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冢不二/架空] 迷雾 第一章

一、许诺的誓言


  闹钟响起的时候手冢已经睁开了眼睛,然而他却是在闹钟响设定的音乐响完一轮后才抬手拿过手机关掉音乐。音乐一关,他点入一个计时软件,上面跳出的电子牌显示又跳过了一天。


  作为休息日,手冢也难得没有在醒来后就起床,而是用手机处理了几个工作上的信息,然后给通讯录里特别收藏的名单发了一个信息:“早。”


  讯息很快就回了过来:“手冢早,今天比平常迟,果然是休息日的吸引力连你也抗拒不了。”


  手冢回复道:“承蒙推荐,果然不错。”


  信息的收件人看着这八个字咬着蛋糕叉无声地笑了,他这样的笑意惹得对面的父母颇有些不满,不二家的家长轻咳了一声,淑子状似无意地道:“吃早饭的时候不要分神,小心呛到。”


  不二收起手机,看了父亲一眼,却微不满地道:“可得爸爸还在看报纸,妈你只说我。”他的口气带着几分撒娇一样的抱怨,就像以前上学的时候一样。


  他的父亲却没有像他过去那样纵容他,反而冷冷地说:“我看的是正经的新闻,你又在干什么。”


  不二给自己倒了杯茶,随意地说:“和手冢发发短信,他今天休假。”他这句话自然让家里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他却似乎毫无知觉地问自己的姐姐,“我今天晚上要去银座和英二聚会,你有什么要带的吗?”


  他的父亲不知道在想什么,此时像是似无意地问:“手冢现在,还在德国?”


  不二把茶点盘向他父亲那面推了一推,笑着说:“没有,这两天他其实在九州,在出差,不过这边工作完了,还是要回德国去。毕竟要两年。”


  不二淑子略为担心地看了家里的大家长和长子一眼,轻声道:“快吃饭吧,待会要迟到了。”


  一家五口的聊天看着似乎毫无芥蒂,但等不二搭上姐姐的车去公司的时候,突然轻轻松了口气。由美子嗤笑一声:“让你和爸打那个赌,累了吧?”


  不二转过头略有些不满地看着姐姐那画了精致妆容的脸:“你一点也不同情我,还等着看笑话。”


  “我真是没有办法同情你,想想爸当初和你谈完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的样子。”由美子虽然笑着,语气却并不太好。


  不二张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话,他转过头去盯着窗外。由美子等红灯的时候,从玻璃上看到他难得不带笑容的面孔,突然就觉得有点疲惫。其实他们姐弟三人长得还是非常相近,尤其小的时候,记得裕太把头发剃成标准学生头还是因为以前如果留长发,会被亲戚打扮着女孩子。周助从小面上和善,其实是个鬼机灵,即使穿着小姑娘的和服,也会把捉弄他的人捉弄回去,裕太却十分梗直,面临这种问题,完全不会处理。


  然而他们长大了,再可爱的面孔,也终于带上了男孩子骨骼中特有的张力,看上去就像是能站出去,顶住家里的门梁。可是这样的弟弟,曾经全家的骄傲,却是让全家精神紧绷的源头。


  爸爸说他还年轻,他们不做坏人,迟早一天,他们会明白,这种承诺他们根本不能承受。但这已经一年多了,这样的等待要等到什么时候?如果有一个人要做坏人,她想着,踩下油门的时候,轻声说:“周助……”


  “姐,别说,有些事,你不要说。”或许姐弟间有心灵感应,也或许是今天早晨的气氛确实有点不对,由美子一开口,他就知道她想说什么。回过头来,制止了她的话。


  由美子忍了一下,终于轻声道:“下行确实要去银座?”得到首肯后又道,“我的唇膏用完了,你知道哪个色号,帮我带一个回去吧。”


  不二却打趣道:“不用我帮你办一张俱乐部的卡,偶尔也应该去放松一下。”


  由美子哼了一声:“你帮我办卡?你知道我喜欢哪一家,哪一个小帅哥?”她说着踩下了刹车了,指指窗外,“好好赚钱养家去吧,别气我了。”


  看似偃旗息鼓,却又暗藏机锋。等目送由美子走了,不二忍不住又把手机摸出来,在联系人那一栏中,本想点发信息的时候,他却下意识地按下了通话键,等他想挂断的时候,那边已经接起来了。


  “到公司了?”尽管接到他的电话略为惊讶,毕竟就在不到一个小时前,他们已经通过早安信息了。


  不二叹了口气:“到是到了,总之,手冢你家里最近怎么样?”


