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 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九)

上一章


  去S市的时候,蓝雨居然和微草定了同一趟车,虽然比赛期间双方都不会客气,甚至两队粉丝能在网游中刷出血色一片,但一脱离了比赛,大家其实非常相熟。新生一代到底很快就打成一片,混坐到一起。黄少天放了行李,看到独自坐在窗边的王杰希,闪身就坐到了中间的位子上,然后向喻文州招招手:“队长队长,我们坐这儿!”


  虽然王杰希身边两个空座确实都是他们这次去S市的选手的,喻文州犹豫了一下,看看王杰希一副淡定的模样,便坐到黄少天旁边向王杰希打了个招呼:“王队。”


  王杰希也点头示意:“喻队。”


  这两个人总是这样,黄少天左右各看看,见喻文州放好东西,去招呼卢瀚文和郑轩几个人,突然小声道:“王杰希,上次你说刘皓虎狼之相,那你除了看面相,还会看手相吗?”


  “看哪个手相?姻缘?”王杰希淡淡地看他。


  黄少天不由吃了一惊:“为什么要看姻缘。”


  王杰希奇怪地看他,心想你这个模样不是看姻缘难道还能看事业不成?但他不好拆穿别人的私事,只好道:“一般你这个年纪,不都喜欢看姻缘?”


  黄少天转着眼睛心想,还以为我的心思被你看透了呢,但他还是伸出手:“那你是会看喽?来来来,让我见识见识!”


  王杰希心想,你们蓝雨的人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但他还是低头看了几眼道:“你姻缘不错,从一而终,虽然路有坎坷,但都有化险为夷,是互帮互旺的相。”


  黄少天把手抬到自己面前,嘀咕着:“我怎么看不出来?就这么几句就完了?这么简单你不是糊弄我吧?街上看相的每次都拉着别人不放?真的是化险为夷从一而终?居然还互帮互旺,到底从哪儿看出来的?”


  王杰希撑着额头,抬眼间正看见喻文州招呼完蓝雨其它人走了回来,心里微松了口气,却见黄少天兴高采烈地举着手对喻文州道:“队长,大眼说我姻缘奇佳!能一路白头还很旺!”


  喻文州惊讶地看了他们俩一眼,最终唇角抿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坐下来道:“谢谢王队。”


  是谢我帮你看孩子吗?还是说谢我替你哄孩子?王杰希看他明显是忍着笑意,却见他在这一瞬的忍俊后,转成贯常温和的表情,帮黄少天将小桌板上的饮料放稳。突然恍然,大概喻文州是谢他吉言。他想着,拾起自己的书,心想,喻文州回来了,这可就没我什么事了。


  然而他想多了,黄少天坐在旁边怎么可能安静?就听着他从高铁盒饭说到后街的小吃,再转到这几天比赛的经过,又说到兴欣的见闻。王杰希几乎想合上书,告诉他,你应该去转行说书,一定日进几盒铜板。但他一转头,就觉得自己还是别说话了。


  虽然两个到现在也没有完全表示要在一起,但基本上就剩下一张薄得不用戳都要破的窗户纸了,尤其前一天湖边夜谈后,黄少天自觉这个人已经算是自己的了,恨不得天天黏在喻文州手上。而且他这个人有个小毛病,喜欢的人总想靠的近点,再加上他不但嘴快,其实手上也有点停不下来,就总想伸出爪子来撩一下喻文州,比如玩玩他衣服下摆上的小装饰,抓起他的手腕看看他的手表,其实他实在是想把喻文州的手抓到自己手心里来。


  这么动来动去,总要出事故。果然不出料,他终于还是碰到了小桌板上的饮料,就算他眼疾手快扶住了杯子,里面的饮料还是有一些撒到他手上了。


  王杰希手肘撑在窗上,额头靠在手臂上,全程冷漠地看着他一切发生,心想:该!


