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自深深处 (上) 精神病喻X精神病医院医生黄

此书已经成本,正以预售中:链接


说写就写

高能预警,私设多,崩得可能性大!

本书的标题来自王尔德的狱中书信集《自深深处》,在我第N次看到有DM文用这个梗来表达攻受之间甜蜜的深情的时候,我就很想问作者有没有看过原著,这部书实在从开篇第一封信中就能感受到王尔德与阿尔弗莱德之间那种感情所带给他的痛苦与从心深中的思考。<de profundis>本意其实是来自深渊,所以正好我想写一个这种心理类型的文,就用了这个梗,自深渊的痛苦,自深渊的爱与呼喊,也许是人性中被忽视的东西。


——————

(上)


亲爱的少天:


  疗养院里新送来许多盆栽,有一种白色的花特别香,我一直在想那是什么,后来旁边的护士小姐议论的时候我才知道那是桅子。可笑我也曾经在植物百科全书上看过这种花,结果它真得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居然还在想这是什么稀奇品种。


  所以我在想,人生真是充满了奇异的轨道,即使最平凡的事物,在完全不知其背景的人眼中,也可以变为得珍贵。而那些我们以为珍贵的,报之以善意的人或事,会不会其实根本就是充满了毒液的美杜莎?(注1)当我们满怀好奇地看向她的时候,她回报给我们的就是石化?不过假如一个人真的是石化的话,你说他还会有思维吗?那些被美杜莎石化的人是已经变成了石头,还是在石头里依旧有脑电波?可惜当时的人没有扫描仪器,不能通过连接现代的手段知道那些石像下的想法。如果石像中的人其实还是有思维的,而他们却把那些石像打破了,岂不是打破石像的人都是杀人犯了?


  所以人不能单纯只从表面来判断一件事物,而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不断研究背后的情况。但是我觉得大多数人,甚至包括我,都没有这样的时间和耐心地跟踪这个没有经济利益的事件。而且现在世界上的信息太多,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即使同一件事,他背后的信息量也十分巨大,但人们看到的只是这一件事的冰山一角,然后就按照自己所相信的那一角开始相信整个事件。或者有人能用辩证的方法来看这个事情,但他们可能看到的不过只是辩证的两面,而不是这件多边型事件的全貌,这样的时代,怀疑不再是一种良好的精神,而是一种时代的面貌。(注2)


  叶修总说我想的太多了,我还没有向你介绍过他,其实他在这家医院时间很长了,但是他从上周开始担任了我的主治医生,我原来的主治医生,那个留着胡渣的中年大叔(但据说其实他才比我大几岁而已,应该叫大哥,但我好怀疑),他转到别的科室了。叶医生今天查房的时候对着我说了很长一段时间话,虽然他每天对每个病人都要说很多话,但是我从来没有回应过他,因为他觉得我有妄想症,他觉得你是我妄想出来的人,你说这种人我会和他说话吗?但为了显示我自己教养良好,他每天来的时候我都会给他一个微笑,向他表示一下早上好。


             换了主治医生的

                 爱你的

                   喻文州 

                    1月23日



亲爱的少天:


  今天图书室又进来一批新书,其中有很多都是人生必读的五十本书,人生要去做的五十件事,人生要吃的五十种食物,人生要去的五十个城市。(注3)我非常好奇他们为什么对五十这个数字情有独衷,就像古代的皇帝们大概都比较喜欢九?但是九这个数字其实在古代指的是虚数,其实它代表了成千上万,无穷无尽,也是皇帝的一种野心。但是他们的书里真的只例举了五十种,这个世界上难道只有这五十个值得读的书,或者去吃的东西吗?那其它的人书是不是都应该送给秦始皇去烧掉?或者其它食物的菜谱也都一并烧掉,因为我们只要吃这五十种食物就可以了?但可怕的是那些城市怎么办?如果人生只值得去五十个城市,那世界上有超过七万个城市,(注4)它们该怎么办?难道等着巴比塔怒火也烧到他们的头上吗?


