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塚不二] to the place where you go 2、The excercise

2、 The excercise


   手冢带不二来的场地是他们这一区里经常用的场地,不二不止一次在晚上散步偶尔路过的时候可以看到加练的手冢从练习场里出来。初中的几年来,他时时都关注着手冢的走向,不但是因为他是部长,同朋友,更是值得深交的人。不二可以大大方方地承认,手冢在他心中与别人是不一样的。他觉得这没什么,手冢付出的努力,承担的责任,以及两个人曾经做出的各种约定,让手冢在他心中都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只是从今年开始,他觉得,这个存在让他的心里有点惦念不忘。


  有哪个好友会时时进入他的梦里呢?


  看着手冢在前面的背影,不二不由向他做了个鬼脸,手冢全然未觉,这让他觉得心满意足。


  总是喜欢在手冢背后调侃他,虽然当面调侃的时候也很多,不过这种感觉特别有趣。不二心想,他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自己这种心理。不过反省如果有用的话,他就不会在上一次反省后,下次见了手冢就故态复萌。


  手冢转身的时候看到他神游太虚,本想叫他一声,临时改了主意,拿上东西就走。不二条件反射一般,背起自己的包和他一同向场地走去。手冢在心里不由摇了摇头,放慢脚步等着不二走过来和他并肩。


  这个时候人还不算多,拿出练习的球拍,做了一会儿热身,不二看向手冢:“怎么,叫我一起来,是单纯借我一半场地吗?”


  手冢这时也热身完毕,站到场地的另一面道:“那不太浪费了吗?”


  不二笑了笑:“不要太认真嘛。”


  手受让走到网前,转着拍子:“Which?”


  不二故意叹口气,想了一下说:“Rough”


    手冢转了球拍,不二看着倒下的球拍上那个平整的T字,笑了笑说:“开局吧。”便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在发球前,手冢平平地说了一句:“我打球的时候从来没有不认真过。”


  不二一时有点失神,手冢的已然发局,不二手心一紧,反手接球:“手冢,这种程度的干扰对我没有意义。”


  什么对你才有意义?手冢差点脱口而出,然而他还是咽下这句话,把注意力全放在比赛上。


  这样的日常练习并没有必要用到必杀技,但是基础练习也是非常见功底的一件事情。即使是一种练习赛,一但开局,正如手冢所说,他也会全力以付,认真应对。


  这是对一个对手最好的尊重。


  不二对手冢这种态度十分欣赏,但如果让他这样做的话,他觉得自己做不到。他喜欢网球,从小就喜欢,打败对手,开发新的招式,想到更好的应对方法,那种在比赛中让人心跳加速的感觉是他享受的,但认真的话,他有时候想,这是个人喜好问题,再说,认真到什么程度也是对个人来讲,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很认真了。


  关于这点,手冢其实也知道,他那样说,大概也是因为自己偶尔和他开玩笑的原因。


  或者其实他还是对自己的态度不够满意,但是他觉得这是自己的选择,所以在非比赛的情况下,也不会对他苛求?


  直到第二局也被手冢拿下的时候,他才觉得,果然是应该端正一下态度。


  不过就算端正了态度,其实他也没有赢手冢的把握,他可不会像幸村那样发出,“赢他的人只有我”这样的宣言。他对手冢,在网球上,不是求一输赢的态度。


  他觉得,只要还在打网球,只要和手冢在一个队里打网球,他就可以一直坚持下去。他想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是看不到那样的风景的。


  不二一但端正了态度,这场比赛才真正开始。即使手冢,在面对不二这样选手,他也不敢掉以轻心。第三局被不二扳回去一局,交换场地的时候,两人侧身而过时,不二突然说:“手冢,如果只是基础练习的话,你能赢我吗?”


  这就是挑战了,不要手冢领域,没有千锤百炼之极限,不需要百腕巨人的守护,也不要消失的发球,纯粹体力与基础技能,谁更胜一筹。


  手冢停下脚步,与他对视,点点头。


  第四局,不二发球局。他深吸一口气,抛起了球。


  手冢,有时候,我也想认真一下,然后看看,是不是能看到你所说的风景。


  相对于有时候会走神的不二,手冢一向不会在比赛的时候考虑这些问题,诚然在比赛后,他会同对手交流一下当时的情况,但是比赛,哪怕只是练习赛,他也会专注于如何能让比赛胜利。


  只要一站到场上,就只考虑胜利的问题。这一点来说,确实是目前的不二不能达到的。


  想让他有求胜心的,通常不是比赛本身。无论是对观月的那一局,还是全国赛对仁国的那一局,甚至在学校里雨中对战越前的那一刻,他并不是因为自己想要赢而赢。


  “不要太介意过程,最终不是胜利了吗?”有一次手冢和他谈及这个问题,他拍拍手冢的肩,笑着叫他不要太介意的时候,手冢就觉得这有点不妥。但具体是哪里的问题,他还没有想到,甚至还没有想好如何能让不二更进一步,总之,这件事,他还是放在心上的。


  基础练习式的比赛,将对决时间拉长,但最初两局的失误还是没能扳回来,6-4的结果让不二微微唏嘘了一下,便转过头来:“好像目前还不能赢过手冢呢。”


  手冢并没有说话,如果是往常,他有时候会说一句:“那是因为你不想赢。”但今天他不想这样说,总觉得今天的不二,神情不太对。


  好不好问一下呢?


  在人情事故上其实不会太在意别人看法的青学网球社部长,在这个时候不得不犹豫了。因为不二,不是别人。而且,他也知道,在不二心中,自己也不单纯是同学和部长这么简单的身份,即使在朋友这一定位中,不二对他的看重他还是明白,这让他感激,也让他心里为不二留了同样特殊的地位。


  正因为如此,他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即使不二笑着打趣,其实也是放在心上的。就好像他嘴上不说,但不二说什么,其实他也会放在心上。


  但只是放在心上,似乎已经不够了。


虽然觉得大家应该都知道,不过还是说一下网球中,谁先发球是以转球拍来决定的,手持拍柄把球拍顶端朝下顶住地面,转动拍柄使球拍旋转,转拍之前负责转的选手会问:“Which?”那么对手可以回答“Smooth”或“Rough”,然后转拍。球拍转后落地,一面朝上,一面朝下,观察球拍底部(通常那里有一个字母,该字母一般是球拍主人姓名的首字母)的字母,字母若颠倒则为“Rough”,反之为“Smooth”。猜对者获得发球权,猜错者选场地。以及,正式比赛的时候,据说其实是抛硬币。(每次看比赛总是从第三局以后才看上的人,表示,谁从开局开了他们猜场地的方法了吗?)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