  然而让他想转头看向窗外当自己不存在的事情接着就发生了,就见喻文州从随身的包里摸出湿纸巾,把桌上的饮料擦掉后,又拿出一张,拉过黄少天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干净,黄少天就坐着不动,也不接过湿巾自己搞定,活像这么被自家队长服务完全应该。


  我就不应该想着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可以忍着让这两个家伙坐到我旁边!还看什么姻缘线!你们俩个还需要看姻缘吗?!


  未想到喻文州清理完这一切后,突然对黄少天说:“你看,我哪儿不体贴了?”


  听到这句悄悄话的王杰希五味沉杂地看了一眼黄少天的侧影,心道:这样还不叫体贴?我也是不懂这逻辑。哦,这确实不叫体贴,这叫肉麻!王杰希想着,拿出手机给中草堂的工会负责人群发微信:“这段时间对蓝溪阁不要客气!”


  黄少天却在听了之后笑得肩都颤了,大厅广众的他不能大声笑,只好蜷在自己的椅子,笑得发抖,他这样就快要靠到喻文州的肩上,但兀自说道:“你要纠结这个问题纠结多久?以前看不出来,你还挺能记这些事!”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握了一手饮料的纸杯道:“别喝了,都冷了,车厢里冷气太大,小心你下了车太热,又要胃痛。”


  黄少天小声快速地说:“你怎么管这么多?你管这么多怎么不管管瀚文?你看他现在这样,完全不把正副队放在眼里,公然和别家队打成一片?他以为他是潜伏到对方的地下工作者吗?”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说:“我们也和别家坐在一起。还有,你不要总打击他的热情。”


  黄少天哼了一声:“打击什么热情?他这个模样还要打击?”


  喻文州却开始收拾东西,等着下车前把垃圾丢掉,随口道:“你是觉得我不够热情吗?”


  黄少天想了想,一时还真想不出喻文州特别热情的模样,便哼起歌:“你的热情,就像一把火。”


  喻文州听到,微错愕地看了他一眼,终于忍不住轻笑:“那可不行,我怕把你烧化了。”


  这是音箱里报出S市即将到站的声音,王杰希觉得自己这仅有一个小时的车程,真是让人身心疲惫,虽然以前蓝雨正副队长就比较独特,但今天这种丧心病狂的程度还真是第一次出现。


  他们自然不觉得自己有多丧心病狂,但喻文州对黄少天确实温柔体贴到,蓝雨其它成员都觉得,这个队长是个假的。


  黄少天也觉得挺新奇,感觉自己拉开了喻文州的另一扇大门,虽然他从以前就经常莫名其妙地打开喻文州身上开关。


  有很长一段时间,即使他觉得喻文州其实很吸引人,甚至他开始觉得自己陷入了这个叫“喻文州”的沼泽之中,却依旧觉得不懂这个人,越不懂,越想花时间去了解,这让他看到了喻文州很多不同的面。


  他开始觉得喻文州真的很体贴是看到他对训练营的新人说话,无论对方情况如何,喻文州对他们都足够耐心,不单纯是因为他担任着队长的责任,他似乎一扫当初独来独往的模样,开始变得像个“人”。


  中午吃饭的时候,黄少天逮到他要和他进行正副队长的交谈,两人周边的桌子立刻自动清了出来,黄少天满意地说:“大家还挺有眼色的,知道我和你有秘密要谈。”


  喻文州笑而不语,心想:大家清出来是因为你话说太多说太快,吃饭的时候跟错节奏把自己噎着怎么办。想了想,当初上任队长前真是一语成谶,现在他真是听黄少天话最多的人了,为了加固耳膜的技术怎么还不出来。


  未想到黄少天神秘半天,问的是:“你在和训练营的人都说了什么,我看他们感动的都快哭了。”


  我都准备要加固耳膜了,你就和我说这个?喻文州咬了一口萝卜糕,防止自己笑出来,等吃完才对着等着怪着急的黄少天说:“我和他说:连我这样的人都没有放弃,你也要加油。”


  黄少天听完就呆了,看着喻文州向其它食物进攻,他惊讶地问:“你就说这个?”


