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七)

上一章


  三天过去的很快,兴欣主场,各队主力都有到场,兴欣那面知道他们要来,早就向场馆打好招呼开了特别通道,以免引起粉丝那面的不必要的麻烦。等坐进场了,黄少天却带着蓝雨的几人坐到喻文州后面,把他赶去和张新杰坐到一起,还把肖时钦也拉了过去。


  旁边的人莫名其妙,黄少天大声的说:“其实他们几个战术师更喜欢坐到一起,他们讨论的东西我是听不懂。你们不知道,我们队长每次见到那两个就把我扔到一边了,所以我现在可总结出经验了,早点让位比较好。”


  蓝雨正副队这是出了什么事了?张新杰对上喻文州若有所思的表情,担心地小声道:“黄少这是怎么了?”


  黄少天居然还听见张新杰的话了,向他们这边看来,见喻文州看他,又高冷地转过头去和卢瀚文说话,喻文州便笑了笑,竟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就用平常的音量对张新杰说:“没事,前两天和他说了点事,没找好角度,把他气着了。”


  哇!喻文州那高超的交流技巧,还能把他家副队长气着?这是新闻了!李迅忍不住和人换了个座位,往他们这边凑了凑。


  你那是没找好角度吗?你就是故意的!黄少天哼了一声,也没有接话,只是不理他。韩文清微皱眉看了他们一眼,被这个眼神一镇,旁边的几人就讨论起来兴欣和轮回状态,这就把话题岔了开去,但气氛反而更诡异了。毕竟这样的比赛,大家都恨不得亲身而上,创造历史,谁要站在历史的边缘?随着吴羽策在间歇的静默中开了一瓶饮料,刘小别跳起来表示他要去买几瓶饮料。


  大家忍不住逗了他一会儿,看他记了一长串饮料想着根本搬不回来的愁苦表情,都心里暗乐,甚至连喻文州都不动声色地掏出了钱包,压了一根稻草。


  最终看着新生代一声去买饮料,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探身对喻文州轻声说:“你干嘛给他钱包啊?他队长就在旁边呢,轮不到你关心,就应该让大眼出钱!哦,我忘了,你又和王杰希惺惺相惜,舍不得他出钱了?你那个钱包太土了,就算是我给你买的也好几年了,怎么还不换一个!少跟我说你舍不得!”


  他说的又轻又快,气息都吹到喻文州耳根上,他微侧过头冲他笑了一下,用口形对他说:“是舍不得啊!”这句就颇有歧意了,不知道是说上句舍不得让王杰希花钱还是说舍不得换黄少天给他买的钱包。


  喻文州一左一右坐着张新杰和肖时钦,两人不由同时扶了一下眼镜,颇想换个座位。但还没开口,刘小别就回来了,把钱包还给了喻文州,没想到喻文州还没伸手,黄少天先接过去了装到了自己兜里。他虽然颇觉不解,但心想,你庙我是不懂的,就没有开口把饮料分给了大家。正在这时,场馆的灯也暗了下来,主播介绍已经开始了。  


  先遣介绍没什么意思,黄少天打开自己的那罐饮料喝了两口,又拧上盖,把瓶子贴到喻文州脸上:“这个不好喝!什么怪味道,不还是我们代言的那个新出的吗?”


  喻文州把自己手上那瓶递给他,接过他手中的那瓶:“新出也不代表好喝,K记新出的那个水果派你就不喜欢。”


  郑轩坐在黄少天旁边,轻声说了一句:“压力山大。”


  喻文州侧头看了他一眼,弯起眼睛微微笑了一下,却没有说话,示意他们把注意力放回到比赛场上。这场倍受瞩目的比赛终于拉开了帷幕,而喻文州和黄少天之间的事件也被这场比赛暂时地滞后。


  那天离开叶修他们坐车去了喻文州订的酒店,喻文州办入住的时候还问他是住一间还是再给他要一间的时候,他本能地摇头拒绝,等上了电梯才想,喻文州肯定是故意的,知道他也不会另要房间。但他为什么想和自己住一间房,这是有什么问题吧?


  然而站到这个湖景套房的窗前时,黄少天对着窗外的湖光水色不由扶额:“队长,你是顺便来旅游的吗?这也太大太浪费了吧?这地方……,你是怕等其它人来的时候,玩狼人杀的话地方不够吗?”就算相处八年,他有时候也会突然不懂自家队长的脑洞。


  喻文州却说:“攻略上说,这样成攻率比较高。”


  黄少天懵了:“成功率?什么成功率!”


  喻文州站到他面前,然后对着他不知所以却又有预感的神情中,突然开口说:“少天,从第六赛季开始,我就挺中意你的,所以,你考虑一下我。”


  黄少天不由伸手扶住落地窗,他从进房前就觉得不太妙!现在终于预感成真!


  他看着喻文州面色沉静,却见他盯着自己的眼神带着几分忐忑,在他准备再开口前,黄少天突然问:“等一下!为什么还有攻略?!”


  喻文州微微笑了一下,难得的,他的笑容中居然带上了几分不好意思,黄少天现在怀疑他搞不好真的是穿越的,喻文州道:“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告白攻略。”


  你告个白还要搜攻略,而就黄少天对他的理解,喻文州绝对不是他说的搜了一下,一定搜了很多。他摆摆手,觉得自己需要坐会儿,缓一缓,他慢慢向沙发间挪去。就听喻文州犹豫地说:“少天,你这个姿势……”黄少天心想,我被你气的胃疼了,还不快过来关心我,未想到喻文州下一句缓缓地说:“看起来像是有了!”


  黄少天霍然转身:“有了难道是你的吗?不对!有你个大头鬼!”


