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自深深处 (下一)

上次忘了贴,这次补上这句话:高能预警,私设巨多,崩得可能性大。

————————

下一


亲爱的少天:


  科学似乎就是在证明过去的科学都是错的,那么人类是不是也是在不断地证明过去的人都是错的。自然,这种证明从理性时代就开始,不断地否定与进步就形成了螺旋上升,但也会出现许多悖论。(注1)如果它是错的,那我们现在做的,是不是也错的,未来还是错的,一直做下去,会不会并不是螺旋上升还是一种螺旋下。我们自以为成功的努力,是不是正在建设一条把我拉向深渊单行线?


  我觉得我正在做这种努力,自以为正在努力上升,其实睁开眼发现自己越来越深。然而我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一直坚持。因为如果连坚持都没有的话,也许睁眼就是在地狱了。虽然,也许我现在比地狱好不了太多,但总归还不是。但是我很担忧,如果我做到最好,发现我推开的那扇门还是地狱,我该怎么办?


  ……………………


亲爱的少天:


  其实我并不想去疗养院,如果我住进疗养院的话,以后可能连读书的机会都没有了,那我原本的梦想可能就不复存在了。我有时候想,我还能去读航空材料学吗,还能像当时我们说好的那样,做一个卫星吗?我还记得,我希望我们国家以后也可以定制私人卫星,这样我就定制一下,我自己设计送给你,就叫少天号。是不是以后都没有这个机会了?想到这里,我真得很努力配合医生,我想,只要我有机会,还在世俗认定的社会中,我总会和你见面,这样我总还能继续。


  你说自己有梦想就要自己努力,我也一直在坚持。即使如此,我也在想,当初能在王医生家门口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正因为有你,我才开始明白,原来人可以有那么多选择,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


   ………………


少天:


  你真的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吗?这在心理学里并不少见,人为了满足自己的心,在自己的精神中创造另外一个人,也许是他另外的人格,了许是他想象中的朋友,就像在镜中画一个自己,做一个伪装。如果是这样,我也可以认可我自己。


  但是你的出现那么真实,你说的那些话,与我的人生如此不同,我自己怎么可能想象得出来?


  可是母亲今天给了我地址,我找到那里的时候,确实没有你,也没有王医生。难道那整整半年时间我都是坐在教室里发呆,而我的灵魂却想象出一个王医生和一个你?那我想象力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但假如是真的呢?你确实是我想象出来的,我还想象出了什么?会不会连我以前得奖的情况也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母亲说她再也不想容忍我了。那假如我的过去都是我想象出来的,而她容忍了我的想象,帮助我隐瞒,她确实可以做到。那过去我的到底做过什么?


  哪些是真实,哪些才是虚幻,哪些才是我的人生,哪些才是我的未来?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分辨不清了,拉开窗帘感觉外面全是我想象出的,蓝天白云会不会也是我自作多情的想象?其实现在正是黑云滚滚,大雨瓢泼?


  如果万事万物之理不过尽在吾心,那我想象的一切,其实也是存在就合理?


  我觉得我很难组织起语言来说这一切,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喻文州


              202X年5月19日



亲爱的少天:


  我今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医院里,但是为什么在这里我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我记得上一次给你写信后,我想组织一下语言,和你说一说最近发生的事情,也想理清一下自己的情绪再告诉你。所以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了很久,却也没有想出所以然。等我再睡醒的时候,居然就已经在医院里了。


  我一睁眼就听到我妈哭着问我为什么要扔下她一个人,真是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扔下她,她有什么可以被我扔下的呢?我和她说:人不都是一个人走在自己泥泞的道路上。(注2)那我们俩个不是各有各的责任,即使被我扔下,她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结果她好像崩溃了,我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她,其实我很想和她说,你有你的生活,不是只有我父亲和我。


  结果她告诉我,我前两天自杀割腕。她的话把我自己都吓坏了,我怎么可能会选择去死呢?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完,虽然有时候我也觉得,也许死亡确实是一件十分轻松愉快的事情,但是人怎么能这么随便就逃避自己的责任?但是我手上确实有一道伤,感觉还挺深,难道在我想事情的时候,我失去了一段记忆,然后这段记忆自主安排了我的人生,让我割断了自己的生命?


