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十三)

上一章


开始闪瞎眼的讲故事历程`(*^﹏^*)′ 


十三


  郑轩坐在自己的宿舍里对着卢瀚文大眼瞪小眼,他也没想到自己能接到喻文州和黄少天“联合发布的任务”,他甚至想抓抓头,觉得如果要完整回忆他们二人的故事,也确实不容易。总觉得自己的眼睛在受到多年的伤害后,今年还要使脑部受到一次伤害。但看卢瀚文一副学而好问的状态,他只能问:“你想从哪一部分听起?”


  其实课堂上郑轩讲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甚至昆仑网八过的事情,卢瀚文想了想道:“我觉得除了你讲他俩不认识之前的那段故事是真的,其它的和网上说的差不多,就总觉得有点半真半假。”


  分辨能力还是挺可以的嘛,小同学。郑轩点点头:“所以你准备从头听。”


  卢瀚文点头:“就是想从他们如何从普通的同学到真正的朋友再到,嗯,谈朋友的过程。”


  普通同学到真正的朋友,那就太简单了,郑轩回忆起来。其实对于黄少天这个人来讲,能让他认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对方真的很厉害,而喻文州就是这样一个人。当然最初的时候谁也看不出来,毕竟喻文州理论扎实,但实践总是不够强,黄少天虽然总是出于同一个宿舍,而且喻文州这个人还是挺有趣的角度来,对他还算照拂,但改变不了他其实在黄少天眼里就是普通同学中的不太普通的那一员而已。


  直到有一次实践课,来讲防御术的是当时蓝雨的院长魏琛,他设计了三种陷阱,绊到了许多人,却让喻文州过了关。


  对于当时只是中级班的学生来讲,魏琛的陷阱略有点复杂,其实黄少天已经眼明手快了,但还是被魏琛使出的法术困在陷阱中,没有脱险。


  而喻文州在第一个陷阱里用反射术折开了陷阱大部分损失,又用了一个遮避术保住了自己,再用金生水的理论,让挡在他面前的金属尖刺化成了一潭水。当时大家也只以为他是凑巧。但第二关他还是先用反射术让大家掉以轻心时,突然用了一个混乱术使陷阱中的植物不能形成捆绑束缚后,反其道而行用整缚术将混乱的植物捆在一起轻松过关。第三关他上来就用了一个多影术让自己在陷阱中消失了踪影,然后突然出现,直接将陷阱中用来考验他们的小怪送回了闇界。


  固然因为喻文州排在偏后,在前面的人都遇险后,他已经琢磨了半天这三个陷阱的特色,居然让他找到了决窍。但前面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不能冷静地判断,找到应对,就说明喻文州这种沉着已经高人一等。


  正是因为他长年运用这种沉着冷静,才让他让与黄少天搭档以来,黄少天能大胆行事,遇险更进,在刀尖上行走。


  “所以黄少对喻队开始倾心是因为他很厉害?”卢瀚文听了他对喻文州的介绍,恍然大悟般问。


  郑轩瞥了他一眼:“怎么可能?他顶多就是觉得,哦,原来这个吊车尾还可以这样。”


  黄少天这才开始正视喻文州,以前他对喻文州总有点俯视的意味,现在终于愿意平视了。虽然不能说他这个态度就对,但作为一直慕强的少年来讲,他还不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甚至他开始能够在除了战场以外的地方可以用更公正的眼光来看一切,还是靠喻文州。


  当他在练习课上居然没排到和喻文州对练一场的机会时,一下课就不爽地对喻文州道:“你这个人懂不懂道理啊?我这么照顾你,你居然不先和我打一场!你知道不知道我在那儿等了半天,结果下课了你也不理我!顾此失彼懂不懂。”


  喻文州道:“我现在打不过你。”


  黄少天一把抓住他:“和别人打就都愿意,和我就找借口?赢了魏老大的陷阱就觉得自己无敌了?”


  喻文州并没有生气,也没有着急,只是慢慢把黄少天握在他手腕上的手拿下来,甚至牵在手里继续向前走道:“我是真的打不过你,而且和别人过招是为了更好的体验他们的法术。你的法术,我知道。”


  黄少天不服气地说:“我的法术怎么了。”


  “比这一届这大数人都好得多,这毋庸置疑。”喻文州肯定地道,得到黄少天那还用说的眼神,及快往下夸我的眼神,但喻文州接下来道,“太着急,没有平心定气,有好的机会都错过了。总顾着自己单枪匹马耍帅,没有配合感。”


  郑轩走在他们俩后面,默默捏了把汗,喻文州你可真敢说,难怪你把黄少的手握在自己手上,是怕他突然发难吗?