  难得不二问这样看着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题,手冢却很镇定地回答:“前一段时间到九州出差的时候,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听到是我的声音,母亲就挂掉了。倒是祖父后来回拔回来问了我几个问题。”


  不二站在公司的大堂里,听到手冢的声音,不由也就镇定了下来,甚至听到最后都笑了起来:“你都没有和我说起,祖父大人问你什么了?”


  “就是问一些类似两个男人要怎么相处的问题。”尽管隔着话筒,手冢的声音听着,就好像要叹息的模样。不二不由想起他们上大学的时候,他捉弄了手冢,手冢就是这个模样。


  “Ne,Tezuka,你一定知道过了多少天了吧?”不二压低声音,按下电梯键。他盯着下一波继续上电梯的人陆续地从大堂的旋转门走过来,然而就这一刻,他觉得他是被这个世界隔离开的。


   “370天,刚过一年没多久。”手冢答道。


  “从上大学认识你开始,从来没有分开这么久。”不二站在离电梯门最近的地方,向着后面认识的同事挥手打招呼。


  手冢嗯了一声:“总有许多需要适应的事情。”


  随着电梯门缓缓打开,不二说了今天最后一句:“我要去好好赚钱了,休假愉快。”


  “好。”即使是回答恋人的话,他也是那样一板一眼。


  不二挂断电话,早晨的高压在这时突然一扫而空,确实,有许多需要适应的事情,匆匆忙忙但又殊途同归,大概就是这样渡过日后的每一年。


  下班后银座的聚会其实不止有同系的同学菊丸英二,还有隔了半个校区的迹部景吾。菊丸一看到他,就怪叫一声:“我们聚会,你这个外系的干嘛来?”


  迹部冷笑一声:“没有本少,你以为会有今天的聚会吗?”


  不二这才笑着安抚菊丸:“是真的,英二,迹部说要今天聚一下,我也想我们也好久没有见了,所以一起见一见。”他说着又问迹部,“忍足今天没有跟着你?”


  迹部撇开眼睛,似乎有些不耐烦地说:“好似我走哪儿都得让他跟着。”


  虽然迹部日常对忍足说话也并没有客气到哪里,但今天这话似乎有点不对。联想到是他先提出来要聚会,不二再看看似乎心情也有点低落的菊丸,突然觉得,今天这个状态,大概要落到内部吐槽的状态吧。不过吐槽前,他指指对面的精品店:“我要先去给由美姐买支唇膏。”


  今天起床是不是有点诸事不宜,改天应该去神社拜一拜。不二走近由美子指定的品牌彩妆专柜,就看到一个阿姨正站那里和自己的女伴小声讨论买什么东西好。这个阿姨,正是今天早晨手冢说挂掉他电话的人。


  手冢彩菜回过头来,正看到有点不知道该如何进退的不二,他们二人一对视,倒还是不二先反应过来,微微躬身:“阿姨,许久不见。”


  “哎呀,好精神的年轻人,手冢夫人你认识的人吗?现在还在单身吗?”一边约来一起逛街的邻居一看到不二就捂住嘴轻笑着问起来。


  手冢彩菜心里实在是想翻个白眼,却还是好脾气地回身说:“是我儿子的同学,可惜不是单身。”


  “好男孩难道真的都被人预约了吗?我们家的女儿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合心的人呢。”邻居阿姨边说边挥挥手中的单子去结帐,把空间留给了熟悉的人。


  印象中的手冢夫人一直是个外表十分和气,但说话却十分犀利的人,不二一时有些沉默,没想到对方先开了口:“那孩子,最近好像在国内吧,应该有给你打电话吧?”


  不二答应了一声:“早晨还通过电话,今天在休假。”


  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交谈,手冢夫人微低头道:“既然还在通电话,就叫他多保重吧。”


  不二也只能回礼,看着她与同伴会合,然后推门出去,渐渐与初降临的夜色融为一体。


  菊丸这时才和迹部从另一个柜台转过来,三个人面面相觑,看来今天的聚会真的要成为一个内部吐槽大会了。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