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冢不二/架空] 迷雾 七(完结)

七 或许人生不用计划


  晚间不二泡完澡出来,边擦头发边想着,总觉得还是有什么忘了问,看着手冢已经把床榻都铺好的样子,突然问:“英二当时电邮给你写了什么?”


  手冢叹口气,总觉得今天这件事是没问了,想了想也是自己造孽,当初全说完,今天大概就可以算是好好地渡个假了。


  “也难说哟,如果当初手冢都说了的话,说不定今天就不是渡假,而是坐在沙发上我上网你看报纸什么的,也未必会让你跑那么远去实践什么远距离试探。”不二坐到他对面,想了想,反正他把寝具都铺好了,索性就趟了下来,还拍拍身边的位置,“来,睡前故事。”


  手冢自然不会立刻就趟到他旁边,他按步就班地收拾好自己,放了眼镜,关了顶灯,只开了身边的小灯,才躺下道:“除了菊丸这段,应该没有要补充的了吧?”


  不二轻笑出声:“哎呀,那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你在德国的时候遇上什么事情,我却不知道呢。”


  手冢侧头看了他一眼,居然伸手拍拍他的背轻声道:“抱歉,让你等这么久。”


  不二咬咬唇,顿觉有点不好意思,有时候他总觉得他们之间既然选择了这个当下,那么即使路上有多少惊涛骇浪都应该淡然处之,那么有些事情就不应该怀疑,甚至不应该问。但其实人心哪有那么坚定,一个人守在国内的时候,接不到电话的时候,其实他也会忍不住乱想。甚至想,如果真发生了这些事,那就,放手吧。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刻,他就忍不住说出来了,虽然是用开玩笑的语气,但其实,未必不是心中所惦念已久的心魔。不过嘛,他轻轻顺着手冢轻轻安抚的碰触,靠进他怀里:“幸好是你啊,手冢。”


  无论他有多少怀疑,多少借口,多少看似无心实则有意的玩笑,手冢都在这里。


  房间里安静的气氛几乎能让人就此沉睡而去,不愿醒来。然而这样的假想只有一会儿,静静的房间中,手冢低沉的声音轻悄响起:“睡着故事,还听吗?”


  不二笑得肩都颤了,他轻轻推了手冢一下,才抬头道:“也就是我了!”


  手冢接口道:“嗯,余生多指教。”


  不二在他肩上蹭了蹭,最终道:“快说快说,我都不知道英二居然还会给你通话。”自己选择的故事,困死也要听完。


  手冢索性把手机摸出来,这封电邮依旧在他邮箱的分类文件夹中,他打开邮箱软件找出这封信,递给了不二。不二接过迅速地看下去,其实菊丸给的电邮很简单,他先和手冢说了同家人出柜要面临的困难,同时指出了大石想得太多,如果给了他压力,希望他不要介意。在邮件的最后他还特意提了一下,表示虽然自己也有些失望,但是也在努力面对,因为这件事他才更认识到“人与人的道路有如此的不同,即使是家人,也背负着不同的期望与命运。打破现在这种安稳的情况,也让双方都意识到,孩子总是要长大,去找寻自己的星空,去踏上自己的行程,无论双方是否能理解,也不能因为此就放弃自己的道路。因为只有自己走过,才会明白,原来人生还有更多的选择,才能有权力继续回去与他们沟通。”


  不二读完邮件,突然就沉默了,最终轻笑一声,把手机还给手冢:“我们还是小看了英二了,尽管他平时似乎也在抱怨,但他真的走的很远了。”他说着,转过头来,“英二都这样说了,你却还是选择了远赴德国,手冢,有时候你也会让我觉得,人与人真是太不同了,即使我如此爱你。”


  手冢放手机的手顿了一下,突然转过头来看他,不二一时也有点莫名其妙。手冢看着他,眼神深遂,半晌吐出一口气,答非所问地说:“我也爱你。”


  不二惊讶地看他,突然就止不住爆笑出来,好不容易缓过来道:“所以我们都没有说过吗?”


