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瓶邪] 交给国家 (十二)end

上一章



  去程依旧是胖子开车,晚高峰让他们稍迟了点,临下车前,吴邪突然转头对胖子道:“要是有个万一……”


  张起灵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胖子先截住了他的话:“要是胖爷有个万一,把我的爱捎给云彩师妹。”他顿了一下,又接着道,“你可得和小哥百年好合,好不容易追到手,别便宜了富婆们,半中间要是搞丢了,给我胖爷我丢大发人了。”


  吴邪别过头,没过几秒又转过头来,反手在他圆润的肚子上拍了一下:“瞎几巴扯!”


  连闷油瓶都道:“就是瞎扯。”他这句话不知道是说吴邪开头那句,还是说胖子这几句。


  但他们三个人对视一眼,吴邪豪气地一指旁边的电梯道:“走,端了他的老窝。”

  

  胖子哈哈大笑,勾住他的脖子:“这就对了,小天真!跟胖爷我混了这么几年,还没学会胖爷的本事吗?”


  吴邪从他肥硕的手臂下挣脱出来:“呸呸呸,和你学什么本事?学怎么用离心机加了水从陶片上往下筛植物粉吗?”


  胖子按了电梯,一撑墙做出壁咚的动作:“别看不起胖爷这本事,你们还真做不来。”


  他咚是咚了,但他一咚,以他的体形,几乎把吴邪咚进墙里,吴邪再次挣扎出来,看张起灵站在另一部电梯旁,心想这闷瓶子也不帮忙。未想到闷油瓶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道:“那部坏了。”


  吴邪和胖子同时抬头,这才发现他们站的这部电梯上的灯都不亮。他们二人再次笑了一会儿,跟着张起来上了旁边的电梯。盯着不断跳动的楼层数字,吴邪心想:我们今天能揭开一桩真相了。


  电梯开了之后,张起灵将邀请卡递给电梯边上的礼仪小姐,对方很快就将他们引到了一个巨大宴会厅。厚重的门与隔音装修隔绝了这里面的热闹声势,一开门,那衣香鬓影,酒色之气扑面而来。吴邪他们踏入后,大门再次将外界隔在了他们身后。


  吴邪四处张望着,想找到小花,倒是胖子先冲向冷餐台,尽管今天晚上的餐点也算丰富,但到底不如胖爷的意,尽是寿司沙拉糕点,与胖爷喜欢的溜胖尖炸酱面相差甚远,他边吃边嘀咕着。而吴邪一边盯着他,一边继续找小花。


  突然张起灵不动声色地道:“二楼。”


  这会场居然还有二层,吴邪抬头打量着,果然看到二楼其中一个露台边靠着一个黑西装粉衬衫的人物,大概对方居高临下早看到他们了,这会儿依旧在玩手机。找到小花,吴邪松了口气,看向内场中间的几个独立展柜,其中展着一些不算太重要的拍品,显然今天晚上的重点戏还没开始。


  他边看着展品,边四处看有没有陈皮阿四的人影,没几下他还真看到了。老头一脸祥和地同几个来客聊着天。他们隔着半个场居然也对上了眼神,陈皮阿四看到他们,微眯了下眼睛,皮笑肉不笑地看他们几眼,又转过头去。


  吴邪还来不及上去,就听着展台上铜锣一响,本日最重要的拍卖即将开始。吴邪拽拽张起灵,又拉上胖子,一起上了二楼。头两件藏品都不过耳耳,虽然来头未必小,但第三件是他们在网上看到的那件战国漆屏风,第四件是一件青铜重器,第五件一出,二楼上的几个除了张起灵都互相看了一眼:居然是三响环!


  “他知道我们要来。”张起灵淡淡地道。他们想引蛇出洞,对方就请君入瓮。


  道上有不少人都知道张大佛爷一生唯求这三响环,在第一次天价报出后,大厅也陷入了一阵沉默,接着细与蚊声的交谈声慢慢充斥了整个大厅,很快,有人举起了竞价牌,有了第一个人,就有更多的人,很快这件文物竞叫价到离谱的地方。这时陈皮阿四也举起了牌子,无论谁叫什么伸,叫完陈皮都会举一次,叫了几次,竟没有几个人再跟了。


  “这是,想用三响环来威胁佛爷吗?”吴邪低声道。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道:“放心。”


  说着,他慢慢走下楼梯,在竞拍槌定下最后的买家时,张家灵也坐到了陈皮阿四旁边。


  四阿公转过头来,微微一笑:“阿坤啊,好久不见。怎么和吴老狗的孙子混到一起了?身边都是这种人,不值得。”


  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从衣兜里拿出一样东西,递到陈皮阿四的脸前,这正是他从这老头的收藏室里顺出来的东西。


  陈皮阿四一见到这里就变脸了,伸手想拿,张起灵却又缩回手里。陈皮也收回手,只是向自己的手下打声招呼,对方马上就去准备,想来是要查他们的收藏室出了什么事。办完这些,他才冷笑地道:“这东西来历可不明,到时候你可说不清。”


  “比您说的清。”张起灵冷淡地道,他说着就要起身,似乎任务已经完成。


  陈皮叫住他:“等等,你是替那老东西来要挟我?”