  没想到黄少天沉吟了一下,反问:“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黄少你转性了!就是因为他战胜了三个陷阱?郑轩在后面瞪大眼睛。


  更没想到的是,喻文州终于松开他的手,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边走边道:“我把你平时的战术和习惯分析了一下,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你本来有机会赢。”


  黄少天看着一堆火柴人,终于不满地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是哪里啊!这种东西谁能看得懂!等等,你还画画?这不是叶秋?!我看看!”他抢过笔记本一路看下去,居然看到了叶秋和魏琛的画像,但是,他再次不满地道,“我呢?!”


  噗!郑轩差点笑出声,忙用手捂住,甚于从他俩中间探头看了一眼:“文州画得很好啊!”


  喻文州谦虚地说:“略懂略懂。”他顿了一下,笑看向黄少天,慢慢从包里拿出另一个本,递给他的过程中,居然难得露出几分腼腆,“你的在这里。”


  黄少天接过来发现居然是一个专业的绘画本,里面有好几张他的像,有他平常自习时睡觉的模样,也有他与人对战时的状态。黄少天这下满意了:“我就说,你要画也要先画我才对!我平常对你多好?”


  喻文州收回来只是笑了一下道:“现在准备对我更好了?”


  黄少天一时不明白,微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没有看他道:“如果我今天没有赢,你今天是不是原本准备去找别人来着。”


  “找别人没有研究法术重要啊!”黄少天脱口道,“你痴线啊!”


  喻文州却慢慢说:“少天,与朋友的约定,以及人的各种变化,要比法术更有趣。”他不理黄少天要反驳的意思,接着说,“固然法术的精妙让人目眩神迷,但是它也是为了人存在的。”


  黄少天站定身,沉下脸:“你果然有病!”说罢,冷笑道,“既然如此,我就还是遵守约定吧!”他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他走了几步又回头问郑轩,“不和我一起走?”


  郑轩懒洋洋地说:“是你与人有约,又不是我。”


  “好啊!今天都约好了是吧?!随便你们!”黄少天气哼哼地走了。即使渐行渐远,还能听到他嘀咕的声音。


  喻文州看了一眼郑轩,两人都耸耸肩,继续向宿舍走去。走到一半,郑轩道:“今天我也没排上,要不咱俩回去练练。”见喻文州痛快地点头,又问,“小本子上有我吗?”喻文州大方地把本子递给他,他看了一会儿对自己的评价,突然笑道,“黄少要知道你和我练,晚上得气坏了。”


  黄少天回来果然气坏了,跳着脚骂他们俩叛徒,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故意翻来覆去,哀声叹气,什么养了这么久就养了个白眼狼,什么燕燕尔勿悲, 尔当反自思。晚间还在看书的喻文州终于轻笑一声,黄少天立刻不吭声了,转身背对着他。喻文州却走过来坐到床边道:“少天,我也很气的。”


  霍然坐起,黄少天怒道:“你有什么可气的!”


  “气我自己居然和你相处这么久,只有到赢了别人的时候才能让你青眼有加,以前做的一切都不能让你更重视一点。”喻文州一本正经地道。


  黄少天居然一时结舌:“也,也没有啊,我以前,以前对你……嗯,不是,你和我住一个宿舍以来,我们也同进同出啊,虽然别人一叫我就走了,但其实我们在一个宿舍嘛。”他语无伦次地解释了良久,终于慢慢道,“那也不能谁对我好,我就也对他好吧。”


  喻文州点头:“我以前也说过你的问题,但今天你是第一次觉得我说的对。”


  黄少天再次结舌:“那个,那你以前,证据不足,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厉害。”


  喻文州心里笑翻了,但面上还是依旧持重:“所以我气我自己啊。”


  黄少天垂下头,半天道:“以后会多听你的。”他说着又强硬起来,“但我也有自己的判断。”


  喻文州点笑道:“那当然。”说着道,“不早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黄少天这次听话地睡下,很快就进入梦乡。


  卢瀚文听完这段同情地道:“喻司是下套吧?”他顿了一下又道,“他不会那会儿就喜欢黄少吧?”


  郑轩微笑:“谁知道呢!不是你要客观地记录吗?”他说着看看时间“今天就到这里吧。”等卢瀚文走了,他摸出镜面机给喻文州发信息,[你不会赢了三个陷阱那会儿就喜欢黄少吧。]


  喻文州回得也不慢:[你是给小卢讲的也八卦起来了吗?]就在郑轩以为他会避而不谈地时候,他下一条消息又显示了出来;[我怎么可能是那会喜欢他,我进咱们宿舍前就一直喜欢他。]


  那你真的很厉害啊!郑轩翻了个白眼:[这句话还是发给黄少听吧。]


  镜面机上飘出一个水墨画形成的小笑脸:[他知道啊,我告诉过他!]


  郑轩的老心觉得再次受到了暴击。

——————

燕燕尔勿悲, 尔当反自思。是说不孝子的一首诗,噗

评论(1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