  从大学恋爱时代到现在,说过喜欢,说过思念,说过要在一起,说要不离不弃,甚至各种甜言蜜语,居然没有说过爱。或许过去的时刻,他们都觉得这个字如此沉重,不约而同地避开了这个许诺。


  不二抬手勾过他的颈,靠近他,吻轻轻地印在他的唇边,气息拂在他的脸上:“手冢,我爱你。”


  搂过他的腰,手冢将这个吻印实,同时拍黑了身边的触摸型床头灯:“我一直爱你。”


  黑暗中,过了一会儿,不二气喘着轻笑:“你的爱哦……”


  手冢反问:“你不想?”


  不二的手指已经摸入他的浴衣襟中:“你说呢……?”


  夜里故事太多,第二天早晨当手冢终于从眷恋的梦乡中起来,看着不二还抓着枕头一角睡得香甜的模样,手冢摸摸他细软的头发,抓过表来看看,决定还是先去看看早餐。


  谁知一进餐厅居然看到一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他看着对方一脸淡定,手指却在桌上不由自主敲的模样,走过去道:“迹部没下来吗?”


  抬起头来见是他,对方眼中分明透出一分松口气的模样:“看到我又回去了。”


  手冢坐到他面前道:“忍足,不要逼太紧。”


  忍足看着他,最终抓抓头发道:“可是我的家庭情况不一样啊,我爸妈已经都同意了,我姐还问我要是和小景在一起,我是不是出不起聘礼呢!”


  即使是手冢也是相当惊讶,脑中转了许多,突然问:“迹部知道你家里已经同意了吗?”


  忍足点头:“他知道啊!”


  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带着略有些困顿的感觉:“那就是小景自己走不出去了,你多劝劝吧。”说着,不二坐到手冢的身边。手冢一起床,他自然就有感觉,翻了覆去,感觉自己也睡不着,索性也走到餐厅来,未想到一进来就听到忍足的话。餐厅的老板这时端上他们的早餐,二人和老板打了招呼,说了几句闲话,等老板去招呼别人,才转头道:“毕竟有我们和英二的事情,让迹部一下看开也是不容易,慢慢来吧。”


  手冢也道:“人生还长着呢。”


  忍足看看他们俩个,苦笑一声:“总觉得听到你们俩个的话,也没有什么太大安慰呢。”


  不二笑了:“起码你少了一边的阻力嘛。”他说着指指里面的房间,报了迹部的房间号,“去哄哄吧,到底还是惦记着你。”


  等着忍足也离开,他们二人对坐着吃完早餐,手冢才道:“你有什么打算?”


  “回家里吗?”不二转着茶杯,轻笑,“自然就还是回去了,不过我也在考虑搬出来住了。”他看着手冢微皱起的眉,比了个嘘的手势道,“手冢,既然我们在一起,某种意义上就算组成一个家庭了,搬出来是迟早的事情,你外派再有几个月也应该要结束了,我们总要考虑以后的事情,不如从我这边开始吧。不过嘛,”他笑了笑,伸了个懒腰,“我父母那边我也还是要谈一谈的,当初约定好的事情,谁也不能反悔不是吗?”


  隔着桌子,手冢伸手握住他,他便像学生时代一样,拔弄着手冢的手指,轻道:“但是,手冢,你也要明白一件事,我们之间……”他顿了一下,不再说下去。他相信这次相见,手冢已经明白,他们之间,没有谁欠谁,只有一起向前。


  “我明白,过去是我想得太多了,以后都会和你商量。”手冢与他手指相契,沉声许诺。


  不二抬头笑了笑:“上次我逛街给由美姐买东西的时候,遇到伯母,她还是惦念你的。”


