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自深深处 下五

  黄少天周末终于有空去医院的时候,叶修扔给他一张鉴定报告:“虽然认知还是有些问题,但已经不算大碍了,感知障碍什么的基本也稳定下来,情绪稳定,唯一的问题是离散人格,我们一直以为是先兆,但其实早就发生了,只是因为他不交流,所以我们没办法鉴定出来。他的两个人格中一个还在十七岁,一个却一直在成长,某种程度上来讲,写信给你的两个人格都有,但是一直把他隔离与世外的,是这个成长起来的人格。”


  “保护他的十七岁,每次这些人格说的都比唱的好听。”魏琛果断地吐槽。(注1)


  “那就是解释得通为什么他写信的时候,有时候的腔调就很幼稚,有时候却十分成熟。”黄少天这时候终于算是比接到信的那天冷静了许多,或许办公室里总有一种气氛可以让他站在医生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叶修玩着手上的纸,灵巧地将它折成一朵花:“或者唤出他的十七岁人格,或者让他成长中的人格吞掉主人格。其实后者搞不好更稳定一点。”


  黄少天扯过那朵花转了一会儿才问:“你们和他谈过后,他自己觉得怎么样?”


  “他现在还在找回记忆中,虽然恢复了不少,但是他这几年的记忆依旧有点断断续续,而且,”叶修说着也觉得有点头痛。


  黄少天从他的停顿中联系到刚才魏琛的那句吐槽,接过话题道:“他并不想配合你们来解决他不肯长大的那个十七岁?”


  魏琛烦躁地敲着桌子:“这家伙的意志力其实很强,我总觉得他在计划什么事。幸好他只是分裂妄想,不是什么暴力倾向,否则他要精神犯罪的话,才是麻烦。”


  “文州才不会,他一直希望造福人类,他以前就有一个同龄人都不能理解的梦想。”黄少天果断地护短,还不等魏琛说什么,接着说:“我想,他大概在等着整理好记忆,对我发大招!”他说着,抓着已经被他抓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也有点烦躁地说,“你们没看出来吗?这家伙一恢复就要继续他当年没干成的事了!他这个人怎么这么烦!”


  叶修和魏琛福到心灵,立刻明白了黄少天这句话的意思,突然就笑出来,虽然这是不对的,也很没职业道德,但这件事确实十分可笑。


  当初喻文州就是向他妈妈说要和黄少天交往,才导致喻夫人中断了在微草的治疗,而在那之前,正是喻文州向黄少天告白的时候,这就是黄少天所说的,他当年没干成的事了。


  这也正是喻文州所说的,让黄少天搞清楚他要的一辈子是什么再和他联络。


  叶修他们虽然笑,却没有多说,这种话题没能说,否则就像是要挟对方配合他们进行治疗一样。但其实结果会如何,他们心知肚明。


  就看黄少天在办公室里转了几圈,问:“他现在还是不肯见我吗?”


  “病房在哪儿走,你又不是不知道。”叶修指指门,意思任你去试。


  黄少天无奈之下,只好去病区找他,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喻文州慢悠悠正夹着本书从图书室往过走,他就站在病房门口堵住他。喻文州倒也不着急,也不说话,他就这么看着黄少天,就像他第一次晚上溜进他病房里他想来的时候,那样看着他。黄少天拳头都捏紧了,他也不动声色。最终黄少天气馁地说:“你就知道抓着我的弱点不放!”


  喻文州歪了下头,似乎没听懂一样,但是他脸上却露出一个轻轻的笑意,黄少天实在没办法,只能让开门,看他拉开门,又轻轻地关上。


  那道门像隔着两个世界,如果喻文州不想打开,他就毫无办法。


  他轻轻把头碰触在门上道:“文州,你说你自己要想办法,那我等着你。但你别忘了,你现在其实在我的地盘,我才是这个领域的专家。要是你一直走不出来,迟早一天你得成为我的病人。我相信你不想到那个时候,那你就在我能挂牌之前,快点出来吧!”


