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三)

上一章

  送走了兴欣,黄少天也定了下一场比赛的票,等他定好票,喻文州明知故问地说:“你不走吗?”虽然今年蓝雨的夏天太短了,但夏休期大多数人还是已经离开俱乐部回家了。


  黄少天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狠狠地说:“我要一直跟着去看,等到机会,就立即冲上去狠狠挖苦那家伙!”


  喻文州靠在他门边笑了:“那要是没等到呢?”


  黄少天耸耸肩,无所谓地说:“没等到,那就只好让他继续得意下去了。”


  喻文州点点头道:“也是。”他顿了一下,一时有些沉默,黄少天也没说什么,继续收拾东西。喻文州看看他简单的行李又道:“你记得不要忘了身份证。”


  黄少天立刻转头:“别提这个。”因为平常比赛都是俱乐部操心,尤其喻文州又是那么一个滴水不漏的人,结果导致有次他单独出门居然忘了身份证,都快到机场才想起来,还是喻文州开车给他送过去。


  喻文州只是笑,看他把身份证特意拿出来放到显眼的地方,然后接着收拾。收拾了一会儿,他又转头问:“要不你和我一起去看?”


  摇摇头,喻文州道:“俱乐部这边还有些事需要我处理一下,你先去吧,决赛我再和你一起去看。”


  黄少天轻哼:“要是真走到决赛,肯定所有的人都要去看看这家伙是不是能再次拿得一冠。”


  喻文州想了想,突然笑了:“那个场面一定很有趣,你们肯定都想上去替另外一队打他。”顿了一下他又说,“我觉得到时候我们都不需要主播,”不等黄少天说,他含着笑看着黄少天,“或者有你就够了。”


  这是嫌我话多还是提醒我人多的时候少说点?见喻文州还在笑,黄少天恨恨地说:“队长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你一直都很宠宝宝的,现在不但在叶修他们面前揭我的短,还总提我的伤心事。”


  喻文州悠悠地说:“不是你说要我有什么说什么,要放飞自我,你是我坚强的后盾。”


  听他这么说完,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就笑出来了。他走过去拍拍他的肩,得意地说:“那是当然的!男子汉大丈夫,许的诺是一辈子的事!有什么事都跟我说,你天哥罩你!”


  喻文州含着笑轻声说:“就靠你罩了呀。”


  听着他这么说,黄少天心里就觉得多出了许多感触。


  确实喻文州刚从训练营脱颖而出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他永远是那样不卑不亢,稳重沉着,但是并不像现在这样,待人接物如此温和。那时还有几分学生气的过分耿直,甚至在为人处事上也有几分较真,不像现在洒脱。


  只是他什么都放在心里,就是黄少天觉得自己已经是和他最近的人了,却仍是靠翻他的笔记本猜他的心。当然喻文州的笔记本基本是算向他无限度开放了,毕竟他也要靠喻文州的笔记来找战术和各种攻略记录,也需要喻文州给他来讲。他固然能看到非常特殊的角度,但也常是站在剑客的角度,而不能全方位,倒是喻文州每次都可以看到各种问题。


  黄少天有一次对着他的笔记看比赛录相,感叹地说:“要是你有手速,那简直太可怕了。不过想想也非常有趣,有手速的全方位战术大师,你说如果你能那样的话,能刷掉王杰希吗?”


  说完他突然心里就咯噔一下,这种无谓的想象,却正是喻文州致命伤。他闭了嘴去看拿着笔记本的喻文州,未想到对方还真在认真地想,最后摇摇头:“这种假设不能成立,首先我没有那么高的手速,第二,就算我有手速,赛场上也是千变万化,随机应变,不能做这种假设。”


  黄少天嗯了两声,突然道:“你真不介意这些?”