  手冢轻道:“我一直有给她的邮箱的写信,只是她不回而已,我想她有她的困难,我会继续写信的。”


  不二满意地抽回手,看看表:“哎呀,下午就要回去了呢,忍足可不要这个时间做点什么,否则会误了飞机呀。”


  手冢端起自己的茶杯:“没就只能你自己走了,我会送你的。”


  不二托着腮道:“比起你送我,我更期待改天去机场接你。”


  手冢叹口气:“我反正是不会扑到你怀里的。”这种想象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不二吐了吐舌头:“我又不介意。”


  “你要扑过来,我也不介意。”手冢看他。


  不二哼了一声,都离别一年了,还不演个全套,机场相见,相拥抱头相慰什么的,多么浪漫嘛。


  手冢这时突然道:“房子看好了记得告诉我,我把存折给你。”


  这时不二深觉腰酸,趴到桌子上,他低声道:“总觉得给自己挖了个坑。”


  手冢眼中露出一个笑意:“反正已经挖了。”


  坑的大小深浅,大概还不知道,但以后,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哪怕坑口之下,迷雾深重,也有走到底的那一天。


  

后记:


  写这个文其实是因为《丝路》是绝对不会出个志的。这样一个原因看着奇怪,但确实作为我第一个完结的同人文,丝路有我写得不错的地方,但有十年后的今天回首看来不如意的地方,尤其最不如意的就是二人相恋后与家庭相争的地方。


  少小之时总觉得人生总有争来的时候,总有家人能体谅的时候,何况那时满脑子狗血悲情的桥段,但随着年长就会发现,有些事或许可以沟通,但有些事永远无法互相明白。所以此文其实是想将丝路最后一段家庭相争重新拿出来,重新考量。至于狗血的人生,我想,这或许是一种选择,总有人,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也能把一生的选择做得熨贴,但总有人即使最微小的细节,也能选择最狗血的人生。或许受到家庭,环境,甚至读过的书看过的戏的影响。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我妹聊起我的一个邻居,每次她唉叹她的人生这么麻烦这么惨的时候,都能在她的人生轨迹中看到可以不惨的选择,她就完美地都避开了。


  所以这文也在想一件事,是不是哪怕最狗血的事情面临时,我们是不是也可以选择一个不一样的道路,哪怕并不知道这个人生的道路通向哪里。


  于是迷雾就是这样写出来,最艰难的选择下,依旧挺身微笑而对。同时,既然选了,就只要思考这个选择所背负的意义,去探索未知的未来。我们永远不知道,前路会带给我们什么,即使同样的情况,不同的人做了相似的选择,都能展开不同的人生画卷。


  以及,其实我们固然觉得中国的同性恋生存条件艰难,其实每一个国家大概是相似的,这也是许多国家渐渐在推行立法同意同性结婚的原因,但这个同意未必是我们想象的认可,而是涉及到许多经济社会稳定的利益。而在社会生活中,谅解认同并不是那么轻易,欧美社会相对好一些,是因为他们的城市建设比亚洲早百年,大家庭转为核心小家庭的时间也长,相对来说不care的关系也更深远。但来不洲的血缘大家庭依旧存在。即使在日本,看着同性爱小说那么多,但真正在社会中同性相处也压力极大。日本的社会调查显示,其更重视集体认同感,所以弯的情况表示与众不同,让他们承受并不少。而且日本的“少子化”情况严重,同性之间会增加这一现象,涉谷区前段时间相要认同,也受到了极大阻碍。他大概只是文学上比较我们更开放,其原因是作为资本主义国家,商业化操作比我们更方便而已。


  sa,这篇文到此为止了,再见就是2月底不二子的伪生日了。同时也像我微博说的,基本上本年就是我同人的收官之年,长中篇的文基本都在收尾,以后只会在各种人设生日的时候写一些短篇了。我要把精力用在原创小说里,否则脑洞填不完!


  大家江湖再见!


评论(1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