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五)

上一章



  喻文州写完总结,看了一眼放在电脑旁的手机,居然没有一条短信。这个上午还真是安静。他心想着,那就是没有什么和比赛相关的事了。没相关的事就不发短信了?果然年纪大了,朋友就要疏远了吗?


  他知道黄少天现在是H市,既然魏琛开口,黄少天这次追着比赛也就一直跟着兴欣,反正也是追他们的比赛,大家一趟飞机也没什么。何况黄少天虽然每天嘀嘀咕咕大家都说他烦,但他为人仗义不记仇,其实在联盟人员也很好,估计现在到了别人的地盘也应该是如鱼得水的。何况他和叶修关系不错,对叶修的技术又非常惦念,还半夜去帮他刷副本。


  都没有帮我刷过副本呢!虽然偶尔会去公会里带着大家玩,但当初帮叶修的时候不但是半夜,还不告而别!喻文州玩着手中的笔心里想。


  想是这么想,他也知道去Q市前,兴欣还要照常训练,黄少天肯定也不好天天在人家的训练室里。那现在在干什么呢?是借是夏休索性睡个懒觉,还是问兴欣借了台电脑到非主力队员的训练室里做基础训练呢?或者去哪里逛逛也是有的。虽然季后赛战况不佳,但也不能陷在里面出不来。作为职业选手如果连自我调整都做不到的,这样强度的比赛不可能支撑到现在。


  他想着,保存了手头的工作,用手机打开了微博,一刷新就看到黄少天的微博里更新了一张照片,他手里夹着一张叠起来的纸,虽然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内容,但是看起来是一道符。果然微博的内容是:“抽了张签,大概是出门前沾了我们队长的运气,居然是上上!这难道就是不在自己的地盘就能抽到SSR吗?这不科学,凭什么我在我们大G市的签就求不到这么好?!说起来这里风景不错,果然号称是天然氧吧的地方,感觉自己快要富氧了。底下不用问了,具体内容不会告诉你的!求我也没用!略略略!”


  喻文州点开大图,大抵是用了什么滤镜,背景完全虚化,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照片中黄少天的手骨节分明,像大多数电竞选手一样,保养良好。喻文州出神地看了一会儿图,退了出去看评论,果然先是一片粉丝求转求沾运气,然后大家笑哭地问求个签为什么还要略略略,更多的在问剑圣大大去哪儿了。其中有一条玩笑地说:黄少抽不到SSR大概是因为喻队的运气太好了吧!都让喻队抽到了吧。


  喻文州觉得自己似乎勾起了个笑意,这话有时候黄少天也常说:什么roll点还是队长上,抽卡需要拜队长什么的。未想到再刷新,黄少天居然把这条回复转发了出来,回了很简短的一句:“队长的运气就是我的运气,他抽到的就是我抽到的!”


  底下的评论更疯了。喻文州却叹了口气,心想,我的运气是你的运气,是因为你和我在同一队么?什么时候我的就是你的,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而不是因为我是你队长,大概自己心里这口气就顺了。


  他想了想,笑着摇摇头,觉得自己一个人在队里果然就会胡思乱想。索性重新开了一个视频,记起了笔记。


  而远在H市的黄少天这时也叹了口气,他收起了手机,把抽到的黄纸签小心地放到钱包里。他确实不好总在兴欣的训练室呆着,虽然也借了电脑练了一些基础训练,但到底机器什么的都不是蓝雨的,训练内容用着也颇不顺手。反正休假,也就在H市的各个景区里转转,但几年来各种比赛,那时候叶修还是叶秋的时候,嘉世也招待他们在著名的景点玩过。倒是这次苏沐橙推荐了他几个冷门景点,景色不错,其中还有一家是隐藏在竹林里的月老祠。虽然苏沐橙多少有些揶揄玩笑之意,他也还是跑来求了个签,未想到居然还不错。


  他得意地看着签,却最终对着没什么人的月老祠叹了口气。其实抽签这种事就是安慰心理,并不能真正地解决问题,要是抽到的签就是现实,他现在大概也不至于一个人。虽然对着兴欣一众他一脸正直,每天都是一副“脑子里想什么呢,想那么多!现在的人都能不能好了,一看到男孩子勾肩搭背就往基的方向想,那我们男男都要授授不亲了!”的模样,实际上他对喻文州惦记有一段时间了。


