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卢瀚文的昆仑学院大冒险(十八 完结章)

有个自深深处二刷印调

有一句话王杰希和方世谦…………

上一章

十八


   喻文州最近非常忙,重启调查后,他作为司长,彻底被公务压在御邪司不能动弹。倒是黄少天无所事事,正好又到了轮他教学,每天教书也非常开心。因为调查的原因,偶尔有学生问起当年的事,黄少天全推到郑轩头上。


  “他才是仙法史老师,我是御邪术的老师,你们要搞清楚哪门课问哪个老师,都是中级学院的学生了,这都搞不懂,以后怎么出社会?到时候被骗了怎么办?被骗不要说是我的学生!”黄少天振振有词。


  学生感到痛并快乐着,今年的邪术防御课两大老师,一个话太多,一个话太少,让他们这个学期水深火热。黄老师能用十句话讲,绝对不会用一句话讲,而周老师则是能用一句话说完,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学期末给老师们评分的时候,一定要记得给学校建议,下一个学期的课找一个相对中和的老师。比如喻文州司长就挺好的。


  “什么,你们居然想让文州给你们上课?太过分了吧?他是邪术防御司的司长啊!他的工作那么忙,居然还要给你们上课?你想让他给你们讲什么?心灵鸡汤?”黄少天不可思议地问道,怎么可以这样,要想让文州上课,先过他这关!


  总之课还是很愉快的,黄老师见多识广,长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在邪术防御上非常有造诣,虽然话多了点,但满足学生们的需求还是足够了。


  卢瀚文还在写他的论文,他真是认真的总结了所有能收集到的资料,黄少天看过他的一部分初稿,实际上他和喻文州的故事只占有二分之一,剩下二分之一基本上是他们学生时代的学校大事件记录与分析。内容详实,批注相当多。他在课业之余,确实在这件事上下了不少功夫。


  只是,“小卢啊,”黄少天担忧地说,“我记的你以前的毕业工作设想目标是大理寺,难道你现在改了目标,准备进仙法史馆?”


  卢瀚文干脆地道:“当然不是啦!”他对修书著史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郑老师以前说,资料的收集也是御敌的一大方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你真是郑老师的好学生,黄少天觉得可以向郑轩讨个小红花给小卢同学盖一下了。看了一会儿,他又道:“我和文州认识中间,怎么少了一段?”


  卢瀚文探头过去:“啊,这段还没有向郑老师问过,就是你答应了喻司长接受他的追求后,他是怎么追的,我只知道他给你念过诗。”


  怎么追的这件事可是非常多了,黄少天回忆了一下,难得脸上露出一点羞涩的表情:“唉,你们喻司长可多花招了。”他顿了一下,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启齿,“你还是去问郑老师吧。”


  什么叫我们喻司长,卢瀚文看他仓促地离开,忍不住撇了下嘴,明明就是你的喻司长嘛。


  回顾这一段,郑轩道:“我一直觉得,其实黄少对文州也有好感,要不也不会答应他的追求。答应追求和答应告白有区别吗?你告诉我有吗?装成恋人未满每天塞别人狗粮这种事,他们一直做的特别好意思。”


  就如黄少天说的那样,喻文州就是非常多的花招。以前他给黄少天带个便当,就只有一盒便当而已。现在不一样了,营养搭配,全是黄少天爱吃的菜,就连青菜都再也没见过秋葵,虾饺一定会先用镜面机联络好黄少天再哪,然后用转移术送过去。送过去就算了,明明手那么慢的人,在这样的时间里,还记得写个有爱的小纸条。


  什么虾饺代表我的心;最遥远的距离就是同在一个学校却不能和你共尽午餐;新雪初晴,红泥小炉,共度欢时。(哦,那天吃的是什锦小火锅,不要问我他怎么把这东西运回宿舍的。)


  郑轩每天看着黄少天表示这种段位才打动不了我的心,一边对着小抄吃的超开心。他从最初觉得眼要瞎了,到后来没有这么一出根本就吃不下去饭,比昆仑新人转转秀还好看。(什么,你居然没有看过转转秀这个节目?时代的眼泪啊!)


