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冢不二]To The Place Where You go 9

9、the leave


  看到手冢与大和前辈的比赛时,不二心中不知为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尤其听到大和队长说,他已经接到了秋天去德国的邀请。原本以为这个时间会不断地推迟,当初在全国大赛前夕就寄来过的邀请手冢也婉拒了。他以为,手冢会一直是“青学的手冢国光”。但看起来,似乎就要结束了。


  或者说,今天就要结束了。


  听手冢对大和前辈说“能让我再享受一下网球的乐趣吗?”不二就明白,这大概是手冢最后一次正式作为青学队长的对决。两位队长的交接,真正地完成了将青学带入全国的梦想。手冢已经完成了大和队长当初的托付,完成了他作为青学网球部部长的一切任务,要踏入属于自己的旅程了。


  享受打网球的过程,越前南次郎前辈也曾经在全国赛最后的时刻说过,就像大和前辈今天对手冢的劝诫,要为自己而战。


  这些话说得那么动听,然而每个人心中都背负着不同的东西,在未来这样一个如此虚幻的词面前,如何享受,如何为自己而战呢?在座的人之中,有多少站到那片场地上的时候,能真正的做到这两件事呢?


  然而,相必从今天开始,手冢就可以了吧?


  这样一个人,一个既能不负前辈重托,又能挥洒自己的青春的人,其实也是难得。他做这个决定,或者在这个决定中纠结,想必也是很久了吧。


  只是更没想到的是,手冢居然在完成了这一局之后,就准备直接退出集训,完成自己的梦想。


  不二拦住了他,他相信手冢不会拒绝他。


  因为手冢从来没有拒绝过他,即使最初的时候,他手伤初始,明知不宜比赛,仍是答应了他。在这个时候,手冢也不会拒绝他。不会拒绝他心中的最后一战。


  手冢答应的如此痛快,看他的眼神却如此坚定,不二还没想明白他的意思,便已经站到了他的对面。三年,他们无数次地站在一起,也无数次地站在彼此的对面。不知道何时开始,其实他的眼中,就只有这一个人了。他们彼此熟悉,彼此了解,就如了解自己一样。


  既然他要离开,那就连他的网球也一起带走吧。


  真是太了解了,所以这也不是好事。答应的如此利落,转身也如此干脆。不二在只剩他一人的比赛场上,扔掉了球拍,闭上眼睛。


  再见,手冢国光。


  以及……


  再见,过去的不二周助。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后,不二好好地冲了个澡,等他擦着头发出来时,就看到了一脸严肃的英二正坐在桌边等着他。一看到他出来,立刻就跳了起来,眼睛滴溜溜地转,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倒还是不二先笑着说:“你坐了这么长时间,渴么?我先泡茶给你?”


  接过他的茶,英二吱唔地说:“不二,你今天,唉,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你明知道打不过手冢……”


  “英二在我上场前就已经说过这件事了呀,你忘了?”不二轻松地拿过自己那杯茶,想了想,又从柜子里翻出临来前,姐姐给带的点心,“最后一包茶点了,今天就解决了吧。”


  菊丸看到精致的点心时,难得没有瞪大眼睛伸出手,而是依旧肃容看向他:“不二,其实你不介意,你看手冢那个人,我们三年同部,早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嗯,我知道。”不二低头笑了一下,把一块点心递给他,然后像自言自语一样说:“我只是没想到,我居然不知道自己了。”


  “啊?”菊丸接过点心,还是听到了他后面那句话,但在不二的示意下,还是赶快把手里的茶点吃掉了。由美子姐姐是个非常有品味的人,挑的茶点也很美味,菊丸别吃别感叹,真是好。但他吃完了,也不忘正事:“什么叫你不知道自己了?”


  吃也转移不了他的注意力了,看来还是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令人震惊了。不二托着腮看他,想了想措词,终于道:“其实,我是想,”


  “放弃网球是吗?”菊丸接口了这句话,他严肃地盯着不二,就等着他的回答。


  三六花组同学多年,菊丸看上去没心没肺,其实也是体察入微了。不二想到这里,苦笑地点点头。在菊丸发火前,忙道:“你看,我现在不是想通了吗?”


  菊刃咬牙切齿地看了他半晌,拍了下桌子:“这一点也还真是感谢手冢那家伙了,想必他也看了出来,所以才在最后的时候不再和你打下去。”他说着伸手按住不二的肩膀摇了几下,“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真是太傻了,明白吗!”


  不二笑着点头:“我现在明白了。”说着补充道,“也要谢谢英二,以后,一起好好打网球吧。”


  菊丸笑着点点头,终于忘掉了不二方才自言自语的那句话。


  送走了英二,不二把自己放到在床上,他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突然就在床上滚了两圈,然后将自己蜷进了被子里。这个时候,突然才感觉到脸都烧起来了。他今天在手冢面前,真是做了特别任性的事。不过想一想,他在手冢面前做的任性的事这三年来应该数都数不过来了,只是这件事,其实是他自己的事,却借着手冢的由头发作了出来,其中缘由,他还真是刚才在浴室里才想清楚。要不是英二在,他总算是压住了这个心情,让它沉淀了下来,否则他就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和手冢注视着同一个宇宙,但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视线转变了,变成了只注视着一个人呢?就算他开始注视这个人,他以为,以自己的性格,也会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看同一片天空。是什么时候,只要这个人在他身边,他其实都已经忽视了周边而不自知呢?


  感受他带来的鼓励,享受和他一起场上的感觉,只有这样,才觉得自己的网球有生命。甚至在他离开的时候,才会觉得,不如都放弃算了。


  这种感情,这种想法,手冢会感受到吗?


  “这要,怎么办呢?”不二用手臂挡住眼睛,小声地说着。


  他躺了一会儿,终于慢悠悠地坐了起来,连时间过到几时都不知道,他摸到被他静音了丢到一边的手机准备看看时间,却发现上面有一条不知道何时就传过来的信息,发件人写着:手冢国光。


  盯着来件人看了许久,他终于打开这条信息,内容一如既往地简短:“好好练习,随时联系。”


  短短几个字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之后,他才慢吞吞地回复:“你要去德国了?等我有空的时候去看你?”


  手冢的回复很快就到了:“嗯,随时欢迎。”


  不二回了一个笑脸后:“会让你刮目相看。”


  而手冢的回答却让他觉得脸再次热了起来:“我一直在等着。”


  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无论任何事。

 

————————————

其实这篇文不会太长,大概写到告白就结束,其实就是想写一下终于意识到感情变化的这一段历程而已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