    他原来对喻文州不是这种感情,虽然从被这个吊车尾口头教训过,他也口头上找回到场子,不至于说因为人家不理自己,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不放。他觉得喻文州技术很强,战术也很强,而且情绪稳定,实在是非常好的队友,搭档,和朋友。两人同进出吃过一段时间,熟悉了以后自然比别人更进一些。


  但即使到后来一直成为正副队,他就发现喻文州是表面热情,实际上是个和大部分人都保有一定距离的人。尽管他做事细致,一般问题找他帮忙,他也很少推拒,队员找他帮忙分析问题他一向仔细,但他总觉得很难走到喻文州心里,他们聊天也多是队务,战术,比赛。当然喻文州和别人聊天似乎也是这些,有时候联盟其它队的人如果看了哪场比赛,对战术有疑问,问到他这里来,他也不会拒绝。


  他知道喻文州有时候会私下里吐槽,也觉得他这个小习惯很有趣,但他似乎从来没有当面让人下不来台的状态。就算真有不满,他也就开个玩笑过去了。


  黄少天有一次问他,他也如往常一般地说:“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争执上,有时候作为蓝雨的队长要对媒体解释,但我觉得我个人不需要向别人解释。”


  盘腿坐在他床上正在翻今天的复盘分析笔记的黄少天听到这里抬头:“你现在不就向我解释了吗?多和大家交流一下,一起出去玩什么的,不是挺好。”


  喻文州却有点惊讶地看他:“你是蓝雨的副队长啊,我应该向你解释的。”他顿了一下又说,“虽然我参加集体活动少,但我也会去。主要还是事务太多。”


  黄少天突然就有点意兴阑珊,哦了一声,低头继续去看笔记。觉得自己怪无聊的,其实他也知道,有时候大家一起要去玩,经理却会突然把喻文州叫走,自然不可能像黄少天这样,经常和大家一道吃个宵夜看个电影什么的。但他总觉得,喻文州的事情,自己应该都知道,虽然这个心理很诡异,可他也没有想要纠正的意思。


  他看了一会儿,喻文州也没出声,似乎在等他看他有没有什么问题,可黄少天已经有点分神了,他最终觉得怪没意思地,跳下喻文州的床道:“差不多就这样吧,你有什么安排,明天再说!困了困了,我要去睡了!最近你也注意身体,也不要太拼了。”


  喻文州把他送到门边,正值第五赛季常规赛末,虽然蓝雨的排名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何应对季后赛才更重要的,这段时间喻文州每天都在想。微草势如破竹,王杰希收敛了他的个人风格,越来越和团队融到一起,百花这边虽然孙哲平手伤不能上场,但张佳乐反而更有气势,百花的排名一直居高不下,霸图作为上一赛季的冠军自然要想要拿连冠。


  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想法都写到脸上了,黄少天突然道:“唔好咁担心,再难噶事,你都可以搞得掂”

  

  喻文州停住脚步,看了他一会儿,终于绷住笑道:“多谢,过奖。”


  黄少天忍不住敲敲他的肩头:“你搞咩呀!我担心你,你就这样对我?!”


  “让你别担心的方式就是场上好好发挥嘛。”喻文州替他拉开门,“与其担心我,不如早点睡。”


  黄少天习惯地说:“明天竞技场见!”


  第二天当然没上竞技场,而蓝雨最终季后赛惜败,喻文州还是约了他去看总决赛。微草主场结束时,黄少天等在选手通道边上,看着喻文州和王杰希说话,心想:怎么说这么久,比和我说的话都多。以前也是这样,这两个人在笔记本上画几笔就好像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了,虽然现在他也能看懂喻文州的笔记了。但是,好气哦!你们说这么久还没完!说好了要去吃豌豆黄,杏仁豆腐,茉莉花茶冰激淋,喝北冰洋汽水的,我站这么长时间,等的腿都疼了!


  喻文州和王杰希最终一起走过来,喻文州还笑着对王杰希说:“王队不和我们一起去?”