  世界上有那么多偶然性的事物等着我们在不经意间去发现,而总有那么多人想把他们的意志强加在我们的头上,并且认为他们才是对的。有些作者也许只是觉得在他眼中,人生苦短,先推荐大家把这些尝试了,这种思想固然有他的益处,但有更多的人,读了这种书之后,就以为自己掌握了什么天机,每天在别人的耳边重复着他们应该去做的事情。然而世上除了遵纪守法以外,人类应当没有必然应该去做的事情。即使有人选择终身平庸又有什么不好?如果世人都是比尔盖茨可以做得出窗口程序(注5),大概盖茨先生会去找点别的事情做了。就好像今天看到一个母亲来探望他的孩子,一直对他说“你一定要读这本书,这是别人都推荐的,读了就会好了。”我就真想叹气,特别想把她拉开,因为看上去她的孩子好可怜。


  我们生在这个世上,身之为人,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期待些什么呢?大概没有人知道答案,即使爱因斯坦也有遗憾,那么我们到底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难道需要别人来给我们指点迷津吗?读别人的书,或许能为我们对未知的道路提供一些想法,不过如果不按照成功人士提供的经验去前行就是一种愚蠢的话,但是照搬其行不是另一种愚蠢吗?


  可是人生如此漫长又如此短暂,未知的道路上到底怎样才能够正确的选择确实是一个问题。


  不过那本《人生必吃的五十道美食》附着菜谱,我试着做了一下,然后把锅烧了,真是,太不靠谱了。


              今天把锅烧掉的

                 爱你的

                   喻文州

                     2月5日


亲爱的少天: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母亲过来了,新闻里说,生日的时候是母亲受难日,所以我们要感谢母亲。但是想到我的母亲,我感觉很糟糕,相信少天你也有这种想法吧?


  也许每一个母亲都是望子成龙的,但是如果以生身之亲要挟,还算是真正的母爱吗?每当想起她说因为她是我的母亲,所以我的一切都是她的,都应该听她的时候,我就觉得心情很糟糕?


  为什么我们被告之生而自由却处处受制,不能真正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为什么我们的选择不得不成为“他人期望下的我们的选择”?据说人们通过快捷的方式控制他人后就会上瘾,(注6)难道父母不能控制别人的时候,就以控制自己的子女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心?那么人类到底为了什么才来到这个世界上?完成他人的愿望,还是完成自己的愿望?有多少人期待此生能过行善以换得下一世的快乐安康,又有多少人并不相信来世只是觉得自己行了善就满足了自己的人生?


  父母期望的“我的成功”与我期望的成功总是差距那么大,当年我进疗养院的时候,她抱着我哭了很久,我一开始也觉得很难过。无论如何,我长这么大,也还是有快乐的时候,正是因为她,我在拥有这个生命,感受到哪怕非常少的欢乐,辜负了她的期望我也觉得很伤心。只是她才哭了没多久就开始指责我,似乎我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全是因为我不听她的安排,而她全然不用负一点责任。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想,哪怕哪一天我就死在这个疗养院里,我也不想再听她说一句话。然而十分不幸,我无法从这里出去,而我在这里也是她安排,全然不能自主,依旧要依靠她,还要见到她。


  生命总是如此可笑,你想要得到欢乐,在此之前,就要付出想象不到的代价。这个代价与成功时那一次欢乐到底是不是成正比,却全靠人的主观情绪。我们的喜怒哀乐是不是真的只是我们内心盲目意志的折射?(注7)所以最近我总在想,人到底为了什么而活?


