。他怪叫一声我靠,就着手机屏幕的光开始找蜡烛。边墅里还有其它小弟,这时候纷纷喊着启动备用发电机什么的,还有人跑来问他要不要帮忙。


  他高声道不用,把他们都打发了,终于在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找到一些喻文州不知道从哪儿买来的香薰蜡烛。当时拿回来据说一根好几百,还是什么限量版,让黄少天嘲笑他加入了资,本家的行列。


  喻文州回答什么来着,哦好像是:“能享受一次是一次。”


  蜡烛一点上,黄少天不得不说喻文州这劈情操劈得够格调,一股说不上来的桂花香很快就弥漫了开来,这蜡烛做的确实不错,虽然与院子里种的桂花满溢时的香味有点区别,但起码没有什么令人讨厌的人造香精的味道。


  黄少天在黑暗中对着这蜡烛站了一会儿,把手机的流量打开,本想再玩会儿,但想着没电了,备用发电机好久没用,不知道能不能弄起来,充电宝好像也没有备用电了,要是把手机彻底玩的也没电了,有什么事喻文州该联络不上他了。


  他们本来焦不离孟,道上也都知道喻总从以前就养着一个人,不但和他同床共枕,还同舟共济。黄少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笑岔气。这比喻不全,他和喻文州还同甘共苦呢。


  “也没共苦吧,我在号子里蹲了一段时间那会儿,你在外面养着呢。”喻文州听了他的补充,慢慢削着苹果皮,抬头轻笑了一声。即使如此,他手上的果皮也没有断。喻文州手不快,但削水果是一绝活,有人曾形容他和当年青帮大佬一个习惯,就这么个破毛病,还被道上崇拜得不行不行。


  粉丝滤镜,黄少天接过苹果不客气地当着各堂口的面咬了一大口,然后皱着眉递还给他:“你买的什么苹果?一点也不甜!叫你不要买青色的,门口那个大蛇果又红又甜,还脆香,你就给我这么酸的!幸好不是梨,要不分梨不吉利。”


  堂口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只听着妖刀黄少念完了,看喻总就着他咬着的地方接着吃完,擦了手慢慢道:“吃点青苹果维生素高。”


  黄少天嗤之以鼻,转头看向各堂口的人:“怎么还不报告了?不报我们就回去了。”


  你一口气说八百字不喘气,我们怎么报?堂口的人苦笑却不敢言,看着喻总鼓励地朝他们笑笑,各堂口这才接着说。


  想到前段时间这一节,黄少天在黑暗中又无声地笑了。最终还是觉得他是不是老了,魏老大都隐退了,叶修似乎也不准备再干,不知道要调到什么地方去,他和喻文州在刀尖上行走,看着把道上的资源都整理起来,其实本城哪一个帮派某一天悄无声息地消失,绝对和他们有关。很多人只道蓝雨老大胃口如天,实际上他们只是配合着上峰扫黑打非而已。


  有一次他在情事过后,曾经问喻文州:“你说咱们要退休了去哪儿。”


  他本以为喻文州会说带他周游世界什么的,没想到喻文州抚着他汗湿的发尾,却说着毫不浪漫的话题:“叶神联络了冯司,大概会进国,安什么的吧。”


  你还真是工作狂!


  黄少天哼了一声,不高兴地挣开他去洗澡,夏日里身上全是湿的,当然,某个地方更湿。


  喻文州一时不明白自己的爱人有什么不满的,难道刚才他不够尽力?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突然就想通了,不由笑出声,跟着他进了浴室,搂着他道:“先带你环游世界好不好?”


  是你环不是我环,我只是陪你环!黄少天转头,喻文州趁机亲下去,浴室新铺了防滑地砖,根本不怕来点激烈的。


  哎呀,在黑暗无人时候想这个不好,重点是人不在,不能拿来灭火啊!