  王杰希轻摇摇头:“天天吃,你们自己去吧,我还要回去复盘。”


  喻文州点头:“那就不打扰了,最后一战加油。”


  王杰希简单道了谢,向黄少天点点头,出门归队。黄少天戴好帽子口罩,和喻文州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走到半路,他道:“你和王杰希怎么说那么久,你就舍得我在雾霾风口上站那~~么长时间!!要说大眼也真是够辛苦了,B市天气这么差!不知道他们怎么坚持这么久。”


  喻文州嗯了一声,道:“微草的空气净化器据说不错。”


  重点不对吧。黄少天却忍不住:“所以他们坚持这么久没有倒下,是因为空气净化器?”


  喻文州一脸严肃地说:“我觉得应该是,要不扫把本来就起尘,没有净化器,生活太艰辛了。”


  黄少天忍不住笑起来:“你这话怎么不当面和王杰希说!唉,场上垃圾话只有我一个人撑场面太辛苦了,我们得培养一下新人,你看郑轩懒得连字都不想打,宋晓又稳重,新人怎么配合配合我啊。”


  喻文州微笑:“剑圣大大辛苦了,要不你在训练营开个班,名字叫‘论垃圾话的使用与修养’?看能不能从训练营开始抓起,培养我大蓝雨新一代接班人。”


  他们正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灯,黄少天搭着他的肩笑了一会儿,却又想起自己等了这么久接着问:“你真是对别人说话比对我说话时间长,你和王杰希啦,张新杰啦说话时间都比对我说的长。刚才说那么久,说好的一会儿,队长你这一会儿是别人的好几会儿了!”


  喻文州看着红灯转绿,拉下他的胳膊,握住他手腕过马路:“天地良心,你回去用秒表算一下,我和你说的话多还是和别人说的话多?”


  黄少天想想,其实还好,喻文州虽然对着别人都挺温和的,也时常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但这样自己说上句他就接下句插科打诨的样子,也就只有他们两人之间了,有一次郑轩还说,每天都听着正副队长说相声,现在笑点都高了,听了个笑声居然笑不出来,压力山大。


  这么想着,他就又问:“那你和王杰希说那么久在说什么?”


  喻文州被他盘问这么长时间也不着急亦不生气:“他问了问我对百花怎么看,然后我套了会他的话看看微草有什么新布局,结果他恨不得撒我一把驱散粉再给我一个扫把旋。我就只好问他有什么推荐的小吃,哪儿比较好吃,你不是要吃豌豆黄吗?”


  黄少天看着他,突然觉得B市闷热的天气烧着了他的五脏六腑,让他全身上下有什么蒸腾而上,从此再也不同。


  喻文州也在看他,却颇为惊讶:“你怎么脸这么红,是不是这个口罩捂得太严了?今天空气质量没那么差!我也相信B市的荣耀粉认出你来也不会打你的。”


  那股烧着黄少天的空气瞬间消失,他气哼哼地说:“有你在,肯定不会先打我的!”


  喻文州笑弯了眼睛:“天哥明明说要罩我,现在却放任对家粉丝来打我,你果然不爱我了。”


  你果然不爱我了是黄少天常挂在嘴上说喻文州的,这时候被对方说出来,黄少天觉得不能好,自己又要烧着了,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冷静。


  于是他在王杰希推荐的店里吃了好几碗冰镇的杏仁豆腐,红豆奶酪,可是他一抬头看着喻文州微垂着眼睛坐在对面吃他那一份的模样,就觉得,他还得吃点凉的!


  而喻文州撑着下巴看他吃心想:要不要吃这么多,难道B市的甜品比G市好?还是B市今天真的太热了?这种天气能有G市热?吃这么多凉的,等会儿还要去吃豌豆黄,路过药店还是买点胃药备着吧!

  

——————

哦~~差点忘了。

唔好咁担心,再难噶事,你都可以搞得掂  是指 不用担心,多难的事,也难不到你!你都能搞定。

每次都要去找内部粤语人才。233333333


感觉本章用不同的方式让喻队和黄少表达了,好~气~哦~这三个字!hhhhhhhh

评论(25)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