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冢不二] to the place where you go 5


5、the unsatisfaction


  手冢约见大石的地方大石很熟悉,他们以前也曾约着青学其它的成员在这里聚会过,这里的各色茶饮还是让网球部的各个成员都感到满意,那次聚会大家一时没想到要去哪儿,这个地方倒还是手冢推荐的。


  尽管在部活以外的各种聚会中,大石操心比较多,但是他也知道手冢在默默地关注着,需要的时候给予适时的帮助,他们彼此信任,这样才让青学网球部走到现在这一步。


  但今天的手冢提出见面到底是为了解决什么烦恼,大石一时还拿不准。如果是为了过段时间的国家集巡,手冢电话中的口气不会是如此犹豫,总不该是感情问题吧,大石在路上为自己的想法不由都好笑了。


  他到的时候,手冢已经到了,他知道手冢习惯会早到几分钟,也没有什么歉意,打了招呼,手冢指指桌上的红茶:“自做主张点了这种,如果你有别的要求,再看看?”


  大石笑着摆摆手:“我对这个没那么多讲究,而且你也比我更了解。”他说着端起茶杯尝了尝,确实挺好喝的。他靠进椅背里道:“放假期间也有段时间没见了,感觉还挺好的。”


  手冢点点头:“还可以,按部就班。”他顿了一下说:“那天在电话里,我似乎听到了……”


  大石就笑了,接过来道:“是英二,你没听错,他在家里呆着也没事,所以来我家里用我们家的厨具做了不少饼干,还帮我做了些家务。英二在这方面其实还挺能干的。”


  想起同样是三年级但活泼过分的这位成员,手冢不由都想笑了,但是他看着大石开心地讲着假期和菊丸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心底突然就浮上几分说不明的情绪,有点羡慕,有点收紧。想到这里,他笑意都变轻了。


  很快就查觉到他情绪上的浮动,大石结束了话题,体贴地问:“我想你也不是没事就要和我坐坐的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看这个样子应该不是网球部的事情。”


  手冢面上露出几分犹豫,实际上,即使他今天在路上的时候,都有过要取消今天这次见面的想法,首先他觉得他这次情绪来得莫名其妙,要让自己的好友来帮助分担,总觉得有几分说不过去,而且这件事,他都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看着他的表情,大石再次觉得,有些直觉真的不能要。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是越前还是不二?”看到手冢讶异地抬头,他不由叹息:“你这个样子,要不就是因为网球部的问题,那就只能是越前了,但如果是别的事情,我觉得,大概是不二吧。”他说着正色道:“到今天这个地步,你还不放心他们两个吗?”


  手冢也觉得既然把他约出来,还瞒着也就没什么意思,而且大石对他的了解恐怕也是超过其它人,他只是沉默了一刻才道:“确实不是网球部的事情。”


  那就不是越前的问题,他还担心手冢是因为想着全国赛结束了之后,越前就飞往美国继续各种联赛,怕他不能完全担起青学的支柱这样一个担子,显然手冢完全担心的不是这个问题。那么不二,他也不由皱起了眉,他知道手冢基于各种原因,对不二总是抱有另外的期待,他以为经过三年级最后一年再加上越前这样一个引子,手冢已经放心了,没想到他还没有满意吗?


  手冢一路上想着怎么把这个话题切到合适的地方,在这个时候,他终于慢慢道:“你觉得,不二打出他自己风格的网球了吗?”


  大石讶然地不由张开了嘴,差点蹦一个“哈~?”手冢这是什么意思,不二在全国大赛前就已经让别人惊艳了,而到全国赛的时候更是不断进阶,手冢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二那样还不是自己的风格吗?


  手冢看着茶杯里的红茶,精致的骨瓷,茶汤的颜色衬着茶杯内侧口沿上描着的秀丽花纹,看上去似乎已经到极致了,但是手冢知道这只是外人看到的表象,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们恐怕还没有真正的体会到。


  但是,他算是体会到了吗?


  手冢心内想了许久,终于在大石专注的目光下,抬头直视他道:“我觉得很困扰,有关不二的问题。”他顿了一下,看着大石鼓励的神色,接着说:“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让不二发挥更多的潜能,但是,我又觉得,这种做法是不是根本就错了,其实不二原本不需要这些。”


  大石沉稳地嗯了一声,但心里忍不住想:原来手冢对不二想了这么多吗?身为青学网球部的部长,你难道不是只要想他在网球上如何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关心他需要?不过也是,如果心理层面照应不到的话,对部员的各项活动也会有影响吧。不过手冢你考虑过别人吗?或者说,你有这么细地为网球部里其它人这样考虑过吗?


  看大石默然不语的样子,手冢终于道:“抱歉,让你困扰了。”


  大石立刻回神,爽朗地向他笑了一下:“啊,不,你能这样告诉我,我还挺高兴的。毕竟比起你藏在心里,不知道又要干什么,身为副部长这样我比较放心。”说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自嘲地笑了一下:“你看,我还有不适应的时候,其实已经卸任了。”


  手冢郑重地说:“无论如何,你都是青学非常负责的副部长。”


  大石苦笑地摇头:“我们今天的主题不是这个啊。”他说着,正色地说:“手冢,你这个想法,和不二谈过吗?”


  手冢移开目光:“说过几次,不过,一般都是点到为止。”


  大石语重心长地说:“手冢,这个问题,你还是要好好地和他说才行。到底是否需要,也是不二说了算。你我在这里谈,其实没有什么进展。”他说着,微微一顿,“还是说,你有什么别的计划。”


  听他说到这里,手冢回过头来,难得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我觉得应该是瞒不过你,”他说道,语气正式起来,“我确实有别的打算,只是还没有定下来时间而已。”


  大石恍然,难怪,如果他有别的计划,目前的地步,确实不足以让他放心。不过这种想要更多才能满意的状态,对于手冢来讲,实在是不常见啊。想到这里,他说:“那你就要好好计划了,”他说着,却笑了起来,“但是,我觉得啊,手冢,你想太多了。对于不二来讲,或许,是愿意做到更好的。毕竟,他一直看着你啊。”


  然而这句话并没有让手冢高兴起来,他的神色反而显得更深沉:“这才是我担忧的地方,如果一个人的网球,是因为别人而发,那这个人不在他身边的时候,或者说失去了能让他发球的动力,他还能打出属于自己的网球吗?”


  大石不由瞠目,喃喃地说:“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不是,”他突然意识到手冢的打算,“你,终于下定决心了?”


  手冢点头:“所以说,只是没有定下来时间而已。”


  大石明白手冢今天叫他的意思了,他想了想,突然笑了:“手冢,放手去做吧,无论任何事情,你看,我们不是都走到这里了吗?”


  听到他的话,手冢突然觉得茅塞顿开,是啊,无论任何事,都要走过去,才能知道。


  他想到这里,冲着大石露出一个微笑:“你说的对,谢谢。”



********


其实这段还是犹豫了很久,总觉得似乎有点OOC,然而我觉得这个可能还是存在的。

以及,我自己都觉得这个文走向不对,想了半天终于恍然,因为他们俩个还没开始谈恋爱…………等开始谈就好了。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