  最近时常感觉时间大片的流逝,一抬头时间就已经不对了,我觉得很混乱。不知道你的梦想实现没有,如果你是真实的,而且你也实现了你的梦想,或许有一天,我就是你的一例研究病例了。


  衷心期待那一天。


                喻文州


                202X年6月5日


  黄少天从头翻着每一封信,他旁边还放着喻文州的病案,每一封信的时间前后总是对应着喻文州的一件事情,了解一个病人的过去,就好像抽丝剥茧地看一本推理小说一样。当他看到喻文州开始怀疑黄少天这个人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那一封信后,他转头去看喻文州时间表,发现在那之后没多久,居然是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喻文州割断了他手腕上的主动脉。然而下一封信,他就显示出完全没有这件事记忆的状态,那么时间轴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转变。


  他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看看表,拉开门走了这出去。这个时间正是夜间巡视的时候,今天巡视的医生他不太认识,下午把一切都搞定后,叶修才想起来应该把他介绍给全院的医生,这才开始带着他一个科室一个科室的走过去。荣耀属于本城重症精神病医院,反而没有像一般精神病医院科室那多(注3),就是如此,他要记清所有的人还是费了一会儿功夫。今天巡视的医生很沉默,他跟着走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停在喻文州房间的门口。


  无论如何,喻夫人出手还是非常大夫,何况喻文州情况比较独特,院里给了他一个单间。巡视医生看他的样子,问他:“看看?”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对方已经给他打开了病房门,并指了一下锁的方式,让他出来的时候自己锁上。黄少天摸摸头,还是走了进去。


  喻文州的房间并没有拉窗帘,他似乎没有这种习惯,就是外面的光线也依旧能睡好,当然,也有可能是药物作用,因为今天早晨的情况,叶修在晚间的药物中给他开了一些带有镇定成份的药。根据楚云秀的介绍,喻文州吃药的习惯一向良好,不用诱劝也不会强迫。(注4)开什么药吃什么药,就像他在信里说的,他一直在配合医生。


  黄少天就着窗外的光和墙上的一盏小夜灯,站在床头看他。白天的时候太混乱,他都没有看清喻文州的样子。他记忆中的喻文州一直在十七岁,不过那时候就十分清秀。现在长大了以后,安静的时候依旧可以看出当年的轮廓。如果没有这件事,就冲着他这张脸,无论他性向如何,一定会有许多男孩女孩喜欢他。何况他性格其实非常好,虽然第一眼的时候并不是特别愉快,但是喻文州很快就向他道歉,说明他这个人性格克制而有礼。日后的每一次见面,黄少天都觉得他脾气真的特别好,简直是许多学生当年眼“别人家的孩子”。记得喻文州当时曾经私下里忧愁地说,自己只会读书,简直不能融入社会。那时候黄少天还想,会读书还怕什么,现在想想真是傻。


  人是社会性动物,总要在某一个方面实现自己的价值,得到认可。也许是家人,也许是朋友,也许是自我满足。(注5)他觉得喻文州很好,但是也许,当年的喻文州从没有在任何方面得到一个认可。


  他微微蹲下身,轻轻握住喻文州的左手,上面有两道伤口缝合的痕迹,他微微转了两下,轻轻吐了口气。见过病人自残是一会事儿,但见到自己的朋友自残是另一会事儿。叶修和魏琛可以轻描淡写地谈这件事,但黄少天不行。


  拉住喻文州的手,他轻道:“我以前答应过你,等我考上了,就把你从王杰希手上转到我的这里,虽然当时没实现,现在最终还是完成这个诺言了。你放心,我总会找到办法的。总有治好的分裂症,不是吗?(注6)”


  他话音刚落,就觉得喻文州的手动了一下,他不由抬起头来,看到喻文州偏着头看他,琥珀色的虹膜像是宝石,看上去并不冰冷,但也没有什么温度。两个人对视了半晌,就在黄少天觉得他可能要说话的时候,喻文州抽出了自己的手,拉起了被子,又闭上了眼。


  黄少天轻出了口气,觉得自己紧张的腿都不会动了,他慢慢站起来,揉了揉腿上的筋,回头看了看似乎又重新陷入睡眠的喻文州,最后叹口气,轻声说:“明天见吧。”便按着夜巡医生的提示,把门锁好走了出去。他在门边站了一会儿,又悄悄地从窗户上看过去,却失望地发现喻文州真的睡着了。他嘀咕地说:“小说都是骗子,不是说这种时候一般都会在男主背后悄悄睁开眼睛吗?为什么是睡着了呢?”


