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六)

上一章



  和霸图的决赛很快就到来了,看到霸图擂台赛比拼的方式,黄少天惊讶地快速发着短信:“这是消耗吧?”


  喻文州简单地回了一个:“是。”消耗叶修,这是当时他们就想到的,上一场霸图也意识到,但都没有成功的,但在这一场中,霸图终于想到了这样的方式——快打急攻!


  这场比赛让大家看得屏息凝气,不得不说,虽然叶修的重归让大家颇为惊讶,但也如当初喻文州说的话,联盟的战斗战术风格整体都提了一档。为了挡住叶修,也为了再争一冠,谁都不会放松。


  以霸图为主场的两场比赛最终还是确定了兴欣的出线,霸图的第十年,虽败却令人唏嘘。而轮回对微草的这一边也确定由轮加来应战兴欣,最后一场,是轮回再创一个王朝,还是兴欣杀出重围?


  坐在机场,黄少天发着短信:“你对轮回这边这么看?”


  喻文州回了一个微笑:“告诉叶修,他自己培养出了一个对手,自己担着吧。”


  黄少天不明所以,转头拿着这条短信去问靠在候机区的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叶修。看了这个短信,叶修笑了笑:“不愧是文州,他倒看出来了。”


  这句话还是没让黄少天明白,叶修正想说什么,魏琛却道,“他刚回来的时候,大家都把他当BOSS刷,可不是把轮回培养出来了。”


  喻文州肯定不是在说这个事,但被魏琛拦住了,叶修也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黄少天只好狐疑地看着他们,嘀咕地说算了算了,一个两个的,搞战术的人每天都神神密密。


  魏琛状似无意地接口道:“文州每天在队里也神神密密的?”

  

  黄少天给喻文州报了个平安说到地再给他发信,等他回了好才道:“差不多吧,反正他那个人,从进训练营开始就是那样,从来不主动说,问一句,说一句。当然你要关于荣耀相关,怎样都好,问他自己的事,就模棱两可的,不给准话。就这样,凭什么大家都觉得他好相处,人缘好?”


  “因为话少。”方锐冷不丁地插了他一刀。


  他转过头去道:“闭嘴闭嘴闭嘴!”


  魏琛还要说什么,登机提醒这时就响了起来,而黄少天上了飞机就拖出颈枕开始睡,也就放弃了再说点什么的计划,想着回了H市再说。但等他们下了飞机,一开手机,黄少天就接到一个短信:“下了飞机了吗?在几号门?”


  黄少天在行李区就呆住了,难道喻文州过来了?他的迟疑只持续了几秒,便迅速回复:“你在几号门?”


  几个字而已,喻文州回起来也不算慢:“10号。”


  黄少天本就没有要托运的行李,这时他向叶修摆摆手道:“我队长来接我了,我先到出口!”说着,飞快地穿过人群,将意味深长的各种眼神丢到身后。


  虽然说分好几门,但到达出口并没有那么复杂,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大厅里站在航班信息显示屏旁边的喻文州。他以为自己会放慢脚步,却其实几步跨到了他面前。那一刻就算天要塌不会影响他的心情。


  他还真的来接自己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今天的飞机,,所以在这儿顺便等一下他。可是真正的决赛要在三天后,他来这么早,难道是找叶修有事?


  黄少天心里十分惊讶,却又十分雀跃,心中又满怀着疑问,还要控制住不要现在脸上。走到喻文州面前,一时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尽管只有一瞬间,但他的脸上的神色确实非常的复杂,喻文州看着他小心翼翼又把那些心神压了下去,心中就有点感慨,但看他盯着自己一时居然找不到话说的模样,便露出一个狐疑的模样:“难道,你不是去看了两周比赛,而是我穿越了十年?”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这个巨大脑洞又开始了,却听喻文州若有所思地说:“十年生死两茫茫,亲,我穿回来了。”


  这话说完,其实两人心里同时咯噔一下,这句话要真计较起来,说得其实并不合适。黄少天压住心里的小思,若无其事地开着玩笑:“你要真是十年后穿回来的,肯定能让我问出来你是哪位呀!十年后你得老十岁,而且不可能还穿着我挑的衣服,还不得穿十年后的款,谁知道十年后的设计师什么品位呢!搞不好还不没我好呢!唉,你还真的过来看决赛了?其实过两天才开始,也不用这么着急。”


  喻文州微微笑起来:“两三天而已,早到晚到都一样,正好过来接你,给你个惊喜。”


  哦,真的是来接我的!黄少天终于忍不住笑意了:“现在不流行这么说了,不要这么老气横秋的,小心掉粉。”


  喻文州接过来问:“不这么说,那要怎么说。”他顿了一下,故作沉思状,“剑圣大大,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他们俩个正笑着,兴欣一众也终于取了行李出来了,喻文州向大家打了个招呼,魏琛早看见他们俩个在显示屏这边说说笑笑,不由哼哼了两声:“我们兴欣可住不下这么多人!”


