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冢不二] to the place where you go 4、the trust

工地搞不好要出问题,我老实更文吧


4、the trust


   对于手冢来讲,网球部的同期生都是可以依赖的伙伴,可靠的大石,用记录不断地为青学刷新水准的乾,一握球拍就会火力全开的河村,元气满满不认输的菊丸,以及,不二。


  他很难定义不二,不像最初就下定决心一起承担起青学网球部的大石,不二走进他只是为了一个未完成的比赛,随着三年共同的训练和学习,不二和他进入到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队员,同学,朋友,这些角色,其它人也都可以胜任。当然,青学网球部的每一个队员,手冢都很看重,但是不二被他放在了一个特殊的角落,因为一直解不开心中的谜,所以他就一直被放在那里。


  作为同期生,大家的熟悉程度自然比二年级要强,互相开玩笑的机会也多,但是敢于不断地挑战青学网球部长耐受力的人,除了乾以外,就只有不二了。乾的挑战还在可理解的正常范围内,尤其是站在球网两端,都会想要赢得比赛。只是不二不怎么想,在部活练习中,练习就只是练习,输赢从来没有被他放在心上。而在练习之外,不二开玩笑的范围就大胆而莫名,甚至上次把它单独叫到会议室看录相的结果,只是为了留下他来打扫卫生,还悄悄拍了照片与大家一起分享。


  即使如此,他也从来没有担心过,他相信不二,相信他即使只是在练习,在生活中总是比较松散,但站到赛场的时候,他心底还是由衷地尊重每一次比赛,每一个对手,以及尊重队员们为之奋斗的目标。正因为如此,他在每一场比赛里,看似轻松,其实也全力以赴。


  他的游刃有余,只不过是还没有遇到真正能激发他拿出全部实力的人而已。


  然而,谁才是那个人呢?


  手冢觉得,这样的时间太久了,是不是应该打破这样一个胶着的现状?他询问过,但不二给他的回答,他并不满意。尽管他们从地区赛一路走到全国赛,在他们即将毕业的这一年,也拿到全国赛的冠军,他也见识到了不二不断的进步,然而他可以肯定,这依旧不是全部的,真正的不二。


  他可以肯定,有一天,不二总会正视他自己,但是,手冢觉得,能够激进不二这一面的人,应当是自己。他曾经觉得,这是他对那一场未完成比赛的给予的原点,对刚入初中时期给予了自己信任的不二一个最终的答复,以及作为同学三年和青学部长应给于自己队员的一个回应。


  只是,他心里的这点肯定,在进入初中部的最后一年中,在每一次和不二的相处中,开始动摇。


  他是不是干涉了不二生活的轨迹?如果不二的选择只是一种愉悦的生活,那么自己是不是又有点强人所难?


  然而不二对他的决议,总是那么信任,就像当初他觉得会和自己有一场精彩的比赛是一样的期待。他相信自己可以撑起青学,在面临困境是,他在给予衷告后,还是全力支持他的选择。在他置疑不二的选择时,不二也从来没有辩驳过,反而认为自己确实出现了什么难以克服的状态。


  对于不二的这份心情,手冢总觉得十分珍惜,放在心底,只是放得久了,他总担心自己会辜负不二的信任。


  在今天接到不二的短信后,手冢虽然回答的非常平淡,和平日里每一次聊天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还是觉得眉心一跳。他想,他的有些预感,是不是就要成真了?


  想到这里,手冢觉得,他应该找个人咨询一下。他并非事事都全能,对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主动去找人来共同研究并不是什么丢脸面的事情。但是谁才是这个最合适的人选?他考虑了良久,最终还是觉得青学的副部长在这一方面当仁不让。


  大石接到手冢的电话时并没有觉得诧异,他们会就各种突发事件通话,手冢虽然话少,但是问题都说得很明确,电话里三言两语也能解决。但是这样邀约的事情还是比较少见的,这才是让他感觉到诧异的事情。他心里虽然想了许多,但是依旧爽快地约定了时间。


  放下电话,门铃就响了起来,玄关的门其实并没有关,他算好今天到访的人大概就是这个时间来,所以在接电话前就提前开了门。果然,还没有出自己的房间门,就听到搭档充满活力的声音:“嗨~嗨~,菊丸英二前来到访,快来迎接我啊!”


  大石探出头来,对他露出笑容:“早就准备好了。”


  坐到流理台上,大石看着英二在烤饼干时认真的样子,想到昨天晚上英二打来电话聊天的时候,聊天他给自家姐姐们用料理课上学的方式烤出的饼干大受好评,可惜大石没有尝到。聊着聊着就说到大石还要帮家里做家务不能现场去吃真是可惜,最终决定要今天要到他家里来现场烤现场吃。


  其实有时候他并不是很能跟得上英二突发其想的思维,但是,无论任何时候,他都欢迎这样的英二。看到他这个样子,大石觉得自己心里有多少负担,都可以一扫而空。


  那么手冢现在的负担是什么呢?


  三年来,从大和部长对手冢说,你有信任的伙伴,要做青学的支柱那一天开始,大石就自觉得和手冢站在一起。无论任何时刻,只要青学有需要,他们就会一同面对这个问题。


  但总觉得,今天,手冢来这个电话,并不单纯是因为社团或者网球的问题啊。


  “来,大石,啊~~~”突然的声音让大石本能地张开嘴,一块饼干落入口中,紧接着英二大声道:“小心烫啊!”


  大石慢慢地咀嚼咽下口中那块饼干,对期待的英二比了比拇指,看到他得意的笑容,突然想,手冢平常在家里的时候,有没有这样一个可以让他即使在无意识中,也可以相信对方去做这些小动作的朋友呢?


  不经意中,他脑中浮现中一个人,然后不由觉得背后有点冷。


  有些直觉,还是不要的好。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