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短篇] 手

准备倒着写一个系列,从退役后的生活,倒着写到相爱相识。

前一篇在这里:逐梦


  看着屏幕中的夜雨声烦被围追,黄少天沉着地应对着,他相信最终他还是会成功。即使如此,只是一个训练而已,但他明显感觉到了手腕的压力。短时中,夜雨声烦再次出现了一个失误,他没有动,很快弥补了回来,终于杀出重围,看着胜利显示在他的屏幕上。


  他悄悄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手腕,赶紧做了一下手操,悄悄地左右看看,希望没有人看见他刚才的训练状态。看起来训练室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他再次松了口气,小声嘀咕了一会儿这个训练软件里的boss真是奇怪,就点开了下次训练。


  这是一种单机模拟,随机的地图和对战职业,模拟了各职业的招术,做为基础训练还是很练反应,然而不是他的反应跟不上,而是他的手……疼。


  黄少天喜欢一边打一边嘀咕,说说各职业的变化,每个招术有多变态,这个职业让他想起哪个选手,在用个招术的时候这个选手会有什么习惯,看本剑圣打败他!等等等等,当然也会散发到这个地图超像蓝雨后街的小吃店,周边的花园,场景做得不好什么的。


  但今天的黄少天话真少,喻文州在做完一场训练后,若有所思地抬起头,看向和他隔着一排坐在对角的黄少天。看黄少天还在认真地训练,他便调开了黄少天的记录,作为队长,他可以调阅每个队员的练习记录,便于随时和他们谈话。他看着他上两场的训练,微微皱起眉,将时间再往前推,将一周前的记录也调了出来,看了一会儿,他又往前推了一个时间段。


  看了一会儿,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悄声地站起来,绕到黄少天背后,看着他很快再次出现了失误。他皱着眉盯着黄少天的手,耳边听到黄少天用特别小的声音嘀咕着,难怪他听不到黄少天说话,原来他声音降到这么低。快速地说话是他集中注意力的方式之一,但他说这么快这么多,声音却压得如此低,与其说是要集中注意力,不如说是要转移注意力。


  尽管这样的训练最终还是赢了,喻文州看了一下屏幕上方的时间,比起他平常,耗时过长。想到刚才调阅的记录,他在看的时候就意识到,黄少天这个月用时越来越长,尽管这样的时间很多人可能不会注意到,但他认识黄少天太久了,这样的消耗对于他来说有点不正常。


  黄少天这时站了起来,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表情。喻文州微怔,突然意识到,大概自己站在他身后的时候,黄少天就感觉到了。此时两个人无声对视,就像火花突然炸开,旁边的蓝雨成员都莫名其妙地看他。


  喻文州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听黄少天道:“太热了,我要去吃点冰的。”


  春夏交接时的蓝雨已经非常热了,吃点冰的很正常,蓝雨食堂这个点都会有冰饮供正选们随便拿。喻文州想了一下,对其它成员说:“休息一会儿吧。”


  大家三三两两地打完手中这一局,也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准备去休息一下。喻文州则立刻走出训练室,却见黄少天并没有走远。就像知道他会追上来一样,他靠在训练室外的墙上等着他。看他走出来,不发一声,转身就走,就像知道他一定会跟上来一样。


  他们俩并没有进食堂,反而在其它成员没有出来之前,拐进了小会议室。黄少天随便拖了个椅子坐下,他张张嘴,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又不想等喻文州问,还是趁对方开口前道:“我手腕可能有点问题,上次去检查了一下,医生说是腕管炎兼腱鞘炎,腱鞘可能还好点,但腕管炎比较严重,应该是治不好了,我可能……”他顿了一下,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那句:打完这个赛季就准备退役。


  他舍不得,他在这里用掉了完整的少年和青年时代,他的朋友,恋人,都在这里,他的事业青春与爱都寄托于了荣耀,按理他没有什么后悔的,全国冠军,MVP,世界冠军,他都有,但他还是觉得,放不下。


  喻文州双手插在兜里,站在门边,看他慢慢摊开手审视着。电竞选手非常爱护自己的手,毕竟是赖以生存的重要“工具”,他一直以为,他们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他以为黄少天只会是某一天因为年纪增长而感到消耗太累,没有想到他会是因为手伤。


  “其实我的年纪也够了,就是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和孙哲平一样的原因退役。我也做过很多心理建设,可是没有做过这种。队长,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问问老孙,看他当初是什么感想,以后要怎么办,先取取经。”黄少天盯着自己的手,扯了个笑意,抬头看他。


  不用笑了,不要勉强,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喻文州很想这样回答,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队长,你会不会因为我退役了,手不行了,就看上别人吗?”黄少天见他半天不说话,突然开起玩笑来。他嘴太快,说完就有点后悔,忙干笑地道,“唉,你半天都不说话,我就活跃一下气氛,其实也没什么,没有人能打一辈子的,总要退役,你看黄金一代已经退了好几个了,我也不算早了……队长?”


  喻文州终于慢慢走到他身边,半靠坐在会议圆桌上,微低头看他,黄少天一时住了嘴。他知道喻文州生气了,他少年时代开始,一生气就面无表情,好怀念啊,其实他少年时代最多就是板着脸,现在花招就多了。


  正想着,喻文州握住他的手,抬到唇边,轻轻吻上去。黄少天不由闭上眼睛,微微有点颤抖,勉强地道:“队长,你唔好再咁啦。”


  喻文州竟笑了一下,舌尖轻轻在他掌心轻轻蹭了一下:“我怎么了?”