  明明坐在一个教室里,偏像最初认识的时候一样,占座位居然不占在一起!


  “哎呀,他在追求我,我总要避避嫌,要不好像我很容易追到手似的。”黄少天拉着郑轩,先在前排给喻文州占了个座,又在中间的位置和郑轩坐下,听到郑轩心累的问,他居然回答地一本正经理所当然。


  这可和初认识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喻文州见他们不和自己坐在一起,还会觉得有点被孤立,现在看到黄少天给他占的位子,笑的好像得到了全天下。


  上课空暇时间还拿镜面机发消息,既然你们有那么多话要说,为什么不坐到一起。以为黄少天拿着镜面机看什么课外书的郑轩,在抬头间看到了他发给喻文州的消息,而且消息还占了一整个迷你屏,真是深深地翻了个白眼。


  当时的老师方世镜突然扔过一道落石术,小碎石落到黄少天桌上,让他立刻收起镜面机,装作全神贯注的模样看向前方。没想到方世镜说出了郑轩的心里话:“既然有话要说,干嘛还坐那么远。”


  黄少天没说话,喻文州只是笑笑,等同学们小声笑完,方老师继续讲课的时候,黄少天才小声嘀咕道:“坐那么近多不矜持。”


  你上课的时候悄悄发消息就矜持了?郑轩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


  无论是喻文州还是黄少天,似乎还是非常享受这一段追求的时光。正是那段时日后突然爆发的紧急事件,才让他们意识到,这种时光有多珍贵。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处于紧张阶段,随时失去的担忧,不知未来的的惶恐,虽然黄少天事后和郑轩说,当初答应喻文州有点仓促。


  但不是因为后悔,而是因为,如果早点意识到,那种甜,就可以多体味一段时节。


  “黄少觉得,他和喻司现在不够甜吗?”卢瀚文迟疑地问。这样还不算甜,他们想怎样?


  郑轩笑了起来,他道:“黄少说,那段时光就好像知道最终的钥匙就在手边,一伸手就可以拿到,却还是想悬在那里,多看一会儿,多感受一下,和日后真正在一起后,天长地久的相守感是不一样的。”


  长久以来暧昧时光的最后一段,这所带来的不一样的感觉。如蜜糖上的一点薄荷,明知道后面会是甜,但还是要先感受前面的凉。


  “而现在的甜,大概是已经习惯了,没有当初那种探入之前的神秘感了吧。”郑轩耸耸肩道,“不太懂,你可以和刘小别试验一下。”


  “没没没没没,没有的事情!”卢瀚文不由抱紧本子,说话都结巴了。


  郑轩支着头,似乎撑不住自己坐直的重量一样,看着他道:“我觉得,大概黄少说的,还有神秘感,就是你现在的状态吧。”


  他们正说着,郑轩的镜面机响了起来,黄少天的通讯。他一接起来,就听到黄少天兴奋地道:“文州和我说,因为还未过追诉期,那群现在还活跃在各界的人,全部都要一网清算,不能再让他们侥幸存在了!”


  好几年的事情,终于可以靠一段落,无论活着还是死了的人,都能告慰了吧。


  只是,伤过的心,流过的泪,依旧存在,永远不会消失。时间可能会让人释然,淡却,却不会淡忘。


  唯一能告慰他们的,除了嫌疑人的落网以外,就是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件,否则死去的人,牺牲的人,等待了这么久的伤痛,就全浪费了。


  紧张学期末之前,连下了好几场大雪,然而昆仑最高司法院也不断传来好消息,这些讯息,随着雪花,带来了最后的尘埃落定。


  年底的圣诞虽然是从西洋传来的,但仍是受到了学校的欢迎,不知道从哪一届校长开始,圣诞这一天就会放半假,让大家痛快地休息一下。这一天大雪方晴,地下的雪简直是诱惑着学生们去打雪仗,上午最后一节课实在难熬。


  卢瀚文悄悄给刘小别发消息,准备和他一起去玩一下。昆仑学院处于四城北偏西的方向,雪下的特别大。作为南方孩子,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他这节课是基础仙术课,尽管知道大家心有点浮,林敬言还是努力把大家的心都拉了回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片冰花飘过他们的窗台,产生一片阴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后,慢慢向上浮去。学生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看过去。


  只见冰花写着:“下课吧,少天!”


