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uheling

〔喻黄〕那个内心里嘀嘀咕咕的喻文州(十一)

十一

在S市要等三天才会进入下一场比赛,固然可以有些别的活动,但不少人零星地分散进入附近网吧去玩两场,否则一时也想不到这样休息时期在这个大都市里去哪儿。

总不能去迪斯尼吧?李轩在群里问到的时候说。

倒是楚云秀说约了女选手们去看电影,正好有个片子刚上映没多久。

喻文州没有看选手群,他正把上一场比赛中的视频重新回放研究。

黄少天在群里也没说话,这时他举着手机问:“队长,你也别光工作了,看看他们干什么呢!”

喻文州这才拿他的手机看到两眼,他看着看着就笑了,心道:这是要约会吗?虽然现在也算二人世界了,但宅在酒店里算什么!

把手机还给他,喻文州问:“看电影还是迪斯尼?”

黄少天一脸高冷:“你这两个选择都是别人提的,没创意。再说迪斯尼什么的都是瀚文他们喜欢的。”

喻文州配合他道:“可我确定没去过S市的迪斯尼,少天不陪陪我?”

黄少天叹气摇头:“为了蓝雨的形象,只能我陪你了。”他说着,却快速去找衣服换。

喻文州盯着他光裸背脊上的线条微恍了下神,突然想进预备队员时,也见过黄少天这样随意地换衣服,那时候他想的是这真是个泼猴,现在却想把对方拢进怀里。他盯着那被肌肉覆盖下的灵动骨骼被衣物遮住,终于转身去拿自己的衣服。

黄少天换完衣服,一转头就觉得自己被白花花的肉体闪了一下,心里快速打鼓,哎,这个关系什么时候可以再进一步呢!

这时喻文州却回头笑道:“你看什么呢?”

黄少天嚷嚷着:“别自作多情,我哪儿看了。”

喻文州指着关了的笔记本屏幕,黑屏下黄少天的举动都十分清晰。黄少天走过去,切了一声:“看一下怎么了,看看我养的人长什么样不行啊!不对,明明是你透过屏幕偷看我,怎么还倒打一耙!”

喻文州扣好扣子,转头面对他,轻笑了下:“我就看你怎么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顶不住这个火力了,只好转移话题:“你就喜欢气我!”

喻文州这次只笑不答,但他确实有时候喜欢气气黄少天,看他微恼下生机勃勃的模样,等着他为了自己只能退一步的模样,感受到只有自己能让他如此的模样。

就是那时,他才会猜黄少天是不是有一点,喜欢他。

他没有继续想这个问题,反而问:“想到去哪儿了吗?”

黄少天这次反应却快:“不是要陪队长大人去迪斯尼,满足童年幻想吗?”

看他狡黠的眼神,喻文州笑了:“那就辛苦少天了。”他说着,心里却想,幸好要出门,总单独在一起,就快控股不住了。

而黄少天却在二人侧身相错的时候想:他刚才是不是想亲我?为什么不亲呢?

各怀鬼胎中,他们两个终于搭着地铁去了迪斯尼。

即使不是周末,这个时间段迪斯尼人也不会少,他们俩个倒是对大型游乐项目没什么兴趣,有一年元旦放假的时候,一时想不出干什么,他们蓝雨整队就近去HK的迪斯尼玩过。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相对的,排队的人还少了不少,进了园他们绕着人少的地方走,先去找地方吃饭,尤其尝试了一下米奇造型的“大圆蹄”,这道菜还是喻文州在网上搜索的时候看到的,表示很有趣一定要尝一下。两个人对着这个圆蹄笑了半天,黄少天还忍不住拍了照片发朋友圈。

等两个人尝试了各种新奇食物,准备去看花车的时候,却看到了玻璃门外向他们挥手的卢瀚文和李远。

咦!?

小卢进来小声而惊奇地说:“队长,黄少,你们俩个真的来了!我刚才刷到你朋友圈还有点不信呢!哦对了,我刚才还看到虚空战队的前辈了呢!”

是谁说的“难道去迪斯尼吗?”

而透过玻璃窗,他看到了餐厅外吃冰淇淋的刘小别,许斌和高英杰,以及站在他们身边的王杰希和……方士谦?!

大概是错觉,他总觉得王杰希看他们的时候,头上飘过一行字:不是冤家不聚头!

喻文州示意黄少天去打招呼,他去结账。黄少天出来才挥挥手,卢瀚文就迫不及待地问:“黄少,你和队长最近的关系,很特别呀。”

黄少天不疑有它:“哪里特别了,我们一直这样啊。”

卢瀚文唔了一声道:“你们以前也会单独来刷游乐园吗?”