  似乎像知道他要这么说,喻文州客气地点头:“我已经订好旅馆了,怎么能麻烦前辈,何况来看决赛的人恐怕不会只有我一个。”


  黄少天当然也意识到这一点,反问他:“其它人也是今天到?”


  喻文州摇头:“当然不是,小卢他们发消息,都是比赛前一天的航班。”他顿了一下道,“正好S市离这里也不远,到时候直接坐高铁过去。我连你的票一块儿订了。”他说完,才迟疑地说,“或者你和前辈他们一起?”


  黄少天道:“不能总给魏老大他们增加压力,我今天就准备归队了。”


  喻文州笑了:“欢迎归队。”


  黄少天从他眼睛里看出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那真的欢喜,甚至有点松了口气的模样,和他平常开玩笑不一样。那时候虽然会笑,眼睛里却没有这么多心思,甚至有时候还会闪点揶揄之情。


  他还没来得及从喻文州眼睛里看出点什么来,叶修却道:“兴欣的车已经在外面了,不管怎么样,先把你们送到酒店?”


  喻文州看了眼黄少天,犹豫地问:“你们马上就要应战轮回,还是早点回去休整吧,我们搭地铁也可以。”


  叶修率先走出去:“H市能有多大,就算大对角,捎你们回市区也可以。”


  最终还真是把他们捎到了市区,喻文州把酒店订到了一个离赛场不远不近的地方,却正好与上林苑有点距离,黄少天也没有什么东西在兴欣,便在半道上和他们告别,与喻文州一起下了车。


  看着黄少天似乎拒绝了要坐地铁的意思,摸出手机来叫车,叶修看了魏琛一眼:“别想了,就是儿子长大了你也管不着,何况只是你徒弟。哦,现在人家还出师了!”


  魏琛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凑在一起不知道对着手机上什么东西正笑得停不下来,转头狠瞪了一眼叶修:“闭嘴闭嘴闭嘴!”


  黄少天真是太高兴了,这简直像第六赛季拿完冠军回了家,他一边想着自己终于赢了,一边想着该找机会理一理对喻文州的感情时,喻文州突然给他一个电话,说到了他家所在的城市,问他在不在,能不能当个导游,就是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完了!


  虽然第五赛季末就已经感觉到喻文州对自己不一样,但第六赛季的各种调整让他们一步步踏上夺冠之路,之前的忙碌让他把这些事都抛到了身后,但现在松驰下来了,突然就更加汹涌地淹没了他。


  黄少天的家离G市不远,都在一个省,也有本省著名的旅游胜地。他知道喻文州喜欢旅游,尤其需要新的灵感时,就会出去走走。但没想到会把自己的家乡列入清单,更没想到他这么一个习惯与别人有一定距离的人,会在抵达后和他联络。


  到了高铁站看到他的侧影时,黄少天一路上不安的心跳终于平缓下来,连嘴角都控制不住上翘。看他正坐在出站口外的咖啡厅里看手机,虽然现在人的手机依存症越来越广泛,但喻文州肯定不是用来刷社交网络。他轻手轻脚从另一边绕过去,果然看他正戴着耳机在看国外的游戏比赛视频。


  他出其不意地拉掉喻文州的耳机:“这么用功!不是出来玩的吗?”


  喻文州似乎还是被吓了一跳,他微皱着眉笑了起来:“是玩啊!所以我没有看他们打荣耀的视频。”


  看的是别的游戏的比赛就是玩了?不是很懂你的脑回路。喻文州看他一脸汗,站起来道:“你喝点什么,先落落汗再走吧?”