  但这不是最后一块,接二连三的冰花不断地浮上去:

  “都圣诞节了还上什么课?”

  “你家属喊你回家吃饭!”

  “我等的雪都化了!”

  “今天周一,白斩鸡要没有了!”


  楼上的窗户突然被用力推开,即使他们都能听到嘭的一声,就听黄少天的声音从上面传了过来:“喻文州,你有完没完!复古怀旧还上瘾了是不是?”


  他才说完,飘上去的冰花突然变化了法术,变成了一朵朵七彩雪花,伴着彩色的雪粉,落了下来,分外好看,而一经落地,又化为纯白。下课铃竟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林敬言推了推新配的平光眼镜,淡淡地道:“都说了,基础仙术不是让你们浮冰飘花的!”


  他话音才落,就听着庭院有人说:“这算什么,看我来个大的。”


  林敬言不由扶了一下额,然后对准备离开的学生们道:“你们有眼福了,居然能见到以前的魔药课老师。”


  他说着,就见庭院里的雪如被风卷而起,迎着阳光形成一个光晕,接着变成几个大字:“王杰希大大,我放假了,快来接我回家!”


  喻文州应当是完成了基本的工作,大概很有闲心,他这时也迎雪而上,空中飘出新的冰花:“少天来呀,我接着你!”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道:“那小细胳膊还接着我!”他说着,却踏上窗户,一跃而下。自然他快接近地面时使用了减速法术,但喻文州踏上一步,一把接住他,在落下的七彩雪花中,完成了一个拥抱。


  半空中传来淡然的声音:“你们叫我来,就是为了看这个?”


  方士谦摆摆手:“来嘛王老师,你也从你那个扫帚上跳下来,我们也来玩一个。”


  玩什么玩,谁要和他们玩一样的。王杰希淡淡地说:“有本事你跳上来。”


  方世谦啧啧两声,突然起跳。王杰希的飞天扫帚离地非常高,他这样任空而起肯定跳不上去。但他起跳动作一起,王杰希挥挥手,冰柱在他脚下迎声而起,方世谦踏着冰柱,几步就跳到他扫帚。


  承着两个人的重量,扫帚晃了晃,但王杰希稳住了它,带着方士谦在庭院里飞了两圈。


  下面的老师看着他们的样子都哈哈笑了起来,中午也不着急去吃饭,纷纷用冰雪和法术做出了奇妙的场景,就是林敬言最终也在方锐的怂恿下,让冰雪化成了几个人的肖像。


  卢瀚文支着下巴,趴在窗台上看着下面他们玩的开心,看了一会儿,回身坐下记下了昆仑史作业的最后一段:


  昆仑不是一个人的世界,她需要很多人的努力与维护,才能不断地向前。或许有些人之间意见不合,但互相尊重,在危难之间互相帮助,才能共济难关。


  固然有人为了自己的私利破坏着她的未来,但是,信念与智慧,二者不可缺一,才让人们能继续在她的庇护下前行。


  困难之下到底如何才能坚持?或许爱与相携才能解释这个问题。


  我的老师们,身体力行地实践着这些,未知以后会有什么样的成功或者失败,但他们都会努力,不会放弃。即使在舆论面前,他们也坚守着自己的底线,与整个昆仑的底线。


  “卢瀚文!不是你说要打雪仗,居然要我来找你?”门边传来刘小别无奈的声音。


  卢瀚文迅速地放下笔,收起了东西,转头嘻笑地道:“来了来了!”


————fin————

居然完结了,意外不意外?哈哈哈哈哈哈

番外大概暂时没有

和AFS,梦境,共称我的喻黄搞事三部曲。

谈恋爱?我真正以写谈恋爱为目的 算中长篇文的 只有两部:自深深处 和 嘀嘀咕咕

其它都是搞事情!

评论(30)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