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二)

趁着难得休息,连更一次,以后就不可能了,TT

幸好有先见之明,没用上中下。

——————

上一章


  季后赛主场总要尽一下地主之谊,毕竟一年有时候也就见得这么几次,尤其像蓝雨这种,食堂是出了名的好吃,黄少天曾经夸过海口,外面的餐厅也未必有蓝雨食堂做得地道,这让一些战队来了也想试试。


  魏琛还真是好久没回蓝雨了,尤其蓝雨也搬过一次家,现在的蓝雨和他早年的模样差别太大。不过那又怎样,过去就是过去了。他大咧咧地坐在食堂里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凑在窗口和大师傅商量着什么,两个人商量着就自己笑起来了。虽然团队战里黄少天对喻文州护得紧,但是也是战术需要,毕竟他也有过看着索克萨尔被灭却继续进攻的时候。但是两个人私下里还这么亲密……


  “又不是轮回需要有人了解队长那个无口想法,至于嘛。”老魏差点忍不住点了一支烟,但看到食堂无烟的标志还是算了。


  苏沐橙从手机里抬起头来道:“你这个两个嫡传弟子,本来就关系好,难道不是吗?”


  “称对方话唠和吊车尾的好吗?”魏琛嗤笑一声,就见喻文州拿着个大托盘过来了,里面是一些广式点心,显然是上正餐前先垫垫。


  虽然外界一直传黄少天叫喻文州是吊车尾,这两个人也没有否认过,但老队亲上证明,这就是坐实了这个传言了。这让苏沐橙好奇地转头看向蓝雨的正副队,他们两个还没有明白这兴欣一众在讨论什么,看到大家的眼神,也莫名其妙地看回去。


  倒是包子哈哈哈地笑出来:“所以蓝雨队长真的是吊车尾?”


  黄少天立刻明白了他们在说什么,转向叶修道:“靠靠靠,你们就不能说点好!这些老话就不能不传了吗?”


  叶修拿着筷子点点对面:“你们老队说的,别找我。”


  喻文州拉拉黄少天坐下:“好像你没说过似的。”


  黄少天憋屈地说:“多久的事儿了。”


  喻文州笑的随意:“那时候本来就是吊车尾嘛,没什么不能说的。”


  对于他这种事实胜于雄辩,无需狡辩,真理就要勇于接受的状态,在座诸位也十分了解。这种人心态太好,心理战对他毫无意义,垃圾话他能允耳不闻,蓝雨亦盛产怪胎。


  乔一帆小声地说:“所以两位前辈真的私下是互称外号?”


  黄少天大声道:“没有没有!就早期叫过他两次,而且也不是每次都叫,只有他气到我,我才会叫他吊车尾。”


  苏沐橙想到这两个人和自己同一期出道,但在训练营时间却很长,而魏琛二赛季就退了,三赛季队长也不是喻文州,黄少天也不可能像他现在一样叫他队长,她算了算:“那魏前辈退之后,你们出道之前,你们互叫名字吗?没听你叫过他文州?”毕竟从来没听过黄少天这样叫过。


  想了想,黄少天突然卡壳了。倒是喻文州夹了一个凤爪,笑着看向黄少天:“我一直叫他少天,不过少天一直叫我‘你’,或者‘喂’。”


  “喂……”不要总揭短啊!


  其实黄少天不是只叫过他“你”或者“喂”,只是他一直叫他“喻文州”,连名带姓,听着十分生熟客气。尽管第三赛季开始,他们两个开始一起训练,但黄少天还是觉得很难和喻文州打成一片,他似乎自带气场,风吹不摇,雷打不动,甚至在看比赛的时候,如果遇到更合拍能一起讨论战术的人,就能扔下他就走了。


  就算他看过了喻文州给他记得笔记,他还是不明白喻文州脑子里想什么。尽管每次他做完练习,和别人对战后,喻文州都会很精准地把问题给他指出来,但也就如此了。他总觉得喻文州想了很多,但又或者,他什么也没想。


  如果放到多年后的现在,剑圣黄少天就算再好奇,也会武装好自己,就像被记者问到君莫笑可能是谁是,他很从容地表示问过张佳乐了不是他这样,但当时的黄少天刚成年,王牌光环又不小,总觉得天上天下我有什么不能知道的,何况是我未来的搭档。


