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一生

倒序时光系列第三章,应该还有一章,有空再写吧。

第一  第二

避个雷:有个OOC的喻文州


  郑轩打着哈欠路过蓝雨副队长的门口时,突然想起黄少说他新买了个掌机游戏,有空可以给他试试。明天正好周末,今天要不晚上问他借来玩玩?好的话也买一个。


  他想着,靠到门边正要敲门,就隐约听到对面队长的房间里传来黄少天快哭出来的声音:“疼疼疼疼疼!你快点弄出去!”


  郑轩一脸懵逼!什么疼?什么要弄出去!黄少这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还有,你怎么又去队长的屋里了?他忍不住走过去,想敲门问问队长他们怎么了。


  他还没来及敲门问,就听到蓝雨的队长轻声哄着:“等一下,马上就好。”


  郑轩感觉有点尴尬,手悬停在门上,不知道他家正副队长正做什么。就听得黄少天似乎倒吸了一口气:“早知道这样,才不给你弄!”


  这一声让郑轩忍不住轻声轻脚地停在队长门口,想听听他们俩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等一下,我弄点润滑的东西!”喻文州轻声道。


  什么,你们刚才在直接来吗?郑轩完全没有听壁角的自觉,站在无人的走廊里眼睛都睁大了。我大蓝雨的队长居然这么不体贴,连个润滑都不搞吗?!


  刚想着,就听喻文州轻声轻气地哄着:“好了,马上就不疼了。一会儿就好。”


  我是不是听到了这什么不应该听的东西!郑轩此时才后知后觉地退了一步,尽管知道蓝雨的正副队可以说是营业CP了,原来你是来真的吗?不对吧,你们来真的居然这么久,这都第九赛季了,你们才开始来真的?


  算了算了,惹不起惹不起。自从于锋大大转会后,蓝雨就剩下他作为直男总担当了,他还是保护好自己吧。


  郑轩悄悄地溜了,完全不知道门里面真正发生了什么。此时喻文州按着网上的教程将油性比较大的护手霜大面积涂开,再套了一个塑料袋,慢慢地将一只玉镯子从黄少天手上褪下来。


  直到那只女士的镯子彻底从他手上拿下来时,黄少天立刻蹦开三尺远,甩着手道:“我要回去和我妈说,为了送她个礼物,我的手差点都没了!”


  “少天!”喻文州不知道是刚拜过什么寺,他一说晦气话,就叫停。黄少天不得已,呸了几下,表示去了晦气,委屈地揉着自己的手。看喻文州将这个易碎品放到桌子里面点的地方,避免磕碰,这才抽出几张纸巾来将他手上过多的护肤油脂擦掉,又检查了一下他的手腕,担心地道:“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黄少天被他捏着手指,不知道为什么,脖子上慢慢蒸上一股热气,他既不敢抬头看,又舍不得把手抽回来,只好用鼻音哼着:“不用吧,我觉得没事,就是卡着疼。而且疼的不是手腕,是大拇指和虎口这个地方,我弄了半天都卡在这儿,这块儿的骨头都要被它卡断了!”


  喻文州一边帮他揉一边笑:“皮这一下以后不敢了吧?谁叫你没事把给你妈妈的手镯戴到自己手上的。”


  “谁叫你看琼瑶剧不理我的!”黄少天理直气壮地抬头看他,“你就只顾着追你的少女故事,都不关注一下你的副队长了!说,你的琼瑶剧重要还是我重要。”他就是因为喻文州正在追番,说看完之后帮他的看时候,过于无聊自己试着戴,结果戴上去就摘不下了!


  喻文州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笔记本上按了暂停的偶像剧,其实这剧不是琼瑶奶奶的,而是一个普通偶像剧,但他正追到关键时刻。平常训练太忙,他也只要睡前看一集,今天周末休息,他准备多看两集的时候,黄少天进来要给他看新给黄妈妈买的礼物,结果就出了意外了。


  黄少天进来的时候,喻文州正看到女主以为男主不爱他,与女二有了新的未来,其实只是误会,两人声嘶力竭地对峙着你不爱我不其实我爱你你骗我我不听我不听求求你一定要听一下我的解释我真的爱你啊!这样雷人的剧情在男女主几乎要痛哭失声似乎明天就要世界末日的状态下淋漓尽致,黄少天听到这些台词的时候,就觉得心中咯噔一下。


  果然,他家队长回头之间眼中隐隐有泪光。


  不,应该说,不是隐隐,是肯定有泪光!


  身为蓝雨的队长,坚定的蓝雨基石,无论在训练营时面临怎样的困境,无论在赛场上见到何种艰险,无论生活中遇到多大的麻烦,都不可能见到他失色,泪点奇高的喻文州,在偶像剧前泪点低到了东非大裂谷的底端。


  你觉得他们的故事那么感动,怎么不对我真情实感一下啊!平常泪水那么珍贵,蓝雨夺冠也没见你激动落泪,只要小说漫画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一狗血,你的泪腺就控制不住了!