  喻文州诧异地转过头来看他,心想,我介意有什么用,说我手速不行的人会继续存在吧?再说,就算我介意就能刷掉王杰希了?要是能这样,我一定每天介意一万遍。搞不好连叶修都刷掉了。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但他还是摇摇头对黄少天说:“不要把时间用在这些事情上。”


  黄少天嗯了两声又道:“说起来,其实你挺实在的。啊,不是,应该说,你其实挺实际的。”看喻文州不解地看向他,黄少天皱了皱眉,他虽然话多,但在关键时候也想找到合适的词来说,“就是觉得你似乎从来不会被别的事情干扰,真的很厉害。”

  

  不实际点早被刷了吧,找到自己的目标并且为之努力这样的事情,虽然也算是梦想,但毕竟也要拿出实际的举动来才能完成,不是空口说一说就可以了。喻文州想了想,却没有接话,他觉得黄少天还有想说的话,所以把说话的机会留给了他,尽管他可能说起来会没完。


  没想到黄少天居然没有说那么多词,只问了一句:“你到底在想什么?”


  喻文州回头看他,他以为自黄少天上次犹豫之后,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毕竟也是个骄傲的家伙,没想到他只是找合适的机会来再次提出而已。问题是,为什么?难道这个时候他窥到了自己没有觉得什么机会?


  没想到黄少天在桌子底下轻踢了他一下:“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掏心掏肺,每天示好,你就这么对我!说好的蓝雨的双核呢?我们什么都不说,天天就说战术,难道上了赛场就有默契了?我告诉你默契不是这样培养的,你得告诉我我!你每天说话都藏头藏尾,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高兴不高兴我怎么知道?”


  你是想知道我高兴不高兴呢,还是想知道我和你在比赛上的战术配合呢?高兴不高兴和战术配合到底有什么关系?喻文州被他踢了一下,略有点懵,但又上下打量着他。最终忍不住屈起膝把脚踏在椅子腿的支架上,伸手去摸了摸被踢到的地方,微微皱了下眉。


  黄少天立刻就紧张了,他只是习惯而已,男孩子之前不就是互相踢一脚拍一掌的吗?这个喻文州怎么这么不经踹?


  喻文州看到他紧张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抬手将比赛按了暂停,然后在黄少天不明所以的眼神中,搜了一个相声视频,只听里面人拿着京腔道:“这块布要买到您老家里做被里儿去,是经洗又经晒,经拉又经踹。”


  黄少天看着这段视频,然后看向在电脑屏幕光线反射下的喻文州的脸,还不等他的说话,喻文州悠悠地说:“我觉得我没那么结实。”


  被他这么一扯,黄少天几乎要喷笑,他笑着最后忍不住拍起了桌子,等他笑够了,转头看向喻文州,却见他微微含着笑,这和他日常里客气的笑容完全不一样,让他富有生机,又面容温和。


  黄少天找不到镜子,就把手机举起来给他看:“你看嘛,还是你天哥有办法吧?你要这样多笑笑,才能和别人打成一片,有利于我们蓝雨内部和谐,要不以后你是要当队长的人,难道每天板着个脸,像霸图的韩文清一样?告诉你,这种人设现在已经不流行了。作为你未来的副队长,我也要郑重地告诉你,别觉得你什么都不说是对的,我有权知道你想什么,否则你天哥我怎么罩你啊!?你完全可以放飞自我,因为有我做你坚强的后盾,我们才是蓝雨的剑与基石。”


  喻文州看了看手机黑屏下反射出的自己的脸,心想,我在家也是这样,我小表妹小侄女还有周边的邻居都觉得我亲切,要不是你们每天觉得我手速不行,在训练营根本不想理我,我也不会每天板着脸。虽然事情都过去了,我也不介意,但是这个事情的过错不能扣在我头上。


  可是他看着黄少天得意的脸,最终压下了自己的心里的话,慢慢地说:“天哥,按说我才是队长,而且你是剑,我是基石,难道不应该是我罩你?”


  “天哥”这样一个称呼从喻文州的口中说出,黄少天莫名就红了脸,他就觉得耳朵里生出了花,非常想揉了揉。克制了这个想法,他粗暴地说:“闭嘴!”


  喻文州却接着道:“刚才让我什么都告诉你,现在又让我闭嘴,这也太难做人了。”


  黄少天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让你告诉我的不是这种事!”


  喻文州关了相声视频,调回了比赛录相,微笑地和他未来的副队长比肩而坐,记起了笔记。


  但他心里想的是:这个黄少天也太可爱了吧!


评论(11)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