  他就像是赌了口气,一定要在喻文州面前刷一个非常好的存在感,不再是早年被吊车尾教训的效果,也不是普通的点头之交,必须是“他的搭档”。


  但这件事提起来其实颇为羞耻,当着训练营一众人的模样,黄少天还不想做得太明显,甚至还有过喻文州和他说话说得半中间没说完,别人一叫他,他立刻就离开的情况。


  看着他和自己说得好好的,却突然就像安了个弹簧一样和别人一起跑着走了,喻文州也只是苦笑了一下,想了想,只能借用霸图队长的一句话来形容了——幼稚。但想了想,他还是跟上去看了看。叫黄少天走的也是个剑客,大概是研究了什么新的剑客打法,喻文州走到他们后面,看着黄少天用新打好的冰雨拿新出的boss练手,最终摇摇头,连珠串地说这boss的各种缺陷,实际打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之类的。


  他说这么久居然还没噎到?喻文州想着,站在他身后看着打完boss的录相,确实如黄少天所说的一样各种缺陷,看着华丽好玩,不过是应对玩游玩家的级别,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虽然在看这些,他却一心二用地想,黄少天话一直特别多,他也是知道的,只是那个时候只是远观,没想到有天居然真和他成为搭档。


  这样以后我是不是要成为听他说话最多的人了?要怎么应对他这么多的话?现在有没有科技可以加固一下耳膜?


  正想着,就听黄少天叫:“你觉得呢?”他一低头,就见黄少天抬头正看着他,看样子是早发现他了。


  他不动声色地说:“还好吧,但不如我们最近练习的那个设计。”


  黄少天一拍手道:“我说什么来着?你们不信我还不信未来蓝雨的队长吗?”


  这时候就知道把他拉出来了?他想着,道:“差不多时间该训练了。”看黄少天还想说什么,似乎不太想走,他又加了一句,“还有一个微草最新的比赛录相没看。”


  黄少天嘀咕着站了起来,跟着他出了这个训练室向他们的训练室走去,路上还不忘和方锐郑轩打招呼。等没什么人了,才突然问:“你原来训练的时候,好像也总是一个人吧,怎么感觉你倒是把训练营的人的名字都记得那么清楚,我怎么记不住?”


  你不是记不住,你是根本就没记。训练营每周每月都在淘汰,你何必要记得住。喻文州想着,反道:“也没有一直一个人。记名字这种事,想记就能记住。”


  哦,黄少天想了想又道:“你进训练营前,网游打得怎么样?”


  总之不至于吊车尾,其实还是不错的,要不是不错也不至于想到训练营来走一条和过去计划不同的路。喻文州想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自己也想太多,便答道:“还可以吧。”


  没想到黄少天接着问:“那就是不错了?进来了以后突然被别人叫,嗯,吊车尾其实还是不太好吧?你真的不介意?”


  喻文州叹口气道:“少天,我就是随手一写,并不介意这件事。”


  黄少天站定到他身边,两人在走廊的窗边,就着窗外万里晴空,就像较劲儿一样互相凝视着,接着黄少天郑重地说:“就算介意也没关系呀?我们现在都是这种关系了,有什么不好说的?你要是生气就告诉我嘛!以后有人说你,你也可以告诉我,我帮你揍他,当然是在游戏里。”


  我们什么关系?没有关系的关系?其实也不能算没关系,毕竟内定是未来的的搭档了。喻文州看着他,终于道:“少天,我觉得吊车尾也好,未来的队长也好,只是一个标签,我不会生活在别人给我贴的标签里。至于我说你不稳重,不是因为你叫我吊车尾,而是因为我当时指出你的不对后,你用吊车尾回击了我。”


  不是因为你叫我外号,我不在乎这种称号,就算一万个人叫我吊车尾也没用,我是不是吊车尾,时间会证明。但是蓝雨未来的王牌不能冷静地审时度势,却被轻易激怒,是他看不下眼的主要原因。


  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睛,确定他没有说谎,还是小声说了一句:“别的事情生气了,也可以告诉我嘛。”说完他突然皱眉道,“你是不是比我高?”


  我肯定比你高啊,上次体检显示我比你高2公分呢。喻文州想着,点了点头。黄少天愤愤地哼了一声,转头向训练室走去。边走边念着凭什么凭什么比我高啊!

  

  因为你不好好吃饭,也不肯喝牛奶。喻文州走在他不远不近的地方,微微勾起一个笑意,却道:“训练前去拿个双皮奶吃吧。”顿了一下,他又加了一句,“补钙。”

————

都这么钙里钙气的了,补什么钙!把小卢都补成钙了好吗?笑cry

评论(8)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