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八)

上一章


  在与霸图纠缠那么久后,只休息了三天的兴欣对上舒舒服服休整了六天的轮回,主场失利让许多人觉得意料之外,却又是意料之中。


  大家相约继续追后续比赛时,黄少天和其它人聊了一会儿,故意错开和喻文州同进同出,但等他聊完回过神来,发现喻文州居然不见了。他四处看了看,犹豫着要不要问问其它人,没想到小卢突然道:“黄少,队长接了个电话,在场馆外面的通道呢。”


  不是我想知道的!哼,是别人告诉我的哟!黄少天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示意知道了,结果小卢一脸吓到的表情转向刘小别:“我觉得我们队有点不太对,小别前辈,我今天能到微草的地盘玩吗?”


  你们队只是正副队长不对,你可以去找别的同队的前辈玩!刘小别心里哼了一声道:“随便啊,队长同意你就可以去。”


  你们玩光剑的剑客都是这么口是心非吗?旁边的人忍着笑看着这一幕,再看黄少天转了两圈,最终从特别通道出去了。


  他一出场馆内部的门,就听见通道里喻文州好声好气地说:“你注意让医生给你消毒……,好好,答应你的会给你的,好好养伤。”


  这么温柔,那面又是谁呀!你这个四处招蜂引蝶的,还好意思怀疑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不对,想想他以前也是这样,但没有这么温柔,除非聊荣耀聊到点子上。


  黄少天没好气地看着他挂了电话,发现自己,才走过去,不等他说话,喻文州就道:“食堂负责人的孙女被文仔抓到手了。”


  文仔就是当初喻文州送他的那只猫,现在已经是队宠了,当年小小的特别可爱的奶猫已经长得肥肥的一脸霸气的如加菲猫一样了。黄少天继续摆着面瘫脸,哼,这次又是个小姑娘了。


  喻文州终于猜他在想什么了,这么多天的疑惑终于拿到了钥匙,他心里松了口气,找到原因总比一直僵着好。他想着,靠在墙边笑眯眯地说:“这个小姑娘特别可爱。”他顿了一下道,“说被我们的猫抓了,要赔偿,要……剑圣大大的签名照!”黄少天终于破功了,他的粉丝可能要比喻文州多,但当着喻文州的面要自己的,这个有时候真比较尴尬,虽然喻文州从来不在意。没想到喻文州接着说,“她可只有六岁半,你悠着点。”


  我去!逗我玩儿呢!


  黄少天觉得自己找出来就是太给他面子了!转身就要走!未想到喻文州居然拉住了他,他这一拽微用了点力道,黄少天没站稳,几乎跌到他怀里。黄少天顿时跳出去,压住声音道:“你疯了!待会儿大家就都出来了!”


  说完他突然顿了一下,这正是喻文州担心的问题——接受度对黄少天未来的影响。他还没来得及多想,甚至还没多说一句话,未想到喻文州摩挲着他的手指,微留恋地停了一下,就放了开,轻声说:“少天,对不起。”


  和在酒店里时的道歉不一样,喻文州的声音充满了一种理解后的叹息,他明白了他为什么那么生气,不止在他的误解,在于他自己在做过同样的事情后,根本没有立场对黄少天要这样的要求,也在于百转千回却过于长久的等待,浪费的时间,之间错过的时光。更重要的是,对于自己这么久以来同样没有做什么事来推进两人之间感情,黄少天的懊悔而产生的迁怒。


  他怎么好这么温柔?从什么时候喻文州从那样一个锋芒少年走到现在这样温润包容?


  黄少天出神的想,还不等他说什么,通道与场馆相连的门被推开,来观赛的各队成员陆续走了出来,看到他们两边站到墙边,张佳乐诧异地说:“你们两个居然没有去单独活动啊!大家还以为你们早走了?在这里干什么?”