  等黄少天回了学校,叶修给他发了条信息:“喻文州向我投诉,说你威胁他。要求病人人权保护。”


  黄少天立刻就怒了:“你告诉他,他在我这儿,没人权,没人权!他做梦!”


  过了一会儿,叶修又回复:“虽然我不实在不想管,但喻文州说,就算哪天你哪天变成他男朋友了,他也有人权的。我觉得他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你就气我吧!叶修,帮他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有,你告诉他,想得美!”黄少天气哼哼地发完,心想喻文州真是蔫坏,亏他在医院的时候还觉得他好萌,怎么恢复了以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过,总归还是恢复了比较好吧。


  黄少天抱着枕头在宿舍床上翻了两圈,感觉到手机震动,上面只显示了几个字:“要熄灯了。”


  这就是喻文州借叶修的手机发的了,他也慢慢回复了两个字:“晚安。”


  叶修要回自己的手机道:“你申请个新号,搞个手机自己和他发不是比较好?”


  喻文州想了想说:“难道我发消息不需要向你申请吗?”


  这好像还真需要。叶修玩着手机,感觉他还有话要说。


  果然,就听他说:“而且,要申请新号的话需要身份证,而我的一切证件都在我妈那儿,我还没准备好和她说话。”


  叶修心里吐槽,你谁也不想和谁说话,就和哥说话。要不是因为你是我的病人,其实我才不想和你说。他觉得喻文州就像书里说的那种人,如果上了天堂,天使说左边是通往天堂之门,右边是通往天堂讲座之门,他搞不好要先去听讲座,而不是直接去天堂。理性的人其实是感情是十分迟钝。(注2)


  看他那个表情也知道他内心在吐槽自己,喻文州也不以为意,只是向他道了晚安,在他拉开办公室的门前,他在他背后道:“文州,听句劝,活得糊涂点,也没坏处。”


  喻文州回过头道:“都清楚的人才有资格装糊涂,本身就糊涂的人,不过是装聪明。我现在,还没有资格糊涂。”


  叶修摆摆手,示意他快回去吧。等他走了,鉴定科的周医生正好进门,目送他离开,半晌吐出几个字:“挺清楚的。”叶修几乎泪目:“小周你是个明白人!”


  病人积极配合治疗是医生求之不得的事,何况喻文州各方面指数都表现良好,对他的评估也一直是直线上升。事情顺利地让他们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的时候,叶修接到一个电话。

 

  他放下电话,心里微沉,喻文州最近的状态太好,有时候让他们觉得会忽视其实他依旧是个重症精神病人,不能受过分的刺激,甚至他的痊愈评估都一直没有通过。这个信息到底要不要告诉他?考虑了一会儿,先给黄少天发了个信息,半晌才往喻文州的病房走过去,他站在喻文州身边半天,对方满是怀疑地抬起头来,看他那个表情,突然反问:“是我爸还是少天?”


  叶修嗯了一声说:“文州,是你妈来电话。”他说完就不再说下去。


  喻文州听完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甚至没有做出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才问:“我妈是希望我去看看?”喻文州这时候轻声问。


  “如果你能。”叶修想了想,总觉得这件事只能让喻文州自己选择。


  喻文州站起来问:“我能换件衣服吗?”


  他的衣服倒是不少,喻夫人每次来看他的时候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已经痊愈,都会带各种衣服,只不过有些衣服都被叶修没收了,上面的装饰都有可能成为病人用以自尽的工具。现在没有什么问题,叶修自然把衣服找出来给他。等他的时候,叶修想了想,还是给黄少天发了个消息。


  黄少天学校离医院更近,在他们到达医院的时候,他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喻文州路过他的时候,他突然伸手牵住他的手,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这次倒没有抽开他,就让他这样感受到他指间的冰凉。


  喻先生病情早就是拖一天是一天,好在他前半生致力于赚钱,这样的重病对他来说也不算太大的困难。但喻文州的出现还是让他病房外的人都吃了一惊,喻夫人却霍的一下站起来,然后咬牙切齿地看向周围的人。这个情况一目了然,恐怕大家都以为喻文州出了什么事,等着喻先生一咽气就来欺负孤寡了。


  这次喻文州竟然径自走向母亲,他双手在母亲的肩上按了一下,然后走到床头,轻轻叫了一声:“爸。”


  喻先生喉头咯咯作响,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好点没?”


