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一)

基本是个OOC的恶搞原著向

未知上中下能不能搞完,还是用一二三吧。


    当喻文州对着媒体说出:“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恕我们也不能接受”时,黄少天真是连急带气又甚觉可笑,忍不住哈哈大笑。尽管惊呆了记者,但是实在是解气。但等着喻文州有条不紊地把媒体的说的问题一一指出时,黄少天坐在旁边却一时有点走神。


  他有多久没见过喻文州这样的模样了?人们都把他封为联盟有名的好脾气的人,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个被外界称为手残的蓝雨队长有多骄傲。想一想,小时候的喻文州比现在可爱多了。


  等记者会结束的时候,喻文州对他们说下赛季见后,大家便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倒是喻文州跟着黄少天向他的房间走去,黄少天还没说话,他倒先问:“你在记者会后段有点走神,想什么呢?”


  哦,你又看出来了,黄少天真想吐槽几句,想想还是算了,老实地说:“想你小时候。”


  喻文州微挑了下眉,立刻就笑出来了,黄少天看着他的表情都能明白他肚子里想什么,大概是黑历史求副队别再提。就这样的话,为什么别人看到他的脸就能解读出,温柔纵容,苏飞天际,凭什么他做这种表情,大家就只会帅一屏的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啊?真不公平。


  大概真的是是相处时间太久了,他这么想的时候,喻文州站在他房间门口道:“你是可爱啊。”


  黄少天拉开房门,冲他做了个鬼脸:“警告你多少次,不许说多可爱,本剑圣帅气逼人,明白吗!”


  喻文州没动,也没有要和他一起进去的意思,只道:“晚上记得和兴欣一起吃饭,帅气逼人可爱的少天。”


  调戏我呢!这是调戏我吧?黄少天心里琢磨着,却道:“再见!”


  一进屋把自己扔到床上,他看看时间心想,吃饭还早着呢,今年蓝雨夏天结束的太早,让他觉得有点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在床上滚了几圈就又想到喻文州了。


  他知道喻文州脸上想的和脑子里脑洞差很大还是训练营,那时候魏琛刚走,他们还在方队的计划下训练,然后发现喻文州是个笔记狂人,他借喻文州的笔记来看时,无意中看到了他一些私人的记录。


  比如他手速这么慢,居然还有空在想战术的时候会拿笔记本当速描本。但最重要的是,经理开会的时候,他在大概记了经理说的大纲后,旁边写的是:“居然开这么久,比班主任还能说,今天的白切鸡还能抢到新鲜的吗?”


  看到别人的日记黄少天本来应该觉得尴尬,但是他深深觉得,喻文州的笔记有毒,让他根本放不下。趁着喻文州去开会的时候,他就着喻文州屋里的电脑中正直播的游戏解说,看完了他记的各种边角料。


  喻文州大部分记的内容都很正常,但就是正常中的“不正常”才让人放不下,比如“王杰希看战术还看得很准,眼睛长得独特,是不是有阴阳眼?”还有什么“为什么这个玩魔术的这么淡定,差评。”你对魔术有什么误解呀亲。


  黄少天兴致勃勃地翻着,看他甚至在快递单号旁边随手记着哪个送快递的小哥服务好,哪个是面瘫,哪个每次送东西都要出差错。然后是蓝雨周边的外卖,哪家饭菜好但老板话少,哪家虽然一般,但老板娘热情地让人受不了。然后是每次队里训练时,哪个精准度不对,方队的训练哪里不合适,新进的队员里哪个风格其实和魏琛挺相似的,估计方队选他是有这样的原因云云。


  这一看居然看到喻文州都开会回来了,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发现门居然没上锁,一时也非常惊讶地看着手忙脚乱摞笔记的黄少天。


  见他这个表情,本来想藏一下的黄少天索性也就大大方方地把笔记往电脑边上一放道:“没想到你记的东西还挺丰富,怎么没见你记我的内容呢?”


  喻文州放下开会的本,尽管他很镇定地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反问他:“你居然在这儿看了这么久?”本来黄少天就是来他屋里讨论一个技术问题,半中间他被叫去开会,他就叫黄少天自己看。


  可是看到他顾左右而言其他,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就笃定他一定想的是别的,他忍不住睁大眼睛盯着他的脸上的表情。


  喻文州看他的模样,就有点想叹气,果然是机会主义,给个机会,就要一探究竟。


  未想到他刚这么想,黄少天就犹豫地问他:“你是……”说到一半儿,他一时又不好问下去。如果这会儿是在打游戏,喻文州露出这个表情,他一定会追问到底,看自己在游戏上有什么问题。但是毕竟现在喻文州对他是私人感想。他虽然想知道喻文州是怎么看他的,但是每个人都有权保留对他人的私人看法,他这么追问,实在不合适。


  可是真的好想知道他那个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家伙怎么有什么都写脸上啊!喻文州在心里感叹着,忍不住说:“你想看我记得你的比赛记录?”


  不完全呀,我还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想我的。黄少天在心里刷着,但嘴上还是答道:“想看啊,我刚才看了好几本,全是别人的,你都一点都没写我。难道你把我写到别的本子上了?”


  喻文州从架上上找出了另外一个本,相对他随身装的本子来讲,这个本厚了许多,想来他随身带的本为了方便都是轻薄为主,而这种本都是在用以总结的。想到他每天做那么多训练,虽然也没有提升手速的作用,但是还是要提高战术素养的作用,回来还要总结做笔记,工作量也太大了。


  大家都不容易,黄少天饱含各种感情地看了他一眼,打开本子。


  想什么呢,做笔记是日常工作,好记性不如一支笔,哪儿来的那么多联想。喻文州靠到桌前,看黄少天翻看专属于他的笔记。黄少天翻了几页,脸色就从佩服变成了感动!


  这是真爱啊!记得这么详细!


  喻文州端着水杯,看到他满眼是星的模样,差点喷出来,就想和他摆手表示不是他想的那样。他写这么多纯粹是因为黄少天是蓝雨早就内定的未来王牌,可以说是蓝雨未来的核心,从他进入训练营,喻文州就默默地关注他,关于他的内容自然记得多。但是看到黄少天的表情,他还是忍住了,淡定地给黄少天也倒了一杯水。


  但是,等黄少天翻到后面的时候,就不这么感动了。


  只见喻文州在一段有关夜雨声烦的数据旁边用小字随手记着:“随大流叫别人外号,不稳重。”


  黄少天脸色变了几变,慢慢地说:“其实你还是记恨我叫你吊车尾吧?”

————
自深深处已经把校对交给排版姑娘,封面初稿也出来了,真是一本感动,虽然不知道成书到打样还需要多久,但基本内容已经完成了。最近实在没空,等有空就开始做用来抽奖的一宣。

评论(17)

热度(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