  黄少天猛地抽回手,居然一时没抽开,压着声音轻叫:“喻文州!”


  他的队长却坚持不肯放开,但腰更弯了些,离他更近了些:“所以在少天眼里,我和你这么多年,难道只是为了你的技术,你这双手?”黄少天看他似乎在微笑,眼神中却有点冷,不由微椅背里靠了靠,听他带着笑意般地道,“我可真伤心。”


  “喻文州!”黄少天再叫一声,但喻文州离开桌子,手扶住椅背,将他困在结实的会议椅中,堵住了他的嘴。


  完了,队长似乎真的超生气了!点算?!黄少天有点迷糊地想,他本来想推开喻文州,这可是会议室,谁要是突然进来可怎么好!可是喻文州一亲上来,哪怕带着几分生气,他还是忍不住抬手勾住对方的脖子,向自己这边压了压,亲得更深点了。


  “你去医院的事也不告诉我,你知道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你的记录后,冷汗都出来了。”喻文州终于放开他,变成了浅浅的亲吻,“结果你还这么气我!”


  黄少天忍不住笑了一下:“不是要气你呀,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怕你担心,而且,”


  “而且还怕我花心?”喻文州又亲了亲,微微离开点,“你怎么想的?”


  黄少天语速飞快:“我们毕竟在是荣耀里认识,如果离开了他,我们还有共同语言吗?”还能继续维持一段感情吗,像世上所有的情侣一样,持续下去,还是会分手?


  喻文州终于肯离开他一点,审视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诚恳地道:“对不起少天,这么多年,都没有给你安全感,是我的错。要不改天我们举行个婚礼?比如你退役发布会上?”


  黄少天愣了一下,忍不住拍了他一下:“痴线!这是安全感的问题吗?不是,退役会上结婚你才是怎么想的?冯主席能死给你看你知道吗?”


  喻文州笑了一下,他似乎终于不生气了,也拖了把椅子坐到黄少天身边,突然道:“少天,我其实挺害怕的。如果你退役的话。”在黄少天惊讶的眼神中,他靠进椅子里望向天花板,“我从出道开始,身边站得就是你,我不知道,如果你退役了,我该站在哪里。”


  黄少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相信喻文州没有考虑过自己退役后蓝雨的战术,毕竟作为蓝雨的队长,喻文州一直想办法把每一个人员都嵌在里面,不管缺哪一个人,都可以迅速转变,就像他们的队徽,像六星光牢中的利刃。


  然而听到这样的话,黄少天却能感受到他的另一面。不再是无所不能的战术大师,不再是游刃有余的蓝雨队长,作为他的恋人,喻文州有他最普通的软肋。


  “但是少天,你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的一生还有很长,或许我们以荣耀相识,相伴,但我们还会有新的未来。我希望你不要有顾虑,因为只要你在,不管你在哪里,我才有意义。”喻文州这时转过头来道。


  黄少天眨眨眼,靠进他怀里:“你闭嘴,你天哥我还没说那么多呢,你说什么说!听我说,我告诉你喻文州,虽然我退役了,我可是你见过家长的男朋友,不管你有没有举行婚礼的意思,你也是我的,我的健康就是你的健康,你的一切将来都有我的一半。你要敢因为我不能打荣耀就敢抛弃我,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


  喻文州笑了,将他搂得更紧点:“好的,天哥!没问题,天哥!”


  他们在这间小会议室拥抱,这里他们曾经为了一个战术吵过架,曾经反复地看着一段比赛研究着胜利的方式,他们曾经在这里一直工作到深夜然后趁大家都不在的时候悄悄地亲吻,现在,将在这里,决定蓝雨曾经王牌的未来。


  “少天,虽然我尊重你的选择,但如果你愿意,可以不要等着赛季结束,你随时可以退役,不用管别人怎么说。不要逞强,早点去看医生,不要等到我们都不能接受的最后结果。你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如果有人因为一个病号退役而说他不负责任,这个人才是不负责任的。”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背,亲在他的发梢。


  “好。”黄少天难得简短地说。


  这个赛季,尽管季后赛开始,蓝雨却大幅度地调整了战术,王牌黄少天不再出现在单人赛,而即使在团队赛,他出现的机会也非常少。媒体与粉丝都在悄悄揣测着,然而这个赛季就这样平静结束。蓝雨在止步四强后,突然抛出一个重大新闻:剑圣黄少天因为伤,本赛季退役。


  外界的哗然与他已经没有关系,黄少天站在蓝雨的顶楼向下看去,这个世界非常伟大,也非常渺小。岁月会记住他,但时光也会带走他。重要的是,他没有后悔的事情。


  喻文州是对的,强撑着打完赛季没有意义,因为他的失误已经越来越多,最终只会拖累队友,不如急流勇退。战要战得痛快,退要退得潇洒。他还是剑圣黄少天。


  不知道何时,喻文州也登上顶楼,和他一起看下去。过了一会儿,慢慢牵起他的手道:“想想我们去哪儿渡蜜月吧?”


  黄少天嗤笑一声:“婚礼都没有,渡什么蜜月?”


  “你要不让我在退役上办婚礼,我有什么办法。”喻文州依旧牵着他的手,像是不愿放开,“不过我们可以在游戏里办。”


  黄少天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转头亲了他一下,“怎么办?”

 


 

评论(9)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