  黄少天挥挥手,席地而坐,就着蜡烛看着窗外的天,霁云遮月,也没什么好看,就像他们的人生,看着光鲜,但总笼罩着一层看不见的东西。


  真的,赶快退休吧。只要跟着喻文州,如果他真去了国,安,哪怕自己就去国,安当门卫也行!山子都老死了,他们都养起二代山子了,时间也过去很长了。


  喻文州今天去参加一个大佬们的聚会,出于对蓝溪阁的安保问题考虑,他被留守在家,蓝溪阁是蓝雨的中心,如果趁大当家的不在,二当家也不在,来搞个破坏,那就不好了。


    不过,他也要考虑喻文州的安全,他现在身边跟的是新培养出来的卧,底卢瀚文,年纪虽小,倒也机灵。何况郑轩跟着,应该没有问题。


  他才想着,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皱眉看着来电显示着郑轩的名字,心想这是集体喝大了回不来,还要小爷我去接吗?才接起来,就听郑轩一改平日里懒散的声音,有点急切地道:“黄少天,快来第一医院!老大遇袭。”


  黄少天觉得脑子里就像炸了一朵烟花,瞬间空白了,等他明白过来时,已经在开往医院的车上了。他居然抽空想,我在刚才那种状态下是怎么凭本能安排了车?


  医院急救一片鼎沸,喻文州没有亲属,黄少天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亲人,通知书送来的时候,黄少天以为自己可以淡定地签字,他又不是没见过喻文州濒死的状态,那时候子弹才离他心脏多近啊,现在只是离得不远的爆炸涉及,虽然被什么砸到头,可是……


  可是喻文州才和他说过,如果今年瀚文能接管了,他们就可以退休,哪怕他俩都回国,安当门卫呢。


  徐景熙离他不远,果断地按住他的手:“黄少!”


  黄少摸了把脸,利落地在上面签了字,递给护士后说:“让我进去。”


  护士似乎觉得他在搞笑:“无关人员不能进。”


  黄少天耗着最后一点耐心和她说:“我知道如果我全身消毒,再换上无霉衣,可以站在旁边看着。”


  护士冷冷地重复:“说了无关人员不能进。”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冷静和理智早随着宇宙膨胀飞到天边了,他突然从腰后拿出枪来顶在护士的头上,学着护士的模样冷冷地道:“我是无关人员吗?”


  身后传来一声冷喝:“黄少天,你胡闹什么!”


  黄少天转过来,居然是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个都穿着医护的衣服,显然今天的主刀就是他们二人了。韩文清喝住黄少天后,转头对护士说:“给他消毒。”


  能把他俩调来,看来是上面已经知道消息了。黄少天嘿嘿笑了两声,把枪扔给郑轩冲着眼角泛泪的护士道:“对不起啊,小姐姐,我也是太着急了,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意,我们到哪儿去消毒?”


  走廊上所有蓝雨的人都屏息静气,看着黄少天皮笑肉不笑地跟着护士走了,但他们都知道,黄少这是急了。他是多冷静的人,平常再嚷嚷,该下手的时候绝对果断,现在却毫无理智。


  黄少天跟着韩张二人进了手术室,第一轮紧急抢救已经结束,韩文清亲自主刀给喻文州做手术,黄少天则难得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手术室里紧张而有序的工作。他抱臂看着,就听着弹片取出来落在盘子里叮当的声音,脑子却飘的有点远。手术的时候病人除了手术区域,全用一张单子盖着,其实他根本看不见喻文州的脸,但他就是能有一种感觉,即使如此,喻文州昏迷的脸上,大概也全是平静。


  他们当初说好就算牺牲也在所不惜,如果有一个先走了,另一个也要好好完成任务,然而,他想,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要是这个世界没有喻文州,他不能想象。


  手术很成功,黄少天特许在在ICU呆了几天,他坐到床旁边,一时竟然什么话都不想说。虽然张新杰说多说话有助于患者早点清醒,他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很多年前,他也这样看着昏迷的喻文州,却最终把他留给了医院,自己去“逃亡”,那时候怎么就那么心大。现在他恨不得不错眼珠的盯着。他坐了整整一天,终于慢慢握住喻文州露在被子外的手,轻声说:“我们早点退休吧。”


