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瓶邪] 交给国家 (十一)

1-3       10

真没想到自己会空白这么久,不过放心,这次真的,会一口气更完的!

————

  张起灵说能问出来,在他们去新月饭店前还真拿到了消息。


  看着送外卖的人低头找来的零钱,吴邪忍不住盯着那张钞票。闷油瓶下午突然定了一套下午茶,送来后递了一张百元钞票,对方连想都不想,就递回了找零的12块半。他敢肯定那张零钱上有问题。


  看他盯着没完,张起灵索性将这点零钱递给了他,吴邪立刻打开这卷零钱,但里面一张纸条也没有,他又将钞票对着阳光看了看,也没有任何字迹。


  难道还需要什么化学手段,比如用打火机烧一下?吴邪想着,冲着胖子道:“借个火。”


  闷油瓶忍不住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吴邪看他这一闪而过笑意,差点没接住胖子隔空扔过来的火机。他举着火机,又举起钞票:“不在这里?”闷油瓶就再次摇了摇头。


  “次奥!”吴邪怪叫一声,他还以为闷油瓶搞什么地下特工呢,结果不是。他还真的是订了个外卖?


  张起灵将外卖放到院子里的矮石桌上,不着不急地把几盒食物拿了出来,然后拿出了放在袋子最下面的小票,伸手道:“铅笔。”


  吴邪递过一支铅笔,看他在小票上轻轻涂了涂,就像小时候玩印钢磞一样,小票被铅笔涂过的地方,显出了一行字,是一个胡同里房子的地址。


  张起灵把纸递给他道:“去看看?”


  胖子一抬手,指着手表道:“嘿,哥们儿,时间可不多了。你要去看看,能赶得上新月饭店的内场?”


  “换了衣服去。”张起灵指指桌上的外卖,意思让他们垫垫底,晚上未必有饭吃,还得干点体力活。


  胖子换了衣服出来后,嘟嚷着道:“刚才那点小点心真不该吃,衣服都系不住了。”


  “你吃不吃也系不住。”吴邪嘘了他一声,他说着,轻轻拍了拍脸,但脸上那点红晕却下不去。


  “咦,换个衣服,能把你热成这样!”胖子好奇地凑过去,被他一掌拍开。但吴邪向前一步,露出门内的张起灵,胖子就嘿笑了,“哎哟,天真小同声,这是人为色迷,迷得脸都红了。”


  “滚犊子!”吴邪色厉内荏地骂了一声,没想到胖子接着嘟嚷,什么给了你真可惜,这应该吸引富家美少女,牵手成功,还能让爷跟着混个未来。


  张起灵整理了一下西装的领子,抬眼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也不说话,率先向外走去。吴邪点点胖子,示意他别再说了,紧跟着上去。


  奈何胖子怎么能是个不说的,他道:“你们这都合和世界了,说点体己话怎么了?你就应该随时敲打敲打他,让他记得家里有红旗,外面别招风。”


  吴邪真想把胖子的头按到一边的墙上,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门外有人道:“你们怎么这么不着急?”


  瞎子靠在墙边,门口停着两辆车,而解语花正靠在其中一辆专注地玩着手机游戏,听到他们出来,头也不抬地道:“我先去新月饭店,你们看完情况,尽早过来。”


  说罢,像是打玩了一盘,手机在他手上转了个圈,收到了口袋里。他抬眼微微一笑:“Good Luck.”


  拽什么洋词,胖子嘀咕了一声,钻到了驾驶座上,瞎子坐上副驾,将后座留给了他们两个人。张起灵一坐上去,又闭目养神去了。看他这个模样,瞎子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看了吴邪一眼,用嘴型对他说:干嘛找他?


