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十四)

上一章


十四


  卢瀚文出现在玄武学院食堂时,高英杰对刘小别道:“你的迷弟到了。”在刘小别回头的一瞬间,夹走最后一只油饼。


  刘小别痛心疾首地道:“会长,你学坏了,肯定是小乔转到青龙城学坏了,把你也带坏了。再说了,他哪里是我的迷弟?”


  高英杰轻声笑着,却不肯改口:“一只油饼而已,话那么多,是和你的迷弟学的。”


  这时卢瀚文已经看到他们,正在执招手,刘小别哼了一声:“明明是黄少天的迷弟,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边说边看卢瀚文端着餐盘过来,边对旁边一个碗空了听笑话的同学道:“吃完没?吃完给我腾个地儿!”


  同学对高会长做了个鬼脸,站起来走了。卢瀚文一看刘小别旁边居然有空座位,眼前一亮,忙坐了过去。


  刘小别看他也有模有样地吃豆腐脑油条,啧啧两声道:“这两天很忙,都见不着你?”


  卢瀚文咬着油饼嗯嗯两声:“在做一个特别作业。”


  刘小别皱眉看他,犹豫了一下问:“难道你还在纠结你爱豆的感情史?”就他所知,其实几位老师已经都查出来提建议的是被洗脑了,所以这个作业应该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卢瀚文此时抬头纠正:“是史学辩论观的训练。”


  刘小别立刻明白他在干什么了,顿时觉得他脑袋不开窍:“你不知道黄少不太喜欢别人提这段吗?”


  卢瀚文再次纠正:“我不是要八那段,我是要记录他们完整的过程。”


  刘小别嗤笑一声:“你是觉得能避过这段吗?”


  卢瀚文有点不太了解,让他吃第二碗的心情都没有了:“不就是一个视频?我看黄少虽然不喜欢提,但也没有很介意。再说如果要指责,不是应该说偷拍者吗?”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敢情这孩子根本不知道更细的关键问题,还以为是个单纯偷拍事件。这时高英杰收拾了自己的餐盘,轻声问:“瀚文是不是不知道昆仑网还有里番?”


  什么,昆仑网还有里番?你们把昆仑网都用来干什么了?为什么还要搞个里番?地址在哪里?


  趁着第一节没课,卢瀚文跟着玄武学院学生会成员成功打入了北方学院下属的微草分队。每个学院实习分队都有自己的设备库,其中就包括各种镜面机。由于义斩开发的新型镜面机确实不错,微草也引进了几台,当然不如御邪司长和黄少卿那个全面型那样惊人,但半身型还是清晰方便,有利于分队开会时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现。


  高英杰打开一台中型镜面机,调出昆仑网,要上面做了几个操作,涉及到多种隐形法术,堪比高密文件。卢瀚文小声说:“我是不是应该发誓我从没干过好事?”


  刘小别忍不住笑出声:“你哪国人啊?”


  连高英杰都露出一个微笑:“你小说看多了。”


  尽管这个视频被三令五申地删除,当年的讨论都被删掉,即使是里番管理员警惕地不让这个文件再出现,仍能找到资源。


  卢瀚文看着高英杰换了几个搜索法术,终于浮出一些资源内容供人传输到本地镜面机上,高英杰选择了下传,传完后他又将此资源举报给了管理员。


  卢瀚文对他这个行为默默地竖起了大指挥,高英杰腼腆地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自己看了。


  这个资源内不仅有当初的那个视频,还有当初讨论贴内所有人发言的截图。卢瀚文看了几张截图便瞠目结舌:“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当时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实习各分队中的佼佼者,经常会出任务,评论中恶意地揣测他们去出任务是去约会,约会内容被描述的秽不可言,还有评论黄少天如何好推倒,甚至对喻黄同寝室的关系进行了揣测,有人说黄少天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躲起来,到最后都不出现,不会是前一天太激烈腰软了吧,这样就不要占资源了,何况就喻文州那个施法速度,还能替腰软的黄少天完成两份任务吗?更有人还评论了这二人之所以有机会拿到实习任务,是睡遍了教师层。仿佛亲眼所见,自然有人看不惯这种说法,下场为二人辩护,便被人贴上抱大腿的标签,并说抱大腿有什么用,后台都倒了。直到学校澄清事实,喻文州上诉期间,都有人说他不过是借机炒作,想用道德绑架社会。每个评论下面,无论有多么恶意,都有各种点赞。


  卢瀚文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直面的恶毒,仿佛全世界都要化成一种巨龙,向你喷火,要烧毁你的一切。


  “这,这也太过分了!任务并不是资源,执行任务是高危险,不少人甚至会拒绝加入任务行列,怎么还能有人一边享受安全,一边这样?”如果黄少天他们是因为执行任务失误,受到指责无可厚非,但以这种事牵扯到别人的工作能力上,已经超过了就事论事的程度。


  高英杰看他脸色发白,同情地道:“我传给你,你以后慢慢看吧。”


  卢瀚文跳起来,语无伦次地道:“不不不,不用了吧。”


  刘小别靠在桌前哼道:“你不看这段怎么客观地写?还有视频呢,没看过吧?”