  就像所有的子女报喜不报忧一样,他轻声说:“基本都好了,你不用担心。”


  喻先生笑了笑,声音霍霍作响,颇为可怖,但这样的声音下,他居然说:“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有钱!”这么几个字他说着,气就有点不足,休息了半晌,又抓住他说了一句,“赢利的股票都不要卖,也谁都不要给,就没人敢欺负你。”


  这句话虽然短,喻文州却立刻明白他爸爸做了什么样的安排,他立刻转头去看了一眼母亲,却看她没有任何表示,显然已经知道这个安排。但这些话已经耗尽了他所有力气,跌回床头,仪器的血氧信号就开始报警,医护人员马上就过来,但显然这样的情况已经没有什么措施可做,护士征求了喻夫人的同意,开大了氧气浓度。(注3)


  注视一个生命逐渐消亡还是让在场的人多少觉得有点残忍,喻夫人已经控制不住号啕大哭,其它人不管是来分财产还是闹事,这个时候最终还是闭上嘴,走了出去。


  停尸三天到火葬的过程,喻文州看上去清醒的像是出院多年。叶修和魏琛还有工作,不能一直监控他(注4),所以这件事委托给了黄少天,喻夫人大概此时已经没有精力来警惕他,喻先生最终将大部分财产还是留给了他们母子,外室只留房产现金,不涉及公司权力与股票,但毕竟许多投资还有合伙人。喻夫人多年没有用的才能此时全部彰显,反而倒是把葬礼问题全留给了喻文州。


  “老太太也真放心,不知道她儿子现在还不稳定吗?她是不是觉得能出院就没事了,她儿子现在就健康得和田里跑得水牛一样!她到底有没有一点母爱和常识啊!”黄少天在没人的时候噼里啪啦地给群里发信息。


  “她现在哪有精神顾那些,要是财产没了,你家喻文州估计连咱们医院都住不起了。”魏琛抽空回复他。荣耀是本城最好的医院,从住院条件到医生配备已经算是最优化了,喻文州那个单间每个月的住宿费用就高得不得了。


  要按很多人想法,这种人还要住精神病医院真是太作了,要是像农民工一样天天工作才不会得这种病。然而这种是一种无知,即使是穷困地区,依旧有大量精神病人员,只是他们得不到救治而已。(注5)无论是家庭条件好坏,得到这种疾病都和得癌症一样,恐怕没有办法选择。只不过喻文州确实有一大先天条件就是家世好,能得到最好的医疗而已。


  黄少天抬头看着喻文州穿着黑西装向每个来悼念的人致敬,似乎对后堂他母亲和他父亲遗留下的各种问题人员发生的争论充耳不闻,但越是如此,黄少天越是觉得心惊胆颤,生怕他刚稳定下来的病情会发生反复。


  火葬结束后,喻文州和母亲面对面似乎相对无言,最终居然是喻夫人说:“你还没好吧?那就先回医院吧。我和你爸斗了一辈子,还斗不过他手底下那帮智商没他一半高的人吗?”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慢慢倾身给了面部已经开始衰老的母亲一个拥抱。


  回程的路上,虽然喻文州没有说话,黄少天却一直在说:“我上次和王杰希通话,他说你妈最近一直在参与他的一个集体疗法。(注6)效果很不错,都是一些和家人沟通不良的人,而且还经常参加一些科普,大概对你的问题也有所了解吧。其实老太太找点事也挺好的,不过估计她以后会很忙,你家应该事儿挺多的吧……”