  喻文州笑了笑:“俱乐部里养的猫出了点小事故,打来电话向我和少天说一声。”这话说的就有技巧了。


  其它人却不疑有他,文仔作为蓝雨的队宠,大家也见过,连张佳乐也感叹:“以前那么可爱,现在简直换了猫设。”


  难得的,黄少天居然没有还嘴攻击,像是有心事。想到赛见喻文州说把他气着了,现在大概还是有点问题,大家没多嘴,有约着一起吃饭的,也有约着S市见的,也就三三两都散了。


  喻文州却和黄少天渐渐落到大部队后面,喻文州轻声说:“要吃宵夜吗?”


  黄少天摸摸肚子,还真饿了,他想了想说:“我想吃上次吃那个小黄鱼。”喻文州立刻就知道他说的是哪里,点点头,顺便问有没有人去的,确实还有人感兴趣,大家立刻叫了车,一起去吃。


  “真体贴。”黄少天小声地听他安排其它事情,喻文州冲着他笑了笑。


  夏天吃烧烤确实好主意,即使已经深夜,却依旧人非常多。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心想他们这么一群人不会被人认出来吧。就像是立刻知道了他的想法,喻文州说:“上次吃了也没被认出来,放心吧。”


  虽然电竞已经逐渐商业化,也没有明星到像影视剧演员一般,不会让街上的人一眼关注到,只不过是几个正值青春,颜值不算低的大小伙子一起来吃东西,还是会有人多看几眼。他们挑了一个角落,等着烧烤上来。聊了几句相干不相干的就又聊天今天的比赛上了,黄少天嘀咕了半天,大家已经习惯就算他一直说,也可以忽视他自顾自地聊了,也就喻文州能一直听完,居然还能抽出他的重点回两句。


  对面的肖时钦道:“这么多年,有时候真是佩服你。”


  黄少天哼了几声:“才不会,他根本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体贴,你们都被他的外表骗了!”


  但想到今天赛事前这二位的小冷战,大家只当黄少天说气话,只有喻文州苦笑地摇摇头,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也好奇,这么多年来,他到底怎么给黄少天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其实黄少天时不时就会抱怨他不体贴。总不能是因为暗恋多年不敢告白,嫌他看不出来吧?


  吃完宵夜,大家都散了,他们用手机地图搜了一下,离酒店不算太远,索性沿着湖走了回去。喻文州盘算着,终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黄少天听着他说完,脚下不由停了,站在夜色中看着他,突然就忍不住爆笑出来:“天啊,队长你一直在纠结这个吗?你纠结了多久了?不会是今天晚上才开始纠结的吧?你太……太可爱了!”


  喻文州看着他笑得不能自己,最终也无奈地笑着冲着夜色翻了个白眼,心想我哪有你可爱,你不看看你微博底下天天有粉丝刷你可爱。

 

  但这确实是喻文州的一个疑问,喻文州一直觉得自己挺体贴的,但在黄少天眼中却不这样,这么多年,他一直觉得喻文州挺针对自己的。


  “比如说魏老大输了时候,别人都安慰我的时候,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还说我做得不够好。哦,对了,你还掌握着我哭了的黑历史,动不动就说:要不要和别人说一下剑圣小时候哭鼻子的历史呢。你说这话的时候特别气人你知道吗?还有,比如说后来看到王杰希都当了队长了,你居然还挑衅我说我那个赛季不能上了。还有你在训练营里最终能留下来后,和别人练习都好好的,陪我练就老大不情愿!还有强迫我吃蔬菜,还夺走我妈的关爱。哦,对,还让我补钙!每次我和别人说话你都和我唱反调,有时候就算附和我,也听着像是调侃。当着别的队,我说什么的时候,要么你就只是笑,要么就说少天说这样就是这样吧!什么意思,我说的不对是吗?不对你也不说,暗搓搓!”黄少天边走边数落着。


  喻文州听着,觉得自己得克制最大的努力不要怜爱地摸摸他的头,最终只能慢慢地说:“哦,还样啊。”


  黄少天点点头,突然又笑道:“我现在觉得,你不会,是故意的吧?引起我的……注意什么的。我想多了吗?”


  喻文州看着他又想笑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突然微微笑了:“说不定就是呢!”