  黄少天第一次陪他在电影院里看情感剧看到几乎要睡着的时候,却看到他新上任的队长,好不容易磨合到最佳状态的搭档,在一段狗血的剧情中,默默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角。


  黄少天那被无聊的情感剧磨到生出来快一万吨的瞌睡虫瞬间飞到了河外星系化成了系外星云!他斯巴达地看着他的队长,结果喻文州轻抽了一声气,转头问他:“你也要纸巾?”


  不,其实我不需要,但黄少天还是呆呆地拿到了一张纸巾,仔细打量了一下喻文州。尽管以前他从来没有注意过,但没想到,这个衰仔这个时候真的,很好看!


  没有灯光的电影院中,全靠屏幕上的光线才能勉强看到身边人的轮廓。他正在从少年成长为青年的身姿中,总是那样挺拔,让人可以站在他身边时感受到安定的气息,一往直前。但此时,他突然感受到了平日永远感受不到的柔软。


  原来喻文州不是一台精密的数据机器,而是有丰富的感情。尽管这个感情,诡异到让黄少天想把手中的纸巾叠成一朵花,但他不能否认,他对喻文州的心情发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转变。不在于他是队长,搭档,好友,还在于心中悄悄种下的一颗无明情愫的种子。


  怎么能让喻文州在平常的情绪下生出更的感情,尤其有更多的面部表情,很长一段时间都成了黄少天训练比赛之余的乐趣。不知何时,他的眼神就在没事时候,长在了他的队长身上。


  这家伙为什么能在看偶像剧的时候还那么好看呢!真不科学!还有,对着我笑的时候真的超好看!这么好看的笑容,怎么才能锁起来?!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帮他揉手时微低垂的脸,看他唇角还含着若隐若现的笑意,突然就觉得词汇贫乏。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的队长,要怎么破。


  他盯着这张脸满脑子走神,嘴里却还嘀咕着手操不是这样做,不要光帮我揉手腕,还有手指的指节啊,对对对就是这里,你的润手霜怎么那么油,都怪你刚才不看我,就顾着看你的偶像剧,你一点也不爱我了。


  喻文州听到这里,突然抬起头来看他,黄少天顿时闭了嘴,反思自己刚才无意识说的话里到底说了什么,他说话只是为了分散注意力或者集中注意力,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如果爱情总被怀疑,就不是爱情了。”喻文州握着他的手,一脸严肃地说道。


  啥?!

 

  黄少天瞪着眼睛看他,完全不明白他说什么了,但他的心脏几乎要跳停了。


  队长刚才是我讨论爱情了是吗?我没听错吧?他是觉得我怀疑他的爱情吗?我没有怀疑过啊!但是我们都没有表白过,这算爱情吗?算吗算吗算吗?肯定算吧?


  只有这一瞬间,黄少天泄露的情绪太快太多,快到他终于意识到喻文州只是和他开个玩笑,说了一句经典偶像剧的台词时,他已经收不回他的情绪!看到喻文州惊讶的脸容,他脑中都空白了。


  草草草草草草!!!!


  黄少天抽出自己的手,立刻站了起来,就要回去。说不清我还躲不起了吗?


  没想到喻文州却一把拉住他,让他踉跄一步,他恼怒地回过头,却看到喻文州略有点不安地看着他。看到喻文州迟疑的眼神,他更恼怒了,忍不住道:“你要是敢……!”


  你要是敢同情,敢我说对不起,我就和你绝交!


  “少天,对不起。”喻文州轻声道!


  妈嗒!你是赌我不敢和你绝交吗!


  黄少天脸上泛起愠怒地红,但喻文州下一句话让他的怒气褪得一干二净:“我以为,你对我不是这个意思。”他顿了一下,轻声道,“我猜错了,对不起,让你承担这么久。”


  就这一瞬间,喻文州突然想清楚很多事情,他突然发现他的副队长对他抱有的感情并不是只有队友之谊,也不止是从少年开始长久相处而来的信任与友谊,而是不知何时开始有的感情,就像他一样。不知道何时开始,他就总想看着黄少天,看他与旁人一起爽朗的笑谈,看他对着屏幕一个人嘀咕,看他冲着自己才会露出的各种神情,开心,促狭,信任,捉弄他人后被抓到的局促,一个人思考时的坚定。


  黄少天像他小时候珍藏的万花筒,有万种可能,他一直珍惜,却没敢想过可以握在手上。


  他们隔着不远,喻文州还握着他的手腕,他们用一个执拗的角度,盯着对方,似乎在等最后的答案。黄少天终于转过身,凑近一点,轻声道:“你再说一次?”


  喻文州这次笑了,他压低声音道:“少天,我喜欢你。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


  被击了直球,黄少天的脸上再次浮上了红晕,他舍不得移开眼睛,却又总觉得不好意思,只能问道:“你,你怎么会,怎么就没想过……”虽然他流露出了情绪,但他也从来没想过,他的队长会真的对他这样说。那些在梦里曾经出现过的场景,和现实中差别一万八千里。


  喻文州轻描淡写地道:“我是天生的。”见黄少天吃惊地看向自己,才又解释道,“我早就和我家里人说过,但我不想让你困扰。”他一直以为他的副队长天生对所有的人都抱有热情,所以自己只是他特殊的一个朋友而已,不敢奢想过多。


  不想让我困扰,就是喜欢我很久了吗?黄少天瞬间就高兴了,他哼了两声,既不答应,又舍不得移开,只能转移话题:“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就像你存的偶像剧?”