  喻文州抿了下唇,像是藏起了一个笑意,接着严肃地说:“就算有了,我会负责的。”


  黄少天烦躁地摆摆手,被他气得精神了,这下胃也不疼了,他大步走到沙发前,一副领导视察一样的模样拍拍另一边说:“过来吧!我们谈谈!”


  喻文州了解他,他明白,黄少天别看平常话多给一副不稳重的模样,但是其实很能沉得住气,否则不可能在记者会上能让他压住不说话。但这件事毕竟不是小事,黄少天要好好谈谈也是对的。可是他刚告白完啊?为什么是这样的气氛,就算你比较尴尬,也不用这么严肃吧?喻文州也觉得有点懵。


  没想到黄少天却问了一个看似无关却十分犀利的问题:“你说你第六赛季开始喜欢我,但现在都第十赛季了,这就快五年了,你一直不说,肯定有原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你决定这个时候突然就向我说了?”


  喻文州脸色顿时看上去难得有点憋屈:哦,我向你告白,你一点也不感动,反而问我这个?宝宝不爱你了哦!但他还是说了:“我不想你分心在别的事情上,而且我觉得你暂时没有要谈恋爱的意思,但是,近两年,我觉得,你好像有别的关注的人了。”


  我除了关注你还关注谁了!黄少天心里烧起一把火!但看到喻文州的眼神,他突然明白喻文州误会什么了!


  我就应该早点找个杀手灭了叶修!!!不!这次我要让杀手连面前这个一块儿灭了!


  黄少天想到这里居然冷笑了一声,他这样的表情可真不多见,喻文州心知自己可能真的惹到他了,但他想:这不怪我啊,这两年,自从叶修退役以来,你张口闭口就是叶修,以前你明明没有那么谈及他,这是人离开了,终于感觉到重要性了吗?不怪我误会呀!为了看兴欣的视频,明明晚上有比赛还拒绝我身为队长的要求。


  没想到黄少天反倒问的是另一件事:“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喻文州顿时迟疑了,最终还是老实地说:“有猜到,但不确定。”他说着,又加了一句,“近两年尤其不确定。”


  黄少天真是生气了,他不由提高了声音:“你知道我喜欢你,而你从第六赛季就开始关注我,居然这么久都不说!终于要说了,是因为觉得我可能不喜欢你了?你到底来干嘛的?”


  喻文州却觉得他的问题很奇怪:“如果你喜欢我,我就可以再等等,毕竟你现在还是荣耀的剑圣,如果有什么问题,对你多不好?但是如果你可能不喜欢我了,我就得试一试能不能挽回了。”


  黄少天抬手捂住脸,闷声道:“难道保住我在荣耀的状态,比你和我在一起更重要吗?”


  喻文州想了想说:“你总有一天会退役,那时候再说也没关系,但如果因为我的私心,耽误了你的前程,就算你不在乎,我也不能……”


  黄少天放下手,语气虽然平静,盯着他的眼神却快要跳出火苗:“你总是怎样!你就不想想我有多难熬?我从第五赛季就喜欢你了!一直不敢说是因为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你可真能藏!你不但藏得住对我的心思,也能藏到住你猜到我的心思。所以这么多年,你就这么看着我小心翼翼不远不近地看着你?”


  喻文州知道他是真生气了,当初于锋要走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看着平静,言辞却犀利。他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心中不由叹口气,可惜他准备了这些,还是没有得到如他当初想的好结果了,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难道星象网上说的是对的,最近水逆?他看着黄少天冷淡的面孔,只能说:“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认真的态度,突然觉得头晕,见鬼,我怎么就喜欢这样的人?他不是不了解喻文州,这种态度就说明蓝雨的队长确实意识到有问题,但根本不知道为什么!


  喻文州看着他略有点沮丧的模样,心里也有点打鼓:虽然没有预想中的好结果,但他不会是要拒绝我吧?要拒绝了怎么办?这次不是因为有NTR,而是他们俩个的问题了!外敌好除,内患难治啊。难道还要打持久战?他是不是应该把前两天总结的那个攻略再改改?


  黄少天看他一脸严肃,若有所思的模样,突然就想笑了,但他忍住了,也用严肃的表情说:“虽然我还挺喜欢你的,但是我得考虑一下。”


  尽管前面还是承认喜欢自己了,但还是要考虑一下?喻文州深深觉得自己得到了一个暴击,虽然还没被一波带走,但大概也不剩多少血了。可总比拒绝好。


  喻文州无奈地笑,难得自己还有别的答案,只能答好。


  两个人暂时回到了平日的相处模式,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甚至比赛前一天,蓝雨的几人都到了以后,大家还真的在他们这个小套房玩起了狼人杀。


  黄少天在那天谈完后就好像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去了,脸上一点也不露。喻文州面上不露,心里却也有点发愁,这是准备也考虑五年吗?到底是哪儿把他气着了?难道是因为他误会他和叶修?但又好像不是。


  喻文州自认猜人也算准,这次却看不透相处这么多年的人的心了。


——————

H市的五星级湖景套房,提前两周订的话,大概一千五到两千一天吧。感觉还可以,下次有机会约个朋友一起去滚一下床单~hhhhhh

还是想解释一下,其实上章黄少天唱的改自卢巧音的《好心分手》,并不是什么好预兆,而喻队唱的是陈奕迅的《无人之境》也不是什么好歌,这个歌据说是写给不得已的感情,类似出轨一样不能控制的那种感情。但歌声就是人的潜意识,黄少把歌词改了其实是指虽然大家都觉得应该放弃,但他不想,而喻队则想的是,这是他不能控制的感情。哟~~~


评论(27)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