  他回到办公室,把书信整理好,索性也没有去宿舍,直接在办公室里的折叠床上凑合了一晚。等第二天叶修过来的时候,一推门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叫他,就见黄少天揉着眼坐了起来。叶修边叫他快去洗漱,边嘀咕道:“年轻人就是精神好。”


  等黄少天回来,叶修把夹子往他身上一拍道:“虽然喻文州的事你要上心,不过来实习就得坐班,去吧,和你魏老师一起坐诊去吧。”


  黄少天拿起夹子翻了翻,魏琛不但要坐诊,而且还要查房,此外还有预约好来复诊的,他整理了一下,按着记忆中的路线跑到门诊部,魏琛果然已经开始坐诊了,他坐到边上,一边记录,一边帮忙。来治疗的人远比想象中的多,和普通医院的内科也差不离。等早晨的班结束了,魏琛和他一起吃了个午饭,就去查房,查到半中间还遇上了叶修。三个人讨论了一会儿,把各房的问题都看了。这才回到办公室,黄少天这才把昨天晚上整理的东西拿出来说:“我有个想法,假如文州在给我写信的话,我可以给他回信啊。”


  叶修看了他一眼:“我昨天就想和老魏让你这么做了,原来不知道有你,现在正牌出现了,能用的就得用上啊。”


  黄少天撇撇嘴,顺便从窗户向外看去,指指门房边上的邮箱:“和邮局商量一下,把这个邮箱移出去,我们钉给假的,省得我还得等退信。”他说着拿手机打开X宝说,“看到没,定制一个邮箱也可以做到。”(注7)


  魏琛支着头:“没人报销哦。”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哥出钱!”


  叶修冲魏琛笑着摇了摇头,两个人互相挤了个鬼脸。这个病例,无论成功与否,绝对可以成为荣耀医院史上的一大奇闻。


注1、否定之否定并用在很多学科上,目前还是非常有影响力。这个高中政治下属的哲学篇应该有讲过。大学马克思理论,至少我上大学的时候,还是必考项。加油……

注2、路加福音9:23 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其实这句话最早的意思大概就是要跟着主,完全奉献给主耶稣。但现在似乎都转变了意思,要让自己能承受起世界的压力。

注3、综合性医院咨询一般叫精神卫生科,但专业精神病院其实科室也不少,一般来说分为精神鉴定科,儿童科,老年疾病科,重性精神科,神经性精神科,心理咨询科,康复科,压力管理科等等。也有专业的住院部。

注4、精神问题有时候可能是身体内部缺少某些元素,吃药完全有治愈的可能,尤其是抑郁症。百忧解就是常见的治疗抑郁的内容,不同的精神病有不同的假说,比如说认为身体内缺管氨酸,安非他酮等等。

注5、来自马洛斯的人本主义理论

注6、抑郁症有药可治,但目前没有发现可以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一切都是假说,有认为是下丘脑问题,有认为是脑垂体的问题。顺便说一下抑郁症,有医学试验证明,抑郁症在身体内可能制缺管很多东西,钾,甲状腺素,羟色胺,甚至多巴胺。简单来说,就是可分泌让你快乐地荷尔蒙都出现了问题,轻度抑郁能过运动(产生多巴胺),吃药,睡觉(休复荷尔蒙紊乱)是可以解决的。但一但进入中度,就麻烦了。因为抑郁症会引发其它并发性分裂症(就像喻总一样)一但进入这种状况,药物就很难解决了。中医说有有阳虚阴虚阳亢阴亢等多种因素,西医目前就是上述假说,他们是通过解决脑部解构和生物分泌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难怕是怀疑,一但觉得有抑郁倾向,可以立刻向正规医院的精神卫生科咨询。不要找莆田系,上次我在国家精神监控中心和某莆田系安定医院网站做了同一张(一模一样啊!)的心理测试卷,莆田系说我中度抑郁尽快到本院来就诊,国家监控中心表示,您多虑了,你健康得不得了!我XXXXX的OOO!

注7、淘宝定制邮箱,壁挂式大概二、三百,邮筒约二、三千。体量不一样,价格差别果然也不小。


评论(16)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