  喻文州笑了,他微凑近一点,两厘米的身高差让他们一但靠近,呼吸就纠缠到一起。他看着黄少天微移开眼神后眼角都泛起红晕,轻声说:“可能爱情就是一种宿命,就是要让我遇到你,那我除了墮入爱河,没有任何办法。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一生的偶像剧。”


  妈呀!你闭嘴!不要给我被这种台词!我不能呼吸了看不出来吗?新上任的男朋友就要被你憋死了,你是谋杀亲夫!


  看黄少天脸上飞起的红晕已经一直延伸到耳后的模样,喻文州突然觉得很新奇,他见过黄少天气得哇哇大叫,也见过黄少天为了战队哭到不能自己,但他没有见过黄少天如此害羞的模样。


  无论是生气的,难过的,生机勃勃的,还是面前这个羞涩到恨不得把自己蜷起来的黄少天,以后都是我的了。


  想到这里,喻文州忍不住执起一直握在手里的小爪子,抬到嘴边亲了一下:“答应我吗?”


  黄少天已经要沸腾了,这个喻文州怎么这么能撩,一定是被附身了,以后要看严点,只能撩自己,不能撩别人!他想着,一把抽出手,往后退了两步,看喻文州似乎怅然若失,又探前一步,狠狠踩了他一脚:“答应你了!”说着,他就跑向门口,没跑几步,突然就溜着墙跑回来把给他妈妈的礼物拿上,立刻像小鹿一样,飞快地跑走,只留给喻文州砰然一声门响。


  喻文州看着关紧的门,门背后新换的蓝雨宣传海报,黄少天与他背靠背面前镜头,似乎到天地尽头,也会在一起。他看着这张海报,轻轻泛起一个笑意。


  周末结束,新的训练开始,郑轩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黄少天,转头轻声问:“你身体还好吧?”


  黄少天莫名其妙地道:“好着呢!你想什么呢!你又怎么了!老郑,你这样不行啊!训练的时候不要考虑别的事情知道吗?”


  郑轩哼了一声,但还是忍不住道:“你和队长注意点,你们声音不能太大啊。”


  卧槽!郑轩听到了什么!难道他听到了喻文州对自己说的偶像剧台词?黄少天瞪大眼睛,滴溜一转,迅速道:“我说轩仔,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队长只是和我对个台词,你不能多想知道吗?人生充满了欺骗,你只是听到了声音并没有看到画面,怎么能乱猜呢,懂?”


  听到声音已经不好了,还要看到画面?你们是多奔放?还有,不做润滑对身体不好啊!你们的爱,我都看不懂了!


  郑轩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总之,你多保重。”


  黄少天忍不住微提高声音说:“叫你不要乱想嘛!”


  卢瀚文好奇地转头,脆声问:“黄少,你要前辈不要乱想什么?”


  看着喻文州都转过头来,黄少天张口结舌地比划:“队长,就他,那天,就我们,你,他在门口,你想想。”


  喻文州立刻get到新上任的男朋友想表达的意思,只皱了下眉道:“少天,你慌什么,好好训练。”


  黄少天气愤地哼了一声,坐了回去。说什么爱我,说什么除了墮入爱河没有办法,童话都是骗人的!


  但喻文州很快接了一句:“郑轩,你集中点注意力。加训。”


  郑轩也张口结舌:“队长!”他又转头看向旁边,“黄少!”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对着电脑,键盘打得噼啪响,而喻文州拍拍手,示意大家开始训练,所有人都开始对上了自己的屏幕。完全不知道自己和副队长根本没有在一个频道上而无辜躺枪的郑轩只好无奈地转过头去,看队长给布置了什么加训任务。


  见他注意力不在自己这里了,黄少天飞快调出聊天软件,在特别关注里找到喻文州,快速打了两个字:“昏君!”


  喻文州回复并不算太慢:“为了你。比心。”


  比什么心!黄少天心里哼一声,回复道:“么么哒!”

——————

这个梗是前两天看虫爹的访谈,有人问虫爹喻队会不会因为失利或者自己手残给战队拖后腿而哭泣。虫爹说当然不可能。和基友看到截图时几乎是笑吐了,这群人想什么呢,我大蓝雨的队长,蓝雨的基石,在自己暗恋的对象为自己的队长哭到不能自已的时候都没有上去安慰,你想让他平常就哭唧唧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但是和基友聊天的时候,就开了个脑洞:搞不好这个蓝雨队长正事上泪点奇高,心性坚定,但一看偶像剧泪点就奇低,什么诡异剧情都能换来他珍贵的泪水。黄副队长表示:这个喻文州我也伺候不起了!

瞬间和基友觉得这个喻队虽然OOC了但怎么这么萌,写起来写起来!

所以本文其实原本的名字就叫:《你是我一生的偶像剧》或者《你的偶像剧我承包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