               还在思考中的

                  爱你的

                   喻文州  

                     2月10日

********

  “信又退回来了,查无此人。”魏琛嘲笑地把一封信扔到叶修的桌上,“就你还看着他每隔几天把信扔到邮筒里还指望着回复。你看这么久,他也没和你说过一句话。”


  叶修看了看了信,慢慢把信拆开:“我真是不明白,那样一个从来不说话的人,能写出这么多想法。按理说他应当思维活跃,但是他为什么对外物无动于衷?”


  “妄想症难道不都是这样?你又不是没读过书。别告诉我其实你半路出家,不知道从哪儿找得关系进了荣耀!小心家属告你!”魏琛拉开窗户,点燃一支烟,看着风把白色的烟带出窗外。


  叶修就着他的他的烟把自己夹在手上的烟卷也点燃,接着翻那些信。作为主治医生,他征得了病人监护人的同意,得以拆开病人的信件来查开蛛丝蚂迹,更何况这种查无此人的退件。看了一会儿,他感叹地说:“我真好奇他脑子里这个黄少天到底长什么样子。”


  魏琛不客气地笑:“反正不可能长你这个样子。”


  叶修的烟灰差点烫到他手上,他笑着说:“少胡说!”


  魏琛和他打趣了一会儿,也看向那些信,最后感叹道:“你说,连他妈妈都说没见过这个人,我们也去他的地址那儿找过,从来没有这个人,他就是不信。”


  正是因为他们反复地强调过没有黄少天那个人,甚至还带着喻文州去过一次他记忆中的地址,然而就是那一次之后,喻文州的情况骤然变差,最终演变成现在这样一言不发,只写信的状态。


  他们俩正讨论着这个病人,苏沐橙敲门而入,她冲着二人眨眨眼:“给你们看个新人档案。”她说着,翻开新的一页,上面写着“黄少天”,尽管通讯地址和喻文州信上的截然两样,但是这让魏琛和叶修还是摇头笑了起来。


  三人看了一会儿这个档案道:“等这个黄医生来了以后,一定要把他拉到喻文州面前。”


  黄少天医生大学刚毕业,刚考得研究生,暑期开始来这里完成他导师的一个合作项目以作为他未来研究论文的方向,他到的那天,叶修办公室里坐了好几个人,都等着他出现。黄少天拉开门还真被这个阵仗吓了一跳:“干什么?这是荣耀医院的欢迎方式?我来的时候我老师没说?难道现在精神病医院都流行这种欢迎方式了吗?”


  叶修伸出和他握了一下:“就是好奇。”他说着,对着魏琛笑了着摇了摇头。这个面前的黄少天看起来和那个外表一言不发内心文艺的要死的病人完全搭不到一起。


  黄少天倒好奇了:“有什么好奇的?难得你们好久没进新员工。”


  苏沐橙把桌上喻文州的病案夹递过去,笑着说:“因为这个病例。”喻文州的病案第一页自然介绍了他一直在幻想一个名叫黄少天的恋人。


  然而黄少天打开这个夹子,还没看到介绍,就看到喻文州的照片,他瞪大眼睛惊讶地喃喃道:“……文州?”


  咦……!!!叶修办公室里的人都惊讶了!不会吧!


注1、希腊传说的女妖,据说是嘲笑了雅典娜所以被变成了美面蛇发的样子,看到她会变成石头。

注2、最近的一些社会学理论认为信息过于爆炸对人类的判断能力起到不良影响

注3、人生最值得去的五十个城市,某一年国家地理发行,我影响中是2011年左右,这本书找不到了。

注4、有人统计在联合国主权成员国下有七万多城市

注5、窗口程序,windows的中文,以前看过一个综艺节目,想不起来名字了,但那一期的主题是讨论非英语化,主持人说,那我们进入办公室以后,是不是要说,打开电脑,激活窗口,打开你的办公室软件(office),编一个文字(word),但PPT怎么办,难道我们要说力点软件吗(PPT全称powerpoint,即力量的点)这段太有趣。

注6、来自《怪廦心理学》

注7、来自叔本华的选集


评论(32)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