  卢瀚文忍不住退了一步,有点委屈地看了他一眼,


  高英杰责怪地看他,这话不应该他说,又不是不知道小卢对他的好感,怎么能这么直白。


  我是为他好!刘小别看过去,但看到会找不赞同的表情只好耸肩,怪我咯!


  高英杰温声道:“我把当初调查出来的这些留言渠道一起发给你,你会更明白。”


  明白什么?卢瀚文不解又无奈地看记英把资源发到他镜面机通道上,刘小别看他不懂,还是忍不住道:“让你看看这些留言者里,有多少是黄少天当年的崇拜者。”


  卢瀚文这一天的课多少都有点心神不定,到了和郑轩约定的时间也磨磨蹭蹭,迟到几许才过去。未想到一推门,郑轩的宿舍里还坐着一个人。


  一看到他,卢瀚文就准备溜之大吉,他对郑轩干笑道:“郑老师,黄老师,你们先忙。”


  没想到叫住他的居然是黄少天:“跑什么跑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我不是你爱豆?见了我就如此?你不会是暗恋我罗吧?难怪文州对你不放心,怕你借公行私。”


  “文州不放心瀚文?啧啧,这个醋!”by惊讶看戏的郑老师。

 

  “我没暗恋你呀!我明明追求的是小别前辈,喻司知道嗒!”by大惊失色的瀚文同学。


  “你们真不让人省心,我都不想说话了知道吗?”by认为自己话并不多的黄少卿。


  把小卢留下后,黄少天关怀了一下他的感情生活:“怎么能追求微草的人呢?让你前辈我给你介绍个朱雀学院的吧!你看咱们蓝雨分队的李远还是单身呢,要不百花分队的邹远你觉得呢?”


  郑轩阻止了他乱点鸳鸯谱,和颜悦色地说:“怎么小卢今天看上去精神不太好?”看卢瀚文哼吱着不说话,他道,“不说实话小心黄少挂你科哦!”


  狐假虎威!黄少天用眼神表示了鄙夷,但他还是助纣为虐地表示:就是这样,想我挂你吗?


  卢瀚文垂头丧气地说:“有人给了我一份,资源。”他微妙的停顿和说时飞快扫了黄少天的那一眼,让二位老师立刻明白这个资源是什么内容。


  黄少天撑着下巴看他,看得他越发低下头去,想到刘小别临走时对他说的那句话,让他更觉得自己做了这个决定确实没有过脑子,难怪喻文州当时说得通过黄少天的同意,他当时想的太简单了。


  这时黄少天敲了敲桌面:“小卢,做事情专注知道吗?想什么呢?你老师我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垮的吗?我当时都没有出问题,现在还会绊倒在同一条河流中吗?我是要正视过过去,迈向未来的男人!”


  这是文州又和他说什么了,郑老师端起茶杯没有看他,若有所思。


  看卢瀚文被他说的都一本正经起来,黄少天才道:“来来来,把资源拿过来给我看看,其实好多年不看,我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只是耽于过去的情绪,其实当初到底发生什么事,他都没有关注。


  卢瀚迫于他的压迫,还是把镜面机打开,接收了高英杰发送的资源,再次收到了黄少天痛心疾首的批判:“怎么又是微草的人!不要总和他们混在一起知道吗?”


  那不行啊!要不怎么把小别前辈拐回家呢?卢瀚文眨眨眼,转移话题地说:“英杰前辈已经把资源举报给管理员了。”


  算他识相,黄少天念着,在接收完成后,不等卢瀚文点入,他先打开了资源包,第一个进入视界的就是当初那个视频,他明显地顿了一下,却还是手快地划开了。


  其实这个视频实在没有什么太过活的内容,不过是一段接吻,当然可能是因为录制的近,所以他和喻文州的表情都拍得很清楚。看了一会儿,他突然嗤笑了起来:“那会儿文州脸多嫩啊!现在眼角都长细纹了!我就说他接手什么御邪司,累的,活该!”

 

  郑轩唔了一声,却道:“文州上次和我说,他们到现在也没有对比出这是哪种镜面机录制?”


  黄少天点点头,叹口气,准备关掉。抬头看卢瀚文皱着眉盯着视频,嘲笑道:“怎么,很好看?”


  卢瀚文坐回原位,想了想说:“因为我们家三代没有出过法术师,所有一直住在人界,我觉得比起镜面机的摄录,这个特别像人界的摄像机录的。”见郑轩和黄少天都看他,他也看回去,左看右看一会儿,他恍然道,“你们没见过摄像机?”


  黄少天鄙夷地看他:“我当然见过!”他顿了一下,转头看向一脸严肃的郑轩,“我们得联系一下张佳乐和肖时钦。”顿了一下说,“你去联系他们,我去找文州。”


  郑轩翻了个白眼:“你联络文州的时候,不能顺便联络一下张司长和肖老师吗?”


  黄少天站了起来准备走,听到这里转过头:“懒死你!联系一下会掉肉吗?还是不是老同学好舍友了。”


  郑轩看他一阵风地出去了,语重心长地对卢瀚文道:“你写论文的时候记的,一定要把黄少天重色轻友这件事写进去。”


评论(14)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