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 (十五)

上一章

十五

 

  你问黄少天有多重色轻友,郑轩老师就有很多可以讲的了。比如自从喻文州三过魏老师的陷阱,并在当天晚上还获取了黄少的信任后,黄少天就成为了一个喻吹。练习课的时候要和喻文州分一个组,做训练之前要先看喻文州的布置,别人约喻文州看个竞赛场,他也得跟上。组队练习的时候要喻文州当小组负责人,别人有置疑立刻就用垃圾话喷回去,最先提出了喻文州被选为朱雀学院学生会主席是“最明智的选择”,对外一向宣称“我们文州的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食堂的菜如果只有一份,有喻文州的肯定没有郑轩的。别看喻文州慢,但抢菜的时候有黄少天啊!


  要问喻文州如何在各种事上都能快上一步,大部分人都会说,因为他有超级外挂黄少天!


  卢瀚文听的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憋住问:“喻司那么厉害,真的是因为黄少这个外挂吗?”


  郑轩高深莫测地道:“你觉得呢?”


  卢瀚文想了一下说:“应该不是吧,我看过御邪司可外借防御案例,喻司在办案前的准备工作做的特别细致,虽然很多人都想用这个方法,但同样的材料,他的角度想的很精妙。”


  郑轩点点头,想了想又道:“你可以多学点。”


  喻文州这套以慢打快的模式经久磨砺,而且他最大的好处就是从来不藏着掖着,如果同一场竞技场他真看出什么来,只要有人问,他也绝对不会不说。黄少天的好人缘是因为他这个人爽快,有人请帮忙他嘴上说的再多,也绝对会过去,而喻文州是什么事都想的特别周到,而且不做在明里,暗中周济。尽管大家一提到当年那一届的蓝雨分队都会想到“话唠与手残的绝妙搭配”,却也没有几个相熟的对象是带着轻视或者恶意来提这个外号。


  卢瀚文趴在桌上,好奇地问:“所以喻司是因为黄少这个人改变了对他的态度所以开始喜欢黄少的吗?”


  郑轩再次摇头:“就我所知,还真不是。”


  这件事郑轩有次和喻文州打趣,没想到基于多年室友以及郑轩做了太久这个间寝室的“第三者”,喻文州还真是和盘托出。


  喻文州开始在意黄少天,在他还是“吊车尾”的时代,刚搬进这间宿舍后,黄少天对他的照顾让他开始觉得,这个人就是嘴上快而已,心里明明软的一塌糊涂。只要喻文州放低姿态,黄少天简直是一边说他没用一边把什么事都要帮他办妥帖。他就觉得,黄少天实在是个特别好的人。


  郑轩当时就说:“所以你天天装可怜?”


  喻文州乐不可吱:“我没装可怜呀,我当时是挺可怜的吧?全班只有你和少天和我走的近点。”他轻笑了一会儿才说,“所以,我就想,怎么能让他觉得我和别人不一样。”


  虽然每个人都有他的个性,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但喻文州得让黄少天意识到,自己是了不一样的那个。到那个时候,只要黄少天意识到,喻文州对他很重要,而喻文州如果离开他,世界就可能会崩塌了,黄少天自然就会站他身边。


  卢瀚文听完,觉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想法:“这,这个有点……”


  郑轩一拍桌子:“是不是很套路?”


  “是有点吧,”卢瀚文吱唔了一下问,“但他们就这么着套路到一起了?”


  郑轩露出了迷一样的沉默,半晌摇摇头:“其实最初的时候我也不太明白,我们同进同出好几年,其实文州对黄少肯定很好,什么睡晚了就帮他带个早餐,他喜欢哪个灵天生物就周末的时候带着他一起去看,但他们也不是无限度的。像黄少要胡闹,他就只看着他闹,等闹到一定程度来,自然会阻止他。可你要说在乎,那会儿青丘山上的几个妖精和他们都很熟,我看黄少每天和那些美貌妖精说笑,文州也从来没在乎过。”


  喻文州似乎从来不在乎黄少天和谁出去约会,他非常笃定黄少天自己到点就会回来,根本不会和什么杂七杂八的人跑了,这种自信让郑轩也觉得很奇怪,甚至还专门趁黄少天不在的时候去请教过。


  听到这个问题,喻文州从桌前回过头来笑了笑:“我研究少天多少年了?他们才和少天遇到几天?”


  郑轩趁他不备从他桌上挑了个芒果道:“话不能这么说,爱情来的时候挡不住。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呐!”


  “还拽起词来了。”喻文州笑了,但他很快止住笑轻道,“如果我这样,都没能阻止住少天走向另外一个人,那我也没办法了。”


  郑轩研究着怎么能像喻文州那样,把芒果切成整齐的小方格,随口道:“我也没我觉得你对他特别好,当然,你是对他生活特别照顾,但是,我也没觉得像对他很放纵,让他在你这儿显得很特别。”


  喻文州想了想道:“每次训练的时候,你没发现少天都会在你们走后多训练一会儿?还有,我们做完任务,你们有时候会在灵天多呆一会儿,我叫你们走的时候,你们一般乖乖就回了,只有少天会再逗留一下,直到我叫他回去。”


  这种小特例枚不胜数,喻文州总是在给大部队执行规矩的时候,给黄少天那么一点特权,让黄少天总是在他这儿非常特别,包括到现在,黄少天都会在私下里叫他吊车尾,一脸挑衅地问他有何贵干。


  “我相信少天不会不发觉,等他明白的时候,就什么都知道了。”喻文州接过刀,帮他把芒果切好。


  郑轩随口道了声谢:“不过就把他说的话都听完,还能总结出重点这一项来讲,他就离不开你吧?他那么吵,就你能忍了。”


  喻文州想了想,居然笑了:“为了‘友谊’。”他顿了顿,接着说,“其实我觉得少天没事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吵。”


  郑轩嘴里的芒果差点喷出来:“你给我讲讲,他什么时候没事?”


  喻文州竖起一根手指比了个小声点,郑轩翻了个白眼,懒懒地道:“我觉得你找个时机,得推进推进,起码让黄少明白,他在你这儿比较独特,是因为你心里挂住他。”他说着,小声道,“你们老大不小了,该给他开开窍。”


  听他这么形容,喻文州若有所思,居然向他道了个谢。郑轩一时茫然,谢我干什么,你都不知道你惦记的那个,天生就觉得别人对他好是应该的,根本就往那儿想吗?


  卢瀚文听到这里,立刻明白:“所以喻司向黄少天告白的那次,还是因为你吗?”


  郑轩点点头:“我以前都不知道,要不是黄少那次说起来,我还以为他们就因为任务里那点事故就好到一起了。”


  那他们俩真的应该给你个谢媒礼呀,卢瀚文想着,郑轩这时候想起什么一般道:“说起来,文州确实是个收集资料的好手,我那天和他聊完天,他给我看了一个记事本,叫《黄少天攻略》,从黄少喜欢吃哪家虾饺,泡茶的时候要茶几分水几分,到施法术的时候有什么偏好,记得一丝不差。难怪他这么多年,每次黄少让他办点事,从来不出差错,我们还想他是周到,没想到他没事就用小本子记这些。”


  卢瀚文听了以后眼睛放光,这个可以学!


  他们话才说到半截,郑轩的镜面机亮了起来,瞬间传来黄少天的声音:“老郑,你去找人了吗?我联络上文州了,你快让他们查一下那个画面,是不是人界的摄像机。”


  郑轩一拍手,居然把镜面机通讯直接挂断了,他看向卢瀚文:“坏了,光顾着和你说这些,我忘了找人了!”


评论(21)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