  不找他找谁?吴邪一时不明白,却见瞎子嘿嘿笑了一声,迅速地转过头去,哼起来歌。吴邪莫名其妙地看看他,想是有感应一般转头看向一边的张起灵,对方此时睁着眼看了一眼瞎子,看他转过来,也没有什么表现,看似乎是没什么事了,又闭上了眼。尽管昨天已经表白心迹,但今天看来,他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活似昨天的事情就是一场梦。


  吴邪也靠在另一边,靠了一会儿,哼起了歌:“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


  听到他这么哼,瞎子立刻也转了调,跟着他一起哼起来,没两句胖子也跟了上去,他一边哼还一边晃着身子打节拍,车内一时气氛欢快。张起灵再次睁开眼,吴邪看过去,边哼边得意地看他。


  他微微坐直,靠近吴邪耳边:“是不是梦,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他气息拂到吴邪耳边,吴邪耳朵立刻发热,他甚至瞬间忘了自己还在哼着的歌词,只能微微张着唇看他。没想到张起灵的手指在这时勾住了他放在座椅上的手。尽管只是勾了一下,就又放开,吴邪觉得自己脸熟了。


  你穿这么帅还给我来这套,是觉得我现在光天化日不敢做什么吗?

  

  他还真是不敢。吴邪有点丧气地收回手指,停下了哼歌的声音,转头看向窗外,只听胖子从上一首跳到了大花轿,最终和瞎子PK起来。


  他们一路开到张起灵拿到的地址,这地方看上去就像是棚户区,鱼龙混杂,小巷七转八弯,数不尽的小摊与日租房的牌子交织在一起。他们看起来生活条件不太好,却也非常忙。而他们四个西装男,才像是这里的异类。


  太显眼了。吴邪觉得换了衣服才来这个主意,简直就是见光死!然而张起灵迈开步子就向里面走去,他只好快步跟上,时时左右张望着。走到半路,张起灵突然停了下来,指着旁边的蛋仔冰激凌对摊主道:“一份。”


  胖子立刻睁大眼睛:“怎么能是一份了!”他说着勾上张起灵的脖子,“老板,四份!”


  没想到张起灵看了他一眼,他便嘿嘿笑着拿下手来,就听张起灵道:“三份。”说着,把钱放到了摊上放的铁皮桶里。


  三份冰激凌很快出炉,瞎子和胖子各拿走他们那一份后,就看张起灵把最后一份给了吴邪。


  这是工作前的约会?吴邪接过,小声问:“你不吃。”


  张起灵从摊主那儿又拿过一只一次性小勺:“一起吃。”


  虽然真的不好意思,但现在比车里气氛好多了!吴邪掩饰着低下头,举着冰激凌和他一人一口,继续向前走,并对回头看他俩坏笑的胖子和瞎子悄悄比了个中指!


  等他们走到目的地时,才发现是个拉着卷闸的五金店。张起灵看上去没精打采地看了这个店一眼,淡淡地道:“让开点。”他们三个人让开,就看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铁丝,蹲下身在铁闸锁上转了转,起身一拉,闸门就拉了起来。


  五金店看上去就是个五金店,堆满了螺丝铁圈水嘴钻头,张起灵一进来就挨着墙敲了敲,最后又敲了敲地板,终于半蹲下身,一点点敲打着,听声辩位,找着入口。


  你挖土分类写论文样样能行,怎么溜门开锁找地洞也行呢!还让不让人活了!


  吴邪只能看着他找到地窖入口,拉起把手,将手机里的手电打开。吴邪他们凑过去,胖子先小声哇了一声道:“发财了。”


  架子上堆着的青铜器,告墙放着的墓墙壁画,一盒盒还没有拼起来的玉组佩,正中间放着一只石棺。吴邪捂住嘴,抬头看向张起灵。


  对方似乎看懂了他眼睛中的愤怒与悲怆,多少考古工作无法进行,多少年代无法再定位,全是因为这批可恶的,挖人祖穴只为利益的混蛋!看着他的眼睛,张起灵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搭着地板跳了下去,他沿着架子走了一圈,从里面挑了一样东西,又爬了上来,道:“我们去找他。”


  这个他自然是陈皮阿四,瞎子盘腿坐到了地盘上道:“你们去吧,我在这儿守着,必要的时候,就给他一窝端。”


  张起灵必然拿了一样能要挟陈皮阿四的重要文物,而看到这个,陈皮阿四说不定会狗急跳墙,瞎子将在这里,等着以防万一。


  胖子拍拍他的肩道:“保重,完事儿了再去吃冰。”


  瞎子反手拍开他的手,笑道:“放心,比你安全。”


  张起灵向吴邪伸出手,吴邪牵住他,他们三人一起出了门,又合上了闸,向着今天未知的宴会而去。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