  是就是,还说不定就是!黄少天小腹诽了一会儿,未想到喻文州接着说:“不过少天,训练营的时候是有点故意的,你那个时候太骄傲,我就总想杀杀你的锐气,而且有段时间你好像都不记得我叫什么。”


  黄少天突然就张口结舌了,确实是,他后来记住喻文州的名字,还是因为喻文州从来不和他打招呼。他和喻文州在后来成为搭档后,虽然也“翻过旧账”,但这件事他还真是忘了,喻文州也没提过。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可是你以前也说过,你不太在乎我叫你吊车尾呀?难道你那时候总不和我打招呼,也是为了气我。还是像你以前说的一样,你没时间理我?”


  喻文州站定了看他,原以为站在G市以外地方,回顾他们过去,就会像是隔了一层纱。但是夏日夜间湖水不断拍在岸边的声音竟像是将回忆不断拍入他脑海一样,过去的每一幕都非常的清晰,从来不能忘记。


  他笑着轻声说:“我是不在乎你叫我什么,不过你说的那些也不对,我只是想站得稍远一点,把你看的更清楚一些。”


        即使已经成为预备队员,也未必能成为真正的主力队长,在队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还要做很多,但无论是哪个位置,他未来要做的,都是配合黄少天,他想看得更清楚一些,看看这个他未来要配合的蓝雨王牌,是什么样的。


        他想着,就像是透过了时光看向了过去的黄少天,他的声音和着湖水的声音,就像一道悦耳的和声:“这样,我就更有把握一点,有把握以后可以和你站在一起。可是,”他说着,突然微笑着低下了头,像是回忆到什么好笑而又令这时的他感到羞涩的事情,“可是,那个时候,你根本不想理我啊。”


  为了这个目标,他付出良多,而正因为这个目标,他也收获良多。他一直踏实前行,未想到到某一天,会站到比自己当初目标更高更远的地方,也未想到有一天他会希望与黄少天更近更长久,尽管这个希望在最初的时候,倍受挫折。


  黄少天回视着他,湖边的路灯虽然半明半暗,但面前青年的每一个轮廓他都能描得出来,他也惊奇自己的记忆力这么好,可以将一个人的容貌记得那么清楚。他开口,未想到自己的声音也轻的好像怕是惊扰了这一瞬间:“但到最后,还是你一直和我在一起呀。”


  喻文州笑了:“对,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他们两个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这样互相看着,看了一会儿,突然都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又傻却又幸运。非常默契的,两个人继续向酒店的路上走去,走了一会儿,喻文州突然道:“不过后来你有段时间总叫我吊车尾之后,我不理你就是气你的。”


  我去!有没有你这么能破坏气氛的了!


  本来想等会儿趁着黑去牵他手的黄少天果断地放弃了这个想法!而想着坦白过去应该能更有利于增进未来关系的喻文州,还不知道他错过了一个多么好的机会。

——————

喻队,你就,作吧!2333333

上一章忘了说,写小别前辈买饮料那段,是因为虫爹在有一次访谈的时候,一个粉丝问,第十赛季决赛观赛席上,别哥去买了饮料就没有后续了,虫爹回答(感觉比较无奈地说):总不能写着写着,突然写了段:这时候刘小别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配合虫爹的访谈,写这一段有一种微妙的喜感。

要说湖景,我觉得洞庭湖和太湖都有烟波浩渺的感觉,尤其太湖,总有一种气吞吴越的感觉,而西湖就有一种柔中带刚的架势,瘦西湖和大明湖都有种妩媚温柔,青海湖真是圣境清心,让人想出个家修个行,而南湖真的比较普通,就是个公园,倒是玄武湖还真有古都沉稳的气势,月牙泉有一种异域风情,沙湖就像个奇迹。说起来,一西一东两个天池都还没去过,北边的查干湖和最南的洱海也没去过,然后就是黄果树和庐山这两个著名的瀑布没去过,五岳还有个嵩山没去,还有五岳之上的黄山,祖国,你真滴好~~~~~大啊!!! _(:з」∠)_

  


评论(12)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