黄少天想了想,得意地说:“那是因为我心宽,为人仗义,这么多年,一直对队长爱护有加,他有这个愿望我作为他的搭档当然要满足他,所以他才折服在我个人魅力下,意识到像我这么好的队友是不可多得的。”他说着,不由自主道,“我告诉你,瀚文,队长以前可麻烦了,只有我才会这么坚持不懈,努力为了让蓝雨和队长更好融合,他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么不说,要说起来总要头头是道,装什么酷!要没有我,哪有现在这个温柔善良的队长!哪些某些人,那么辛苦也没有疼”

不是,喻文州的成长关你什么事!疼爱是什么鬼。

等结完账出去,喻文州就看黄少天搭着小卢的肩冲微草的人做鬼脸。看到大家气氛更诡异了也不由问了一句:“怎么了。”

卢瀚文干脆地说:“我们听黄少说了一下咱们队的革命家史,黄少说他改变了你,让你变的……”

黄少天一把捂住他的嘴:“和你说多少遍了,我嘴比脑部快,有些事就不要说了!”

未想到王杰希淡淡地接下去:“他说你温柔善良都是他的功绩。”啧,这哪里是革命家史,明明就是恩爱史,动不动就拿出来秀。好像别人没得秀似的,别人只是懒得秀而已。

看这样子可能不只是革命家史吧!你别总气微草了,要不瀚文总找他们玩,就得小心点了!喻文州只能好笑地看着黄少天翻白眼。

他想着,对那边打招呼:“王队,这么巧。方前辈放假了?”

王杰希只是点头,方士谦却开口道:“哟,听说你们首轮就被兴欣铲出局,真可惜,还不如排位一般点,把对战兴欣这个机会给我们微草。”

黄少天翻个白眼,正要说什么,喻文州却拍拍他的背,示意他先别说话,果然就听方士谦接着说:“明年一起努力吧。”

喻文州笑了:“多谢前辈指教。”

黄少天左右看看,指指后面的洗手间让他们先聊,自己去排队。

看他走了,喻文州才说:“王队也是看了群里的通知才来的?”

王杰希摇头:“士谦在做一个中西文化对比的论文,他想涉及一下迪斯尼的运营,我们来看看。”说着看了下卢瀚文和李远,“遇到你们的队员,大家一起来看看。”

言下之意就是快来感谢我替你带孩子吧。

喻文州笑了:“辛苦王队。”反正带一个也是带,一群也是带,多带会儿吧。

王杰希看着几个小队员到一边去玩了,只有方世谦在身边,突然问:“你和黄少天最近进入蜜月期了?”这么闪,让不让人活了。

喻文州琢磨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便问:“你们都看出来了。”

方士谦也听说了这件事,笑着说:“借用你们自己队员的话:全联盟都看出来了,你们还装好搭档。”

喻文州若有所思,这正是黄少天比较顾虑的地方,也是喻文州思及他的顾虑,总是点到即止的地方。但他最后终究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们还没有完全确定,但我们以后会注意的。”

嗯嗯,就是!

等等,还没确定是什么意思?

方士谦不可思议地说:“你的意思是,你和黄少天还没正式确立关系?!”

喻文州点点头:“只是谈过,但其实少天还没明确的答应过。”

连王杰希都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突然就轻笑了一声,然后道:“加油。”

我以为他们秀恩爱秀上瘾都变成一种战术了,没想到这么迟钝。这么想想,卢瀚文那句:“和小别前辈一起玩特别开心。”可能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是他以为蓝雨一贯早恋想多了呢!

方士谦心想看在你们让小队长笑出来的份上,就不追究你们了。

未想到喻文州道:“关于大家都看出来这件事,能麻烦你们不要告诉少天吗?”

哦,你们蓝雨的情趣!

方士谦已经背过身去笑了,王杰希终于淡淡地点点头。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像个中学生一样,甩着手上的水走过来,微微笑了。

这件事,他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和黄少天谈谈,然而这几天还是让他先蒙在鼓里吧。

他们在下午的花车队伍里果然看到了虚空战队的人,因为从王杰希口中知道了其它选手的想法,喻文州终于知道了他们脸上一脸调侃是什么意思。然后看黄少天一脸正直地解释,颇为有趣。

因为他知道,黄少天做出这种姿态,不是为了维护他自己,而是为了维护蓝雨的名声和喻文州身为蓝雨队长的名誉。

这么多年,他一直挡在他身前,出于本能,也出于私心。

所以喻文州才要把背后的事都要做好,他不要黄少天去和记者打机锋,不要他和战队上层谈条件,不要操心联盟的安排。黄少天只要看着前面就好了,前面总是光芒万丈。

夜间的焰火时,他看到旁边有人许愿,突然笑着对黄少天低声说:“要是真有许愿之神,而假如今天各战队的人都来了,都许愿,明年就热闹了。”

黄少天先是笑了一会,突然严肃地说:“我也有愿要许,”他在焰火中盯着喻文州的眼睛道,“我想和你一起打游戏,不只为蓝雨拿到更多冠军,就算退役了也要和你一起打游戏。”

黑暗中焰火的光映到他脸上,明暗交错,却显得他十分郑重。

喻文州想,就算他老了,闭上眼那一天,他都会记得这一刻。

他想着,在焰火的光照下勾起唇角:“好。”

————

搜了一下S市迪斯尼的攻略,看到了这个食物“米奇大圆蹄”

应该是蹄膀类食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儿童节嘛,所去游乐园

应该下章,能完……




评论(13)

热度(335)