  张起灵道:“随你怎么想。”他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陈皮再次叫住他,他们俩这么长时间,导致陈皮阿四都没有上台去拿他的拍品,让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陈皮一咬牙,显然张起灵手中那样东西对他来讲更为重要。他想了想道:“三响环给你,你把那个给我。”


  吴邪这时候已经站到了张起灵身边,他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张起灵要做什么,抢先一步道:“你先交出来。”


  陈皮冷哼一声,自认这里都是他的人,谅这些人也逃不出他的掌心。想到这里,便挥挥手,让手下把三响环拿过来。


  吴邪突然道:“四阿公,今天这件事,你是不是不怕我们先翻脸?因为你觉得自己没动过小哥手上这东西?反倒是我们说不清。”


  陈皮阿四冷笑:“张小哥手上这东西从哪儿来,我还真不知道,众人也都看到了,是他先坐到我旁边,把东西给我看的,用以吸引我的注意,来换去我刚用天价拍下的三响环。”


  张起灵这时示意吴邪接过送来的三响环,自己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塑封袋,将陈皮阿四收藏室中的东西放进了袋中。那是一个不太大的玉玺,大小不到一公分,战国造型,钮为鬼状。


  他把玺放到塑封袋里后,又装回了口袋里,淡淡地道:“这应该没我们什么事了。”


  陈皮阿四一时不解,隐怒地哼了一声:“还以为你们能拿着东西出去不成?!”


  胖子这知何时站到了他们身后,嘿嘿一笑:“那可就得各凭本事了。”


  陈皮阿四沉下脸来,对面三人夹角而立,而他的手下以及这场内的保镖也纷纷聚了过来,他有恃无恐般道:“你们这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他话音刚落,门被推了开来,一个老人身着军服,笔挺地走了过来:“或许要吃罚酒的人是你。”


  陈皮阿四看到他:“佛爷大驾光临,有何贵干?”说着有点颤巍巍地柱着他的手杖,转向张启山道,“虽然这内场里有不少东西,却也都是合法回流。”


  张大佛爷走到吴邪身边,吴邪却并没有把三响环交给他。张启山进来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多了个心眼,将三响环收到了自己口袋里,张起灵看了他一眼,虽然面上没有表情,眼中却全是赞许。张启山也看了看他们,脸上仍是威严,不知道在想什么,此时却也无尽顾及,只对着陈皮阿四道:“既然你说张小哥那玺你没动过,那么上面就不应该有你的指纹了。”


  陈皮阿四脸上一震,显然忘了这一件。别的东西倒好,玉这种东西是需要经常摩挲,不可以戴着手套,所以经年累月,这种玉玺上自然会有他的指纹。这就是张起灵为什么用塑封袋装起来的原因。


  胖子再次嘿嘿一笑:“这就叫当面坑你!”


  他们在来路的时候,胖子就教他们怎么让上面的指纹显形,而张起灵拿时候,都用了手帕,反而不会沾上他的指纹,那么显出来的指纹自然就是面前这位老鬼的。


  张启山接着道:“我们只要慢慢查你和那个收藏室的关系,总要把所有的拼图都对上。”他顿了一下道,“你可慢慢想,用什么方法能让你减刑了。”


  陈皮阿四已经松弛的面皮此时微微抖了起来,显然一肚子怒火,但对着张启山又不想掉粉。尽管他们的手下众多,也抵不过张启山带来的兵力。已经有两个制服小伙走到他面前,向他敬了个礼,比了个请,意思就是不要动武,好好配合吧。


  张起灵等他们走了,警方进来封场,才把口袋里的塑封袋交给张启山,淡淡地道:“吴邪说,要交给国家。”


  吴邪这时忙着给瞎子打电话:“你怎么样?四阿公的人刚才就过去了,有没有伤到你。”


  瞎子嘿笑几声:“用不着你挂心,有人疼我。再说佛爷的人一直跟着我们,陈老四的人一到,就被打了个伏击。”


  张起灵交了东西,带着正在打电话的人就往外走,似乎忘了吴邪手上还有一样张启山惦记的东西。张启山倒也不急,这两个小辈拿着,总有要和他换的时候,他闭眼前,这三响环总会成套。


  胖子跟在他们身后,又顺了一个橙子和一块蛋糕,边招呼着一脸无聊打着游戏的解雨臣,四个人形色各样,向外走去。


  “小哥,你怎么知道我想让你交出去?”等人少了,吴邪才侧头看向一脸直视前方的张起灵。


  张起灵嗯了一声,反问:“我们这行,弄到的东西,不都应该交给国家?”


  这事算雷声大,雨点小,看着惊险,结局平淡地完结了,他们不知道以后还会遇到什么。但他们都各自平安,就是再好不过的了。吴邪跟着他,满意地微微一笑。


  倒是张起灵突然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啊?我答应你什么。吴邪想象中的美好突然被打断,一时茫然,想了半天,却看张起灵微微皱了下眉,他立刻想起一件事,得意地拍上他的肩:“走,明天早上就带你回家。”


  ——fin——

最后这两章早想好了,总是忘了填这个坑,居然就坑了一年……现在算完结了一个心愿了。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