  他说得口干舌躁,知道喻文州也不会理他,但他总觉得不说点什么就有点害怕,连喻家公司的司机都看了他好几眼。半中间停顿的时候,喻文州从置物格里找出一瓶水递给他,他惊讶地接过,喃喃地说:“谢谢。”喻文州却依旧没有说话,给完他水后,也不看他,只看向窗外。


  等回到医院,喻文州竟还知道向叶修去销假,然后回病房换了衣服,就把自己反锁起来了。这下连叶修也不由紧张了一下,喻文州房里监控都关了一个月了,他们又把它打开了,打开就觉得不太好,喻文州倒是把自己摊在了床上,但是他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这种情况并不是什么好现象,起码他平常发呆都是坐在窗户前,看起来还比较温和,这次情况就不太好了。


  连魏琛轻声念叨着:“可千万不要前功尽弃啊!”(注7)

————————

下一章就完结了,预告一下:喻文州与自己的最终对决,黄少天与他的最终对话,爱的修炼任务完成get!

  


注1、目前有很多研究认为多重人格的出现都是因为生活中遇到的暴力问题,每一个附属人格都是为了保护原本人格的存在,各人格之间或许互相知道对方,但原人格常常不知道自己还有附属人格,但也有所有的人格都互相知晓的状态,却不知道其它人格在做什么。所以多重人格绝对不是多重性格,或者说八面玲珑,而是真的在原人格不知道的时候,有另一个人格操纵他的身体在做事。

注2、天堂与理性两句话均来自《直面内心的恐惧》

注3、人在去世前会因为器官衰竭而缺氧,加大送氧浓度会让病人觉得舒服点,但因为器官问题,体内的二氧化碳也会排不出去,加速死亡(这段来自日剧《code blue》第二季中的解释。)

注4、按理说没有痊愈的病人要出院属于请假,像这种重症病人应该由监护人监控。有规章制度表示,如果是身体问题需要非所住医院进行检查,需由两名医生陪同。若已经经过鉴定,确实可以自由出入,需由多名医生签字并由监护人签字保证。本书设置至此因为喻文州既不属于危险性格,而且此时喻夫人已经没有这个能力实施监控权,所以由具备能力的医生来完成这件事。而且实际上来讲,我国这方面的医护人员并不足。我以前一直以为重症病人出院就像国外的监狱假释一样,要定期按法律进行医护报道,但我似乎既没有见到症病人的官方主动复审,也不见出狱人员有定期的官方回访。如果不是这样,就不会出现滴滴打车那种危险的出狱人员奸杀打车女性的事了。不过这件事有个麻烦在于,再次犯罪率大概是20%-30%,如果因为这些对剩下的70%进行监控,会不会出现美国那种误杀。但严格监控确实可以保证公民安全,哪个人权更重要?

注5、中国农村精神病人目前发现并得到政府监控的占总当地人员的4%,然而这只是保守估计,因为农村更封建,得了这种病是见不得人事,所以不肯说。所以他们应当是和城市一样,占有10%左右的发病机率。有不少村能达到中上水准的,当地政府有许多项目建立工作站免费发药等进行救助,但很多得不到这样的控制。所以突发精神病人伤害性犯罪也不少。而且农村有一大问题是遗传,即使知道自己家有精神病也在传宗接代,这在城市里是少见的。愚昧确实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注6、集体治疗是一种心理治疗的方法,是同一种心理类型问题的人一起治疗,有点像开趴,有心理学者认为心理问题来于社会就应当在社会中治愈,这种方法就像是一个小社会缩影,大家互相探索问题,共同发展,互相监督。美国电影《购物狂的自白》中女主就曾经参加过一次集体治疗,当时大家一起在戒疯狂购物。

注7、 他们这么紧张是有原因的,因为精神分裂症虽然有可能是心理问题,但一但发作会使大脑发生器质性变化,具体原因不明,当然也有人不发生这种变化,单纯是因为刺激性心因性原因。但正因为不确定因素,分裂症复发率在46%以上,所以分裂症中60%的人终生没有走出医院。而且分裂症最怕复发,一但复发两次,终生不会再治愈者高达95%,可治愈率简直是忽略不记。



评论(7)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