  喻文州奇怪地反问:“不然呢?小队员说压力太大想退出,我看他还挺有资质的,就鼓励一下,不应该?”


  黄少天难得没说话,默默地开始吃饭,看得喻文州以为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心里暗暗担忧,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连黄少天都不说话了。


  “我说队长,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在乎什么。你好像除了荣耀以外,没有什么其它关注点似的。”黄少天吃得差不多了,突然道,“别人气你似乎你也不在乎,说你不好你也无所谓,虽然我知道你说过你不会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但你就……像修仙小说一样?你是要拿荣耀修仙吗?”


  拿荣耀修仙?拿到王牌账号可以升一级,拿到队长头衔可以再升一级?鼓励小队员加两个点,没和自家王牌刷够亲密度再降一个点?喻文州脑子里迅速拉出一个红蓝条来,但又快速把这个东西团成一团扔进脑子里的回收站里。他笑了笑说:“也不是没有别的关注的,毕竟在打荣耀,所以脑子里就全是她了。”


  黄少天心不在焉地说:“那你除了队务,比赛,战术,还关注什么了?”


  喻文州想了想,觉得自己是不是最近没有处理好同自家副队的关系,他只好放温和声音道:“我有关注你啊。”


  黄少天一口老汤就卡在嗓子里,快要把自己的肺咳出来,喻文州吓了一跳,连忙坐到他旁边,一边拍他的背边把纸抽拽过来给他。等黄少天好不容易顺过气来,气急败坏地说:“你还是多关注别的队员吧,不是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吗?”


  喻文州回想了一下自己说了什么,终于明白了黄少天的状态,这是,害羞了吗?他默默地在自己脑子里的黄少天档案中“可爱”这一栏里又贴了一个小花。想到这里,他只好将表情调整到对普通队员的状态道:“好,我会注意。”


  黄少天收了餐盘,看他还没吃完,又坐下来:“看你一个人吃怪寂寞的,我还是陪你吃完吧。”


  喻文州温和地说:“那就多谢少天。”看着黄少天坐到他对面,边玩手机游戏边嘀咕着训练营的小鬼们居然还嫌压力大,压力大就自然淘汰啊,对着队长撒什么娇。他默默地忍下笑意,在档案里的“有趣”这一栏又贴了一朵花。


  黄少天后来总说喻文州对他的态度就像是万年不变的微笑石像,喻文州却想的是,这都是拜你所赐,和黄副队相处。不能太关注,也不能不关注,要说好话但又不能太直白,但该直白的时候还不能拐弯,要多夸,但不能夸得太夸张太假。就算对他好,也不能好得太明显。


  什么都没有“恰到好处”这件事难。


  喻文州觉得,记者都比自家队长好说话。他这身脾气,都是让黄少天磨出来的!


  果然在天哥身边,太难做人了。在再一次看到黄少天完成一套高难度的训练,他点点头,微微地点了几个点,看黄少天若有所思找到关键所在,又高兴地转过身去按他的思路再做一次时,喻文州看向自己的屏幕,心里笑着摇头叹息。


  如何与黄少天相处,是他人生中自己给自己设的一个挑战,当初是站在蓝雨的整体战术上考虑的,而现在却像一件日常习惯。不只是因为黄少天是他的搭档,更因为,他是喻文州唯一一个在脑中设了秘密档案的人。从三赛季末,他和黄少天开始渐渐融洽相处以来,他就不由自主在脑中建了一个像Q版游戏档案一样的东西,脑中的黄少天只有三头身,点击一下就会出来一个人设栏,从兴趣爱好,到性格特点,无一不全。


  喻文州不断地完善着这个档案,就好像看着自己在刷一个养成游戏,而为了不让对方看出来,他还得让自己符合对方对他的人设要求。就这样,他不但要掌握对方的情况,还要调整自己。他就这样,一步步不断摸索着,心甘情愿地,一个人完成着这个游戏。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这样的养成是不满足的。

——————

你的热情,就像一把火,改成费翔的“你就像那,一把火。”2333333

评论(17)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