  黄少天却拽住他:“不用了不用了!赶紧回家!现在落了汗出去又一身!太难受了!不如忍一下,一口气冲回去!”说着看向喻文州旁边的座位,只有一个背包,显然没有什么太多东西。


  喻文州便背起包和他向外面走去,黄少天开着他父亲的车过来的,边发动车边道:“真没想到,队长还回和我打招呼,我以为你这种人,就算认识,到了别人的地盘,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


  “可你不是别人啊。”喻文州系好安全带,冲他笑了笑。不等他问,他便道,“三赛季末快出道前,你不是说想带我到你家玩吗?那时候太忙,当时就拒绝了。回家呆了两天,突然想起你这邀请,不知道还不算不算?”


  黄少天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故作高深:“那我得想想,延迟了这么久,得看看队长给我点什么回礼才划算。”


  喻文州却翻起了手机相册,在等红灯的时候给他看:“这个给你做生日礼物,让你养在队里,算不算?”


  黄少天看到一只小小的橘猫睁着大大眼睛一脸无辜地在屏幕里盯着他,差点从车里跳起来,他家里就养着猫,一只想在队里养一只,但是因为队里的各种规定,好长时间都协调不下来。现在喻文州这么说,就是赛季结束后,他留在队里做收尾工作时终于协调好了。


  他来不及说什么就绿灯了,只好继续开车。一高兴,他嘴里就胡说了:“这么好!真是无以为报,要不我以身相许?”


  喻文州居然笑了:“这就以身相许了?万一不满意了,难道还得离婚不成?”


  黄少天说完心里其实就觉得说错话了,幸好喻文州没感觉出来,黄少天哼着改了词的曲子:“没有心也要拖,绝对不会放开你~”


  喻文州听着一怔,却忍不接了另一首歌:“难再有发展,但我想和你乱缠。”


  黄少天余光瞥了他一眼,两人突然就笑了起来,车都差点颤了颤,黄少天忙稳住车,好在今天既不是周末,现在也不算太旺,街上没有什么人。他笑着说:“告诉你,我可和我爸妈说好了你要住家里,你不许住旅馆,订了也得给我退了。”


  喻文州耸耸肩:“本来就准备来抱天哥的大腿,吃喝都蹭你,就没订旅馆。你要敢赶我走,我就向阿姨告状。”


  “靠,有没有天理了!”黄少天气笑了。但喻文州说的还真是会实现,黄妈妈去过蓝雨很多次,特别喜欢喻文州这样典型“别人家的孩子”,每次都拉着他塞吃的,还警告黄少天要老实点,不要仗着自己是王牌就欺负人家“乖仔”。


  “天地良心,我哪里敢欺负你!再说,你是队长好吗?!我怎么欺负你?啊,你评评理!”等他妈走了,黄少天跑到喻文州的房间里把他妈带来的吃的卷了一半,“明明应该是给我的,为什么全塞你屋里了!”


  喻文州边复盘边道慢条斯理地说:“少天,据说,这才是亲妈。”


  当然,喻文州这话也是真理,喻文州的妈来了以后,见到自己的儿子虽然也很关怀,但见了黄少天居然赞不绝口,对着自己家儿子说:“别仗着你是队长就欺负人家知道吗?看把孩子瘦的!”


  喻文州看着又得意又想忍笑的黄少天,无奈地想:这个年纪的小伙子们不都还要长长个儿?再加上训练强度不小,所以吸收的食物大概都没长了肉,不知道长到哪儿去了。他就那么瘦,关我什么事!但他只能好声好气地说:“妈,现在不兴官僚主义,我怎么可能欺负他,再说少天是副队长啊!”


  别人家的孩子在家长走了后再次聚到喻文州的房间里拆吃的,边拆边感叹自己小时候怎么被妈妈各种嫌弃,说着居然还有几分同病相怜。大概是掌握了双方的黑历史,他们两个才后来更亲近起来。


  这次喻文州到了黄家,黄少天的妈妈自然很欢喜,她一直想要个这样的话少听话不会上窜下跳像个猴子而且还肯陪自己说话做家务的孩子。于是她晚饭的时候再N次的感叹:“文州要是我家的孩子就好了。”


  黄少天对着喻文州做了个鬼脸,心里想:我也想他是咱家的啊!等你儿子努力吧!到时候你别生气就好了!


  然而喻文州这时却冲着他笑了一下,他笑得颇有深意,当时黄少天觉得那是个带着几分忍笑淘气甚至揶揄的表情,但现在想起来,突然觉得,喻文州当时就在计划什么了。

——————

黄少改的是《好心分手》,喻队唱的是《无人之境》


评论(11)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