     等到了喻文州睁开眼睛,他睁眼第一句话既不问什么情况,也不问查出主使人是谁没有,大概刚醒还有点迷茫,等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看着床边的黄少天,轻笑了一声:“呆了几天了?回去睡会儿吧。”


  黄少天觉得自己眼眶忍得疼,他转开目光,看了看吊瓶里的液体道:“我给你叫个人,就回去。”


  喻文州点点头,又闭了眼睛。黄少天叫人看过他,确定没有问题后,走出ICU。门外轮值的兄弟一见他出来,立刻站了起来。他挥挥手笑嘻嘻地说:“老大没事了,走,我们去吃点东西。”


  吃东西只是为了补充体力,黄少天安排后喻文州的看护后,以雷霆手段搜索道上那天安排了突袭的人。外面查的天翻地覆,他却天天只窝在蓝溪阁给喻文州做饭,家到医院两点一线。


  喻文州吃了两天,有一天突然不经心似地问:“你在查?”


  黄少天点点头,也不经心地又给他添了一碗汤,看他想推却,便皱眉道:“干什么干什么?我辛辛苦苦熬那么久,这是张大夫让吃的,知道嘛。你有本事不吃你有本事自己和你说去呀!”


  喻文州只得在他监督的眼神下又喝掉一碗,才慢慢说:“你不在的时候,魏前辈跟着张医生来了一趟。”他看黄少天警觉地四处张望了一下,比了个OK的手势,黄少天突然松了口气,这是上面同意他们退休的意思了。


  但无论如何,在离开之前,也得先解决掉那个偷袭者。


  喻文州对他说:“不要太过分。”


  黄少天哼哼地点头,怎么叫不要过分,意思是我把他们五马分尸?那也行。反正杀人不过头点地,死了就行!


  拿到消息那天,黄少天摆摆手叫人都下去,自己看完资料,晚上悄无声息地骑了辆骑车出去,当夜,海滨一大佬暴毙家中,一剑封喉。道上谁都知道这是什么人的手法,却谁也不敢问。


  黄少天看着那大佬捂着脖子,瞪大眼睛摸索着慢慢倒下,轻哼一声:“自己的事怎么能让别人来?动我的人之前就没想过?谁说我杀人的时候不说话?只有反派才死于话多,我可是正派人物。再说,不怎么做,我可过不了我心里这关。”他等着对方断气,才轻吁口气,“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

其实最后一句话无论我怎么反转,它感觉真的很奇怪,虽然这是机器指定,但我总觉得这句话说出来特别不顺。后来想想,如果这是个BE,阿黄要是真把喻总给咔嚓了,站在他尸体旁边说这么一句,确实还挺戏剧化的。但臣妾下不去手啊!除非这么写完,我后面再加一个HE后续!

文里的蜡烛指的是Diptyque 限量版“上海”,虽然我没有买(对香薰没有太大爱好),但我有朋友在上海真的买了,说特别好闻。

————

顺便给自己打个广告,我最近一直没怎么更文,是因为我确实去写原创了,(脑洞太多,再不写不知道多会儿才能把那十七八个原创脑洞写完)现在文囤了不少了,开始发了。请大家指证


广告内容:小明星  我周末开始,会在这边放几章试阅,如果打扰大家……乐乎是不是只能屏蔽作者……不能屏蔽单篇文章……

好吧,那就只能打扰了。爱你们

文案简介:

这是一个看上去不爱说话实际上满心都是槽的心机boy和一个看上去很小霸王的傻白甜之间的故事

秦拓被委托照顾一位富家子弟,但他觉得面前这个人看自己的模样大概就像看桌上的一盘菜,唯希望这个任务能平安完成,没想到小曲总好像真的是对他有好感。

曲思朗一心想让秦拓成为名演员,所以来助他一臂之力,可惜第一次见面就让人家觉得他要包养小明星。

他真的不是,他想谈个正常恋爱,怎么这么难。



评论(9)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